城市的精神.pdf

城市的精神.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城市的精神》编辑推荐:当城市化和全球化的脚步加快,我们越来越离不开城市,但是,我们落脚的这个城市究竟是不是心灵真正的家园?我们心底所骄傲的,有没有被这个城市表达出来?我们有没有被这座城市所接纳和呵护?这座城市有没有令我们深爱的灵魂和独特的精神?两位哲学家在世界最特别的九座城市散步、闲逛,时而与居民聊天,时而投入到当地的历史、地理甚至诗歌和故事中,他们试图为落脚城市的人们寻找“归宿感”和“身份认同”,回答着“我是谁”“我来自何处”这两个亘古的问题。身处城市的人对城市精神的自豪感是如何抗衡全球化带来的同质化倾向和遏制民族主义泛滥的主题。

名人推荐
在肤浅的排行榜和商业调查泛滥的领域,《城市的精神》代表了美学对商业的胜利。通过在九大城市散步和生活,贝淡宁和艾维纳解开了世界上最吸引人的城市的奥秘。这种令人羡慕的崭新方法比任何理论都更能说明问题。
——《如何管理世界:描绘下一次复兴的路径》的作者 帕拉格•卡纳(Parag Khanna)
虽然城市是通过建筑和物质外观区分开来的,但贝淡宁和艾维纳提出了令人瞩目的观点,即世界众多大城市及其居民能表达出自己独特的习性和价值观。《城市的精神》带领读者进行了一次范围广泛的、魅力无穷的个人旅行。
——《临时性的大都市:城市观点》的作者 威托德•黎辛斯基(Witold Rybczynski)
本书的风格是迷人的对话体甚至是自传体,这与当今流行的社会科学实证研究方法相去甚远。对热爱城市的人来说,甚至包括不喜欢城市的人,《城市精神》都是值得一读的好书。
——《从事业到风格:现代主义建筑遭遇美国城市》的作者 内森•格拉泽(Nathan Glazer)

媒体推荐
在肤浅的排行榜和商业调查泛滥的领域,《城市的精神》代表了美学对商业的胜利。通过在九大城市散步和生活,贝淡宁和艾维纳解开了世界上最吸引人的城市的奥秘。这种令人羡慕的崭新方法比任何理论都更能说明问题。
——《如何管理世界:描绘下一次复兴的路径》的作者帕拉格·卡纳(Parag Khanna)
虽然城市是通过建筑和物质外观区分开来的,但贝淡宁和艾维纳提出了令人瞩目的观点,即世界众多大城市及其居民能表达出自己独特的习性和价值观。《城市的精神》带领读者进行了一次范围广泛的、魅力无穷的个人旅行。
——《临时性的大都市:城市观点》的作者威托德·黎辛斯基(Witold Rybczynski)
本书的风格是迷人的对话体甚至是自传体,这与当今流行的社会科学实证研究方法相去甚远。对热爱城市的人来说,甚至包括不喜欢城市的人,《城市精神》都是值得一读的好书。
——《从事业到风格:现代主义建筑遭遇美国城市》的作者内森·格拉泽(Nathan Glazer)

作者简介
作者:(加拿大)贝淡宁 (以色列)艾维纳•德夏里特 译者:吴万伟

贝淡宁(Daniel A. Bell),牛津大学哲学博士。常年旅居香港、新加坡和北京。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志远人文艺术学院讲座教授,清华大学政治理论教授和比较政治哲学研究中心主任。著有《中国新儒家》、《超越自由民主》、《民主先生在中国》等书。
艾维纳•德夏里特(Avner De-Shalit),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社会科学系主任、马克斯•坎佩尔曼民主和人权研究所所长。著有《人民的劣势和权力:在怀疑时代讲授政治哲学》等书。
吴万伟,武汉科技大学外语学院副教授,翻译研究所所长。译著有《行为糟糕的哲学家》、《中国新儒家》、《分配正义简史》、《大西洋的跨越》等。

目录
中文版自序001
前言001
耶路撒冷:宗教之城001
蒙特利尔:语言之城047
新加坡:建国之城077
香港:回归之城117
北京:政治之城151
牛津:学术之城177
柏林:宽容之城213
巴黎:浪漫之城251
纽约:抱负之城285
译后记

序言
中文版自序
中国人需要“爱城主义”精神1
贝淡宁
去年,中国的城市人口有史以来首次超过了农村人口。中国也达到了世界城市人口比例的平均值---51%,但中国比其他地方发展得更快,很快将会超过世界平均值。到了2025年,中国有望拥有15个平均人口超过两千五百万的超级大城市。
人们有理由欢迎这样的发展趋势。都市理论家向我们保证城市生活的种种好处,如与乡村生活相比,人均碳排放量较低。哈佛大学城市经济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Edward Glaeser)的一部很有影响力的书《城市的胜利:我们最伟大的发明是如何使我们更富足、更聪明、更绿色、更健康、更快乐的》说明了一切。
文化、社区、消费者
但是城市生活也确实让人付出心理上的代价。小城镇和村庄往往为居民提供建立在历史连续性和文化独特性基础上的共同体纽带。与此相反,大城市则抹杀差异性,伴随着看似不可阻挡的资本主义力量,都市化的潮流具有了把众多本地文化改造成为单一消费主义文化的强大影响力。
中国城市陷入千篇一律的单调乏味中,似乎抹去了让人类社会生活如此宝贵和有趣的多样性。中国城市先经历了三十年苏联式现代化,随后又经过了三十年美国式现代化。从建筑学的角度看,这或许是两种最糟糕的模式。
但是,中国城市的相似外表掩盖了人性中根深蒂固的对独特性和共同体的追求。我在两个特大城市北京和上海教书,经常有人问我更喜欢哪个城市。甚至在我回答问题之前,北京的朋友就告诉我,他或她是多么喜爱北京,讨厌上海,而在上海,则正好相反。显然,两个城市表达了不同的社会和政治价值观,它们体现在街道布局、不同经济活动方式、对外来者的开放程度、甚至出租车司机的侃大山上。如果可以把城市拟人化,北京可能是个有公益精神的学者或战士,而上海则是个热衷时尚、美食、娱乐的优雅美女。
中国的其他城市也不是像外表那样的千篇一律。小城市在特定产品上下功夫,而更大的城市则利用起教育潜力和文化吸引力。像成都和重庆等特大城市竞相承诺于实现社会正义;成都的成功是靠全面的长期努力推动的,离不开基层的协商、参与和清晰的财产权设计。相反,重庆则一直依靠国家权力和转移百万人来实现类似目标。不管这些政治工程的源头是什么,“城市公民”常常为所在城市的成就而自豪。
我们热爱自己的城市并不应该令人吃惊。“我爱纽约”或许是现代历史上最成功的口号了。中国的首都常常能看到体恤衫上用英文写的“我爱北京”。人们很容易变得玩世不恭,会说所有这一切都是钱闹的,但这个口号确实触动了真感情。人们真的爱自己的城市,这不仅发生在中国。纽约的城市精神是以个人主义闻名,但是它的共同体意识和都市自豪感在危机时刻就充分体现了出来。都市自豪感的部分内容或许可以用“爱城主义”(civicism)这个词来表示,它产生于纽约与美国其他地方不同的意识;纽约人常常说他们更爱这个城市而不是这个国家。在此意义上,上海与纽约类似。
推动独特精神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把都市生活的优势与小城镇或乡村生活中的共同体意识结合起来。如果一个城市只是表现出全球化的同质性,人们很难为它感到自豪,正如住在麦当劳附近的人很难为它自豪一样。但是展现出独特气质的城市就能让人产生一种满足共同体需求的归属感。因此,我们应该欢迎中国城市花费时间、金钱、和心思去保护其独特的精神,用以帮助抗衡全球化的同质性倾向。比如,哈尔滨通过强调它的开放性和对外来者的宽容性而展现其独特精神。在长沙,有机构向市民征询该市独特的“精神”,这些调查结果对都市规划和文化遗产保护产生了影响。打造城市品牌的努力在其他地方也很常见。
但是,这种爱城主义常常是在与表达对立价值观的城市的对比中进行定义的。但是,与国家不同,城市之间不会发动战争,我们无需担心。事实上,爱城主义能够遏制过分泛滥的民族主义。拥有强烈爱城主义情感的人要自我感觉良好并不需要强烈的爱国主义。虽然首都居民的民族主义情绪确实更强烈些,但同样真实的是,那些对北京精神感到自豪的人往往更少“基要主义者”色彩,对历史和民族自豪感往往采取更细腻和批判性的态度。“爱国”是描述北京“精神”的四个正式术语之一(在这点上,上海显然相反),另外一个是“包容”(北京精神:爱国、创新、包容、厚德---译注)。拥有一种精神的城市也能实现在国家层面上难以实现的令人向往的政治目标。让美国或中国的政客来认真实施应对气候变革的计划可能需要等待很长时间,但像波特兰和杭州这样为自己的环保精神感到自豪的城市,在环境保护方面可以做得远远超过国家标准。它们实际上已经在执行自己的对外政策,与世界上的其他环保城市结为对子进行合作。如果城市能够绕过国家实现在道德上值得追求的目标,我们当然应该欢迎这种趋势。
推动城市精神还有很好的经济理由。在中国,喜欢文化的游客蜂拥参观曲阜,因为他们想看看儒家鼻祖孔子的家乡。是的,文化游客会对儒家的商业化感到忧虑,但是它能帮助发展当地经济,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让他们摆脱贫困,我们为什么要反对呢?孔子本人说过,政府的首要责任就是让民众过上富裕的生活。
给城市授权,给人性授权
如果我们同意提升城市精神是好事,那么,城市就需要拥有实质性预算和立法权。
与权威更多是在州政府的美国或印度的城市相比,中国的城市有一个优势。当然,城市仍然需要受到更高权威的控制。在中国,迫切需要的是减少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城市能够和应该为周边乡村生活的改善做得更多。随着中国的都市化,城市的司法和金融权威需要加强。给“城市公民”赋予独特的精神和身份认同就能让城市能够帮助人们有力量面对21世纪最严峻的挑战。
注释1:文的修改稿发表在《环球时报》2012年4月10日国际论坛15版。

后记
2011年1月23日,在浏览外国网站时得知美国著名社会学家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逝世的消息,我选择了其中一篇准备,翻译后发在网上。出乎意外的是,第二天就收到贝淡宁教授发来他写的纪念文章。像往常一样,在经作者审阅和修改后,我将译稿寄出,后来它发表在网站上。翻译完这篇文章后我意犹未尽,忍不住在文末附了一则译注如下:“丹尼尔·贝尔是我敬仰的著名学者和社会学家,很早就听说过他的《意识形态的终结》、《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等著作。感谢贝淡宁教授第一时间把纪念丹尼尔·贝尔的文章发给我。”记得2006年第一次翻译贝淡宁教授的文章“老外在北京讲政治理论”时就曾把作者翻译成了丹尼尔·贝尔,文章在网络上发表后,曾有读者纳闷难道这个大名鼎鼎的学者到中国当老师了。后来再翻译他的著作时,我就用其中文名字贝淡宁了,不过一不小心,我仍然会搞错。前些天,我曾经给贝淡宁教授去信询问2010年秋《异议者》杂志上的一篇书评“重新思考人文学科:新世纪的建议”,但他告诉我该书评不是他写的,而是大卫·A.贝尔写的。我只专注于作者名字后半部分的A.Bell,却忽略了David和Daniel的区别。他还告诉,“我这个贝尔是著名学者丹尼尔·贝尔的儿子。世界真的很奇妙,相信读者也会对这个故事感兴趣的。”这篇文章就是本书最后一章的几个段落。因为文中提到他和别人合著的新书《城市精神》即将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我就在信中表达了对这本书的兴趣。令人高兴的是,贝淡宁教授很快就把还在出版社编辑手中的书稿发给我大概了解了一下,以便决定是否接受翻译本书的任务。谁知读了之后就放不下了,所以很快答应接受这项工作。可以说在本书英文版出版之前,翻译就已经开始了。
《城市精神》是清华大学政治哲学教授贝淡宁和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社会科学系主任艾维纳·德夏里特教授合著的一本书,考察了耶路撒冷(宗教之城)、蒙特利尔(语言之城)、新加坡(建国之城)、香港(享乐之城)、北京(政治之城)、牛津(学术之城)、柏林(宽容之城)、巴黎(浪漫之城)和纽约(抱负之城)总共九个城市和它们的独特习性和价值观。
贝淡宁教授生于蒙特利尔,在牛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先后在新加坡国立大学、香港大学和清华大学(北京)教书。艾维纳·德夏里特教授生于耶路撒冷,也是在牛津大学获得的博士学位。除了因为探亲、访学、讲座、参加学术会议等到柏林、巴黎和纽约等城市的亲身经历外,他们为了写本书还专门到这些城市进行考察和研究。不过他们的研究方法很特别,不是社会科学研究常见的统计或实验的定量研究方法,而是采用逛街、随机采访、讲故事的方式发现问题,寻找证据,做出推理,同时结合政治哲学界最前沿的理论得出发人深省的结论。本书不是那些常见的内容抽象、语言生涩、故作高深、拒人千里之外的学术著作,而是读起来亲切感人,令人爱不释手的好书。原文中近一半的内容都是作者以真诚的态度,流畅自然的文笔、幽默风趣的语言讲述的亲身经历,这些故事是用斜体印刷的(中文版中采用了不同字体——译者注),用以区别正文,但又与正文密切相关,往往是正文所述观点的支撑或解释。难怪有评价者说本书就像作者的自传一样。作者渊博的学识使其在叙述中信手拈来与所讨论的城市相关的小说、诗歌、传记、旅游指南、建筑标志等五花八门,丰富多彩的内容,相信它会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如上所述,贝淡宁教授在中国生活和工作,研究中国经典,还娶了中国姑娘为妻,在很多方面比中国人还中国。本书有两章是讲述中国的城市——北京和香港,新加坡一章有很多内容也与中国有关,而在其他章节中也常常涉及中国的内容。这些或许也是令中国读者感到亲切的原因。如果读者在读了本书后能反思这些世界著名大都市的精神在政治、文化和经济生活中的体现,认识城市精神与全球化以及民族主义的关系,我作为译者就深感欣慰了。 我在书后制作了一个专有名称汉译英对照表,包括人名、地名、书籍、报刊、机构、组织名等内容,既可以方便读者,也可以使读者监督译者的处理是否符合规范。鉴于译者知识水平和中英文功底有限,书中差错在所难免,译者真诚希望读者不吝指教。
译本出版之际,我要感谢作者贝淡宁教授的厚爱和信任,感谢他在翻译过程中的帮助和指导。同时要感谢北京华章同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信任和支持,感谢为本书付出辛勤劳动的编辑。
吴万伟
2011年12月

文摘
版权页:

城市的精神

插图:

城市的精神

有心的人
2010年2月2日,我观看了欧洲棒球联盟部分比赛的加时赛,比赛双方分别是耶路撒冷夏普尔队和伊斯坦布尔加拉塔萨雷队。夏普尔(Hapoel)的字面意思是“工人”,这说明了这支队伍的很多内容。该俱乐部曾经属于以色列劳工团体的工会联合会,不过现在是非营利机构,其支持者往往身穿红色衬衫,多是政治上的左派。我在十多岁的时候就爱上了这支球队,并成为其铁杆球迷。当时在我的左边站着一对现代正统派犹太人,1他们像我一样,买的也是季度票。我们是朋友,在这里看球已经有很多年了,他们也欢呼喊叫或者怒骂裁判。在我的右边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阿拉伯年轻人。我突然意识到我们这个小群体实际上是对许多人眼中耶路撒冷生活方式的总结:将近50%的宗教信徒犹太人、25%的世俗犹太人(我)和25%的阿拉伯人。当我们的球队表现得很好时,我们三个会高兴地喊叫和开玩笑。但那个年轻的阿拉伯人非常严肃,一动不动。我问他为什么不欢呼和喊叫,他只是严肃和悲伤地看看我,我忍不住纳闷:难道他是恐怖分子?随时都可能把自己炸飞上天?我无法摆脱这个愚蠢的想法,心情很糟糕,我沮丧地想,或许这就是耶路撒冷:仇视、怀疑以及随时存在的阿以冲突。幸运的是,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他没有爆炸。我对曾经有那样的想法感到羞愧,所以与这个阿拉伯年轻人攀谈起来。几分钟后,另一个犹太教徒过来了,站在我和极端正宗派朋友之间。因为想着他需要更多空间,我就往阿拉伯人那边挪了挪以便给他腾地方。其中一个正宗派朋友就开玩笑地说,“嗨,左派佬,你以为我没有注意到最近你已经在远离我们了吗?”
耶路撒冷是千百万人的圣城,也是78万人生活和工作的城市。这里有以色列最好的大学,所以学生人数很多。这里还有少数戏院、交响乐团和一个可敬的波希米亚社区。这是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共处的城市,不得不共处的还有穆斯林、基督徒和犹太教徒,以及世俗犹太人、正宗犹太人和超级正宗犹太人,还有东方犹太人和欧洲犹太人等。这个城市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但很可能是在19世纪才首次固定下来。它见证了数不清的战争和征服(按照历史记载,耶路撒冷是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250年的著名战场的所在地),但首先,它是一个你无法与之脱离关系的城市:要么爱它,要么恨它。我的朋友和大学同事说:“这很明显,宗教信徒爱它,世俗人士恨它。”我不同意,我虽然是个俗人,但也喜欢这个城市,至少现在我无法想象会去任何其他地方生活和工作。当然,我是有信仰的人,对宗教信仰充满同情。
那么,耶路撒冷的秘密是什么?为什么人们喜欢它?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愿意为它去死,甚至愿意为它去杀人呢?试图弄清楚战争中死了多少人或者有多少人“因为”耶路撒冷而死,这是个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没有历史数据,不过在我看来已经有太多的人失去了生命,我可以肯定地说:“够了,再也不要为此死人了。”但谁能保证在不久的将来不再有人去杀人或者被杀呢?耶路撒冷诗人耶胡达·阿米亥写道:“耶路撒冷有自杀企图,她绝不可能成功,但她会尝试,一次又一次地尝试。”
实际上,仇恨存在于上帝之城内部。这种荒谬性体现在许多人因为这座城市而杀人或者被杀。耶路撒冷作为上帝之城的形象已经极端到扭曲变形的程度,许多人相信上帝在耶路撒冷的“存在”,这事实本身就证明了暴力、不宽容和仇恨的合理性。所以,耶路撒冷这一章的主题就是:耶路撒冷如何成为优美、友好、仁慈、善良、优雅的象征?在什么时候它是这样的?如何才能永远如此?有多少时候它并非如此?为什么并非如此?

内容简介
《城市的精神》内容简介:从乡村到城市,从城市到全球,人类正在经历高度的城市化和全球化的进程,城市的同质化越来越严重,漂泊和乡愁成为人类共同的命运,越来越多的人或主动或被动选择在城市落脚。如何认识一个城市,如在城市成就自己的美好生活?《城市的精神》两位哲学家用街头漫步和聊天的方式考察了世界最具吸引力的九大城市:耶路撒冷、蒙特利尔、新加坡、香港、北京、巴黎、牛津、柏林、纽约,不仅描绘了每个城市丰富多彩的历史,还从小说、诗歌、传记、旅游指南、建筑标记及作者的亲身经历等多种素材中撷取资料论证其观点,论述了每个城市的精神是如何体现在各自的政治、文化和经济生活中的,大城市的历史、文化和政治中探寻九种独特的城市精神,这些城市通过保有独特的精神而在全球化过程中保有的独特的个性,给予在城市生活的人最重要的身份认同,读者可以看到身处城市的人对城市精神的自豪感是如何抗衡全球化带来的同质化倾向和遏制民族主义泛滥的主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