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判决是如何形成的?:基于三个基层法院的实证研究.pdf

刑事判决是如何形成的?:基于三个基层法院的实证研究.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刑事判决是如何形成的?:基于三个基层法院的实证研究》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兰荣杰,1980年生于四川,先后于四川大学、美国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获得法学学士、法学硕士(LL.M.)、法学博士、法律科学博士(S.J.D.)学位。现任教于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

目录
导读/1
第一章超越理论模式之惑:回归中国实践的刑事审判模式/1
第一节 中国刑事审判模式理论:一个简单的学术史梳理/1
第二节面向中国实践的审判模式:回归实证研究/15
第二章“对抗/判定”模式:庭审中心主义/26
第一节“对抗/判定”模式的理论模型/26
第二节实证考察:“对抗/判定”模式的运行机制
第三节 效果评价:“对抗/判定”模式的功能与缺陷/68
第四节背景分析:“对抗/判定”模式的生成机制/78
第三章“阅卷/核实”模式:案卷中心主义/90
第一节 “阅卷/核实”模式的理论模型/90
第二节 实证考察:“阅卷/核实”模式的运行机制/99
第三节效果评价:“阅卷/核实”模式的功能与缺陷/118
第四节 背景分析:“阅卷/核实”模式的生成机制/127
第四章“初断/审批”模式:司法行政化/136
第一节“初断/审批”模式的理论模型/136
第二节实证考察:“初断/审批”模式的运行机制/144
第三节效果评价:“初断/审批”模式的功能与缺陷/164
第四节背景分析:“初断/审批”模式的生成机制/172
第五章 基于繁简分流的选择性适用:中国刑事审判的未来模式/183
第一节作为理想类型的三种模式/183
第二节 回归诉讼元模式:以“对抗/判定”模式为基础构建中国刑事审判/185
第三节 为书面审理正名:以“阅卷/核实”模式改造简易程序/195
第四节 “抓大放小”:走向节制的“初断/审批”模式/199
余论1979—2012:刑事审判制度两次大修的脉络及其局限/202
第一节通过审判程序发现真相的能力逐渐提升/202
第二节 为减轻法官负担而提升审判效率/207
第三节 通过人性化措施提升人权保障水平/209
第四节刑事审判程序改革的局限/210
附录:访谈笔录摘要/214
参考文献/243
跋/256

文摘
版权页:

刑事判决是如何形成的?:基于三个基层法院的实证研究

插图:

刑事判决是如何形成的?:基于三个基层法院的实证研究

普通程序案件中,因为只有主要证据复印件,我们阅卷虽然大致能够了解案情并做出一个初步判断,但是毕竟不全面。考虑到这些因素,我们一般不会非常仔细地阅卷,只是做到心中有数,不至于毫无准备地开庭就可。阅卷之后就开始制作判决书的不多,毕竟还有不少证据没有看到,写了判决书可能还要复工,相反还浪费时间。再说,庭前看看主要证据复印件就直接定案,也确实有点草率。我们主要的阅卷工作还是放在开庭以后,这个时候拿到了全部案卷,开庭时也对被告人的态度和主张有了了解,所以案情已经比较清楚,只需要根据案卷证据材料制作判决书就行了。
其实对于有经验的法官来说,并不希望庭前阅卷,毕竟都是一些复印件,而且复印效果有时还很不好,看起来很吃力。但是我们开庭时间有限,提一次被告人很麻烦,如果不提前阅卷,没有准备充分,一旦开庭时没有查清一些疑点,或者必要的证据没有进行调查,就需要再次提人组织二次甚至三次开庭,很麻烦。其实开庭也并不能听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我们在庭后还要仔细阅卷。这个时候是公安的原始卷宗,相对比较全面,也容易阅读。
阅卷的时候如果发现有疑点,开庭的时候也不能解决的,我们有时直接向公诉人询问。公诉人如果不清楚,还可能向侦查人员询问,然后再回复我们,我们也会专门附一个材料注明。总之,案卷里的疑点一般要搞清楚。
阅卷判案也有一些弊端,一不小心还容易造成错案。我们有一个法官,开庭后阅卷写判决时不太注意,将案卷之中一份公诉人庭审中没有出示的证据列在判决书里面,结果二审法院以程序违法为由发回重审,被记为错案一件。此后我们写判决都要复查庭审笔录的举证目录,避免再犯这种错误。
需要承认,我们一些简易程序案件,因为能够事先看到全卷,被告人又一概认罪,所以阅卷的时候都形成了判决意见,有时候干脆直接把判决书写好,先通过内部程序审批、打印后,再开庭,然后马上盖章发给被告人。这样我们就能做到当庭宣判,而且不需要另外再提押被告人。
一般说来,简易程序案件阅卷加写判决要1个小时左右。在简易程序案件里面,通过阅卷,我们大多都能形成比较明确的关于定罪量刑的判断,如果硬要给一个百分比,大概可以是95%。

内容简介
《刑事判决是如何形成的?:基于三个基层法院的实证研究》阐述刑事判决究竟是如何形成的?法官究竟是如何作出裁判的?作者对三个基层法院的实证分析表明,1979年《刑事诉讼法》初创以来的两次大修,尽管文本中的刑事审判颇有变化,本质上却是一脉相承,主要表现为“对抗/判定”、“阅卷/核实”、“初断/审批”三种模式。审判实践中,听证式的庭审、默读式的阅卷和会议式的审批都可能直接产生判决。三种模式的具体适用,则与案件类型、法官习惯、绩效考核、法院传统乃至刑庭规模等或偶然或必然的因素直接相关,并现实地影响到被告人的程序待涡以至实体利益。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