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响:永远的邓丽君.pdf

绝响:永远的邓丽君.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绝响:永远的邓丽君》编辑推荐:目前为止,第一本邓家亲自授权的邓丽君正传。今年年初繁体字版由台湾时报出版,一经上市,即在台湾和香港热销,迅速位列畅销书排行榜前茅。《绝响:永远的邓丽君》为纪念邓丽君冥诞60周年珍藏版。《绝响:永远的邓丽君》图文并茂,从邓丽君的父辈写起,全面展示邓丽君辉煌、短暂又不乏遗憾的一生。文字15万字,照片300幅,其中1/5的照片首次公开。是目前最全面、最权威的邓丽君传记。邓丽君的三哥、邓丽君文教基金会会长邓长富和著名影星林青霞作序,大陆珍藏版正在联系天后级歌手王菲作序。作者遍走台湾、大陆、香港以及日本、美国、泰国、法国等国家和地区,面对面采访当年邓丽君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合作者、歌迷以及受邓丽君捐助的各方人士200多位。书中第一次采访到了邓丽君的母亲,从她的讲述中,读者可以了解到很多“惊天”秘密。

作者简介
姜捷,1955年生,美术系毕业。现任《天主教周报》副总编辑。曾任几个大报主编。也从事过电视、电台编剧、美术指导;著有报导文学《相依于海》,并于1994年获金鼎奖专题报导奖。平时热心公益,曾在防癌协会、渐冻人协会、未婚妈妈之家露睎中心、爱滋病关爱之家、安宁之家等机构担任义工。

目录
推荐序 他们心目中的邓丽君2
推荐序 印象邓丽君4
出版序 爱的礼物礼物里的爱7
第一章 原乡人13
第二章 一见你就笑47
第三章 月亮代表我的心79
第四章 漫步人生路109
第五章 我只在乎你153
第六章 海韵199
第七章 淡淡幽情227
第八章 千言万语247
第九章 甜蜜蜜269
第十章 再见,我的爱人291
第十一章 何日君再来317
后记 有些爱是不由分说的345
附录 邓丽君身影集351

序言
推荐序——(林青霞)
印象邓丽君
一九九四年我结婚当天,多想把手上捧着的香槟色花球抛给她,因为我认为她是最适合的人选,我想把这份喜气交到她手上,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婚后不久和朋友在君悦酒店茶聚,接到她打来的电话,“你在哪儿?我想把花球抛给你的,你……”我一连串说了一大堆,她只在电话那头轻轻地笑。“我在清迈,有一套红宝石首饰送给你。”那是我和她最后的对白。
一九八○年她在洛杉矶,我在三藩巿,她开车来看我,我们到Union Square逛百货公司,其实两人也并不真想买东西。临出店门,她要我等一下,原来她跑去买一瓶香水送给我。我们喝了杯饮料,她晚饭都不吃就赶着开车回去。那是我们第一次相约见面,大家都不太熟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我却被她交我这个朋友所付出的诚意深深打动。
和她的交往不算深。她很神秘,如果她不想被打扰,你是联络不到她的。我们互相欣赏。对她欣赏的程度是——男朋友移情别恋如果对象是她,我绝不介意。
跟她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一九九○年到巴黎旅游,当时她住在巴黎,这段时间是我跟她相处较长的时段。因为身在巴黎,没有名气的包袱,我们都很自在地显出自己的真性情。我会约她到香榭丽舍大道喝路边咖啡,看往来的路人,享受夜巴黎的浪漫情怀。她也请我去法国餐厅La Tour D’argent吃那里的招牌鸭子餐。
记得那晚她和我都精心打扮,大家穿上白天shopping回来的新衣裳,我穿的是一件闪着亮光的黑色直身Emporio Armani吊带短裙,颈上戴着一串串Chanel珠链;她穿的那件及膝小礼服,虽然是一身黑,但服装款式和布料层次分明。下摆是蕾丝打褶裙,腰系黑缎带,特点是上身黑雪纺点缀着许多同色绣花小圆点,若隐若现的。最让我惊讶的是,她信心十足地里面什么都不穿,我则整晚都没敢朝她胸前正面直望。
我们走进餐厅,还没坐定,就听到背后盘子刀叉哐啷哐啷跌落一地的声音,我想,这waiter一定为他的不小心感到懊恼万分。她却忍不住窃笑:“你看,那小男生看到我们,惊艳得碗盘都拿不稳了。”
有几次在餐厅吃饭,听到钢琴师弹奏美妙的音乐,她会亲自送上一杯香槟,赞美几句。她对所有服务她的人都彬彬有礼,口袋里总是装满一两百法郎纸钞,随时作小费用,我看她给的次数太多,换一些五十的给她,她坚持不收。
有次在车上,她拿出一盒卡带(那时候还没有盘片)放给我听,里面有她重新录唱的三首成名曲,原来那段时间她在英国学声乐。她很认真地跟我解释如何运用舌头和喉咙的唱法令歌声更圆润。对于没有音乐细胞的我,虽然听不懂也分辨不出和之前的歌有什么不同,但对她追求完美和精益求精的精神深感敬佩。
有一天到她家吃午饭,车子停在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那里空无一人,经过几个回廊,也冷冷清清。走出电梯进入她那坐落于巴黎高尚住宅区的公寓,一进门,大厅中间一张圆木桌,地上彩色拼花大理石,天花板上好像有盏水晶灯。那天吃的是清淡的白色炒米粉,照顾她的是一名中国女佣。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在巴黎有个小公寓,她在巴黎这所公寓比我的梦更加完美。可是我感受到的却是孤寂。
那些日子,我们说了些什么不太记得,只记得在巴黎消磨的快乐时光。
结束了愉快的巴黎之旅,我们一同回港,在机上我问她自己孤身在外,不感到寂寞吗?她说算命的说她命中注定要离乡别井,这样对她较好。
飞机缓缓地降落香港,我们的神经线也渐渐开始绷紧,她提议我们分开来下机,我让她先走。第二天,全香港都以大篇幅的头条,报道她回港的消息。
二○一三年来临的前夕,我在南非度假,因为睡不着,打开窗帘,窗外星斗满天,拱照着蒙上一层薄雾的橙色月亮,诗意盎然,我想起了她,嘴里轻哼着《月亮代表我的心》。
她突然地离去,我怅然若失,总觉得我们的友谊不该就这样结束了。
这些年她经常在我梦里出现,梦里的她和现实的她一样——谜一样的女人。
奇妙的是,在梦里,世人都以为她去了天国,唯独我知道她还在人间。
林青霞
二○一三年一月七日

文摘
第五章 我只在乎你
一九九二年邓丽君回台湾时,“华视”曾做过一次独家专访,主持人陈月卿问她:“唱过数百首歌曲,最喜欢哪一首?”她的答案是《我只在乎你》,这首歌词是她的恩师慎芝所写。慎芝在她刚出道时曾经一字一句地教她练唱,她所作的歌词,邓丽君唱得最多也最好,师生感情非比寻常。参加慎芝丧礼时,邓丽君的泪水一直停不下来;每唱一回,心痛一次,那天的受访,她也在录像棚清唱了这首歌,泫然欲泣,所有在场人员都为之动容。
这首歌原本的日文版《任时光从身边流逝》,也把她在日本发展的成绩推到最高点,是那时连日本歌星都无人能及的“日本有线大赏”、“全日本有线放送大赏”的三连霸,甚至于到今天都没有人打破这项纪录。从一九七三年年底赴日,到一九八六年接受日本这项至高无上的荣誉,十三年整的光阴,邓丽君可说是酸甜苦辣都尝遍了,她能奠定下华人歌手在外发展的最佳盛况,与日本有深厚的关系,这段时光虽已在身边流逝,却是她一生中分量、质量俱重的黄金岁月。
惊为天音
受力荐双十年华初探东瀛
溯源邓丽君与日本的缘分,要从佐佐木幸男的发掘开始谈起。一九七三年年初佐佐木幸男到香港玩,香港的宝丽金制作部部长招待他到歌厅听歌,这场秀一共有十个人唱,之前几个他没有多大印象,直到邓丽君出来唱压轴,才唱了三首歌,佐佐木幸男就完全被她的歌声震撼住!那种温柔、亲切、婉约,非常适合日本人的胃口,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酒喝多了,听力受酒精影响,评断不够专业。第二天,他决定再听一次,他找了最前排的位置,特意只点了可口可乐,滴酒不沾地耐心等到邓丽君出场,这次他更加震慑,他回忆当时的情景:“那种歌声给我的感受只能用冲击两个字来形容,让我全身都专注到麻痹起来。”
第二天,他立即到唱片行买齐邓丽君所有已出版的唱片回旅馆听,两百多首,一首又一首很用心地听到天亮,越听越爱,不能释怀。那时他只有一个念头:“这样的歌手,非把她请到日本签到手不可。”四天三夜的假没有休完,他就提前赶回日本的宝丽多,在公司里放给全公司的人听,一遍又一遍,请大家立刻决定要不要签她。当时在公司任管理部部长的舟木稔回忆当时说:“我们当时都有佐佐木幸男明天就要把她签回来的感觉,公司几乎是全数无异议的通过,在我印象中,第一次我们完全没有任何阻力的顺利通过要签一个新人,那是绝无仅有,唯一的一次。”
那时候,佐佐木幸男并不知道这位年纪轻轻的女孩是红遍东南亚的台湾歌手,他立刻和香港宝丽金联系要签她,没想到香港那边却不推荐她,反而希望他们能签旗下另几位艺人,但是,当时几乎是着了迷的佐佐木,对任何人都提不起兴趣,一心一意只要邓丽君,他坚信自己的耳力,更确定自己的眼力,因为他在两次观赏她的演出中,从她的台风和外型上看出她的气质与教养,这是他觉得她的最大魅力所在。佐佐木说:“以我在这一行的经验,没有任何一个合作对象像她这样让我震撼的,她到日本来之后的表现,令大家钦佩,我也与有荣焉。事实上,她这样的宝,任谁去听了都会想要挖她过来,而任何签她的公司也一定会成功,我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佐佐木很相信缘分,第一,他去香港本来仅仅是纯度假,并非抱着去开发新星的任务,当时的心情是很放松随兴的,耳门也并未完全打开,锐利的寻求新声音;第二,香港的歌厅有数十家,偏偏他们会走进邓丽君唱压轴的那一家,莫非是冥冥之中真有指引?第三,邓丽君在东南亚各地演唱,排得到香港登台的档期其实非常少,竟然会在那几天内被他碰到,这真的就是一种奇缘。佐佐木眼中泛着泪光说:“三十五年了,邓丽君在我心中的地位从来没有被任何人取代过,也因为发掘邓丽君的成功,以后陆续有不少中国艺人来托我帮忙,我都一概拒绝了,因为,我再也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人是我打从心坎里想要做的感觉。”
这位邓丽君真正的“知音”,对她早逝的扼腕与疼惜,完全写在他泛红的眼眶里,中年男子不轻弹的泪,就这么一直忍着,何等宝贵啊!他指指自己的心口说:“不管时光过了多久,想到她已经走了,我这里都还发疼!”我和同行的翻译被他的真挚言语深深感动,也忍不住落了泪。坐在一旁的舟木稔怕大家哭成一团,还特别说了一些邓丽君初在日本发展时闹出的小笑话,只是,大家笑中有更多的泪迸出,有什么样的知音会对她如此不弃不离地支持到底呢?这样的交情,早已超过劳资双方的合作关系,而是一种相知相扶助的情分啊!
一九七三年十一月,透过香港宝丽金的郑东汉帮忙,舟木稔带着担任翻译的佐井芳男一起到台湾说服邓丽君签订合约。舟木向她劝说,日本是歌手考验自己的最佳途径,能到日本发展成功,可以证明自己的实力,是相当有挑战性的。那时邓丽君有些动心,但是邓爸不同意,他不愿意目前状况已经非常好的女儿到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的日本去吃苦,重新从一个“新人”做起,一定会受很多委屈。舟木也懂得这不是马上就能做出决定的,他没有立即要求答复,温婉地提议给她几天时间考虑。
第二次会面,经过六个小时又保证、又利诱、又赞美、又恳求的长期磨功,邓爸终于点头,他起身用非常凝重、非常审慎、非常不舍的口气重托给舟木说:“我把女儿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她。”握手的那一刻,看着一位父亲目光中隐忍的泪,舟木觉得自己双肩责任的重大,受过儒家思想教育的舟木心中告诉自己:“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事实上,他这二十多年来也一直非常尽心照顾邓丽君和邓妈妈,即使在邓丽君过世之后,金牛座结算所有的唱片版税,舟木社长都一毛不少地全都如数算给邓家,每年五月八日一定来台湾为她上坟,甚至于千里迢迢从日本扛来邓妈妈昔日爱吃的日本米;数十年如一日。
当时,他看准可以签邓丽君的成因是:一、她在东南亚已经很红,必然有她不容小觑的魅力和条件;二、她从小听过日本歌,在舞台上已经能够演唱日本歌,而且非常到位,是日本人所熟悉的,不会因国籍不同而有隔阂;三、她的态度自然、音色清澈,是少见的佳质,绝对可以雕琢成美玉;四、她可以运用中文、日文一起表演,话题更多,空间更大;五、她还年轻,足堪造就,演唱的路子可以走得长长远远,前途不可限量;六、她圆圆的脸,清纯的长相是日本人很容易接受的,也就是长得很有人缘。是的,人缘就是“饭缘”,凭着舟木的敏锐观察,不管多难,他都要亲自来请邓丽君与日本宝丽多签约,为了让母女俩安心,先说好了,请她和邓妈妈到日本去视察环境,适应一下。
邓妈妈回忆那段日子,是相当写意的时光,日本方面非常大手笔的供吃供住,没有任何工作或条件,只是带她去电视台见见场面,了解日本流行歌坛的生态,比起台湾、香港都要有规模、有体制得多!她们俩逗留了近一个月,学日语、听日文歌、吃日本料理、看古迹名胜,邓丽君的心越来越愿意接受挑战。母女俩回台湾过春节,二月之后才再度踏上日本的土地,三月一日推出了第一张邓丽君以Teresa Teng为艺名的日文专辑《是今夜或是明宵》,然而,市场反应并不算好,只在全日本畅销歌曲排七十五名。
第一张唱片不够理想,令大家对佐佐木的眼光抱以怀疑态度,当时立即召开了制作会议,决定是不是要继续推她。舟木稔记得投票的结果,十五个人投反对票,只有四人决定坚持,佐佐木幸男当然是四个人之一,他非常激动地请大家再给邓丽君一次机会,他甚至说出“如果这一张再不成功,我就辞职不干”的重话来。
最让舟木稔感动的,是邓丽君本人一再检讨自己的虚心态度。他表示:“第一张唱片卖得不好,事实上大家心知肚明,这首歌的词曲都不够好,宣传也不够用心,加上她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新人,公司当时根本没有全力去推,其实邓丽君早就知道是选曲和她的型、她的歌路都不对的问题,按理来说,她可以据理力争,但是她连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
正如佐佐木所言,她非常有教养,也十分感性,唱片卖不好,她归咎于自己,认为是自己的努力还不够,发音不够准,歌声辨识度也不够,反过来安慰制作人。而且,她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挫折而气馁,反而更认真在发音练习和感情表达上做改进,她承受一切新人可能有的遭遇,包容、担当、忍耐,而且能屈能伸,勇于再接受挑战。舟木稔语重心长地说:“在我担任日本唱片公司负责人的三十年生涯里,见过形形色色的歌手,能有如此涵养的,邓丽君是绝无仅有的一个。”
制作人也表示:“如果她肯抱怨就好了,偏偏她毫无怨言,这得归功于邓妈妈的家教好,年纪这么轻就这样懂事、谦虚,又懂得自我要求,真的值得敬重,邓丽君的美德让制作人的压力反而更大,加倍地觉得不好意思。”

内容简介
《绝响:永远的邓丽君》内容简介: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2013年1月29日,是一代巨星邓丽君诞辰60周年的日子,在邓丽君文教基金会的精心策划之下,《绝响:永远的邓丽君》是邓丽君文教基金会在大陆唯一授权的官方版传记。该书作者姜捷,踏遍八地,耗时十几年,访问超过二百位邓丽君生命中的至亲好友、同事、歌迷,甚至包括极少曝光的邓丽君的母亲,因而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她不仅走访了台湾、香港、日本、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法国等地,还因为中国大陆是邓丽君演艺事业非常重要的一站,又增添了北京、上海和成都三地的采访,终于一点一滴,完整谱写出邓丽君传奇的一生,为她璀璨的一生留下深刻注记。台上的辉煌、台下的生命足迹、鲜少曝光的私生活、不为人知的童年回忆……都在这本史无前例的、堪称目前最全面、最权威的邓丽君传记中。2013年年初繁体字版由台湾时报出版社出版,一经上市,即在台湾和香港热销,迅速位列畅销书排行榜前茅。
《绝响:永远的邓丽君》文字15万字,300幅精美图片,其中1/5都是从未发表过的,极其珍贵。左宏元、林青霞、张家骧、邓长富(邓丽君文教基金会董事长)也为该书郑重推荐。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