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诠译.pdf

尚书诠译.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尚书诠译》:中国古典名著译注丛书。

作者简介
金兆梓(1889-1975),字子敦,浙江金华人,著名学者、出版家。191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预科,后考入北洋大学矿冶系。、920年任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即后来的北京师范大学)文科教授,、922年任上海中华书局文史编辑。抗战期间曾任中华书局总编辑。建国后曾任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主任、《辞海》编辑委员会委员、上海文史馆馆长。主要著述有《庵盒治学类稿》等。

目录
前言
盘庚篇诠译
康诰篇诠译
梓材篇诠译
君奭篇诠译
大诰篇诠译
酒诰篇诠译
多方篇诠译
召诰篇诠译
洛诰篇诠译
多士篇诠译
立政篇诠译
顾命篇诠译(康王之诰附)
附录一 略谈《尚书·周书》的篇次问题
附录二 谈谈“井田制
附录三 释众
附录四 封邑邦国方辨
附录五 金兆梓传(1889-1975)

序言
我前撰《今文尚书续论》山曾为“尚书”一名下过一个定义道:“尚书者,上古之书也,非其书名尚书也,汉以前抑未尝成书。”说取诸《伪孔大序》。《序》云:
济南伏生年过九十,失其本经,口以传授,裁二十余篇,以其上古之书,谓之尚书。
这段话中最要注意者,是“失其本经,口以传授”之二语。“失其本经”者,谓失去尚书本来的简册,故只能凭口语传授。然则伏生所传授给张生和欧阳生的,并不是他那家藏的简册了。这话似嫌简略,东汉卫宏之说,就视此稍详:
《汉书。儒林传》颜师古注引卫宏《定古文尚书序》云:
“伏生老,不能正言,言不可晓也,使其女传言教错。齐人语多与颍川异,错所不知者,凡十二三,略以其意属读而已。”

文摘
综合了以上所引数据,我们似可以肯定两点:
(1)三篇都是成王或周公代成王说的话;
(2)都是周封康叔于卫时所说的话。
这样的肯定,是不是就合乎事实了呢?我看未必,理由是:
(一)试读《康诰》中“王若曰”以下的文字,一则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再则曰:“乃寡兄勖,肆女小于封在兹东土。”此外或曰“封”,或曰“小子封”,或曰“女封”,或曰“汝惟小子”,这样的称呼,单在《康诰》一篇中就有十多处,能说这是成王对康叔的称呼吗?我们在任何一种古代史料中,都只知道康叔是武王、周公的胞弟,而成王则是武王之子。康叔尽管齿少,比成王总要大;照《逸周书。克殷篇》记载武王入朝歌时事道:“周公把大铍,召公把小铍,以夹王,泰颠、闳夭皆执轻吕以奏王……毛伯郑奉明水,卫叔傅礼,召公奭者赞采,师尚父牵牲……乃命召公释箕子之囚,命毕公、卫叔出百姓之囚。”这裹卫叔,应即是康叔封。在这样的大事中,康叔已和召公一样身兼两役了,齿虽小也小不到哪裹去;况且他还是成王的胞叔父,成王能这样直呼其名,而且还要“小于”地直呼他吗?《洛诰》中,成王对周公一例称之为“公”,而自称为“小子”,同样的胞叔父,又一何其尊、一何其卑呢?有人以为康叔虽为叔父,臣也;成王虽为胞侄,君也,故有此称。但《顾命》中,康王称召公、芮伯等为一二伯父,而自称“予末小子”,召公、芮伯等皆臣也,康王君也,且皆非胞叔侄,又何以尊于康叔?再《文侯之命》中,平王称晋文侯也称“父羲和”;此后,《左传》中天子对同姓诸侯也一例称“伯父”,对异姓诸侯一例称“舅父”,也都是君对臣的称呼,何尝因君臣关系,便自尊自大一至于此呢?况且即使为王了也好,年龄少了也好,总也没有对叔父自称“寡兄”,而称叔父为“朕其弟”的道理。

内容简介
《尚书诠译》内容简介:我前撰《今文尚书续论》山曾为“尚书”一名下过一个定义道:“尚书者,上古之书也,非其书名尚书也,汉以前抑未尝成书。”说取诸《伪孔大序》。《序》云:济南伏生年过九十,失其本经,口以传授,裁二十余篇,以其上古之书,谓之尚书。这段话中最要注意者,是“失其本经,口以传授”之二语。“失其本经”者,谓失去尚书本来的简册,故只能凭口语传授。然则伏生所传授给张生和欧阳生的,并不是他那家藏的简册了。这话似嫌简略,东汉卫宏之说,就视此稍详:《汉书。儒林传》颜师古注引卫宏《定古文尚书序》云:“伏生老,不能正言,言不可晓也,使其女传言教错。齐人语多与颍川异,错所不知者,凡十二三,略以其意属读而已。”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