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历史:1911-1949民国圈子.pdf

微历史:1911-1949民国圈子.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微历史:1911-1949民国圈子》编辑推荐:2000个段子解剖民国政治、文化圈子的圈里圈外,200张稀见图片透视中国官场、文化的局里局内。活色生香的微博体历史重放(1911-1949),荡气回肠的民国语录精粹。小人物要选好圈子,大人要经营好圈子,超级人物要平衡好各种圈子。

作者简介
黄一鹤,20世纪70年代生人,历史学硕士,曾在机关任职,后又从事过高校讲师、出版社编辑、广告公司总监等工作。长期研读中国历史,对古代官场尤多注意,常感叹“人性幽暗”“读史就是读人性”,陆续出版过几种读史小书,版权销至中国台湾、韩国等地。

目录
总统皇帝只在一瞬间:袁世凯的“小站”人
1915年,沈佩贞率领十余名靓装艳服、尽态极妍的妇女腻友,至北京东四七条胡同“醒春居”参加宴会。众腻友换上绣花拖鞋,坐卧海棠花下,搔首弄姿。众人喝到飘飘然时,有人提议用“闻臭脚”做酒令。当日只有一个人没有闻到臭脚,第一个罚闻臭脚的便是庆亲王奕劻的大儿子载振。
请叫我老师:段祺瑞的学生们
段祺瑞有个毛病,一发火,鼻子便向一边歪斜,经过按摩才能正过来。人送绰号“歪鼻子将军”、“段歪鼻”。据传,段祺瑞有四次被气歪鼻子:一次是袁世凯坚决不同意他推荐的心腹任国务院秘书;一次是他的得意门生在天津被杀害;一次是他得知他的三姨太与儿子有染;还有一次是他带着《对德参战提交国会案》要黎元洪盖章,黎不同意盖,并怠慢了他。这几次歪鼻子都是经过按摩才正过来的。
哥仨好:冯国璋、吴佩孚、曹锟的圈子
辛亥革命时,冯国璋攻打汉阳,部下王占元亲到前线指挥,王给官兵们叩了一个头说:“弟兄们捧俺姓王的一场!”
在基督和犹大间徘徊:冯记西北军
1918年2月,段祺瑞派冯玉祥去闽援助抵抗护法军。冯不愿,于是,假装坠马摔伤了腿。曹锟和吴佩孚来看他,他就拄着个拐杖上火车迎接。曹说,你不要去福建啦,到湘西去吧!我推荐你做湘西镇守使。冯一听,扔下拐杖,就跳下了火车。吴见状大喊道:“你拐杖忘在火车上了!别装了,快把常德和桃源拿下!”
在三个鸡蛋上跳舞:阎老西儿的圈子
阎锡山做了军政府大都督后,军政府门前挂的不是五色旗,而是一面八卦太极图旗。阎认为,辛亥革命是真人出世的“汤武革命”,就应该挂太极八卦旗。
老子英雄儿好色:关不住的东北虎
吴俊升认为自己是“黑熊投胎”,平时养着几只大狗熊,走路时经常模仿大狗熊的样子;张海鹏称自己是“张飞再世”,出门碰见关帝庙就进去磕头,见关羽像就大喊“二哥”;汤玉麟说自己是“猛虎投生”,酷爱老虎,坐着谈话时,把紧握的两个拳头扑到桌上,以展示“虎威”。
迷惘的诸侯:滇贵系的圈子
袁世凯命湖南地方长官查抄蔡锷家,蔡没有不动产,母亲和妻子也已躲藏起来。只有一个办木厂的兄弟,两人早已分了家。
白狐狸联盟:桂系军阀甲天下
岑春煊在广东反腐时雷厉风行,穷追猛打。一个叫裴景福的官员因贪污被革职监管,想不到这小子通过其他贪官逃到了澳门。岑春煊勃然大怒,居然派出了军舰追到澳门,当时占领着澳门的葡萄牙政府哪里见过这样的清朝官员,为了一小贪污犯居然出动军舰,急忙笑把裴景福交出引渡回广东,岑春煊将其发配充军新疆。
一心北上的华南虎:没了老大的粤军团
陈济棠听信其兄陈维周之言,以高价买得花县芙蓉嶂洪秀全祖坟,安葬其母,说这里是出天子的圣地。1935年,其兄特地去浙江奉化察看了蒋介石的祖坟,回来后,陈维周兴高采烈地对陈济棠说:“蒋介石的祖坟不如芙蓉嶂的龙势远甚。”从而进一步坚定了陈济棠反蒋的决心。
四川军阀多如毛:刘氏家族半天府
范绍增,出身绿林,曾为袍哥中人。因为从小生就一副憨眉憨态,逗人喜爱,人称“范哈儿”。他在战场上作战颇为勇敢,在情场上更是春风得意,喜欢把中意的女子收为己有。短短几年下来,他的姨太太就有了四十位之多。著名游泳冠军“美人鱼”杨秀琼就被迫于19岁时做了他的第十八房姨太太。
民国的学校,蒋家的兵:请叫我校长
蒋介石倡导“新生活运动”。在“新生活运动期间”,蒋介石偕宋美龄飞抵济南,韩复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备“新生活饭”招待,黄米窝头加白菜、豆角、鱼、虾四个菜。同年,孔祥熙来济,韩仍用“新生活饭”招待之,小米饭加大明湖产的蒲菜、芦苇等。蒋、孔等直憋气,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我们的辫子能换钱:辫帅的坚持
张勋带兵入宫,拉起熟睡的溥仪让他登基。瑾妃等认为不可,张说:“今日之事,得听我的,有不从者,莫怪老夫无情!”溥伦责备说:“你这番举动不是学曹操吗?”张答:“曹操逼宫,那是弑后惊主。我今日逼宫,是拥君即位,哪能一概而论。”
两湖军阀多奇志:不爱武斗爱文斗
袁世凯在太和殿举行大总统就职典礼(按理应在国会宣誓)。礼成,观礼者、拜贺者均从东华门、西华门步行,独国务总理熊希龄坐二人肩舆,杂行人丛中。湘籍议员罗某大呼:“秉老,你在紫禁城乘二人肩舆,是钦赐呢,抑或自备呢?”熊答:“你猜猜看。”另一湘籍议员说:“我看是从清室借来的。”闻者皆大笑。
太太的客厅:宛在北京文艺圈中央的林徽因
1933年10月,冰心写了一篇《我们太太的客厅》,发表于天津《大公报》文艺副刊。小说描写了一群自命不凡的学界名流聚集在女主角家的客厅开沙龙的故事。文章一改冰心晶莹透至的文笔,对人物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林徽因也不甘示弱,据林徽因的好友李健吾回忆说:“她(林徽因)恰好由山西调查庙宇回到北平,带了一坛又陈又香的山西醋,立即叫人送给冰心吃用。”从此,二人结怨。
我的朋友胡适之:胡适的圈子
一次在胡适家里集会,徐志摩一进门就从袖里掏出一件东西给别人看,原来是一具小小的木制的棺材,长约四五寸,红漆烁然。打开棺盖,里面装有香烟数十支,徐拿出烟来一一递给大家抽。
活到老,骂到老:革命青年导师周树人
有个日本人到北京大学来讲中日文化合作,周作人说:“谈到中日文化合作,我没有看见日本人的文化,我倒看见他们的武化,你们都是带着枪炮来的,哪里有文化,只有武化。”
剪不断,理还乱:鸳鸯蝴蝶与南社的圈子
蒋介石、宋美龄去看望张恨水,张客气接待,临走时,却只招呼用人送他们出门。张学良请他做文化顾问,不用上班,月薪一百大洋,张恨水却以“君子不党”婉拒。
“学霸”傅大炮:傅斯年的圈子
1926年,蒋梦麟听说自己上了张宗昌的“死亡黑名单”后,赶紧逃到了东交民巷六国饭店,以避风头。蒋对美国使馆的朋友说:“我天天叫喊打倒帝国主义,现在却投入帝国主义的怀抱来寻求保护了!”
在“洪水”与“野兽”之间:蔡元培的圈子
1919年,陈独秀的儿子延年、乔年来北大看望他,但他们不被允许直接进家,而是像其他人一样,各自准备一张名片,上书“拜访陈独秀先生”,下署名号,方得见。
上海滩三教父: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的圈子
上海三大亨之一的黄金荣1900年到上海法租界巡捕房上班,级别是三等华人巡捕。为了向上攀爬,黄金荣与上海的黑社会古惑仔建立关系,并且广设线人。有时,他会让眼线去号召些人到法租界犯罪。黄金荣事先得到消息,迅速告诉他的主子,法国人提前做好埋伏,往往是一网打尽。黄金荣得到的金钱都会给线人,“荣誉”则归自己。
最后的贵族:唯美诗人邵洵美的圈子
邵洵美身世显赫,祖父邵友濂做过清朝的上海道台,祖母是李鸿章的女儿,母亲是盛宣怀的女儿,妻子是自己的表妹、盛宣怀的孙女。邵在英国留学时,和谢寿康、徐悲鸿、张道藩四人结拜为兄弟。邵常接济穷兄弟徐悲鸿,花钱从来不放在心上,却批评徐没有才气,只是“国外三流画家”。
命中注定顽固地爱你:清朝遗老的圈子
梁鼎芬做过溥仪的老师,民国后以遗老自居,曾积极参与张勋复辟。早年,广雅书院想请梁做院长,有人说梁太年轻了,才二十八九岁。梁说:“这容易呀,想年轻些很难,想老一些容易。”于是选了个日子,开始留胡须,各界名流都来祝贺,称“贺胡会”。从此,一缕长须就成了梁的标志。

文摘
版权页:

微历史:1911-1949民国圈子

插图:

微历史:1911-1949民国圈子

总统皇帝只在一瞬间:
袁世凯的“小站”人
民国初年,人们把袁世凯比做美国的华盛顿,但袁世凯终究没能成为华盛顿,袁归根到底是个“旧时代的人”。袁的圈子里,活跃的也仍是以旧时代的人为主:前清旧僚、北洋嫡系,外加少数具有新思想的新分子。袁作为一代领袖,在笼络人心上极有手腕,要求名的给名,要求官的给官,要求钱的给钱,从不吝惜。
小档案
段芝贵(1869-1925):安徽合肥人,北洋武备学堂毕业。深得袁世凯宠信,有“干殿下”之称,历任驻京总司令官、拱卫军总司令、察哈尔都统、江西宣抚使、湖北都督、奉天将军等,段祺瑞政府中的陆军总长。
赵秉钧(1859-1914):河南汝州人,袁世凯的心腹,创办中国第一支巡警队伍,创设警务学堂。有袁世凯的大管家之称。
严复(1854-1921):福建侯官人,毕业于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学院,曾任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翻译家和教育家,翻译代表作《天演论》,启蒙了一代人。
杨度(1874-1931):湖南湘潭人,大学者王闿运的弟子,帝王学传人,袁世凯许之为“旷代逸才”。
江朝宗(1861-1943):安徽旌德人,北洋将领,长期担任步兵统领。
颜惠庆(1877-1950):上海人,外交家。早年毕业于上海同文馆,后留学弗吉尼亚大学,曾任清朝驻美使馆参赞、外交部股长、清华大学总办。民国后历任外交次长,驻德、丹麦、瑞典等国公使,外交总长、内务总长、国务总理等职。
王士珍(1861-1930):河北正定人,“北洋三杰”之龙,北洋元老,曾任陆军部长、总参谋长、国务总理等职,张勋复辟后退出政坛。
沈佩贞的名片上书大字“大总统门生沈佩贞”,旁注“原籍黄陂,寄籍香山,现籍项城”。“黄陂”指黎元洪,“项城”是袁世凯,“香山”是孙中山。沈原先是同盟会员,据说跟黎和袁都关系暧昧,又拜江朝宗为义父,段芝贵为叔父,与众多达贵都有不同寻常的关系,人送绰号“政治宝贝”。
1915年,沈佩贞率领十余名靓装艳服、尽态极妍的妇女腻友,至北京东四七条胡同“醒春居”参加宴会。众腻友换上绣花拖鞋,坐卧海棠花下,搔首弄姿。众人喝到飘飘然时,有人提议用“闻臭脚”做酒令。当日只有一个人没有闻到臭脚,第一个罚闻臭脚的便是庆亲王奕劻的大儿子载振。
袁世凯手下有一批“娘子军”,分为三派:一是高尚派,以女才子吕碧城为首,其实是文学清客;二是活动派,以安静生为首,主张女子参政,为张罗帝制组织了“中国妇女请愿会”;三是权贵派,奔走结交权贵,以沈佩贞为首。主要成员包括刘四奶奶、王三太太、蒋淑婉等数十人。
安静生为袁世凯草拟的招选女官的章程,共有八条:一、家世清白,政治清白,拥护袁皇帝领导;二、年龄在十四岁至二十五岁之间;三、品貌端庄,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四、没有出嫁,没有对象的黄花大闺女;五、或孀妇,但必须没有生过小孩;六、不吸烟、不喝酒、不赌博;七、三年后才可以出宫;八、三年期满后,由女官长奏请皇上,对那些表现出色的,给予褒奖。
袁世凯一次与张之洞谈练兵,袁世凯说:“练兵的事情,看起来似乎很复杂,其实也简单,主要的是要练成‘绝对服从命令’。我们一手拿着官和钱,一手拿着刀,服从就有官有钱,不服从就吃刀。”
袁世凯书读得不好,但是很有气魄,十三四岁时曾自撰一副春联: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气势雄迈,不可一世,袁的老师见了后,大吃一惊。
慈禧准备训练新式陆军,徐世昌向荣禄推荐了袁世凯。这时袁刚花钱买通庆亲王和李莲英,谋了一个浙江温州道员,正做着去江南发财的梦。接到徐世昌的通知后,袁有些不高兴,勉强接受了小站练兵的任务。
徐世昌祖上原居浙江,后来迁居北京大兴,再后又搬至天津,还有一支生活在河南,徐世昌就出生在河南开封。所以徐世昌拥有浙江、直隶、河南三种籍贯,可以跟袁世凯论河南老乡,跟孙宝琦、钱能训等论浙江老乡,跟冯国璋、曹锟等称直隶老乡。
前清翰林宋育仁有复辟的企图,不料他的一个四川同乡向步军统领江朝宗写了一封检举信,没办法,江只能“公事公办”,但江派去的不是凶神恶煞的警察,而是一辆豪华的马车。马车司机传话说:“统领大人请宋翰林去办公室谈谈!”处理结论是议论荒谬,精神有问题,应遣送回原籍,交地方上看管。但袁世凯觉得还是太重了,便对宋说“劝回原籍休养”,而且还送了路费三千元。
袁世凯最得力的智囊有两人,一是陈宧,一是杨士琦。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起初不赞成帝制,被免职。梁感慨说:“我梁某的性命,不怕袁项城(袁世凯是河南项城人,故又称袁项城),倒怕杨士琦,怕他对我下毒手。”
1922年溥仪大婚,荫昌以总统府侍从长的身份,代表中华民国,以对外国君主礼节向老东家鞠躬祝贺。随后又跪在地上叩首,并对溥仪说:“刚才行鞠躬礼那是代表民国的,现在奴才以满人身份自己给皇上行礼。”
小站练兵时,张怀芝是袁世凯的“随马小兵”,有一次袁骑马时,从马上掉下来,脚套在马镫上。张怀芝紧急中用脑袋和肩膀顶住马,马因而停下来,袁也得救。张由此得到袁的信任,并认袁世凯为义父,人称干殿,被任命为北洋六镇镇统(师长)之一。
“北洋之龙”王士珍其实是假冒的。有一年,武毅军总统聂士成向直隶各镇调用军官,朝阳镇总兵杨瑞生开了一张保单送去,其中有守备王士珍在内。可王守备不愿改投他处,杨于是让一个姓王的马弁冒名顶替调了出去。这位假王士珍后来转入北洋武备,又被派往小站成了袁世凯手下的一员大将。那位真王士珍后来解职回乡,默默无闻以终。
章太炎初见陈宧,大惊:“中国第一人物,中国第一人物!他日亡民国者,必此人也!”这时陈仅仅是参谋次长(黎元洪以副总统兼任参谋总长)。

内容简介
《微历史:1911-1949民国圈子》主要内容简介:微历史,顾名思义用微博体写史。《微历史:1911-1949民国圈子》涵盖了民国小人物如何选择并积极开拓优化自己的人脉圈子,大人物如何经营和驾驭自己的人脉圈子,超级人物如何平衡自己的人脉圈子等语录精粹。并配有大量稀见图片,影响连缀,俨然1911—1949年历史剪影,现代版《世说新语》。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