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大连老街.pdf

记忆•大连老街.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记忆•大连老街》由大连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嵇汝广,笔名海南丢,20世纪70年代生于大连北岗桥,祖上1916年自烟台莱阳渡海来到滨城。是大连城市记忆拍摄队成员,对故乡大连感情深厚,多次参与保护大连老建筑的民间公益活动。致力于大连老街、老房子的整理抢救性文字工作,是《新商报》《东北之窗》《大连地产》等报刊的专栏作者。现为大连航运职业技术学院宣传干事。

目录
城市起点|团结街
风雨百年|胜利街
沧桑旧影|烟台街与光辉巷
大船见证|沿海街
繁华依旧|上海路
往事如烟|民生街
东站记忆|文林街
百年老街|长江路
故园碎记|长生街
永藏心间|新开大街
白云落处|桃源台
鸣鹤春阳|秀月桥
梧桐古韵|高尔基路
槐香深韵|凤鸣街
生活底色|埋立地和北岗子
岁月留痕|北京街
体育情缘|新华街
万家灯火|沈阳路和长春路
飘逝岁月|南山路
十里槐香|七七街
过客匆匆|枫林街
风云变幻|南山街
似水流年|解放街
“满铁”背影|鲁迅路
归去来兮|寺儿沟
风雨前生|世纪街
金融大街|人民路
大连脸庞|中山广场
城市主街|中山路
商贾中心|天津街
人间烟火|东关街
妈相遗风|宏济街
故迹旧痕|友好路
工人天地|香炉礁和工人村
城市味道|解放路
方化之地|文化街
后记
参考文献

文摘
版权页:

记忆•大连老街

插图:

记忆•大连老街

记忆•大连老街

俄罗斯风情街溯源
1998年,大连自然博物馆迁到了黑石礁。1999年,市政府投资1.7亿,以达里尼市政厅旧址为中心,对周边进行修缮和重建,并把这里命名为“俄罗斯风情街”。达里尼市政厅旁侧“金凯宾馆”原是居民楼,因为打造风情街而被推倒重建,现在看来,重建的楼似乎高了些,破坏了原来的历史风貌所特有的气质。老街现在的名字叫团结街,不过多数人还是习惯把这里称做“俄罗斯风情街”或者“胜利桥北”。
当年日本侵占大连后,俄称之技师大街遂改称“露西亚町”。1907年11月改称儿玉町及山城町、乃木町、滨町。1904年5月30日,日本第三军占领大连地区后,按照日本人的政治需要和文化习俗,立即更换沙俄统治时期街区的名字。从军长乃木希典大将开始往下排列,依次把中将、少将等人的姓氏冠于町街名。由于街区数多于将军数,为了凑满数,往下就以大佐、中佐等校官的姓氏排列,甚至出现了“藤井少佐横町”、“川崎大尉横町”之类的街名。
11月,乃木希典率第三军开往旅顺作战后,遂将大连的军政事务转交给辽东守备军。辽东守备军发现大连市街的町街名全部都是第三军将校的姓氏,竟然连辽东守备军司令官西宽二郎大将的姓氏町街名都没有,因此,辽东守备军参谋长神尾光臣少将任命川上俊彦、山田少佐等人组成委员会,专门研究能经久使用及不再变动的町街名。
街道首先是以日本皇族、贵族、将领、政客的姓氏命名,其次是以日俄战争中有卓越表现的海军军舰的舰名来命名,特别是为了让将来出生在大连的日本国民勿忘日本母国,遂按日本的“都、府、县”的名字来命名。所谓的日本町不仅仅是一条街名,它是一个包括街道的块状区域,据传源于我国古时流传到日本的井田制。
儿玉町顾名思义源于儿玉源太郎。甲午战争时期,儿玉源太郎担任陆军次官,后晋升为陆军中将。1898年,台湾总督乃木希典卸任,儿玉源太郎受命接任。日俄战争中儿玉源太郎晋升为大将,并调任满洲军总参谋长。在203高地争夺战中,他代替乃木希典大将为战场总指挥。也正因为这些履历,儿玉源太郎才有资格在当时大连最漂亮的街道上留下姓氏。
俄国人当时修建这条街道是用了些心思的。翻开流传下来的老照片、明信片,便会发现为什么当时日本著名文豪夏目漱石会如此惊叹:“当我们一行人到达下榻的日本桥(即胜利桥)大和旅馆时,远远看见那些由露西亚人(指俄国人)设计建造的三角屋顶的各式洋楼,不禁感叹日本桥虽名为日本桥,实为西洋风景之所在。

内容简介
《记忆•大连老街》内容简介:老街犹如城市的长者,它们经历了岁月的沧桑,目睹了历史的沉浮,也见证了城市的变迁。《记忆•大连老街》在查阅大量史料和不遗余力地实地调查基础上,复原了大连城区三十余条老街百年来的变迁和传承。如果说城市如树,那么老街就是这棵百年大树的枝与蔓,它们存储着城市历史文化发展的脉络,每一片叶子都印记着城市所走过的坎坷而艰辛的脚步。一条老街,一座老房子,它们的前世今生是什么?有哪些人曾经走过,又发生过哪些故事?在《记忆•大连老街》之前,你不知道去哪里追溯这些故园旧影;《记忆•大连老街》之后,大连的历史街里将变得清晰立体起来,你终于可以对孩子说,从前,这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