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半中国史.pdf

另一半中国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另一半中国史(插图版)》由高洪雷著,它没有断代史的宏伟、编年史的缜密,也没有纪传体的灵动、逸事状的新奇,最多算是各个边关部落历史溪流中叮咚流淌的传奇故事,而且我告诉大家的其实都已经发生过并且被人们不止一次地叙述过。稍显不同的是,通过追踪求源,使模糊的民族渊源变得明晰;通过归纳整理,使残缺的民族记忆变得系统;通过剖析思辨,使单调乏味的历史事件变得生动。
如果你有兴趣读它,如今中国55个少数民族的来龙去脉都可以从中找到答案。
那就让我们穿越“秦时明月汉时关”,进入翱翔着雄鹰、奔驰着骏马、镶嵌着穹庐的茫茫大漠——中国第一个胡人的精神家园。

作者简介
高洪雷,生于1964年农历三月十九日,山东新泰人。1979年就读于某大学中文系。先后在乡、县、市、省直机关任职。20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散文、随笔、论著,主要作品有《布衣》、《片瓦集》、《百叶集》、《绽放在雪域的格桑花》、《本色苏武》、《壮哉钓鱼城》、《楼兰啊,楼兰》等,代表作《另一半中国史》已被译成韩文出版。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匈奴
第二章 乌桓与鲜卑
第三章 柔然
第四章 白匈奴
第五章 突厥
第六章 回鹘
第七章 乌古斯
第八章 黠戛斯
第九章 契丹
第十章 靺鞨
第十一章 朝鲜族
第十二章 蒙古
第十三章 鞑靼
第十四章 吐蕃
第十五章 羌
第十六章 氐
第十七章 月氏
第十八章 乌孙
第十九章 回族
第二十章 越人
第二十一章 西南夷
第二十二章 濮人
第二十三章 楼兰
大地的孩子们(后记)
中国少数民族历史脉络图

后记
大地的孩子们(后记)
我和少数民族史结缘,纯属误打误撞,因为我的工作经历和民族事务毫无关系。多年前的一天,一位从事民族研究工作的专家在演讲中说:“早在20世纪初,孙中山就提出了汉、满、蒙、藏、回‘五族共和’的口号,其中的回就是指回族。”而在我的记忆里,孙中山所说的“回”,应该是维吾尔。就连民族研究工作者都有如此的常识性错误,民族史对当代青少年来说就更是一片陌生的天空了。
之后不久,我在参观内蒙古历史博物馆时,居然找不到有关草原帝国“柔然”的任何文字。更令人痛心的是,个别不懂历史的维吾尔人竟然扯起自己的祖先回鹘的死敌——突厥的旗号,妄图恢复早已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所谓的“东突厥斯坦”。
于是,我决定创作一部中国少数民族史话,以轻松闲适的笔调细细地还原历史,通过一系列引人入胜的历史故事串联出56个民族碰撞、交往的过程,追寻中国少数民族的来龙去脉,挖掘中华民族团结统一的文化根柢,展示给和我一样对历史有点兴趣并希望轻轻松松读史的普通读者。
从2001年开始,我抛下繁杂的尘世喧嚣,一头扎进庞杂的史料。为经得起各种检验,我一遍又一遍地翻阅历史典籍,如中国的《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如外国的《世界史》、《中亚史》、《波斯史》、《阿拉伯史》、《印度史》、《泰国史》、《朝鲜史》……为增加作品的现场感,我走进了历史的山山水水,从蒙哥折戟沉沙的钓鱼城,到赫连勃勃威震四方的白城子;从文成公主远嫁的日光城,到乙弗氏自尽的麦积山;从草木青青的昭君墓,到绿柳依依的姑苏城;从巍峨俊俏的天山,到风花雪月的大理;从金达莱盛开的长白山,到油菜花铺展的昭苏草原……就这样,经过3000多个日日夜夜的写作、考证与修改,经过责任编辑的打造与磨砺,特别是经过国家民委文宣司的审读,这本最终以《另一半中国史》为书名的书册艰难面世。
说“艰难面世”,绝非危言耸听。因为少数民族史在许多人看来是一个创作禁区,其中涉及许多敏感而纷繁的民族与宗教问题。有的外国作家曾因个别不恰当的表述被某国际宗教极端组织追杀,有的中国作家曾因把不具代表性的民族习惯写进小说受到批评,也有个别出版社因在民族宗教问题上审查不严受到国家相关部门追究。特别是近年来,西方以自我为中心的殖民主义、种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文化沙文主义、单线进化论等思潮沉渣泛起,而国外个别书籍和媒体在东突厥斯坦、达赖喇嘛、高句丽、梵蒂冈教皇、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等问题上闪烁其词,甚至推波助澜,加上国内也很难找到明了、系统而权威的资料,这就更增加了作家和出版界在民族宗教问题上的担心。这部书稿尽管摒弃了大汉族主义和地方民族主义的狭隘观念,坚持民族平等的原则,站在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高度,充分论证了所有民族对祖国昌盛、人民进步与疆域拓展的独特贡献,但还是在出版时遇到了重重阻力。书稿历经三家出版社,在一家出版社甚至通过了三审,最终还是被社领导断然枪毙。2010年7月19日,我接到李恩祥先生寄来的散发着墨香的样书,感觉就像当年接过经剖腹产而诞生的女儿。那一刻,望眼欲穿的我潸然泪下。
意外的是,《另一半中国史》在媒体上热评不断,《光明日报》将本书列在2011年1月光明书榜榜首,山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将该书评为首届社会科学普及优秀作品奖著作类一等奖,以此书为蓝本的电影和大型电视纪录片已进入拍摄阶段,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主办的中国文明网将该书作为“好书”向社会做了推荐,该书的韩文版和中文繁体版已分别出版。
比褒奖更可贵的是直白的忠告。本书出版之后,一位辞书编辑通过出版社打来电话商榷一个古代民族的读音,一位大学教授发来邮件对书中引用的谬传已久的某一史料作了权威的矫正,牛海龙先生在2011年第5期《咬文嚼字》杂志撰文点出了本书的一处笔误,一位读者甚至当面质问我“另一半中国史”为什么不包括他们回族(因为回族与朝鲜族部分涉及敏感的伊斯兰教与高句丽问题,所以我在书稿送审时忍痛临时撤了下来),国家民委也建议我增加南方民族的篇幅并绘制古代民族脉络图。
于是,我重新坐回蒙尘的书桌,背负窗外满天的星斗,开始了对书稿的修订。一是增加了乌古斯、黠戛斯、朝鲜族、鞑靼、回族五章,使我国古代影响较大的民族尽量都能独立成章;二是增加了第二十章越人的越南、老挝、金三角部分,第二十一章西南夷的缅甸部分,使我国古代南方民族的流向更为清晰;三是绘制了中国少数民族历史脉络图,使当今55个少数民族都能找到准确的源头;四是增加了各个时期的少数民族分布图,使读者能够更为直观地解读本书;五是对各章的顺序作了调整,对各民族之间的逻辑关系进行了梳理,使各民族历史演进更具连续性。力图像读者期待的那样,把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成员聚得更齐,把各民族的历史脉络理得更清,用真实的史料温暖各少数民族曾经在某一历史时段被边缘与冷淡的心。修订之后,书稿从43万字增加到45万字。
我不想为中国少数民族史增加任何色彩,因为它的色彩已经足够斑斓与浓艳。我也不想为漫长的中国少数民族史添加任何厚度,因为这些民族本身的历史就已然厚重无比。我只想忠实地记录这些民族的所源、所行、所思、所在,极力使自己的书写变得客观、准确而完整,把中华民族史本身的深邃、博大与庄严淋漓地呈现出来。
书中几乎每一点智慧的火花,无不凝结着朝夕相处的同事、亲友乃至素昧平生的学者、编辑们的关爱与扶持。我要感谢左中一、王铁志、刘焕立、林铭山、王红勇、刘静、索郎央金、乔新家、成爱民、杨文军对插图版提供的支持,感谢范曾、贾平凹、张炜、阎肃、陈梧桐、田青、张若璞、濮继红、侯建飞、刘正寅、管彦波、胡银芳、唐山、王楠、鲁小光、唐亮、肖春平、聂炳华、卢敏、张用蓬、张欣、戴冰、陈玉玺、蔺时工、谭践、张建立、肖宝巨对本书的点评与鼓励,感谢成爱军以埋没自我的情怀为我腾出了一片从容笔耕的家庭空间。
浏览着即将付梓的书稿,一个强烈的愿望充斥了我的大脑——我特别希望把本书献给那些对本民族源远流长的历史知之甚少,特别是至今仍被过时观念蒙蔽的少数民族兄弟们。但恰恰就是这些住在草原、高原、大山深处的朋友们因为交通、经济或文化程度等原因难以成为本书的读者。

文摘
第一章 匈奴
一、为什么被称为“胡”
这是一个像秦始皇的身世一样古老的疑问。
但信言不美,真水无香,其答案既不神秘,也不浪漫,更不复杂。要揭开谜底,还需要从他们所处的地理环境和与之相适应的民族心理特征着眼。
诞生于今内蒙古河套及大青山一带的匈奴,作为一个典型的游牧部落,早期一直踏着季节的鼓点追逐着肥嫩的水草迁徙。这种随时开拔、来回游荡的日子,造就了他们全民皆兵和擅长游击的典型特征。
令人恐怖的是,匈奴军团从不将战利品收归国库。一场战争下来,不仅战俘成为参战者的奴隶,劫掠的财物归参战者所有,而且斩首一颗要赏酒一卮(zhi),这就为匈奴骑士投入战争提供了充足的燃料和持续的动力。于是,匈奴人以嗜杀和痛饮为人生之乐,马背上的生活就剩下简简单单的两件事:扬鞭放牧、挥刀杀戮。前者是物质需要,后者是精神追求。
更为残酷的是,从东北到西南的一条400毫米年等降水量线,沿大兴安岭、阴山、贺兰山、冈底斯山将中国分割为季风区(受夏季风影响的区域)和非季风区。季风区年平均降雨在400毫米以上,适宜种田;非季风区属温带大陆性气候,干燥多风,只能放牧。气候干旱、牧草枯萎的年份,非季风区马背上的剽窃者就不由自主地打算袭取季风区通常有半年积蓄的种田人。零星的袭击渐渐扩大为战争,防守者则企图报复,有时也全面出击以图先发制人。这一根本原因导致塞外的牧人与关内的农民沿长城开始了连亘两千年的血腥战争。试想,如果在草原上能够丰衣足食,他们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和恶劣的名声到别人的地盘上偷鸡摸狗呢?
但正是这一“不得不”的缘由,使得草原民族受到了中原人长达千年的鄙视和诋毁,被具有文字发明权和史书编写权的中原官僚文人冠以侮辱性的名字。其名称里大多有“□”旁,就是铁证。
匈奴人在远古时期被中国史书称为“荤粥”(xun yu),因为越界抢劫被中原部落首领黄帝赶到了荒凉的草原,所以在商代又被称为“鬼方”。后来,被西周史学家命名为“□狁”(xian y讧n)。当周武王率军渡过黄河进军朝歌之际,□狁乘虚挺进关中,一度占据了周部落留下的权力真空。多少年后,周宣王才派出大将尹吉甫将□狁赶走。之后,他们和氐羌一起被泛称为“戎狄”。直到战国时期,才有了令人恐怖的名称——匈奴。
中原已经对匈奴的骚扰忍无可忍,因而在秦汉时期又给匈奴起了一个含有深刻贬义的名字——胡。而且其他边疆民族也跟着遭殃,居住在匈奴东部的乌桓、鲜卑部落被称为“东胡”,居住在匈奴以西的西域绿洲民族被称为“西胡”,以后“胡人”就成了汉人对西方和北方各游牧民族的泛称。
二、万里长城
战国时期,匈奴开始在赵国和秦国北部、东胡开始在燕国北部频繁出没。从此,边关再无宁日。中原王朝的兴衰不再是封闭舞台上自我演绎的故事,互相的对视、冲突、融合,影响着剧情的走向。
追又追不上,防又防不住,因为胡人行动诡异,来去无踪。有人提出能否仿照京城的样子,在国境线上立起一道高高的城墙呢?
此议一出,一片哗然:在万里边境线上修筑城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但是要国泰民安,又居然没有任何办法比修筑城墙更为保险。于是,燕昭王、赵武灵王、秦昭王下令分段开工了。
“这哪里是什么城墙,简直就是一道长城嘛!”不知是谁的一句感叹得到公认,“长城”这一边境城墙的美称便诞生了。
看到农人如此惧怕自己,匈奴变得更加忘乎所以。这一点恰恰被一位名叫李牧的赵国将军所利用。李牧的防守步骤是:派出大批人员侦探敌情,一旦发现敌情,立即点燃烽火狼烟。看到警报,军民就在第一时间组织所有人马物品退入坚固的堡垒。数年下来,赵军无任何伤亡,匈奴则一无所获。匈奴认为李牧胆怯,用兵出击更加肆无忌惮,而赵国边兵得到丰厚的供养却未能效力,无不摩拳擦掌请求出战,其情形犹如绷紧的弓弦。
此时,李牧精选战车1300乘、精骑13000匹、勇士5万人、射手10万人暗中演练战术。同时故意放纵边民畜牧,做出毫无防备的假象。匈奴小股骑兵侵入时,赵军一触即溃,抛下数千民众被匈奴俘获。
突如其来的甜头让匈奴人喜不自胜,他们很快下决心大举劫掠。不久,匈奴首领亲自率领大队人马进人赵国边境。
一排排大雁结队南飞,一朵朵白云飘散在天际,秋日的雁门关像一位瞌睡的老人蹲踞在空旷的原野里,零零星星地有几位农民在田野里悠闲地劳作,但雁门大道两边却埋伏着枕戈待旦的近20万赵兵。待匈奴大军进入口袋阵,李牧的伏兵从两侧蜂拥而出。一向“胆怯”的赵军突然变成了“凶神恶煞”,10余万匈奴铁骑成为鬼魂。最终,匈奴首领带着少数亲兵落荒而逃,剩下满地的断肢残骸在肃杀的秋风里风干。
此后,长城卫兵的胡子都白了,也没有再望见匈奴的影子。
直到秦王赢政二十六年(前221),匈奴马队才像被风吹皱的一条线般地惊现在边塞。他们在头曼单于(chan yu)率领下,乘秦统一六国决战之机攻占了原属赵国的河套以南地区。
院内的恶狗未灭,怎顾得上院外的豺狼?在无奈和叹息中,秦始皇的噩梦一直持续了六年。六年,对于这位血性十足的年轻皇帝来说是难以忍受的,因而在“安内”之后,他开始疯狂“攘外”。据说还有一个离奇而玄妙的原因,那就是秦始皇帝三十二年(前215),渴望江山永固的秦始皇再次派方士卢生人海寻求仙人指点未来,总是无功而返的方士这次带回了一本《录图书》,这本谶书上记录着一个惊天的秘密:“亡秦者胡也!”(后来此谶歪打正着地应验于秦二世胡亥)于是秦朝针对胡人的行动更加疯狂。
就在这一年,蒙恬率30万秦军以急行军的速度抵达北疆,似旋风一样扑向匈奴的帐篷和马群,将黄河以北的高阙、阳山踏在脚下。逶迤而雄峻的长城内外,黑压压的苍鹰在低空盘旋,因为那里散落着一片片在血迹中喘息的胡马和身首异处的胡人。
终秦之世,匈奴铁骑再也不敢南下牧马。
尽管侵略者被赶跑了,但谁又能保证他们不卷土重来呢?而他们卷土重来的途径,就是北方诸侯国之间的长城缺口。为了获得一劳永逸的效果,刚经历过七国纷争、地贫人稀的秦王朝,征集79万军民,从秦始皇帝三十三年(前214)开始,在崇山峻岭之上将秦、赵、燕的古长城连接起来,筑起了一条西起临洮(今甘肃岷县),东至辽东(朝鲜平壤西北海滨)的万里长城。
正如高耸的喜马拉雅山挡不住探险者一样,人工砌起的长城怎能挡得住入侵者的云梯?不管气势如何磅礴,它毕竟只是一道城墙,还不足以让一个王朝安全地躲在它背后度日。况且为了完成这一巨大的工程,耗费了无数的生命和财富,人们将战国初年的孟姜女与百年后的秦始皇联系起来,演绎出“孟姜女哭长城”的离奇故事,足可以说明民间对这个工程的全部情感。
如今的长城,如泰戈尔所言,“因残破而展示了生命的力量,因蜿蜒而影射着古老的国度”。它不再只是一条抵御侵略的城墙,它已经深深地植入国人的心中,幻化成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国有危难时,它是“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的呐喊;改革开放中,它是“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号角;在民族复兴的征程上,它是“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壮志。长城是一首沉雄浑厚、大气磅礴的史诗,是一种坚忍不拔、砥砺奋进的标志,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昭彰日月的图腾。
P1-4

内容简介
“中国”一词出现很早,但古代的“中国”并不是一个近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概念,历代王朝都自有国号,并不冠以“中国”二字。古代的“中国”通常是一个地域的、文化的概念,而且其含义是随着历史的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的。迄今被我们称作“中国史”的只能算是半个中国的历史。
一直以来,大汉民族的历史被默认为主流,而55个少数民族特殊的文化风貌和历史变迁,只被只言片语地提及,并且,从未真正走入大众的视野。
《另一半中国史(插图版)》由高洪雷著,是中国首部全面关注55个少数民族历史和文化的图书。该书用详实的史料,通俗的语言,丰富生动的历史故事叙述了中国历史上各少数民族的兴衰更替和发展演变,内容丰富,各少数民族的历史脉络清晰,并配有专业测绘部门绘制的少数民族变迁的地图几十幅。目前,《另一半中国史(插图版)》的纪录片央视已经立项,已经输出台湾版和韩文版。
丝绸之路上的绿洲城邦乌孙、月氏、楼兰为何消失了?如日中天的草原帝国匈奴、柔然、突厥为何远去了?逐鹿中原的游牧部落鲜卑、羯、氐、羌是怎样被融合的?星光闪烁的南方诸侯越国、夜郎、南诏、大理是否还有后裔?打开这本书,在故事中了解55个少数民族的来龙去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