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原来是这样.pdf

民国原来是这样.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历史中国•民国原来是这样》是关于中国历史上民国时代的断代历史通俗读物,通过50篇专题文章观照该段历史,系统深入地阐述了历史知识,揭开历史不为人知的细节,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作品。书中以夹叙夹议的方式讲述1912-1949年间潮起潮落、乱相纷呈、迷雾重重的民国历史,从人性的角度深入到历史的浩渺烟尘中,以人带事,从细节中窥探全貌,勾画大观,点射历史。对于历史的评说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真相在于细节的推敲,推敲即是一种思辨的过程,这个过程也即是读史乐趣的所在。作者力求提供一种清新客观的视角,摆脱意识形态、个人偏好以及利益纠葛的牵绊,还原历史真实面目,留与他人说。

作者简介
金满楼,本名金松,江西峡江人。现居上海,著名作家,新锐历史写手。近年来专注于晚清民国史的通俗写作。2007年后陆续出版《晚清帝国回忆录》《向康熙学习》《晚清的最后十年》《大清野史之谜》《女人当国》《这才是晚清》《北洋野史》等畅销历史读物。

目录
一 杨度:不甘寂寞的旷世逸才
二 凤凰才子熊希龄的跌宕人生
三 张振武之死:武昌首义者的不归路
四 梁启超与夭折的民国两党制
五 蹊跷的定都之争与北京兵变
六 末代皇帝的成长与孤独
七 谁是刺杀宋教仁的幕后真凶
八 “二次革命”只是一场退潮的革命
九 陈其美和他的兄弟们
十 《二十一条》背后的屈辱外交
十一 “关门皇帝”的懊恼与败亡
十二 章太炎:才子,“疯子”,大师
十三 飞将军蔡锷
十四 张勋复辟
十五 复辟余闻笑料多:就当是一出喜剧
十六 原来冯国璋也是个复辟派
十七 黎元洪宦海沉浮终受辱
十八 曹锟贿选总统记
十九 北京政变:冯玉祥一飞冲天
二0 土老头儿王士珍
二一 军阀“楷模”段祺瑞
二二 少年英才顾维钧的出道史
二三 “五四”狂飙的背后
二四 “五四”之后的大风潮
二五 革命之后:蔡元培的尴尬与两难
二六 狗肉将军张宗昌
二七 郭松龄倒戈为哪般
二八 “落水狗”张敬尧
二九 徐树铮:天生有才,死于非命
三0 唐绍仪自毁前程惨遭“斧劈”
三一 韩复榘的真假幽默
三二 蒋介石炒股记
三三 神秘之旅:蒋介石访问苏联
三四 蒋介石的枪杆子是怎样炼成的
三五 “中山舰”的谜团,蒋介石的权柄
三六 阎锡山、冯玉祥与蒋介石斗法
三七 公共租界里的“八一三”抗战
三八 唐生智的大野心与小本领
三九 哀愤之战台儿庄
四0 一将成名李宗仁
四一 磨难与成长:蒋经国旅苏十二年
四二 蒋经国对苏谈判大碰壁
四三 好人胡适,为什么就这么好
四四 两袖清风于右任
四五 你所不知道的司徒雷登
四六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四七 民国“反中医”的吊诡与抗争
四八 银元时代下的上海生活
四九 白银战争与国民政府的币制改革
五0 杂文轶事中的民国百态
附录:民国大事年表
参考文献
后记

后记
前人著史,后人读书,感觉就像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树只有一棵,读出来的却是万千斑驳。从清末到民国的四十年间,时间并不算太长,但其潮起潮落后的乱相纷呈,却是历史所不常有的。由于各种意识形态、偏好取向及利益纠葛的牵绊,无论是著史者或是读史者,都不免会被其中的事实真相或历史迷雾所纷扰,诸多史事也未必能被人轻易看透。正因为如此,后人看这段历史更觉得兴奋且有趣,因为其中有太多谜团、太多历史细节值得人们去探幽烛隐、剔抉爬梳。
读民国史,读到心里干涛万浪。这样一本小书不足以勾画民国的历史大貌,但从细节中看历史倒也能收窥斑之效。历史的真相往往在于细节的推敲,而推敲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思辨,事实上,历史的万千形态,原本就不存在永世不变的“盖棺论定”之说。正因为如此,丹飞先生以“点射历史”为主题向笔者约稿时,笔者欣然从命。在此之前,笔者曾与丹飞先生有过非常愉快的合作,其才华、能力及信誉都是笔者所钦敬的,这一次能跻身大系列之中,也是笔者的荣幸。
实事求是地说,这次约稿虽属通俗说史,但其难度和写作时间却大大超乎了笔者的预料。正如前面所说,细节往往是洞穿历史真相的利器,但看似不经意的一篇文章,却需要查阅大量的资料,以力求做到通俗易懂、客观公正。在每一篇文章完成后,笔者都战战兢兢,深感不易,在反复的斟酌与修改后,仍旧不能让自己完全满意,最后的评判也只好由读者来执行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即将完稿的时候,我家的宝宝金子贝提前预产期半个月诞生,这也使得写作时间被意外地拉长。小宝宝的降生令很多事情乱了套,但笔者感到更多的却是欣喜。由于笔者惯于夜间写作,小宝宝便成了爸爸的忠实陪伴者,每次思路遇阻的时候,小宝宝总是启发灵感的源泉。即便是小宝宝偶有啼哭而打断写作,但笔者抱着她的时候却是梳理文章构架的最佳时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金子贝小宝宝对本书稿是大有贡献的。当然,最辛苦的是宝宝妈,在此,笔者要对她的付出、宽容与默默支持表示最深切的敬意。
思考让世界变得更宽广,如果这本小书能给读者增长些许见识并带来一点启示的话,这就是笔者最大的欣慰了。

文摘
一、杨度:不甘寂寞的旷世逸才
原本是租界时代万国公墓旧地的宋庆龄陵园,如今已处上海西南角的繁华区。在这个闹市中难得的寂寥之地,一块墓碑傲然拱立在一个更加寂寞的角落里,上面刻着“湘潭杨皙子先生之墓”几个大字,碑文笔锋健锐,取法隽古,系民国知名的书法家、篆刻家夏寿田的手笔。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墓碑前还有个卧碑,上面赫然镌刻着“杨度同志”几个字的抬头,这与周围那些民国名人的墓碑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
杨度的祖父杨礼堂,原本是以耕读传家的读书人,在太平军横扫江南后,他带领自己的大儿子杨瑞生投入湘军李续宾部,后以军功升为哨长。咸丰八年(1858年),李续宾部六千人与太平军新秀陈玉成、李秀成数万人在安徽庐州三河镇展开了一场极为残酷的血战。战役结束后,主将李续宾、曾国华(曾国藩之弟)等人全部战死,主力尽没。曾国藩得到消息后,当场吐血不止,并哀叹道:“三河败后,元气尽伤;湘军精锐,覆于一旦!”
命运是残酷的,杨礼堂也埋骨于当年的这场战事中。不过,杨度的大伯、父子同营的杨瑞生却在太平军的重重围杀下,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这对于满江是血、尸横遍野的三河镇之战来说,实在是个难得的幸运和异数了。应了中国那句古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杨瑞生由此步步升迁,先后做上了归德镇、朝阳镇等地的总兵。
杨度的父亲杨懿生身体羸弱,不能随父兄拼杀于疆场,因而只能在家务农。在杨度六岁的时候,杨懿生不幸去世,伯父杨瑞生后来便将杨度和妹妹杨庄接到自己的驻地,直到他后来外迁关外朝阳镇,杨度和妹妹才再次回到湘潭老家。
杨瑞生以军功起家,深知战争之残酷,因而他并不希望侄子走上自己的道路。在很小的时候,杨瑞生便看出杨度天分很高,因为只要是杨度看过的东西,他就基本能做到过目不忘,而且杨度从小就眉清目秀,五官端正,颇有贵人之相。因此,杨瑞生花费重金为子侄们请来了知名的塾师,以求这一代人能够金榜题名,为杨家争一口气。
后来,湘中名士王闿运得知了杨度的文名,派人将杨度招至自己所办的石鼓书院,重点栽培。王闿运是一代名儒,当时的石鼓书院也是人才济济,中举人、中进士的学子比比皆是,譬如知名的学者廖平,后来在“戊戌政变”中被杀的杨锐、刘光第,画家齐白石等,都是从石鼓书院中走出去的。
在王闿运的门下学习三年后,杨度顺利地考中了举人,时年十九岁。次年,杨度便与同窗好友夏寿田一起赴京会试,以博取最后的功名。据杨度的堂弟杨敞说,“兄中顺天乡试中后……高视阔步,有狂士风。”但这一次,杨度的运气似乎已经到头。发榜之后,杨度名落孙山,夏寿田却中了榜眼。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正当杨度十分沮丧之时,夏寿田却兴冲冲地把他拉到陶然亭一起游玩。陶然亭在北京城南,这里芦苇丛生、湖水清静,远远望去,还可以看到城北的黄色宫墙。考试失败的杨度心情不佳,他在亭子上题了这样两句:“西山王气但黯然,极目斜阳衰草。”刚中了榜眼的夏寿田题的两句却是:“万顷菰蒲新雨足,碧水明霞相照。”两人的心境差异,足以相映成趣。
十余年后,杨度和夏寿田再次来到这里游玩,当时杨度已经是四品京堂,心情很是不错,他又在亭子上题了两句:“昨夜东风吹梦远,梦里江山更好。”夏寿田和了两句:“废苑菰蒲风又雨,作得秋声不了。”
原来,夏寿田虽然也在京为官,但这些年却一直不太顺利,所以语调较当年中榜时的意气风发相去甚远了。
杨度的师傅王闿运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在太平军即将被剿灭时,王闿运曾向曾国藩建言:“将军拥强兵,操重器,宜先除太平军,后整饬湘军,缀甲厉兵,伺机灭亲兵,取天下而代之。今天下多事,机不可失,此事惟将军能为,何乐而不为?”
曾国藩听后,面如土色,数日后便找了借口将王闿运打发回籍。由此,王闿运空有一身的“帝王之学”却无从得以施展,只能把自己的愿望寄托在弟子们的身上。在所有的弟子中,杨度最受看重,王闿运曾这样告诫他:“皙子,以你之才,日后必大有可为,你须好自为之。”
王闿运有三种学问,一为功名之学,二为诗文之学,三为帝王之学。所谓“功名之学”,用于科考,学问不过是敲门砖,一旦功名到手,砖石尽弃,在官场上“跟着走,慢慢来”即可;所谓“诗文之学”,乃以立言求学为本职,“览历代之得失,究天人之际,成一家之言”;至于“帝王之学”,那就是最高境界了,需要经史诗文,样样精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需要待以时机,方能干一番非常事业。
杨度一度沉迷于王闿运的帝王之学,但在甲午年的会试失败后,因时局的变化,杨度的思想发生转变,他对王闿运的旧学产生了怀疑并转而对新学产生了兴趣。这时,湖南在巡抚陈宝箴的领导下推行新政,杨度也很快被卷入了这场维新的浪潮之中,并与活跃在长沙时务学堂的谭嗣同、熊希龄、唐才常、梁启超等人过往甚密。但是,维新运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一年,这一切便成了明日黄花,昔日的好友和同门也成了刀下之鬼。
在度过了苦闷的三年后,清廷推行新政并鼓励士人留学海外。政策颁布没多久,国内便掀起了一场留学日本的热潮,杨度也在1902年瞒着王闿运自费前往日本留学,并入东京弘文学院师范速成班学习新式教育。1903年,清廷依照“博学鸿词”科之例举行经济特科考试,以破格选取“学问淹通、洞达中外时务”的应时之才。这次考试不考八股文,而是代之以策论,可自由发挥,但难度较以往的会试更难且更有现实性,当时参试者如过江之鲫,号为“抡才大典”。
杨度得讯后跃跃欲试,随即回国参加考试,不想差点惹出一场祸事。原来,这次经济特科考试分初试和复试两场,主考官乃文名满天下的张之洞,也是中兴名臣中硕果仅存的一位。在初试揭榜后,杨度高中一等第二名,排在他前面的则是广东三水人梁士诒。
梁士诒与梁启超曾是佛山书院的同窗,两人在1889年的乡试中同榜中举,后在1894年的全国大比中,梁士诒中了进士,而梁启超落榜。中进士后,梁士诒入翰林院学习,并在散馆后供职国史馆。由于梁士诒一向喜欢研究财政、河渠等实用之学,对朝廷分配给他的这个工作不感兴趣,于是参加了1903年的经济特科考试,没想到在济济人才中勇夺第一。
但在复试的时候,梁士诒与杨度被小人暗箭所伤。有人在慈禧太后面前告了他们一状,说梁士诒“梁头康尾”、人品可知(“梁头”者,梁启超也;“康尾”者,因康有为字“祖诒”之故耳。戊戌政变后,康、梁两人乃是慈禧太后最为痛恨的“逆党”,必欲除之而后快)。至于杨度,一则是戊戌年被杀的杨锐与刘光第的同门,二来被人告发在日本期间有攻击朝廷的言论。不意中遇此变故,杨度等人也只好识趣地远遁而去,免得招来横祸。
受此挫折后,杨度再度远赴日本学习法政,由于他人品潇洒,智商很高,很快便在留学生中声名鹊起,并在后来被推为在日留学生总会干事长。不久,其弟、其妹、其妻也陆续来到日本留学,他们都居住在杨度租赁的房子里,一边学习日语,一边打算入专门学校学习。

编辑推荐
《历史中国•民国原来是这样》是关于中国历史上民国时代的断代历史通俗读物,通过50篇专题文章观照该段历史,系统深入地阐述了历史知识,揭开历史不为人知的细节,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作品。书中以夹叙夹议的方式讲述1912-1949年间潮起潮落、乱相纷呈、迷雾重重的民国历史,从人性的角度深入到历史的浩渺烟尘中,以人带事,从细节中窥探全貌,勾画大观,点射历史。对于历史的评说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真相在于细节的推敲,推敲即是一种思辨的过程,这个过程也即是读史乐趣的所在。作者力求提供一种清新客观的视角,摆脱意识形态、个人偏好以及利益纠葛的牵绊,还原历史真实面目,留与他人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