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中国.pdf

昨天的中国.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昨天的中国》编辑推荐:“思维活跃,一直很敢说”的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终于发飙!!!苦难的过去,理应换来宽舒的未来。引颈以望,其路漫漫,我只想说点对得起国家的真话!《昨天的中国》了解昨天,就有可能看清明天要走的路!

媒体推荐
历来的统治者都说要反贪污,可是在专制制度下往往成效不彰,处在衰败时期的清帝国更是如此。原因是:第一,有些行贿受贿活动已成为官场习惯,人人如此,法理和是非界限已经模糊。第二,担负反贪重任的监察系统同样没有逃脱腐化的命运。他们也会揭露若干黑幕,但很难求得公正、彻底,且很可能是以黑反黑。第三,没有独立的司法和监察系统,它们都不过是行政系统的附属物。最后的裁决权掌握在专政政权的最高统治层特别是皇帝、皇太后或其他专制者手中,当他们本身不干净时,要真正反贪无异缘木求鱼。第四,社会生活没有民主化,民众维护自己权益的现代公民意识没有形成,也没有形成强有力的独立的新闻舆论监督。一些报馆是官办或接受官方津贴的,缺少现代报刊的独立品格。总之,晚清贪风无法遏止无非再一次证明,没有外力,专制政权不可能真正纠正自身的弊端。
——专制体制无力制止贪污
过去还说北洋政府是卖国政府。错了,而且大错特错。实际情况怎样?收回国家的主权、利权,是从北洋政府开始的。一战后德国失败了,它原有的所有特权不能不放弃,新中德条约是平等的。还有沙俄被推翻了,苏俄说要放弃特权,那是半真半假。有些它放弃了,比如庚子赔款就放弃了,但其他国家也放弃了啊。有些人说它把所有不平等条约都放弃了,那是假的,它把蒙古作为殖民地抢过去了,在东北的特权也不肯放弃。苏俄继承了沙俄的大民族主义和侵略,这是很清楚的,没有什么可争论的。
——中国近代史教学的几个问题
说袁世凯不能接受现代宪政,跟实际情况不符。问题是当时是各方在博弈,在这个博弈过程里面,我想那些革命党员责任更大一些,他没有从实际出发,做了一些事,将袁世凯逼到了墙角。
——中国宪政,曲折而惨痛的开篇

作者简介
袁伟时,中国近代史专家,中山大学教授。向来有“思维活跃,一直很敢说”之誉。主要著作有:《中国现代哲学史稿》、《晚清大变局中的思潮与人物》、《路标与灵魂的拷问》等。主编有:《现代与传统丛书》、《荒原学术文丛》、《牛虻文丛》等。

目录
卷首语:察古观今,乐在其中!——答《市民》杂志记者
上篇:近代中国的轨迹
大国盛衰的五大枢机
把历史教训转化为历史智慧——答《理财一周报》记者陈才
从中国近代史看“经济民族主义”
大清帝国自己打倒了自己
20世纪中国历史的启示
回望百年共和路——答《南方周末》记者笑蜀
揭示历史真相,我义不容辞——答《华商报》记者问
冷静回眺近代中国
历史观和中国发展——答《都市时报》记者李一枪
民初宪政挫败与启蒙
让现代文明在中国的土地上生长——答《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员武云溥
圆明园:苦难来自于落后和封闭——圆明园罹劫150周年祭
中国近代史教学的几个问题——在历史教学专业委员会2011年年会上的演讲
中国铁路(1863——1949):在愚昧、专制、侵略下挣扎
中国宪政:曲折而凄惨的开篇
下篇: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成了盛大的假面舞会——答凤凰网记者陈书娣
辛亥革命的成本、收益与代价——答《社会科学论坛》特约记者张弘
百年辛亥:寻找历史的脉络——答《华商报》记者杨鹏
辛亥革命——变与不变——与共识网网友畅谈辛亥
辛亥革命:巨变与启示
辛亥革命:历史观、革命幼稚病和社会转型——答凤凰网历史频道编辑蔡信
是谁摧毁了辛亥革命?——答友人
辛亥革命•清末新政•孙中山——答《南方都市报》记者余少镭
辛亥革命的性质和成败得失——答高伐林
辛亥革命面面观——答腾讯历史频道
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燕山大讲堂第127期的发言
晚清民初人物与历史学者的责任——答新华社《嘹望》周刊记者刘巍
假如没有辛亥革命——答马国川先生
辛亥革命研究中的意识形态陷阱——哈佛“辛亥革命百年论坛”演讲

文摘
版权页:

昨天的中国

这不仅是个别领袖的认识错误问题,更深刻的根源在这一举动背后的制度缺陷和文化根源。民主共和制度建立后,哪怕很不完善,革命党也必须及早完成从革命组织向民主政党转变的历史任务,摒弃暴力思维,学会民主、法治,在改革和完善制度中寻求国家长治久安。这是观念和制度的深刻变革。这一变革过程包括政党本身的运作和领导方式的变革,完成政党本身的民主化。当时国民党多数领袖对反对这一孤注一掷的行动,但党本身没有民主化,多数人的意志不被尊重。
笑蜀:如你所说,袁世凯是清末新政主要支柱之一,而清末新政成就很大。可见袁世凯并非守旧,并非冥顽不化,并不一定就是民主共和的敌人。当时袁世凯存在两种取向,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如果能够包容他,团结他,他可能就是民主共和的好朋友;但如果排斥他,打击他,让他没有选择,就会激活他心底的邪念,这种邪念是很多枭雄都有的,他就会撕破脸皮,变成民主共和的死敌。而新生的民主共和并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跟他抗衡。
总之,怎么对待袁世凯,怎么对待从旧体制中分化出来的关键人物,怎么引导他们向善,我认为是民国初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的好,就有希望双赢。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容易两败俱伤,甚至前功尽弃,导致全面的复辟。辛亥革命的最终失败,或许可以从这个角度来解释。
进一步分析还可以发现,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利益分配机制的问题。即革命成功后,旧派的利益要不要尊重的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暂时掌握话语优势的新派,有没有海纳百川的气度、天下为公的胸怀,愿不愿意做出实质性让步,跟旧派在利益分配格局上达成妥协的问题。要做到这一点很困难。它要求新派必须非常成熟。今天回过头来看,国民党在这一点远远谈不上成熟。
袁伟时:民主共和的前提就是承认社会是多元的,要承认各方利益,通过民主程序和法治途径,进行决策和达成必要的妥协。当时较大部分的社会精英大体都懂得这些知识,愿意付诸行动。但是,作为激进势力的代表,国民党的某些领袖没有真正接受这些现代文明的规则。而另一端的袁世凯却是摇摆的,他的选择,取决于各种势力博弈中将他往哪一方向推。对国家发展和人民福祉最有利的是把各种势力都拉进民主、法治的制度轨道。

内容简介
《昨天的中国》分为上下两篇,上篇近代中国的轨迹,回顾了晚清何以在立宪中走向灭亡,并分析了大国盛衰的五大枢机,在作者看来,一向被我们斥为晚清“假立宪”清末宪政,若用一个“假”字全盘否定清政府的立宪,未免过于简单。事实上,清政府的确为立宪做了不少准备,相反,最后导致清王朝的速灭,也与这场宪政有关。下篇则是对辛亥革命及革命后的一些独特思考,作者眼里的袁世凯,是近代中国少有的干材,若不是宋教任被刺后,革命党人断然发起二次革命,中国极有可能走上宪政之路,因为牵扯事件的国务总理赵秉钧都被传唤到了上海审问,这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司法机构作为正义的最后守护者的威力。类似发人深省、给人启迪的观点在书中频频出现,虽谈不上石破天惊,但至少也能让读者从另一个角度更加深切的了解昨天的中国,从而更清楚明天将要走的路。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