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显祖曲文鉴赏辞典.pdf

汤显祖曲文鉴赏辞典.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汤显祖是中国戏曲文学和明代文学的著名代表人物之一,在中国戏曲史、文学文化史上声名煊赫,于戏曲传奇、诗、词、小品文、古文领域都颇多名篇,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编写的这本《汤显祖曲文鉴赏辞典》收录了其最有代表性的名篇和诸多专家的精彩鉴赏文。所收名篇涵盖曲、诗、词、文几大类,较全面地反映了汤显祖在文学上所取得的卓越成就,而鉴赏文则出自钱仲联、叶嘉莹、周汝昌等当代名家之手,深入浅出,流畅生动。既能深入剖析汤显祖名作之佳处,又能使普通读者领略名作的音韵美、情感美。

目录


牡丹亭(第七出闺塾)

牡丹亭(第十出惊梦)

牡丹亭(第十二出寻梦)

牡丹亭(第十四出写真)

牡丹亭(第二十出闹殇)

牡丹亭(第二十三出冥判)

牡丹亭(第二十四出拾画)

牡丹亭(第二十六出玩真)

邯郸记(第三出度世)

郸记(第二十出死窜)

南柯记(第八出情著)

南柯记(第二十九出围释)

南柯记(第三十九出象谴)

紫钗记(第六出堕钗灯影)

紫钗记(第二十五出折柳阳关)

紫钗记(第三十四出边愁写意)

紫钗记(第四十七出怨撒金钱)

紫钗记(第五十二出剑合钗圆)



七夕醉答君东二首(其二)

石门泉

送刘大甫谒赵玄冲胶西

秋发庾岭

冯头滩

江宿

天竺中秋

黄金台

闻都城渴雨时苦摊税

春游即事

送李于田吏部北上

黎女歌

遣梦

江馆

哭娄江女子二首

天子障送人往太山观日

谢廷谅见慰三首,各用来韵答之(其一)

送臧晋叔谪归湖上,时唐仁卿以谈道贬,

同日出关,并寄屠长卿江外

新归

平昌得右武家绝决词示长卿,各哽泣不能读,起罢去,便寄张师相,感怀成韵

雁山迷路

初归

答姜仲文

雨蕉



好事近(帘外雨丝丝)

醉桃源(不经人事意相关)



《牡丹亭记》题词

答吕姜山

《庭中有异竹赋》序

《嗤彪赋》序

合奇序

溪上落花诗题词

与司吏部

《论辅臣科臣疏》(节选)

附录

汤显祖生平与文学创作年表

序言
汤显祖(1550—1616) 明文学家。初字义少,改字义仍,号海若、若士、清远道人、茧翁。临川(今属江西)人。早所即有文名,曾拒绝首辅张居正延揽,而四次落第。万历十一年(1583)进士。历任南京太常寺博士、礼部主事。万历十九年因上疏弹劾大学士申时行,降职为广东徐闻典史。后改任浙江遂昌知县。又以不附权贵而被议免官,未再出仕。晚年欲隐居庐山,皈依佛教,未果。曾从泰州学派罗汝芳读书,后又受李贽和僧人达观的影响,并和早期东林党领袖顾宪成、高攀龙、邹元标及著名文人袁宏道、沈茂学、屠隆、徐渭、梅鼎祚等相友善。思想上崇尚真性情,反对假道学,文学上提倡重性灵,反对复古模拟。在戏曲创作上独树一帜,主张“言情”,反对拘泥于格律。被称为“临川派”,又称“玉茗堂派”,与沈璩为代表的过于讲求声律的“吴江派”对立。其影响一直延续到清代。著有传奇《紫箫记》、《紫钗记》、《还魂记》(即《牡丹亭》)、《南柯记》、《邯郸记》五种,后四种合称《玉茗堂四梦》,或《临川四梦》。其中《牡丹亭》是中国戏曲史上杰出的爱情悲喜集,是《西厢记》之后的一部里程碑式的伟大剧作。剧作通过杜丽娘因情而死,由情而生的过程,揭露批判了封建礼教和程朱理学“存天理、去人欲”的残酷和虚伪,歌颂了杜丽娘和柳梦梅为追求自由爱情和个性解放的进步理想。诗文集有《红泉逸草》、《向棘邮草》、《玉茗堂集》。近人编有《汤显祖集》。生平事迹见《明史列传》卷八四、《明史》卷二三o。
本书是本社中国文学名家鉴赏辞典系列之一。精选汤显祖代表作品52篇,其中曲18篇、诗24篇、词2篇、文8篇,另请当代研究专家为每篇作品撰写鉴赏文章。其中诠词释句,发明妙旨,有助于了解汤显祖名篇之堂奥,使读者尝鼎一脔,更好地领略汤显祖重性灵、反复古,瑰玮浪漫、情思飞扬的文学成就。另外,书末还附有《汤显祖生平与文学创作年表》,供读者参考。不当之处,尚祈指正。
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
2012.7

文摘
答姜仲文
白日不可常,孤云亦何媚。萋芳淡游子,流泊世所弃。事去息交久,书来喜君至。爱日生寒姿,停云起高翅。经营二三月,飒遇岂遑避。惊看就长揖,道故如失志。相闻善为乐,相见乃憔悴。为文宁自伤,情多或为累。感君珍重意,承眶不能泪。在沼鱼何乐,先秋叶难翠。长歌聊复声,短袖时一戏。今日眼中人,何年心上事。
万历二十六年(1598),汤显祖在遂昌知县任上弃官而归,回到家乡临川闲居。同年,汤显祖的故友姜士昌(字仲文)任江西参政,因其莅任乡邦,遂登门拜访。两人不免诗文酬唱,汤显祖由此写了这首《答姜仲文》以抒怀。
这是一首五古,写得情切悱恻,诚挚动人,真实地体现了汤显祖弃官归乡时的复杂心境。首四句便为全诗定下了怅惘的基调。白日难久长,终将西降而没,孤云更暗淡,无人喜爱欣赏。白日为兴,兴起惆怅,孤云为比,比出孤寂,比兴之间,诗人的形象已现。《楚辞·招隐士》云“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而诗人在春天归来,萋萋芳草却并无欢迎之意,只有冷淡之态。诗人漂泊半生,回到家乡,寂寞更甚。四句之中充满了惆怅、孤寂、冷漠、疏离之意,活画出诗人困于僻地,自觉为世所弃的寂寥心境。春景本给人以喜悦繁华之意,在远离政治中心的伤心人眼中,却比秋景更酸心刺目,韩愈被贬官时写到“春气漫诞最可悲……自外天地弃不疑,,(《感春四首》),和汤显祖此时的心境约略无二。从中可知汤显祖虽然弃官而归,却并未完全断绝仕宦之念,因希冀才觉抑郁,因热望才生孤寂。第五句更作延伸,世事尽去,友朋断绝,一个“久”字透露出了诗人孤寂难耐的心情。第六句笔锋乍转,诗人接到了故人任职至此的书信,欣喜不已。七、八句从“喜’’而来,因“爱日”而“寒姿”生,因“停云”而“高翅”起。“爱日”指冬日之日,亦指恩德(《左传·文公七年》:“赵衰,冬日之日也。”杜预注:“冬日可爱。”故冬日称爱日。杜甫诗“爱日恩光蒙借贷”),在此处指的是姜士昌的父亲姜宝。姜宝曾任南京礼部尚书,是汤显祖在南京太常博士任上时的上司。“停云”出自陶渊明的《停云》诗,后指亲友之思,在此指的是姜士昌。汤显祖感念姜宝的恩德和姜士昌的友情,使自己映日生姿,因云振翼。
第九句至第十二句描写了诗人与姜士昌见面时的情景。“经营”在此指周旋往来。诗人与姜士昌往来已有两三个月。姜氏登门造访,来势盛大,马蹄飒迟,诗人久已索居,愧避不遑,二人长揖相见,姜士昌惊见诗人的失志之态,抑郁之容,不觉出声询问。第十三句到第十六句便是姜士昌所说之话,“听说你善能自得其乐,每次见面,你却愈加憔悴,莫非是因为刻苦为文而损害了健康?用情太深,有时确实是累及自身啊!”是时汤显祖确实是在全力以赴创作《牡丹亭》,焦循《剧说》卷五中载:“相传临川作《还魂记》,运思独苦。一日,家中求之不可得。遍索,乃卧庭中薪上,掩袂痛哭。惊问之,曰:填词‘赏春香还是(你)旧罗裙’句也。”可见汤显祖创作之呕心沥血,姜士昌的为文自伤之言可谓一语中的,“情多”二字更是知音之言。汤显祖创作《牡丹亭》本就基于一个“情”字,“一时文字业,天下有心人”(《哭娄江女子二首》),“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牡丹亭记题词》)。至性之人必然情多,郁达夫诗云:“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钓台题壁》)情多累美人不过是故作狂放,其实情多累及的只是自己。姜士昌能拈出“情多”二字,足见其对诗人的理解,而他指出诗人情多自累,更说明了他对诗人是真心关切,而非泛泛之调笑。
正是因为姜士昌的同情理解和真挚关怀,诗人才会深受感动,热泪盈眶,而不惜一吐衷肠。第十九、二十句倾诉了诗人的郁闷之情,真实地说出了自己之所以惆怅孤寂、抑郁难解的原因。辞官归去,诗人并未获得真正的解脱,如同鱼即使潜入了水中也难快乐(《诗·小雅·正月》:“鱼在于沼,亦匪克乐”),被迫离开仕途,正如早凋的木叶,先天下而秋,何其失意(《世说新语·言语》“蒲柳之姿,望秋而落”,刘孝标注引晋顾恺之《家传》“蒲柳之质,望秋先零”)。仕途的失意令汤显祖并未获得弃官后的轻松自适,与世隔绝的生活状态更加深了他的苦闷,苦心创作《牡丹亭》虽是他一贯以来对戏曲的热爱所致,也是他排遣这种苦闷心情的一种手段。
李贺有诗“长歌破衣襟,短歌断白发”(《长歌续短歌》),又有“今夕岁华落,令人惜平生。心事如波涛,中坐时时惊”(《申胡子痔篥歌》),似是此诗末四句所本。上海博物馆藏汤显祖诗稿手卷,“何”作“弥”(据《汤显祖诗文集》徐朔方笺),细玩诗意,“弥年”(即经年)似更佳。诗人寄情于《牡丹亭》,此即所谓“歌”与“戏”。诗人时而“长歌”,时而“一戏”,以遣愁怀。然而遣愁愁更愁,面对着殷勤造访的两世故交,听到热诚真挚的知音之言,诗人的感情无法再压抑,弥年心事尽上心头。此诗不以事件而以感情变化为线索,从闲居的苦闷压抑落笔,写到故人来访的且惊且喜,以故人的关怀安慰为契机,感情骤然爆发,以何乐之鱼和先秋之叶为比,透漏出了诗人难以向常人倾诉的痛苦和失意。眼中故人,心头万事,此时无声胜有声,诗人郁勃难舒的心境如在眼前。
(孔燕妮)
P194-197

内容简介
    《汤显祖曲文鉴赏辞典》是上海辞书出版社中国文学名家鉴赏辞典系列之一。精选汤显祖代表作品52篇,其中曲18篇、诗24篇、词2篇、文8篇,另请当代研究专家为每篇作品撰写鉴赏文章。其中诠词释句,发明妙旨,有助于了解汤显祖名篇之堂奥,使读者尝鼎一脔,更好地领略汤显祖重性灵、反复古,瑰玮浪漫、情思飞扬的文学成就。另外,书末还附有《汤显祖生平与文学创作年表》,供读者参考。

    《汤显祖曲文鉴赏辞典》由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编写。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