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窗夜话.pdf

萤窗夜话.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萤窗夜话》编辑推荐:畅销小说《歌尽桃花》作者古言大神靡宝执笔幻想传奇。
缔造《飞•魔幻》连载神话;
东方神灵主宰七件古物 异域长存延续不朽篇章;
谪仙师父/彪悍师姐/萌帅徒弟;
三人带你梦回恩怨纠葛的千年时光;
异国他乡的师徒情谊 烽火乱世的逐爱之旅;
消逝和永存,哪个更有意义?凡人和仙人,谁更幸福?
即使生生世世地分离,也要生生世世地爱你;
附:《长安惊梦》完整版精彩呈现——唐朝乱世,少女的非凡涅槃。

作者简介
靡宝,女,1982年出生,毕业于四川大学,少时学画,一直对数理化和作文深痛恶绝。高二那年,开始尝试着写作,主要以女性言情小说为主。为人随性爽利,文字潇洒恣意,婉转深情,嬉笑怒骂,跃于纸上。
主要作品:
《可曾记得爱》《爱如指间沙》《歌尽桃花》《若是爱已成伤》
《美人桥》《星恋》 《长清宫词》《流金岁月》《流年•爱》《清风卷帘海棠红》
其他作品:
《桃花渡口》《露自今夜白》《殿前欢》《嘉佑往事》
最新作品:
《重生之我是影后》《萤窗夜话》

目录
第一话 故人香
第二话 凤求凰
第三话 画中仙
第四话 白狐裘
第五话 黄金螺
第六话 半面妆
第七话 永明灯
第八话 长安惊梦

文摘
第一话 故人香
楔子
纽约,布鲁克林。4:22 PM
天色阴沉的傍晚,天空飘着细雨。落叶堆积在街边的小水洼里,行人匆匆踏过。觅食的鸽子在街角小喷水池边,啄食着地上的饼干屑。
喂鸽子的是个孩子,不过六七岁,亚裔面孔。他搂着一个大书包坐在长椅上,双脚悬空,荡来荡去,百无聊赖。
行人忍不住朝他多看几眼。这是谁家的孩子,放了学不回家,亦没有大人陪伴?
孩子撒出一把碎饼干,更多的鸽子扑了过来。孩子脸上的寂寞写得清清楚楚。
行人皱眉摇头。恰好电话响了,他转回了注意力。
街对面有人呼唤了一声,孩子噌地跳起来,抱着书包就朝那边跑去。鸽子们惊慌地扑扇着翅膀飞起,迷住了人们的眼睛。
孩子兴冲冲地从男人身边跑过。男人看着他过了马路,跑到一个高个儿男孩身边,两个人手拉手地走进了地铁站。他笑了笑。大概是那孩子的哥哥来接他了。
“乔治,你还在吗?”电话里的人问。
“哦,在的。放心,东西在我这……”话语戛然而止。男人伸手摸口袋的动作停住。
里衬的口袋里空无一物。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对方焦急地问。
“该死的!”男人狠狠地瞪向街对面的地铁站入口,那里哪还有孩子的身影。
“我被偷了,马克。是个小崽子!告诉强尼,我们一定要把东西追回来!”
9:47 PM
夜晚的唐人街,灯火通明,人潮熙熙攘攘。
两个孩子在人群里见缝插针地穿梭。因为身材瘦小,动作敏捷,他们一路钻过来,也并未引起游人的不满。倒是在后面追着他们两的几个大汉,在人群里横冲直闯,惹得行人抱怨连连。
“Seven,快,这里!”高个儿的男孩拉着矮个儿的钻进了一条小巷子,将汹涌的人潮抛在身后。
两个孩子撬起一个地下水井盖,如同耗子似的钻了进去。里面一片黑暗,四通八达但是两人轻车熟路地踏水而行,显然早已经摸熟了地形。
“就在前面。Five负责接应我们。”
“等等!”矮个儿的孩子忽然拉住了同伴,“我总觉得有点什么不对。”
“哪里不对?”高个儿的问。
宽大的地下水通道里充斥着潮湿的腐臭,可孩子敏锐的鼻尖却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气息。不仅如此,他感觉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波动。
孩子低声说:“糟糕,我们被埋伏了。”
“什么?”同伴低呼。
“撤!”孩子拉着同伴的手朝另外一个岔口跑去。他们跑到一处管道枢纽处的天井,正要爬上梯子的时候,他身体突然一震,猛地一把将同伴推倒在地。
砰——
一颗子弹击中了梯子,弹出一个火花。
光线照不到的地下水出口,两个持枪的男人走了出来。后者犹如拎着一条死狗一般,将一个红头发的孩子丢了出来。
Seven只看了一眼那孩子模糊的身影就知道,他已经死了。
“Five!”同伴低呼。
Seven压下了男孩的肩膀。
男人走了过来,“把东西交出来。”
“东西不在我们这里。”Seven冷静地说,“我们已经把东西转移了。”
“可不要以为你们是孩子我们就会仁慈。”男人用枪指着高个儿男孩的头,“死了的那个小东西把什么都告诉我们了。东西在你们身上,你们是来交接的。现在,把东西给我,我保证可以让你们死得痛快一点。”
Seven身体打了一个寒颤。
清冷的月光从头顶的天井照下来,远处街市上的热闹随着这微弱的光芒溢了下来,落在孩子身上。他抬起了头,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孔。这是一个十分漂亮的亚裔孩子,即使才在下水管道里摸爬滚打过,但是依旧俊秀得像画里的小童一样。
男人饶有兴趣的目光在孩子稚嫩的面孔和瘦小的身材上打转,“或许,我也会饶你一死。你有更好的用途。”
Seven露出了孩童的恐惧。他瘦小的身子瑟缩着。同伴和他依偎在梯子边,瑟瑟发抖。
“得了。”另外一个男人不耐烦地说,“不过是两个小孩子,能有多大能耐?把他们抓过来,朝他们屁股上拍几下,然后把东西搜出来吧。别浪费时间。”
男人哈哈一笑,晃了晃枪,“听到了吗?你们这两个小野种……”
电光石火之间,Seven一跃而起,犹如一只野猫扑了过去。他左手的帽子罩住男人手里的枪,右手握着一根从梯子上掰下来的铁条,将它准确地插进了男人的左眼里。
枪声再度响起。凌乱慌张,夹杂着叫骂声——
6:50 AM,唐人街。
容婧按下闹铃,打了个大呵欠,翻身起床。她抓了一根发圈把头发随意一扎,穿着软底拖鞋朝厨房走去。披萨也打了个呵欠从窝里跳起来,摇头摆尾地跟在她脚后。
容婧打开冰箱,取出牛奶、鸡蛋准备做早饭。
容婧忽然皱眉。鸡蛋怎么少了两个。牛奶也只剩半盒。四个苹果现在只有三个,面包也被什么人扯去了一块。
她凶狠狠地瞪着脚边的披萨,“说,是不是你半夜偷吃?”
披萨无辜地伸着舌头,摇着尾巴。
难道是师父半夜起来吃的?
容婧撇了撇嘴,把这种大不敬的想法从脑子里抹了出去。她直起腰,关上冰箱门。就在转身之际,身后起了一阵轻风,一只冰凉的手放在了她的脖子上,一个尖锐的东西准确无误地卡着她的喉骨。
“别动!”
手里的鸡蛋啪地掉在地上,摔了个稀烂。披萨这只没用的笨狗这个时候反而呜咽着缩到了吧台底下,根本不敢出来。
容婧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那只手还很小,那个声音也充满了稚气。但是其中冰冷的威胁却让容婧不敢掉以轻心。
“嘿,哥们儿,你要是想要钱,都在我的外衣口袋里,你可以全都拿走。别伤害我,我不会报警的。”
瘦小的手抖了抖,不稳的气息从身后传来。尖锐的东西刺痛了容婧的皮肤,她翻了个白眼。
“你受伤了?急救箱在客厅。”
“闭嘴!”
果真,很稚气的嗓音。
容婧嘴角轻挑,猛地转身,一记手刀朝对方脖颈砍去。
可没等她碰到对方,那人就软软地倒了下去,手里的尖锐物体也掉在地上。是一片指甲盖大的碎玻璃。
容婧小心翼翼地掀开那人夹克的帽子,看清了他的长相。她哎呀一声叫了起来。
“师父,师父!”容婧丢下孩子,蹬蹬地朝楼上跑去,“家里来了个小耗子!”
2:15 PM ,唐人街。
Seven醒了过来。
他并没有立刻张开眼,而是一动不动地躺着,通过感觉探知着周围的一切。同时,之前的经历涌上了眼前。
Five死了,被逼供打死的。Six也死了,逃跑的时候不及时,被子弹打中了腿。他不得不放弃他独自逃走,然后看着那个人走到艰难爬行的Six身边,朝着他的头扣动扳机。
也好,都死得还算痛快。
只有他逃出来了。他也没有逃远,在唐人街找了一家僻静又宽大的屋子,从后门翻了进来。然后,那个女孩……
屋里很静,有股沉沉的幽香,馥郁素雅。
Seven终于张开眼。屋内果真无人。
这是一间中式的屋子,门窗摆设都是红木。这种装修,在唐人街也算普遍,只是别家的家具并没有这家的精致贵重。
他身上的伤已经都被处理过,上药包扎,连衣服也换了,却是女生的款式。
他下了床,慢慢地朝外面走去。
走廊很长,点着灯,一间间房屋的门紧锁着。空气里充满了一样的波动,这让敏锐的孩子感到不大适应。他躲闪着走着,额头渐渐浸出汗水来。
楼梯口,一只肥滚滚的腊肠犬正口水叭嗒地啃着一根狗咀嚼棒,看到Seven,警惕地呜了一声。孩子不动声色地稍微释放了一点意念,狗就惊慌地叼着食物缩到了楼梯后面。
“哎呀,你醒啦!”女孩子清亮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Seven抬头,看到女孩从楼梯口探出来的脑袋。正是他之前威胁过的那个女孩子。
容婧俯身看他,“你没事了?倒是命大。衣服穿着还挺合适的嘛。”
Seven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容婧比他大个三、四岁,她的衣服穿在他身上还略有点大。
“我就知道你听的懂中文。”容婧笑了,“上来吧,带你见个人。”
楼上才是一楼。一张绣着工笔花鸟的轻纱屏风把前后堂分了开来。前堂是家铺面,可是很静。Seven是知道的,他昨天挑的是一条很深很静的巷子。
容婧带着他绕过屏风走了出去,“师父,他醒了。”
一个年轻男子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头来。他柔软的黑发从肩上滑落,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醒了就好。饿了不?”
“我去把粥热了。”容婧又转身去了厨房。
这间店铺不算大,布置得很精致,明窗净几,一只黑玉蟾蜍伏在一个盛着清水的瓷盅沿上,嘴里吐着袅袅香烟。
这里同唐人街里常见的卖伪古玩的旅游用品店没什么区别。但是店里摆设着的每一件器具,不论是花瓶还是碗碟,字画还算珠宝,都散发着那股让人不舒服的波动。
孩子的目光转向男子刚才正在摆弄的那个器具上。那是一个翡翠香炉,也不知道被谁摔得四分五裂,正补上了一半。
香炉温润如水的表面折射着妖异的光彩。孩子的眼睛被那光晕迷住,恍惚之间,无数景象、声响,纷至沓来。
男人,女人,欢笑,哭泣,还有靡靡的乐声,夹杂着枪炮轰鸣,而后是铺天盖地的腥红。
Seven双膝一软,身子被人扶住。
男子抱起了他,将他放在一张椅子上。他是成年体魄,抱一个孩子,犹如抱着一个小动物。
“真是敏感。我果真没看错……”男子带笑低语。
Seven头晕眼花,心跳急促,呼吸渐渐窒息。
“放松……”微凉的手放在滚烫的额头,“听我的话,吸气,慢慢地,再呼气……”
一股凉意从太阳穴涌了进来,让孩子的大脑渐渐恢复了清明。模糊的视线对焦在男子玉色的衣衫上,原来那面料上用同色的丝线绣着繁复的花纹。他身上有股很好闻的气息,清爽干净,像是雨后的草地。
“发作啦?”容婧的大嗓门插了进来,“果真好敏感。”
男子后退一步让开。容婧把一碗瘦肉粥塞到Seven手里。
“我叫容婧,你也可以叫我琳希。这是我师父,你叫他容先生就行。你在这里很安全。呵呵,在中国城,没人敢得罪师父。”
“婧儿。”
容婧吐了吐舌头。她不过十二、三岁,白皙的鹅蛋脸,杏目长眉,笑起来露出一排不大整齐的牙齿,一派娇俏天真。
Seven警惕地目光在两人之间扫着。
容老板一摆衣袖,坐回了工作台后,一边低头继续摆弄那个香炉,一边淡淡道:“追你的人,已经被打发走了。”
Seven眼神一闪。
容老板继续说,“你把重要的东西弄丢了,估计回去了也不会被善待。你想好今后怎么办了吗?”
孩子没出声。容婧倒是满怀怜悯地瞅着他,说:“师父,我们收留他好不好?他可真漂亮,我一直想要个漂亮的小弟弟。”
说得好像要收留一只狗。
腊肠犬气呼呼地喷了喷气,趴在容老板的脚边。
“婧儿,他是个人。”容老板提醒道。
“店里也缺人手呀。”女孩笑吟吟道,“把他丢出去,不出三天,不是被杀死街头,就是又被哪个团伙招去做贼。”
她的话字字如刀,一点都不顾情面。Seven凶狠地瞪着容婧,她也满不在乎。
容老板无奈一笑,朝Seven招了招手,“你过来。”
Seven自从接任务以来,从未听过外人的指挥,可这个男人身上有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力量,他不自主地就走了过去。
男人白皙修长的手握着孩子的手,摸了摸他掌心指腹上的茧,问:“你几岁了?”
Seven终于开了口,“应该是八岁。”中文说得还算字正腔圆。
“你叫什么?”
“Seven。”
这只是一个编号。他是孤儿,记事起就和一群孩子关在基地里接受训练,大家的名字都是编号。他的编号是他拼命得来的,意味着他在所有出师的孩子里,排名第七。
男子目光轻柔地看着他,说:“你是否很好奇,为什么你会特别敏锐,对各种事物都有第六感?你甚至可以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对么?”
Seven浑身一震。这是他的秘密,连他身边的同伴都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
男子浅浅一笑,执着孩子的手,朝着那尊修复了一半的翡翠香炉上摸去。Seven想要瑟缩,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
“别怕。”男子温言细语,“我是让你了解一下你自己。你知道吗,你是个被神祝福的孩子。”
他?一个不知父母的孤儿,下水道的耗子一样长大的孩子,偷过东西,杀过人,运过毒品和武器。他早慧,知道自己卑贱肮脏,没人在乎自己。
可是这个男人却说,他是被神祝福的孩子。
手贴在了香炉上,冰凉温润的感觉传了过来。一刹那,无数光影声乐迎面袭来,占据了他所有思绪,鼻端闻到一股清爽的芳香。再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内容简介
《萤窗夜话》内容简介:孤儿院出来的Seven为了生存一直为黑暗组织效命。一次任务失败,Seven为了活命逃到了唐人街的一家古董店,却被古董店老板察觉到他身上的特异功能——第六感超强,且拥有异于常人的听力、视力感知力。老板搭救并收留他做了自己的徒弟,并给了他新名字容梓白。梓白与师姐容婧一起帮师父料理着古董店,修补各种破碎的古董,只有他们知晓,那些看似破烂的古玩并非寻常物件,它们都有着生命力,并且每个物件都有着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

海报:

萤窗夜话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