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无色.pdf

公子无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公子无色(套装共2册)》是一部让人看过之后还想再细细品味的作品。
全文铺陈行云流水,与平淡处见真情,于幽默处见厚重,总是搔到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令人不由自主笑着流泪,在温暖中思考。

名人推荐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一个变数,他打乱我们原有的步调,改变我们既定的路线,让我们的生活变成另外一副样子。对于云沉雅来说,这个变数,是舒棠。我一直认为好的小说,可以让人看到文字背后的东西,而沉筱之的公子无色,让我看到了嬉笑怒骂背后的无奈,放弃,执着,与深爱。
——《小凰不是仙》《重紫》作者蜀客
以前看过一句话,只有两件事可以让爱情荡气回肠,时间与生命。可是舒棠的坚持云沉雅的牺牲,同样让我在小之之诙谐幽默的字里行间看到一份回肠荡气的爱情。
——《公子无耻》《公子难求》作者维和粽子
人物刻画十分出色,笔力当俊毅时俊毅,当秀美时秀美,是一篇藏着锦绣女儿心的好文章。
——《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书海沧生
红棠花前,桃花树下,那一笑一颦浇灌出来的爱情,单纯而美好,无论时局风云怎么变幻,他们相守在一起,足矣。
——《无方少年游》《十年沉渊》作者四木
呆萌小白兔和腹黑大尾巴狼这一对欢喜冤家在沉筱之幽默俏皮的文笔的演绎下,让人不得不相信,有些遇见真的是“心有灵犀的美好”;有些感情确实是“一辈子暖暖的好”;有些爱人一定会“永远爱你到老”。
——《温度》《何处锦绣不灰堆》作者司溟
云尾巴狼是我挚爱的楠竹,有担当、珍惜羽毛、百折不挠、生活得极其清醒。公子如玉,心狠手辣。现实中遇见浑浑噩噩、游戏人间的男性,免不了想起他,摇着扇子,帅得明目张胆;站在小棠的酒肆门口踌躇;想到自己有儿子却不便相见,心里又是什么滋味。
——读者

作者简介
沉筱之,85后,好读书,好玩乐,希望笔下的文字,在欢喜时有动容,在缱绻时能深刻。已出版图书:《公子无色》《龙凤》繁体版。
“将那些入我眼的,尽我意的,都做自己心里所珍爱之物,只砖片瓦堆砌起来,就像一座江山城阙。”——有位读者凭我文中的这句话,断定我是一个内心丰富又天真的好姑娘。我忍住很大的冲动才没有告诉她,天真实在不靠谱,但我为人的确很丰富。

目录
上卷
第一章 我与大皇子密不可宣一二事
小相公,你要讨媳妇儿?
第二章 公子端方,如玉温良
方才酒洒时,怎想着要过来帮我挡着?
第三章 公子是只大尾巴狼
云官人长得好看,养的鸡,也长得格外好看。
第四章 小人挡道
为人君者,该杀便杀。不能手软,更不能妇人之仁。
第五章 你俩到底啥关系
那就是一场萦绕着馊桃花气的噩梦。
第六章 三分红尘
云官人,你真好看。
第七章 忽明忽暗的日光
小棠,你莫要怨我。
第八章 莴笋白菜
瑛朝的大皇子英景轩,虽则凉薄又狠心,但还不至于冷血。
第九章 一朵丝瓜花
云官人,你觉着我今儿这身好看不?
第十章 美男计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着鬼的。
第十一章 闹剧
自己鼓起勇气拼命地要保护他,谁晓得,这原来是一场笑话。
第十二章 联兵符
你跟他的缘分,说长也不长。
第十三章 人情冷暖
找媳妇儿,样貌是半点不顶用。
第十四章 你不娶她,那我娶
云沉雅一袭牙白衫子,清淡地笑起来的样子好似翩翩谪仙,风华绝代。
第十五章 我们试试吧
有朝一日,你施粉黛,佩璎珞,着华裳,该是怎生模样……
第十六章 欢喜
我就想陪着你,嫁不了,做个丫鬟也行。
第十七章 人活着,总要有个意义
我嫁给云官人,不图开心,就图个不后悔。
第十八章 世事沉浮
我不要的东西,别人,也别想要。
第十九章 辗转两年余
小掌柜,我家那老婆子又替你说了门亲。
第二十章 沉棠酒
其实,我在做春梦之前,对床笫之事已然有了清晰而深沉的期盼。
第二十一章 弃妇
我真的……记挂她很久了……
下卷
第二十二章 桃树喜光
如果真是云官人回来,他怎么会不认我呢?
第二十三章 杀鸡拔毛
神州千里在手,江山万钧在肩,但心眼儿里,却满是懊悔。
第二十四章 三字箴言
情爱一事上,他实在道行微末。
第二十五章 不要脸
在下姓穆,非是官人,姑娘称一声公子便可。
第二十六章 都为你留着呢
你……你娶媳妇儿了吗?
第二十七章 穆公子
惟愿家兄长安,世无干戈。
第二十八章 落霞七弦
如果她说不是,那就不是。
第二十九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跟着我,又有什么用?
第三十章 我相信你
她每回都这样,难过的时候,背影像个小老头。
第三十一章 帝王气魄
他人伤我一分,我杀他人全家。
第三十二章 神伤
见一面,作个别。此一去,不知何时回来。双刃之剑
第三十三章 双刃之剑
我时常在想,你到底是怎样一个姑娘呢,能让我这种千年老王八忍了足足二十三年。
第三十四章 江山为聘
其实这一辈子,能栽在这只老实兔子手上也不错。
第三十五章 北地公主
我无甚所求,唯舒棠一个。
第三十六章 齐家治国平天下
为人君者,须得时而明白,时而糊涂,须得偶尔为名利所驱使,亦堪不破人间空色。
第三十七章 重塑联兵符
第一回瞒着人干坏事,我就是有点儿怕……
第三十八章 小棠,给我生个孩子吧
我叫英景轩,不是沄州人,是大瑛朝永京人。你攒足了银子,记得来瞧我。
第三十九章 近乡情怯
我非圣贤,不过大千世界一闲人俗辈。七情六欲,该有的我都有。
第四十章 公子无色
张开眼,又是那只大尾巴狼。
番外一 公子如花隔云端
男人心,海底针。
番外二 不知天上忆人间
可偏偏,她还是来了,不早也不晚。

文摘
舒棠是个弃妇,有人说这是报应,她自己也这么以为。
舒棠很小的时候,干过一桩始乱终弃的勾当。
那年是大喜之年,花柳好,月团圆。
瑛朝皇帝昭和帝,领着两个小皇子,上南俊国来转悠。
瑛朝是泱泱大国,二京十八州幅员辽阔,绵延数万里。南俊是蝼蚁小国,整一个国土,还不及瑛朝三个州。
南俊国有南俊王,为人百般好,除了要面子。听闻邻国皇帝携幼子而来,当下急跳了脚,连夜召唤臣子,势必要在大国面前撑起颜面。
臣子们给君主算了笔账。说是修筑宫阙比体面,国库的银子尚且撑得住,但有一个问题却十分要命。瑛朝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宫女上万,这一点却是南俊国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须知南俊是小国,国都京华城,人口不算济济,未婚妙龄女子更稀少。
南俊王却不以为然,他觉得,这世上就没有银子摆不平的事儿。
几日后,皇榜张贴得到处都是,说是招募临时宫女,工期一个月,酬劳十两银。老百姓被白花花的银子闪红了眼,纷纷将自家丫头往宫里送。
有一名姓舒名三易的卜卦先生路过皇榜,颇有感悟。回家后,他义正词严地对自家闺女儿说:“宫里招募临时宫女,这个活计,你须得接。”
他家闺女儿点头如捣蒜。
舒家老先生作神秘状:“知道你为何须得接这活计?”
舒老先生爱怜地抚摸闺女儿的脑袋瓜,深谋远虑地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跟着你爹过日子,以后撑死嫁个穷小子。你这趟进宫,若能勾搭上富贵人家的子弟,日后可以穿金戴银,飞上枝头变凤凰。”
闺女儿一愣,咧嘴嘿嘿笑了,说:“爹爹,我瞅着街口卖糖人儿的小哥哥好神气,我稀罕他。”
爹爹一愣,额角绷出一根青筋,抓了扫帚大呼大喝:“我打死你这个不上进的臭丫头!”
舒家闺女儿原名红妞。因着要进宫,舒三易连夜测字,为她改了个雅名,唤作舒棠。舒棠得了新名号,乐得嘿然直笑。
彼时舒棠只有六岁,但她爹舒三易却以为嫁人是门技术活,得从娃娃抓起。因而第二天,舒三易牵着小闺女儿入宫时,便一路告诫她,要温良贤淑略显媚惑,端方娴静稍露风骚。叮嘱完这话,舒三易又道:“宫里达官子弟,你都可以诱惑。唯独有一人,你得离他远远儿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远道而来的瑛朝大皇子英景轩。传闻中,这英景轩对外名声好,实际上却是个坏透了的主儿,且从小好色,色胆包天。
八月大,他学说话,打头一句念的是“小妞”;周岁时,他抓周,笔墨纸砚神兵利器中,他挑了个香粉帕子;三岁时,他扎马步,稳不住身扑倒小宫女,还留着哈喇子香了一口;五岁他上学堂了,认了没几个字儿,便拖着太傅给他念一首淫词,名唤《小桃红•春情》。
他六岁调戏宫女,七岁赏读春宫,八岁便混出宫去逛窑子,起了个混名儿叫“云轩”,成了当年永京烟柳子巷名声远播的金主云小爷。
这年的云小爷九岁,该懂的不该懂的统统拿捏透彻。若说他是一只成精的黄鼠狼,那么小女娃在他眼里,就是案板上待宰割的鸡仔。
舒三易洋洋洒洒地将大皇子批得一文不值,最后总结三个字:小色胚。
舒棠竖着耳朵听八卦,最后也记牢三个字:小色胚。
半月后,舒棠成了宫里的散花女童。
一月后,昭和帝带着两位小皇子正式来到南俊国。举国欢腾,共襄盛举。
这一夜,月亮高高挂。南俊王为昭和帝办了场接风宴,筵席上犬马声色。
两个小皇子也喝酒,酒酣胸胆尚开张,二人中便有一人站出来,说要上台去献艺。
当是时,舒家小棠正在打瞌睡,忽闻一阵如潮的掌声,便见着一个墨衣小童手持双刃上台。那小童的模样,啧啧,比京华城第一大美人水瑟还要美上三分,偏偏眉宇间还透着几许英锐气,也不知长大后,是何等祸国殃民的模样。
舒棠看傻了。此刻脑子里,就回旋着她爹叮嘱的一句话:“讨夫家,切莫眼高手低,勾搭宫中侍卫一名足矣。”
再看这墨衣小童,手持双刃,比划得有声有色,可不就是宫中侍卫?
舒棠眨眨眼,森森地笑了。
筵席过半,墨衣小童比划完毕,跟另一青衣小童溜去琼花苑。
舒棠携着花篮,也偷偷跟了去。
琼花苑里,明月泄辉,万树桃李争春。
两个小童皆好看得天怒人怨。墨衣小童的眉目更温润柔和,他攀折一桃枝,对另一人笑道:“争天下没意思,孤家寡人有什么好?咱们比比讨媳妇儿吧?”
青衣小童未搭理他,看他一眼,径自走开两步。
舒棠听到“媳妇儿”的字眼,分外激动。当下便从桃树后跌跌撞撞跑出来,厚脸皮地问:“小相公,你要讨媳妇儿?”
墨衣小童一愣,弯起嘴角。
舒棠巴巴地上前两步,毛遂自荐:“小相公,你瞅着我好看么?”
墨衣小童双眼弯得像月牙,目光从她额间朱砂掠到眼角泪痣,仍是没说话。
舒棠被这笑容狠狠晃了眼,从花篮里挑出一枝海棠捏在手里,半羞涩半直白:“小相公,我觉得你长得好看,我稀罕你。”
墨衣小童眉梢一抬,终于笑嘻嘻问了句话:“小妞你叫什么名儿?”
舒棠一听这问,觉得自己有戏,激动之余难免有些结巴:“红……红妞。”
顿了顿,她忽又踮起脚,拿着手里花枝插入墨衣小童的发髻,再接再厉道:“小相公,要不你……要不你给我做媳妇儿吧?”语罢,她“吧唧”一声,在小童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
墨衣小童眼睛眨了眨,目色流转万千。
身后的青衣小童看到这厢光景,却“哧”地笑起来。
舒棠以为自家“媳妇儿”害羞,便乐颠乐颠跑去牵了他的手,一边问道:“小相公,你愿意跟我回家暖被窝吗?”
言讫,她也不等墨衣小童答话,拉着他就要走。谁料方转过身,舒棠却见宫女太监跪了一地,径自哆嗦。
舒棠呆了。
正此时,琼花苑又绕出三人,看到两个小童,连连过来跪拜,唤墨衣小童大皇子,青衣小童二皇子。
听了这称呼,舒棠脑中嗡地一响。她磕绊地退了两步,瞪大眼问:“你你你是大皇子?那个英英英什么来着轩?”
墨衣小童目色流转地看着她,抿唇一笑:“英景轩。”
舒棠傻了眼,登时一蹦三尺高,指着英景轩大呼一句:“小色胚!”便将手中花篮一抛,兔子一样飞奔着溜了。
一干宫人傻了眼,唯有二皇子幸灾乐祸。
好半晌,大伙儿才反应过来,皆从地上爬起来,说要把方才那只兔崽子给捉回来。不想这会儿,却是九岁的大皇子摆了摆手,有模有样道:“算了,一个小傻妞。”
宫人愣愣地点头,却又见英景轩高深莫测地摸了摸脸蛋,舌头舔唇,勾出一笑:“小色胚?小相公?”
却说舒家红妞一路惊惶飞奔回家,连做宫女的酬劳也没领。
舒三易见女儿这般模样,便凑上去问出了何事。舒棠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这才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
倒不知是否是良心发现,小小舒棠说过之后,竟觉出一丝懊悔。大皇子纵然是个色胚,可却是自己调戏他在先,且还当着一干宫人的面与他私订终身,最后无情地将他抛却。
六岁舒棠对情爱的认知仅限于市井街头说书人讲的故事,以为花前月下就直接跟洞房花烛挂钩。她长吁短叹,十分懊恼,深觉自己干了一桩始乱终弃的勾当。
当夜,同样懊恼的还有一人,便是舒家老先生舒三易。
舒三易原是个落第秀才,做了算命先生后,卜卦全凭着一张嘴胡说八道。舒棠这厢进宫,他以为有十两纹银可领,便没再出去摆摊子。现如今,家里的积蓄已用光,揭不开锅了。
这一夜,父女二人你叹一声,我叹一声,直愣着两双眼,一直坐到东方发白。
天明一丝儿亮光,点亮舒三易的灵感。他狠拍一把大腿,亟亟铺纸碾磨,提笔道:“闺女儿来,把你今夜与大皇子这场曼妙的邂逅,再细细跟爹道来。”
一月后,南俊国坊间出现一本笔记小说,名曰《公子绝色立花间》,题目旁附一行小字“我与大皇子秘不可宣一二事”。
这本笔记小说,一半纪实,一半杜撰,香艳又含蓄,旖旎又细水长流。讲述的是瑛朝大皇子英景轩年少来南俊国与一个小美人邂逅,两人一见生怨,二见生惑,三见生爱,至此相知相许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
此书一出,因其文风流氓得很含蓄,骚动得很天真,立即兜售一空。无论是壮丁铁汉,还是老幼妇孺,纷纷趋之若鹜。
说起来,此书的执笔人不是他人,正是舒家老先生舒三易。
舒三易这厢虽生财有道,但他也晓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得了一笔银子,他便在京华城以西的棠花巷子开了一家客栈,顺道卖老酒。几年后,客栈多请了几个伙计,小日子也过得殷实了。
然而,满则溢,盈则亏。凡事好到了尽头,便会起波折。
舒家父女一路顺风顺水地过了十一年。这年,舒棠终于到了十七岁,正是出嫁的好时候。
彼时正值春深,南俊国都京华城,出现了一位公子。
公子有绝色,名唤云沉雅,打头一遭在大街上露面,便把京华城第一俏公子阮凤的名号挤了下去。
舒三易有一回上街,瞧见云沉雅,也是看傻了眼。他回家对舒棠这么说:“这云沉雅的模样,第一俏公子阮凤根本与他比不得,他比当年京华城第一美人水瑟还要好看五分。偏生眉宇生得半点不娘气,嘿,那叫一个玉树临风惊若天人。”
美人如风景,听起来不过尓尔。
舒棠将这话当作耳旁风,一门心思想寻个踏实的婆家,憨厚的夫家。
岂不知,这云沉雅,身家不太清白,为人表里不一,揣着满肚子坏水儿,打那遥远的大瑛朝款款而来。
可也许是缘分,也许是人为,偏偏不巧,舒棠便赶上了在这个当口,与那云沉雅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后来,舒棠回忆起自己与云沉雅的一段情,倒还比较淡定。
她时而认为自己是阴沟里翻了船,大多数时候,她认为自己是一根鸡毛上了天,云沉雅是朵美妙鲜花,自己是块牛粪。
舒老先生的脾气比较毛躁,对这桩姻亲的总结,只有简明利落四个字:你他娘的。

内容简介
《公子无色(套装共2册)》内容简介:舒棠小时候,干过一桩始乱终弃的勾当……“小相公,你瞅着我好看么?”墨衣小童双眼弯得像月牙,没说话。舒棠半羞涩半直白:“小相公,我觉得你长得好看,我稀罕你。”墨衣小童眉梢一抬,终于笑嘻嘻问了句话:“小妞,你叫什么名儿?”
舒棠激动得有些结巴:“红……红妞。小相公,要不你……要不你给我做媳妇儿吧?”她“吧唧”一声,在小童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十一年后……
她忽然觉得,这个天下,谁不是在为着自身立场争取呢?一如英景轩为保卫疆土,摧毁了联兵符;一如南俊王为巩固皇权,瓦解了三大家族;一如当初的方亦飞,一面被逼反,一面为求生,只好机关算尽,策划谋反。
或许真正的当权者中,根本没有所谓的好人坏人。万民景仰的英雄,会是一方疆土的仇人。
又过了几年……
张开眼,又是那只大尾巴狼。一脸安泰,满目恣意:“小棠妹,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海报:

公子无色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