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现代史.pdf

西洋现代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西洋现代史(插图修订版)(第4版)》编辑推荐:社会史观,深度呈现。作者是当代美国最杰出的政治及历史学者之一,专于“二战”时期法国维希政权、纳粹主义及欧洲史。《西洋现代史》初版于1972年,四十余年来多次修订再版、跟进世界形势,已成为当代美国的经典大学教材。书中所呈现的既有波澜壮阔的战争或外交场景,也有小处着眼的家庭关系、个人生活,细致反映了个人与社会整体之间的微妙互动。
百年沉浮,经典取景。
全书围绕欧洲地域范围内的百年风云,详尽而又从容地展现了20世纪欧洲的变迁。从“一战”之前之后的鼎盛凋敝两重天,到血腥异常的“二战”,再到波云诡谲的冷战和东欧剧变,逐一娓娓道来,发人深省。
宏观把握,微观解剖。
帝国主义扩张与觉醒的民族主义相互碰撞、导致了“一战”浩劫、经济萧条与社会衰退的矫枉过正式补救引发了空前血腥的“二战”、现实政治与意识形态催生险象环生的经久冷战:整体和盘托出,细节披露无遗。
史论结合,相得益彰。
《西洋现代史(插图修订版)(第4版)》既以惯常的时间次序叙事行文,又将某些重大的历史专题与相应的历史时段并列,史论结合。这样的精心安排,既让读者知悉历史现象,又习得历史方法,授人以鱼且授人以渔。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罗伯特•帕克斯顿(Robert O. Paxton) 译者:陈美君 陈美如

罗伯特•帕克斯顿(Robert O. Paxton),美国政治及历史学者,专于“二战”时期法国维希政权、纳粹主义及欧洲史。1932年生于弗吉尼亚州的列克星敦市。先后获得牛津大学硕士、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曾任教于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和纽约大学石溪分校教学,后进入哥伦比亚大学任教,为该校历史系社会科学梅隆讲座荣休教授。其主要著作有:开创性的《维希法国:老卫队和新秩序,1940—1944》(Vichy France: Old Guard and New Order,1940-1944,2001)、《法国农民的法西斯主义思绪》(French Peasant Fascism,1996)、《法西斯主义剖析》(The Anatomy of Fascism,2004)。他还是对“法西斯主义”一词做出界定的先驱之一。2009年4月,法国政府授予其“法国荣誉军团勋章”。

目录
序言 罗伯特•帕克斯顿 1
译者序 3
第1章 极盛时期的欧洲:1914年 3
1.1 欧洲与世界 5
欧洲的商人、旅客与投资者 5
帝国主义 6
欧洲的艺术家与科学家 9
1.2 欧洲风光:城市与乡村 10
城市生活 10
东欧的乡村生活 12
1.3 富人与穷人 13
阶级与社会阶层 13
穷人 14
富人 15
中产阶级 16
提升社会地位 19
1.4 妇女与家庭 20
控制生育 20
妇女的地位 21
1.5 政治体系与群众运动 23
君主政体 24
议会的作用 25
社会主义运动 26
民族主义 28
1.6 传承的信念 29
自由主义 29
保守主义 32
有组织的宗教 33
1.7 迈向新的觉醒 34
科学的革命 34
艺术与思想的革命 35
“文化革命”的反应 38

第2章 战争来临 41
2.1 1914年的7月危机 43
巴尔干半岛:没落的帝国与兴盛的民族主义 43
德国的“空白支票” 48
奥地利对塞尔维亚的最后通牒 49
2.2 战争升级:从局部战争到大陆战争 51
俄国的动员 51
法国的意向 52
德国宣战 52
施里芬计划 53
英国参战 54
2.3 战争起因的长期观点 57
主权与国家的荣誉 57
帝国主义的动机 58
国内纷争 59
联盟体系 60
战争机器 60
行使选择权 61

第3章 马恩河战役及其之后:1914至1917年 63
3.1 战争热 65
社会主义者的两难困境 66
战争与社会和平 67
3.2 第一次马恩河战役 68
3.3 东方战线 70
坦能堡与马苏里亚恩湖:1914年 70
奥地利前线:1914至1915年 71
3.4 寻求西方战线的突破 72
“攻破壕沟” 73
主要攻势:凡尔登、索姆与香槟 74
新式武器 76
3.5 不断扩大的战争 78
3.6 海战 80
3.7 美国参战 81

第4章 总体战的影响 83
4.1 适应消耗战 85
4.2 战时政府:比较观察 86
英国 86
法国 88
德国 89
俄国 91
奥匈帝国 92
意大利 94
4.3 社会冲击 94
妇女的地位 95
有组织劳工的地位 96
社会分裂 97
4.4 经济冲击 98
战争获利者 98
通货膨胀的影响 98
4.5 对国内秩序的冲击 100
罢工活动 100
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者对战争的评论 101
警察的权力 103
舆论的控制 103
4.6 对知识分子的冲击 104

第5章 革命:1917至1920年 109
5.1 俄国革命:1917年 111
“二月革命” 111
临时政府与苏维埃 112
“十月革命” 116
5.2 布尔什维克政权 118
列宁的“和平、土地与面包” 118
建立新的独裁政府 119
内战 122
5.3 西欧的革命活动:1917年 124
5.4 德国革命:1918至1919年 126
迈向革命 127
社会主义者的争权 128
社会主义革命的失败 129
5.5 奥匈帝国的瓦解:1918至1919年 131
王朝忠诚的崩溃 132
建立新国家 133
库恩政权 135
5.6 英国、法国、意大利:1919至1920年的动荡 136
5.7 事件的余波与结果 139
成功与失败:比较性的观点 139
第三国际与欧洲“左派”的分裂 140

第6章 巴黎和平解决方案 145
6.1 背景:交易、利益与意识形态 147
战争目的 147
“十四点原则” 147
战时的条约与承诺 148
列强的国家利益 150
对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恐惧 151
6.2 解决方案 152
6.3 《国际联盟宪章》 153
6.4 西欧的解决方案 155
分离莱茵地区的企图 156
领土变更 156
德国的“非军事化” 156
赔款 157
6.5 东欧的解决方案 160
领土变更 160
边境问题 160
各民族的不平等待遇 164
东欧解决方案的评价 166
6.6 和平解决方案的实施 168
高压政治的年代:1919至1924年 169
和解的年代:1924至1929年 172
洛迦诺时代:道威斯计划与《洛迦诺公约》 173
裁军失败 177
6.7 新外交? 179
公众涉入 179
共产主义的威胁 181
外交机器 182

第7章 革命对抗革命:法西斯主义 185
7.1 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 187
墨索里尼:从工团主义到法西斯主义 187
早期的法西斯主义 188
法西斯主义的新路线 189
政府的危机 190
“进军罗马” 191
墨索里尼的个人统治 193
7.2 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 194
战后的反革命民团主义 195
希特勒的崛起 196
纳粹党 197
1923年的“啤酒馆暴动” 198
7.3 匈牙利的反革命运动 199
7.4 近观法西斯主义 201
法西斯主义的意义 201
法西斯主义的根源 203

第8章 “常态”:20世纪20年代的欧洲 209
8.1 回归“常态” 211
新自由主义经济:解散战时政府 211
新自由主义政治:议会民主制度的扩展 212
8.2 英 国 213
三党体制 214
第一个工党政府:1924年 215
回归保守党的“常态” 216
8.3 法国 219
左翼联盟 219
彭加勒:回归“常态” 221
8.4 魏玛德国 222
魏玛共和国的重担 222
“魏玛联盟” 223
“大联盟” 225
8.5 东欧 228
农村优势与农民的不满 229
少数民族的问题 231
8.6 伊比利亚半岛 233
8.7 法西斯意大利 234
8.8 稳定世界里的革命俄国 236
布尔什维克的挑战 236
“工业化的争论” 237
巩固独裁政治 238
斯大林的崛起 239
8.9 脆弱的稳定:评价新自由主义 240

第9章 两次大战之间的大众文化与高级文化 243
9.1 大众文化:无线电与电影的年代 245
大众传播媒体的技术基础 245
创造阅听大众 246
无线电广播与电影的政治用途 247
大众媒体的控制 248
广告的角色 249
9.2 新式的休闲活动 250
有组织的娱乐活动 251
体育活动 252
旅行 253
9.3 大众文化与休闲生活的影响 254
9.4 两次大战之间的高级文化 257
实验美学的价值 258
新的忧虑 260
9.5 两次大战之间的文化背景 263
艺术家的社会地位 263
寻找大众阅听人 264
学术界与学者的世界 2267
反对实验艺术 269

第10章 经济大萧条及其影响:1929至1936年 273
10.1 经济大萧条的源起与过程 277
国内危机 277
国际金融危机 278
10.2 补救经济萧条 279
自由主义经济学 279
社会主义经济学 280
新的经济解决方案 281
“回归土地”的呼声 282
10.3 自由主义国家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政治 282
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国家 282
英 国 283
法 国 285
魏玛德国 289
10.4 权力主义国家在经济萧条时期的政治 291
纳粹德国 291
统合主义意大利 293
苏联的“二次革命” 295
10.5 结论 299

第11章 20世纪30年代的权力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扩展 301
11.1 德国:国家社会主义掌权 303
纳粹主义的复苏:1929至1932年 303
魏玛共和国的结束:总统制政府,1930至1933年 305
掌权后的革命:1933至1939年 309
11.2 教权主义的权力主义 314
葡萄牙:萨拉查 315
基督教社会的奥地利:陶尔斐斯与舒施尼格 316
西班牙:佛朗哥与长枪党 318
11.3 东欧的法西斯主义 319
匈牙利与保加利亚 319
罗马尼亚 320
11.4 西欧的法西斯主义少数派 322
法国 322
英国 324
低地国家与斯堪的那维亚半岛 326
11.5 法西斯主义的魅力 328

第12章 人民阵线年代:1934至1939年 331
12.1 从“阶级对抗”到人民阵线 334
共产党的策略“阶级对抗”:1928至1934年 334
共产国际策略的逆转:1934年 336
自由主义者的反动 337
社会主义者的反动 338
12.2 法国的人民阵线 339

序言
欧洲可能是美国人自认为最熟悉的地区。因为美国有70%以上的公民出身于欧洲,而且美国旅客最常造访的国外地区也是欧洲。美国的社会、经济与文化,彷佛就是欧洲的分支,所以美国人对商业、艺术或政治的处理方式,就如欧洲人的翻版一般。
虽然与美国人有血统亲谊,但是欧洲人确实生活在与美国人截然不同的世界里。他们的历史比美国渊远流长,他们的过去有着更多的兴衰沉浮。欧洲人对于帝国的短暂,对于人类完善自身以及世界的成果的两面性,比美国人有更深刻的认识。欧洲人继承了比美国人更复杂的社会阶层(social ranks)与阶级(classes)、更规范的知识传统,以及更加分明的意识形态。迟早人们会发现,一个有教养的欧洲人可以很轻易地洞悉那些天真坦率、与自己同种同文的美国人,而美国人却缺乏足够的历史感和文化修养,来理解深不可测、复杂的欧洲人。这当然只是一种夸张,但和大部分的悖论一样,它或多或少反映了某些真实现象。
我深信,提供一些对欧洲人过去经验的见解,可以让美国人准确地评价欧洲。这本2005年再版的《20世纪欧洲史》,主要介绍的是1914年以后的欧洲历史。这九十年来,欧洲大陆不断地上演战争、革命、种族冲突与经济危机的戏码。在这段时期里,社会阶层、文化风气、流行观点以及欧洲人对自己的世界地位的认知,都以极快的速度在改变。
当今的历史学家比以前更关注一些知名的战争、外交事件与政治范畴之外的议题。相比于四十年前,社会流动性(social mobility)、家庭关系、根深蒂固的普世价值,以及一般人的生活,成为现在更普遍的历史研究主题。本书的相当一部分也对此做出了探讨。不过,传统的战争、革命、经济以及自由和权力之间的斗争,依然是本书的核心议题。在极端的年代刚刚过去的现在,这些问题仍是了解欧洲历史的最佳途径。
对于1914年以后欧洲的公众与私人生活,我将只阐述其核心问题,而不就其来龙去脉展开过多的铺叙。如果这本入门教科书可以使读者更容易、而且更有兴趣地了解欧洲,那么我的努力就不算白费。
感谢许多帮助我走过撰写本书的艰辛路程的朋友。下列学者贡献了珍贵无比的意见,帮助并引导我确定本版创作的方向。我竭诚感谢Jerry H. Brookshire(中田纳西州立大学〔Middle Tennessee State University〕)、Albert S. Lindemann(加州大学圣芭芭拉〔Santa Barbara〕分校)、Alexis E. Pogorelskin(明尼苏达大学德鲁斯〔Duluth〕分校)与John D. Treadway(里士满大学〔University of Richmond〕)。当然,最后定稿的教科书若出现任何错误或缺失,都属我的责任。
此外,我还要感谢汤森•魏兹渥斯(Thomson Wadsworth)的工作人员:出版者Clark Baxter;助理编辑Paul Massicotte;编辑助理Richard Yoder;出版企划经理Jennifer Klos。有他们的协助才能让本书顺利出版,谢谢您们大家。
2011年1月5日

后记
本书内容,一言以蔽之,即是“美国眼中的欧洲”。
自第一次世界大战至今,世界格局几经变迁,权力重心也数次转移,但其间大致有一个主线:美国从偏安美洲一隅积蓄力量到走向全球舞台展示肌肉。从时间上看来,这几乎等同于美国现代史的全部。较之以往,这个过程的独特之处在于:崛起国(美国)与霸权国(欧洲)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争。我们对于美欧的观感也向来是“欧风美雨”,欧美总是合而为一的。美国确实脱胎于欧洲,与欧洲有着深厚的“血统亲谊”,但这并不妨碍美国人手持放大镜对欧洲做“他者”式观察和研究。美国人有可能将“自我”(self)之外的所有社会都同等地视为“他者”(the other),但或许正因为美欧之间的“血统亲谊”,欧洲反而成为了所有“他者”当中距离最近却也最感“牴触”的一个——欧洲之于美国或许正如中国之于日本。
在冷战结束、“国际共产主义步入低潮”之前,国人大概不会有兴趣对处于美国羽翼之下的欧洲产生研究的兴趣,那时是美苏对决的时代。时过境迁之后,暂且撇开美欧关系不谈,欧洲本身也发生了重大的历史性嬗变:《里斯本条约》(Treaty of Lisbon)于2009年正式生效,欧盟朝着一体化的方向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展,但同时,法—德关系、英—法德关系、新—老欧洲关系等各方面依然存在颇多变数。在美国以一“敌”众(主要包括中国、印度、巴西、南非等新兴的“修正国”以及俄罗斯)、胜负难分的情形下,并不确定的欧洲走向既是美国的重大关切、同时也是中国的重大关切。
罗伯特•帕克斯顿的《西洋现代史》(Europe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初版于1972年,2005年出版了第四版,这也是目前的最新版本。他对欧洲的考察并不局限于某些重大的战争或外交、政治事件,更深入于社会变迁、家庭关系、一般人的生活及其观念等,其所抱持的是社会史观的态度和立场。体现在本书的章节编排当中,即既以惯常的时间次序叙事行文,又将某些重大的历史专题(如“总体战”、“巴黎和平”、“革命对抗革命:法西斯主义”、“人民阵线年代”、“冷战之起源”)与相应的历史时段并列,史论结合。此种精心之处,既让读者(教师、学生、历史爱好者)知悉历史现象,又习得历史方法。我们坚信,本书所呈现的欧洲舞台上的这出生动的“百年演出”将给广大读者带来知识、趣味,以及(更重要的是)深刻的启示。
《西洋现代史》中文第四版采用了台湾译文。编辑对台版中的某些不同于大陆习惯的名词、概念和表达方式做了调整,以便利读者阅读。
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2011年8月

文摘
第一章
极盛时期的欧洲:1914年
欧洲与世界
无论如何,欧洲之所以能够掌控1914年的世界,并不是因为她的人口数量,而是因为她的活力(dynamism)。法国诗人兼散文家瓦雷里(Paul Valéry)写道:“当世界大部分地区依然恪守传统的时候,这个位于亚洲大陆一隅的小海角……明显地与众不同。”
在任何欧洲精神所及之处,触目可见的是最广泛的需求、最顶峰的成就、最雄厚的资本、最丰富的产量、最庞大的野心、最极致的权力、最根本的自然界改观,以及最繁荣的通讯与交易。①
19世纪时,欧洲人已经成为地球上第一批将自己的自然环境改变得几乎让人认不出来的人群。他们以蒸汽驱动的工厂、巨大的城市以及狂热的火车旅行,取代了缓慢推移的农耕、一成不变的乡村和依赖双脚的出行方式。截至1914年,虽然日本和美国的工业发展迅速,但是欧洲在经济上依然保有决定性的领导地位。欧洲不但生产全球56%的煤(虽然美国一国的产量就占38%),而且钢铁的产量也占全世界的60%(美国的产量为32%)。此外,欧洲的出口占全球的62%(而美国只占14%)。做一个欧洲人,意味着你生活在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工业体系之中:它不但形成最早,而且依然保持龙头老大的地位。
欧洲的商人、旅客与投资者
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正逐渐陷入以欧洲为中心的单一世界经济。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不是用简单的以物易物来进行交易,欧洲人的商业习惯就会发挥作用。因为政府承诺货币与黄金以固定汇率自由兑换的国际金本位制,所以商品可以很容易地以某种货币出售,而以另一种货币付款。世界各国的公司通常会将国际账户设在伦敦。因为自1821年起,就可以自由地以英镑兑换黄金(大部分发达国家在1870年以后,也追随英国人采用金本位制),同时也因为英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最便宜而且最有经验的票据交换所、保险经纪人,以及货运代理商,所以伦敦事实上已经逐渐成为一个稳定、统一的世界贸易体系中的核心城市。1914年时,美国公司的国外账户票据兑换业务,有70%是在伦敦处理。英国商号的船舶吨数,占世界船舶吨数的70%。
自由的国际贸易是这种“古典自由”(classical-liberal)体系的拱顶石。从1860年到1879年这段短暂的时期内,世界主要的贸易国家几乎都没有征收外国货物的关税,而且实际上几乎没有其他类型的贸易限制。政府规章很少对国际间人和货物的流动做出规范。
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在20世纪20年代时,无限眷恋地回顾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以伦敦为中心的世界经济。他回忆道:
伦敦的居民可以一面在床上啜饮早茶,一面打电话向全世界订购符合自己所需数量、质量要求的各种产品,而且理所当然地预期货物可以早早送上门来;他可以在同时,以相同的方式,将他的财富投入自然资源以及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新事业,而且不费吹灰之力、毫不费事地分享他们预期的成果与利益;或者他可以根据自己的想象和认识,将自己的财富安全,系于任一大陆的任一富裕城市市民的优良信誉上。
只要他愿意,就可以立即使用便宜而且舒适的运输方法,到达任何国家或气候适宜的地方,不需要准备护照或办理其他的正式手续。他可以派遣仆人到附近的银行取用合用的贵金属;只要身怀铸币就可以远行外国,不必事先了解国外的宗教、语言或习俗;若略受干涉,他就会认为自己受到侵犯,而且大惊小怪。不过,最重要的是,他认为这种状态是正常、必然而且永恒的,任何偏离这种状况的事件,都是异常、令人愤慨而且可以避免的。①
活力十足的欧洲人不只以到世界各地贸易或旅行为满足,也在世界各地投资。1914年时,欧洲人在发达地区及发展中地区的投资,已占世界对外投资的83%,如加拿大的矿业、美国的铁路、南美的电力公司、塞内加尔的花生种植园、埃及的棉花农场、南非的金矿、上海的贸易公司等。1914年时,拉丁美洲的国家里,只有智利拥有自己的铁路。即使是新兴的美洲巨人美国,也欠欧洲投资人很多债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欧洲人在美洲的投资总计将近70亿美元,但是美国人在欧洲的投资总额却只有上述数据的1/10。②
帝国主义
但是,除非欧洲人有办法强迫当地政府保护他们与他们的资产,否则他们不能安心地在国外贸易、旅行或投资。在现代化的国家里,外交压力可能就足以保护从事商业活动或旅行的欧洲人。19世纪中期,有很多英国的贸易商与投资人,满足于所谓的“非正式帝国”(informal empire)或者“自由贸易帝国主义”(free-trade imperialism)。但是,欧洲人在未开发地区的活动越频繁,所冒的风险就越高,例如强盗、怀有敌意的族群或当地统治者的突发奇想所带来的威胁。19世纪末期,欧洲人越来越多地选择通过完全控制当地的政治和军事,来保卫他们的市场和原料渠道,并回收他们的投资。
在19世纪末期,欧洲帝国主义——即建立帝国——并不是一件新鲜事。早在15世纪,欧洲人就已经开始在世界各海洋沿岸建立前哨基地。① 16与17世纪时,他们已经在拉丁美洲与亚洲建造了有利可图的矿场以及贸易站。在上海等城市,以及奥斯曼帝国等国,他们强迫当地统治者授予他们“治外法权”(capitulations),即欧洲公民只受其本国法律管辖的权利。但是,这些努力与19世纪末期的行动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他们直接占领了整个世界的土地。从19世纪50年代到1911年间,欧洲人在几乎所有的未开发地区都建立了殖民地。除了利比里亚和埃塞俄比亚之外,他们瓜分了所有的非洲土地。19世纪80年代,法国人完成了征服印度支那的霸业。1897年之后,欧洲人开始划分在中国的势力范围。1914年时,英帝国的版图是本土面积的140倍;比利时是80倍;荷兰是60倍;而法国则是20倍。随着西伯利亚大铁路(1891-1903建成)的完工,俄罗斯帝国崛起,成为太平洋地区的一大强国。至于晚期才参与角逐的德国,至1885年时也建立了相对来说比较狭小的帝国,其版图包括东非、西南非以及中国沿海地区,在欧洲比较不发达的地区投资,而且在1900年以后迅速地组建了一支强大的舰队。只有日本设法阻挡了这股欧洲风潮,他们成功地采用了欧洲的工业技术,从而得以在1894年收回了1858年时被外国攫取的“治外法权”。
如何解释19世纪末期欧洲帝国主义突然的蓬勃发展,是历史争论的核心问题。有些历史学家相信,帝国主义基本上是一种文化现象:对传教士而言,是为了传教热诚;对工程师而言,是为了建桥;对士兵而言,则是为了荣誉。在印度支那,的确有些天主教传教士会请求法国海军的协助;但渐渐地这些海军军官却逾越本分,在19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之间,在印度支那建立起法国的统治权。
其他一些帝国主义的信徒确信,经济驱力才是根本。他们指出,1881年当法国的债券持有人面临资产的损失时,法国占领了突尼斯;1882年,当欧洲投资人不能再向挥霍无度的埃及统治者伊斯梅尔(Khedive Ismail)收取贷款利息时,英国占领了埃及。有些殖民地的建立几乎纯粹是基于商业目的:1879年,格尔迪(George Goldie)爵士的联合非洲公司(United African Company),将英国驻军延伸到现今的尼日利亚。意大利在1911年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占领了利比亚,使其南部的过剩人口得以拥有一方乐土,并且挣得荣誉。
根据单纯的贸易或殖民要求,无法对帝国主义做出令人完全满意的解释。首先,从1885年到1914年之间,各国所掠夺的领土相当不适合欧洲殖民。此外,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贸易,更胜于与本国殖民地的贸易。帝国主义的经济学解释,建立在一个更为基本的判断上——资本主义的内在缺陷。英国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霍布森(John A. Hobson)被发生于南非的布尔战争(1899—1902)所激怒,首度以系统性的方式,将帝国主义归咎于资本主义的矛盾。霍布森认为,低工资与财富分配不均,使欧洲工人的购买力偏低,资本家只能搜寻比较富裕以及投资回报率比较高的海外市场,才能幸免于周期性发生的萧条。①
在《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7)一书中,俄国马克思主义者列宁将霍布森的论点进一步阐发。列宁相信,在竞争与更加昂贵的技术导致利润下滑时,资本家必定转向垄断。当垄断者互相争夺海外的最后机会时,资本主义国家必然会走向战争,而且迟早会在冲突中彼此毁灭。列宁撰写该书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不过,列宁严重低估了资本家在先进国家持续投资的程度,即使是在1885年到1914年、帝国主义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资本家在先进国家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然而,没有任何一种对帝国主义的解释,可以忽视经济目的。
不论是出于哪些动机的综合作用,一旦帝国主义开始扩张,当最后可获得的领土已经抢夺到手时,它会呈现一种自我维持的态势。分析了19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之间帝国主义逐步扩张的情形后,罗纳德•罗宾逊(Ronald Robinson)与约翰•加拉格尔(John Gallagher)断言,在英国政府占领埃及的决策中,战略考虑是最主要的原因。根据这种说法,英国为了保护其在印度的利益,所以在1882年取得埃及的控制权。换句话说,殖民地的存在,开创了控制进出该地通道的战略性需要。① 批判这个理论的人指出,英国控制印度的原因,即使不是全部,也大半是基于经济因素。无论如何,1914年时,帝国主义的最终结果是创造了一个西方列强在各大洲角逐竞争的世界。在1908年美国的罗伯特•皮尔里(Robert Peary)到达北极、1911年罗纳德•阿蒙森(Ronald Amundsen)在南极竖起挪威国旗之后,可以说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角落不受帝国主义的影响。
1914年,由于欧洲人几乎垄断了现代的军事武装,所以他们能够保卫自己的世界帝国。由欧洲军官统率并且装备精良的殖民地军队,轻松地就能击败东方、回教王国与非洲部落——在当时他们要以本国的武力,取得长期凌驾于欧洲人的优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1896年埃塞俄比亚人在阿杜瓦(Adowa)大败意大利军队,是唯一的例外。英帝国的诗人吉卜林(Rudyard Kipling)之所以能够宽容大量地对待苦战的苏丹战士:
而,在酩酊大醉之前,苏丹士兵……
你冲破了一个英国方阵。②
是因为到那时为止,英国人最后总是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
欧洲以外正在兴起的工业势力,从来没有打算依照欧洲的规模来建立军队。举例来说,在19世纪80年代,美国军队的主要功能只是镇压印第安的反抗者。在当时除了彼此之外,世界上并没有可以与法国、德国、奥匈帝国(Austria Hungary)及俄罗斯庞大陆军一争高下的军队。因此,美国在1898年从西班牙手中强夺菲律宾,以及日本于1905年挫败俄罗斯,对很多欧洲人来说是非常令他们震惊的。

内容简介
《西洋现代史(插图修订版)(第4版)》内容简介:20世纪的欧洲经历了非凡的成就以及巨大的不幸,对全世界、全人类影响极深。《西洋现代史(插图修订版)(第4版)》论述时间为1914—2004年。全书结合欧洲文化背景,以一种比较的视角揭示了欧洲的权力、财富、创造力及其转移:发端于欧洲、持续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充满了血腥、毁谤与浩劫,而战后短短二十年中欧洲又经历了布尔什维克革命、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和肆虐以及经济大萧条……续之以波及范围更广、更加血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书中还论及了普京在俄罗斯的崛起、冷战后民族主义争斗、巴尔干半岛的科索沃危机、欧洲一体化以及“9•11”事件之后的美伊战争等。
作者深入浅出的阐述能够让读者了解这些重要事件的演变过程。书中所配图片和地图,使《西洋现代史(插图修订版)(第4版)》更具可读性,对于研究20世纪欧洲历史的读者颇有助益。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