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旅行:lonely planet的故事.pdf

当我们旅行:lonely planet的故事.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当我们旅行:lonely planet的故事(中文第2版)》编辑推荐:自助旅行最困难的是什么?正如托尼•惠勒近40年来一直倡导的:当你下定决心准备出发时,最困难的时刻就已经过去了。那么,出发吧!
被称为业界传奇的LonelyPlanet出版公司的创始入托尼,惠勒和莫琳.惠勒夫妇,几乎为全球各国出版了旅行指南。
LonelyPlanet出版物诞生于1973年,惠勒夫妇自己动手,出版了一本新奇的旅行指南一一《便宜走亚洲》(Across Asioon the Cheopl。之后不久,他们又出版了《鞋带上的东南亚》(South-East Asiaono Shoestring),很快就被人们誉为背包客的“圣经”。他们勇敢地开拓了其他旅行出版商都未涉足的领域,在大众旅游业兴起之前很久,便满足了那些乐于经济游的自助旅行者的需求。
《当我们旅行:LonelyPlanet的故事》独具匠心地将自传、公司历史和旅行书融于一体,既讲述了托尼•惠勒和莫琳,惠勒个人的故事,也追溯了他们怎样历尽坎坷,将公司发展为世界上最大的独立旅行出版商的历程。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回忆录揭示了一种冒险精神,这使他们成为《纽约日报》所说的“指导奇怪的人去奇怪的地方的专家”。
所有的一切都是这样发生的,冒险、乐趣和激情。

媒体推荐
所有的一切都是这样发生的,冒险、乐趣和激情,全都浓缩在一次激动人心的阅读中。
——《每日电讯报》

作者简介
作者:托尼•惠勒 莫琳•惠勒 译者:杨桦

被称为业界传奇的Lonely Planet 出版公司的创始人托尼• 惠勒和莫琳• 惠勒夫妇,几乎为全球各国出版了旅行指南。Lonely Planet 出版物诞生于1973 年, 惠勒夫妇自己动手, 出版了一本新奇的旅行指南——《便宜走亚洲》(Across Asia on the Cheap)。之后不久, 他们又出版了《鞋带上的东南亚》(South-East Asia on aShoestring),很快就被人们誉为背包客的“圣经”。他们勇敢地开拓了其他旅行出版商都未涉足的领域,在大众旅游业兴起之前很久,便满足了那些乐于经济游的自助旅行者的需求。

目录

1.穿越亚洲
2.东南亚之旅
3.开始行动,惨淡经营
4.山雨欲来
5.更多的烦恼
6.暂时的宁静
7.转战欧美
8.关于指南书
9.世界上所有的麻烦
10.其他工作
11.不一定总是好人
12.高峰,低谷
13.“9·11”及其他
14.BBC及其他

序言
1972年,托尼•惠勒和莫琳•惠勒决定出发去做一次环游地球的一年之旅,他们本来想这样可以过足一次旅行瘾。沿着“嬉皮路径”,他们从英格兰出发,穿越亚洲来到澳大利亚。此番旅行,为他们开启了一片新的天地,迎合新兴的自助旅行者需求的一种新旅行指南应运而生。
三十多年后,他们已经是世界上最大、最成功和最受爱戴的独立旅行读物出版公司之一。目前Lonely Planet 在三个大陆设有办事处,有四百多名雇员,二百五十名作者,六百多个品种的图书,年销量超过六百万册。托尼和莫琳夫妇现在生活在墨尔本。

之所以有Lonely Planet,是因为当年不停地有人问我们:“你们是怎么从阿富汗到印度的?”“没得病么?”“只搭了个游艇?”等等问题。今天你看到这本书,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人们总是在问我们“两个只剩下两毛七的背包客,你们如何最后能够拥有一个跨国公司呢?”
我们最初的旅程曾经激励了无数想要上路的人们,与此相仿,Lonely Planet的故事也会在那些梦想把自己的热爱变成自己的事业的人们中产生共鸣。这么多年来,我们经历过很多的访谈并经常被问到同样的问题:
旅行在你们生活中的地位如何?
你们既是夫妇又是生意伙伴,这种关系是如何维持的?
你们是怎样把照顾孩子和你们的生活方式结合起来的?
Lonely Planet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它在不断改变,我们也是如此。我们从当年二十多岁、怀抱一腔旅行热情的穷背包客,变成了今天五十几岁的百万美元公司的老板,而不变的则依然是对于旅行的热忱。
Lonely Planet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一直在其中生存并呼吸,我们爱它,尽管这并不总是有趣或者容易的事情,但我们从来也没有厌倦。一路上我们学到很多东西,关于生意,关于如何把生活和工作结合在一起,关于去承担风险,努力工作;我们也知道了当你敞开胸怀充满好奇地让自己去面对这个世界时你会遇到什么,所以我们的故事综合了这一切:旅行,工作,人与人的关系。
托尼主要负责来完成这本书,在写作过程中,我们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后来我们决定这本书将有一个主要的声音(托尼的),但写到关于我的或者我发现的东西,我也将发出自己的声音。
托尼和我仍然在旅行。我们仍然相信激励人们走出去看这个世界是何等重要,我们也依然热爱我们所做的一切。当然,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广大旅行者对于Lonely Planet的信任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对于每一个用过或者滥用过我们书的读者,每一个在路上给我们写信的旅行者,以及每一个在上路之前在包里塞上一本Lonely Planet的人,我们衷心地说一声:“谢谢!”

后记
今天我仍然是个中了旅行瘾的人,塞给我一张机票我马上就可以启程出发。Lonely Planet的开始是由于我们出版了那些其他出版社不屑一顾的目的地旅行指南,现在这个依然是我个人最大的兴趣。——托尼•惠勒
虽然我不太可能再参加大型书的制作,但在2004年我还是参与了两个小的新指南。在东帝汶仍被葡萄牙、印度尼西亚占领的时候我就去过那里,现在它独立了,我热切地希望能出版第一本关于这个新国家的书。另外我还去了偏僻的福克兰群岛和惊人的亚南极岛:南乔治亚,在那里我加入了一个勇敢的徒步团队沿着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的著名路线穿越冰冻的岛屿。这次旅行产生了我们的《福克兰群岛和南乔治亚》一书。
在非洲指南中每次我们要包括的国家的数目一直都是一个标尺,它很好地衡量了我们为涵盖那些艰难的目的地所做出的努力。2006年我很高兴被招来重写中非共和国一章,莫琳和我在2005年底曾经设法拜访过这个位于大陆角落人迹罕至的国家。
乔治•W•布什的邪恶轴心也激发了我一些个人的旅行计划。在布什为我草拟一份名单之前,我已经有了写写那些被遗弃国家的想法。最近,我到过伊朗、朝鲜、利比亚、沙特阿拉伯和叙利亚,2006年我独自一人在伊拉克停留了一个星期。
我们的旅行一般都会有相应的目的,哪怕就是为了试一下新书。多数时候我们确认书确实像我们希望的那么好,但是莫琳和我是Lonely Planet最严厉的批评者,即便我们是高高兴兴地回来,我们还是可能会有好几页的笔记记录着需要修改、提高或添加的地方。我们开玩笑说当作者听说我们要去他们写的地方时会吓得发抖,确实,有些时候他们发抖还是明智的。
创立Lonely Planet是因为我们热爱旅行而且坚决相信旅行的重要性。这种热爱和信仰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改变。今天,我们两个人在商业上都有了自己特殊的兴趣(莫琳对Lonely Planet基金会很感兴趣;我则坚持在涵盖有挑战性的新目的地方面,我们应该一直领先),但归根结底,是旅行给了我们灵感,是旅行驱动着我们向前,今天,旅行仍然是Lonely Planet的一切。

文摘
版权页:

当我们旅行:lonely planet的故事

插图:

当我们旅行:lonely planet的故事

当我们旅行:lonely planet的故事

如果谈到让作者陷入的麻烦、当地政府的愤怒,再加上盗版,没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越南。1990年,当我们正在调研《越南、老挝和柬埔寨》时,由于作者丹尼尔•鲁宾逊去了河内以北他不应该去的某个地方而被逮捕,从而有机会以游客的视角观察战时河内的希尔顿战俘营,之后他飞到曼谷,立即把他的故事写给《曼谷邮报》。丹尼尔并不是故意去禁区的,而是因为在当时的越南很容易得到一个政府部门去某地的许可,而同时可能会很快被另一部门逮捕。丹尼尔在西贡获得的通行证,在河内并不被承认。
幸运的是,他被逮捕时已到了调研的尾声,笔记也没有被没收,所以指南仍然按计划出版了,也立即获得了成功。如果模仿确实是一种最真诚的恭维,那么越南政府一定是已经原谅了我们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而且还放入书中,因为他们很快就盗版了我们的指南书。如果你不用花钱调研并制作书籍,或者承担作者被驱逐的成本,那就很容易把书价做得比我们的低。
有段时间越南政府甚至为了提高他们的盗版销售量而禁止我们的正版书,而表面上却是因为我们在第二版上写了越南有“用钱可以买到的最好的警察”。盗版书在大街上被肆意公开出售,就连政府的游客办公室里的版本也包括那段评语。他们虽然已经停止没收游客手中的书,但是我们后来出版的新版《越南》指南却都被盗版了,还包括法语版和越南语短语手册。更为不幸的是,无论盗版的质量还是出版的速度都日渐提高。新版发行后不出一个星期就会在西贡和河内的街道上出现盗版书。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联络河内所有的相关人物,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但都没有成功。
作者可能会让你头疼,政府可能会让你伤心,书店的小偷(他们专门瞄准指南书)可能会让你非常愤怒,不过有时我们也会给自己下套。在出版1999年第四版《西欧》(Western Europe)指南的时候我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本1376页的畅销书一共已经印刷了40000本,然而我们却发现书脊竟自豪地宣称这不是西欧的指南而是Westen Europe指南。麻烦总是时有发生,不过最让我吃惊的是在这件事上出现了多少愚蠢的推卸责任和文过饰非——大家从四处冲出来宣称不是他们的责任。当然,所有人都有责任。设计师没有键入一个“r”,但是他只不过是看封面、批准封面、使用封面的一整串人中的一个。这只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如今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想办法解决。
“扔掉这本书吧。在封面上发生这种错误实在是太丢脸了。”有些人提议说。编辑部门总是坚持每个逗号都要放在正确的位置,他们一致要求“废了重印”。
“不行。”我说,“且不说重印40000本又大又厚的书所需要的成本,为了把一个小小的‘r’加入每本书将要倒下多少棵树呢。”我们的办公楼门口有两棵树长得很好,必须定期修剪它们才能看到Lonely Planet的牌子。我想40000本《西欧》大概需要38吨纸张,等于500棵那样的树。所以绝不能重印。
“把它贴上。”还有人建议。
用Western Europe的贴纸盖上Westen Europe是可以的,但是这样很费时,贴的不好也很容易被看出来。那么读者会怎么做呢?他们肯定会把贴纸拿下然后去看下面有什么。几年前,兰登书屋发行了他们针对学生市场的短命的伯克利指南。1993年的第一版伯克利欧洲指南在封面上有涂鸦作品,包括一句在政治上严重不妥的话“Belsen was a gas”(注:性手枪乐队的名曲,Belsen是“二战”时的德国集中营),这个疏忽一定是在书出版之后才被发现的,因为销售的书上都用小贴纸遮住了冒犯的涂鸦。当然,如果你知道这个,而且正与朋友在书店里,一定忍不住让他们看看。
“任何事都别做”可能是最明智的建议。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对此事保持安静态度,我保证可能只有半打的读者给我们写信。可问题是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哪怕只是为了停止关于这些危机的会议,让每个人都能回去工作。
我们想光明正大地向世界承认自己是笨蛋,如果别人感兴趣的话。可是该怎么解决呢?
Westen Europe肯定到我的梦里来了,因为一天夜里醒来后我就有了答案。我们可以加个书签,承认自己的错误,解释发生的过程和我们是如何决定不毁掉重印或者遮盖自己的错误。笔记本电脑就在床头,于是我趁着灵感还没有从梦中消失前赶紧设计了书签。虽然编辑和设计部门后来做了些改进,但是下面你所看到的就和我那晚的主意非常相似。
WESTEN EUROPE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Lonely Planet的库房里……
第一位库房职员(正在往书架上放新书):怎么拼西(Western)字?
第二位库房职员:W-E-S-T-E-R-N。
第一位库房职员:里面有字母“r”吗?
第二位库房职员:当然有。
第一位库房职员:那么,看来有人捅娄子了。
随后,在出版会议中……
史蒂夫:这怎么可能发生呢?肯定应该有人检查过封面吧?
理查德:每个人都检查过封面——设计、高级设计、编辑、高级编辑、罗布(出版人)——该死,我也看过!
约翰: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如果连西字都不会拼,那我们可真够笨的。
安娜:嗯,我们可以把书废掉,但是我认为不应该只为了一个“r”而牺牲那么多书。
理查德:我们可以把它们贴上,但如果贴不好就会吸引注意力。
莫琳:而且人们会撕下贴纸看看我们到底藏了什么。
史蒂夫:我们可以坦白,在书里加个纸片,对这件事开开玩笑。
托尼:做个书签,至少还有用。
既然已经决定了怎么做,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宣传。我们可不想让一些报纸说我们出版了一本西欧的书却不知道怎么拼写书名。向我们的公关部致敬吧!很快到处都是关于Westen Europe的故事,书店报告说读者都在要有错误拼写的书。这本书是如此的引人注目,甚至有人认为我们是故意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所有这些宣传。有些文章建议这本书甚至可以成为收藏品。当然,也有些英国出版界的文章对此嗤之以鼻,“对于一个殖民地的出版商还能指望什么呢”,英国的连锁书店W.H.Smith决定在我们卖光第一批40000本,改正错误之后才购买。他们没等太长时间:第一批印刷品比想象中卖的快得多,在后来的印刷中我们终于把错误纠正过来了。

内容简介
《当我们旅行:lonely planet的故事(中文第2版)》内容简介:之所以有Lonely Planet,是因为当年不停地有人间我们“你们是怎么从阿富汗到印度的)”、“没得病吗)”、“只搭了个游艇?”等等问题。今天你看到这《当我们旅行:lonely planet的故事(中文第2版)》,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人们总是在问我们:“两个只剩下两毛七的背包客,怎么最终竟拥有了一个跨国公司呢)”
我们最初的旅程曾经激励了无数想要上路的人们,与此相仿,LonelyPlanet的故事也会在那些梦想把自己的热爱变成自己的事业的人们中产生共鸣。这么多年来,我们经历过很多的访谈并经常被问到同样的问题:
旅行在你们生活中的地位如何?
你们既是夫妇又是生意伙伴,这种关系是如何维持的?
你们是怎样把照顾孩子和你们的生活方式结合起来的?
《当我们旅行:lonely planet的故事(中文第2版)》讲给你解答。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