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日本杀人事件.pdf

续•日本杀人事件.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续•日本杀人事件》编辑推荐:《周刊文春》票选“百大推理小说”第一名。和盘托出日本文化&国民性格,被誉为把脉日本“精神障碍”的标杆。既有《白夜行》的暗黑绵密,又不乏《菊与刀》的深刻透彻。宫部美雪叹为观止,亲自作序推荐。

名人推荐
山口雅也打开了本格推理的另一扇门,令人叹服!
——宫部美雪
虽然前面的备忘录里提到这是美国人眼中的日本,但这里的日本似乎更接近日本文化的本质。
——千街晶之
这可以称得上是一部超推理小说,山口雅也设置了一个用西方逻辑无法解开的谜案。
——三省堂书店读者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山口雅也 译者:果露怡

山口雅也(1954- ),日本推理小说作家,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法学部。1988年推出《活尸之死》,奠定了他在日本推理文坛的地位。之后,他发表了多部作品,如《朋克刑警的冒犯》、《火车站深处的深处》、《奇偶》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日本杀人事件》系列。
山口雅也一直在探索本格推理的前进方向,他常常架构一个超现实的平行世界,具有强烈的幻想特质,但在曲折离奇的故事背后,仍有精巧的谜团。《日本杀人事件》正是巧筑平行世界,在超现实的世界中进行解谜的代表。该作品凭此赢得评委的认可,获得了第48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山口雅也巧妙的背景设计,对异常状况的逻辑构筑,为本格推理带来了全新的元素,也开创了日本推理文坛的新气象。

目录
手记 001
第一话 大人国的格列佛 006
第二话 实相之船 162

序言
在我居住的观音市,有间名叫“粉墨”的旧书店,我时常上那儿淘书。三年前,我在店里发现了一本奇妙的平装书。此书封面很怪异,富士山配以观音像和樱花,完全一副“外国人印象中的日本”的模样。书名也是十分直白的The Japan MurderCase,作者名则是用片假名拼写的Samuel X。“粉墨”书店正好位于美军基地附近,那书或许是被手头拮据的美国大兵卖了换钱的吧,总之,书名和作者从未耳闻。我询问了经营旧书店的好友山内m e m o r a n d u m铳儿,他是伦敦堂的店主(也是京极堂那位中禅寺秋彦的友人),熟知西洋书籍(尤其侦探小说),却也不知该书来历。
我赶紧拜读,书中内容丝毫不逊外观,奇妙怪异得紧。故事主人公是个美国人,大致讲他造访日本,解决了三起离奇案件。虽算推理小说,其内容——也就是作品中的世界——同样让人困惑。
具体而言,这部小说正如其名,是以现代日本为舞台,然而书中呈现的世界却同你我所知的现代日本相去甚远。The Japan Murder Case书中的日本,封建社会时期的人力车和现代化汽车你来我往;电脑早已普及,街头巷尾却满是留着发髻的武士。更有甚者,如同江户时代吉原的游郭,竟然堂而皇之地挂牌营业。
类似例子不胜枚举,书中对日本的描写充斥着诸多误解和夸张。该书似乎出自美国人之手,看来作者本人并未亲临日本,多半是依托失实的资料和想象进行创作的吧。
我并不因此恼火,反倒被小说中别具一格的幻想世界深深吸引。相较于经过周密调查写就的关于日本的小说,此书更得我心。再者,仔细阅读就会发现,书里虽然充斥着对日本的扭曲见解,却不时蹦出让我大为惊叹的宏论,也有对业已遗失的日本精神的重新认识。并且从结果而言,作者心目中失实的日本形象,可以说为侦探小说展示了全新的可能性,启发极大,进而让我产生了应当将其翻译引进的想法。
我费尽周折,终于和居于美国的作者取得了联系,并向他提出将The Japan Murder Case引进日本国内翻译出版的意愿。然而早已封笔、几乎过着隐士生活的Samuel X对此并无兴趣,只回以冷冷数言表示拒绝。
我自不甘放弃,接连写信进行交涉,终于获准翻译引进。不过对方附有条件,要求不得对外公布Samuel X之名,而是归在我名下代为出版。
由此,《日本杀人事件》冠以山口雅也著作的名义,得以问世。《日本杀人事件》幸得广泛好评,并于发表次年荣获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大奖。
如此一来,对续集的呼声自然顺理成章。不知有多少熟人或读者向我问起,东京茶梦的下一轮冒险何时能够成书?然而此书本非我之所作,断不可擅自狗尾读貂。如是种种,我只得再次同SamuelX联络。
这一回,Samuel X同样兴致缺缺,只说自己著书唯有一本,并无后续。我当然不会信以为真就此断念。我随即指出,在《日本杀人事件》末尾,写有茶梦决心留居日本从事私家侦探一幕,既然如此,必当存有后续,并恳求倘若著有续作,或是未成书之原稿,可否借予在下拜读。
如此数轮书信往返交涉,Samuel X终于再次被说服。某日,我打开收到的小包裹,里面正躺着一叠机打原稿,并附有Samuel X的回信。
信中内容照样冷淡简短——
真服了你的热情,我确实存着没发表的手记,就取其中两篇给你吧。
——仅此一言。前次也是如此,Samuel X并不将自己的作品称为“小说(Novel)”,而唤之“手记(Memorandum)”,就似他曾亲历日本,遂有该作。虽然,如他所述的日本并不存在,我却也不再多言,省得坏了对方心情,徒添麻烦。
总而言之,我阅读了送来的机打原稿,认为其同样具备翻译发表的价值。尤其第二篇《实相之船》,古今东西,它同我至今读阅的一切侦探小说大相径庭,实属异质之作。
我立刻写信同Samuel X展开交涉,又是好一番顽强游说,终于取得翻译出版的许可。不过对方同样附有条件,要求不得出现原作者之名,而是作为我的个人著书公之于世。
——综上所述,这便是《续•日本杀人事件》终于得以问世的原委。
照例,为了保存本作的独特世界观,故事中对日本相关描述的失实之处,并未加以订正。
——以上原委,特此向各位读者说明。
——山口雅也 于观音市草庵

文摘
第一章 鬼魂的盂兰盆舞
在不可思议的国度,日本,生者同死者似乎正和睦共存——其亲密程度完全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
此言绝非凭空想象,不论换谁目睹呈现在我眼前的光景,想必都会断言这绝非外国人的信口开河。
我呢,现下正在墓地,坐在白花花的野餐垫上,垫子就铺在积木般整齐林立的日本特色的墓碑前头。当然,我绝对不会自个儿待在这种地方,这小小的一隅,围坐着我的亲朋好友,众人此前就已热火朝天地喝着清酒吃着菜。环顾四周,我们并非唯一一群,被灯笼照亮的各个墓碑之间同样铺着座席,人们纷纷群聚至此欢度夏夜。
——惊人之处就在于,日本人竟然在墓地里开Party。
这般场面倒非头一次听说,当年我在美国读小学时,就曾从教科书中看到过介绍如此特异日本风俗的照片,下方的解说词写着:“时值盂兰盆会或春秋分,日本人便会这样同祖先之灵共享盛宴。”我至今仍清楚记得当时的震惊劲儿。
虽说早有所闻,但像这样亲身体验“墓地Party”,如此奇异的气氛仍然让我大为困惑。日本人跟美国人不同,并没有举办家庭宴会的习惯,在外国人看来,算是多少有些排外且不擅社交的人种,没料他们却如此热衷于和死者的交谊。
正如孩提时代的教科书中所写,今天恰是日本履行重要宗教仪式的盂兰盆会之期。我受日本亡母的兄长——也就是舅舅东京芭蕉——之邀,于傍晚时分来到东京家祖坟,一番清扫献祭之后,便生起火来迎接祖先的亡灵。
我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实际上同日本母亲并没有血缘关系。我的生母是个品行不端的白人女性,在我十岁左右,她在郊外廊桥偶遇自称摄影师的小白脸,就这么跟着对方私奔,从此音信全无。之后父亲的再婚对象正是那位日本母亲。最初我也对这般事态不知所措,幸而继母和生母完全不同,既开朗又贤惠,隐忍而坚强,并且超越血缘的隔阂,给予我无限疼爱。
但她绝不放任溺爱,当我受挫时,母亲总会如此鼓励——
“男子当如日本武士般活得坚强。”
她那毅然坚决的表情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的记忆之中。
我对日本母亲的仰慕远胜生母,并且深受其影响。然而,命运之神如此无情,转眼就将这位无可取代的人从我身边夺去。共处不满一年,母亲就横遭车祸,匆匆撒手人寰。
但我始终无法忘怀日本母亲如观音般满溢慈爱的微笑,终于下定决心赴日学习真正的武士精神。唉,或许那位温柔的日本母亲才该是我的生母,而我也理应是个日本人,过着更加像样的生活吧——我甚至开始抱有这般妄想。
以上种种,促使我从学生时代就埋头学习日语和日本文化,为奔赴母亲的祖国打下基础。直到我在三十过半的年纪遭遇离婚和失业的双重变故,以此为契机终于踏上了想象中的第二故乡。
距离我来到这座位于相模县半岛的观音市,被作为城市象征的巨大白衣观音像微笑相迎,其实还不足三个月,感觉上却已有相当时日。
日本,我为之憧憬的国度,果然以温暖的微笑接纳了异国来客。我决意在此生活,遂改随母姓,又将原名Sam换作喻意“梦想茶之道”的汉字,重生为蓝眼睛的日本人——东京茶梦。顺带一提,母方虽姓“东京”,却并不住在东京。在日本,这姓氏就跟铃木或银座一样,电话簿里多了去了,简直再普通不过。
然而,我从不可思议之国获赠的礼物并不都是友好的微笑,稍显蛮横的洗礼同样不期而至。我琢磨着自己曾在地方检察官手下做过调查员,打算靠经验在日本当个私家侦探,可事务所还没开张呢,就被卷入三起案件(收录于前作《日本杀人事件》)。
跟我在美国经历的案子相比,这三起事件相当怪异。我借助芭蕉舅舅之力,总算解决了谜案,但另一方面,又为不可思议之国的不可思议之案大为困惑,甚至为自己能否胜任私家侦探深感不安。幸而,就在我大为动摇之际,所宿旅店的可爱女子——笑靥姑娘——的鼓励让我深受感动,终于重振在这一国度成为私家侦探的雄心。
芭蕉舅舅提供了那座原木风格的隐居小屋——草庵一隅,供我开设侦探事务所。就在紧锣密鼓进行开业准备的当儿,恰迎来了盛夏的满月之期,也正是盂兰盆会之日。
“唉,也不知一美之灵可否自美国而归。”
突兀的搭话让我抬起头来,芭蕉舅舅正冲我笑着。他身着宽松的茶色神道教袍子,又像天主教徒般顶着无檐圆帽,同我在照片中见过的冈仓天心[①冈仓天心(1863-1913),日本美术家、思想家,著有《东洋的理想》《说茶》等书向西方介绍东方文化,其“亚洲文化一体论”成为日后侵略政策的重要源头。]①一般风貌,却没有那位茶道艺术家的严苛表情,而是始终挂着柔和的微笑。
“能回来自然最好。”作答的同时我不禁环顾四周,“不过话说回来,日本人当真是不可思议的民族,竟然像这样跟亡灵一起开Party狂欢。这是佛教的——”
芭蕉舅舅打断我的疑问。
“的确,盂兰盆源自佛教,灵魂自黄泉归来之说也正取自佛教的轮回转世。不过祭祀祖先这般习俗,却是日本自古有之的神道观念。”
“嚯,原来如此,不愧是众神之国,佛教跟神道教也都和平共处呢。我们那边源自凯尔特人风俗的万圣节,亡灵也会来人间溜达,不过全是些恶灵和魔怪,可没有这般热烈欢迎的气氛。”
“此言差矣,这儿也不全是受欢迎的善灵。”
插嘴的是卦之国屋易左卫门[①典出纪伊国屋文左卫门(1669—1734),江户中期豪商,性格豪爽,崇尚风雅,曾在吉原一掷千金。]①,卦之国屋是有名的实业家,素有物流界帝王之称。先前我被卷入游郭岛妓女连续杀人事件时,机缘巧合结识了这般人物。在我的参与引导下,案子最终得以解决,他的嫌疑也一洗而清,自那之后他便对我多有信赖。
卦之国屋原本领着随从和外国宾客们来此参加墓地祭典,见了我们便过来打招呼,结果顺势被迎入东京家的野餐垫,成了这场小型家庭宴会的座上宾。
卦之国屋皱起颇显坚毅的浓眉继续话题。
“在本国,亡者之灵也并非打一开始就是正面的存在。人死后刚刚脱离肉体的魂魄被称做鬼魂,相传这种灵体尚保有个性,并且带有死秽。”
“死秽?”
“嗯,算是某种污秽之物吧。这种鬼魂还能招来对人世残留有怨恨的怨灵。”
“怨灵啊……”
我不禁偷瞄附近坟墓,打量着为新近往生的亡灵们点亮的白灯笼,芭蕉舅舅见状为之一笑。
“正因如此,才需我们为之祭祀。据说,经过子孙祭祀,鬼魂就会渐失个性,死秽并消,得以净化,遂成纯净安详之祖灵,继而登山升华,成为家族之守护,即氏族神——”
“请稍等。您刚才说,灵魂会登山?”
“正是,那里自有亡者之界。”
“亡者之界?要说死后的世界——”我伸出食指冲着夜空,“不是该在那上头吗?”
“非也,天上为天津神[①日本神话传说中居住在天上之国“高天原”的神祇。]①居所,非死者当去之地。”
“那该去哪儿?”
“不尽相同。地下有黄泉之国,海上则有生死相隔之界。老朽所言登山之旅,当指山中的亡者之界。不错,纵然次元相异,日本的祖灵却同我等生者一道,共居于同一片天地。”
着实惊人。我也曾听闻日本有八百万众神,寸土寸山皆有神明,不过真没想到,就连祖先的灵魂也掺和其中。本就狭小的岛国早已人满为患,看来还不得不操心神明或者灵魂的人口问题呢。我讶然耸肩。
“总而言之,日本的亡灵们都很中意生者居住的这个世界咯。”
闻言,卦之国屋颇为自得地点了点头。
“完全正确,日本之灵独爱人世。基督教或佛教认为人世充满污秽苦难,遂向天国乐园那般死后世界寻求救赎。日本则不然,对灵魂而言,最大的救赎正是重返人间。换句话说,祖灵的欢喜源自人世间子孙的欢迎感谢,以及对祖先保佑的期待。而作为对其感谢期待的回应,祖灵则为子孙带去幸运繁盛。正因如此,我等才会这般热诚隆重地进行祭祀。不消说,能同赐福家族的祖灵再会,对子孙而言自是喜事一桩。也正因死者和生者的这般关系,日本的灵魂才会借盂兰盆会或春秋分之机,频繁往返于生死两界……”
“照你这么说,对灵魂而言,生前死后并没有太大不同咯。”我竟忘了日式礼仪,忍不住口出讥讽,“原来如此,难怪日本人都不怕死,这下我算知道理由了。什么神风特攻啦切腹介错啦,日本人这些不怕死的大胆行为原来还有这层背景。可不是,活着死了都一样嘛。”
“切腹?呃,这……”卦之国屋不禁哑然。
芭蕉舅舅哈哈大笑,姑且做起调停。
“哈哈,甚为有趣。经你一说确有几分道理。”
我这才记起日本式的社交礼仪,立刻为方才的失礼致歉。
“恕我口无遮拦,请勿怪罪,很抱歉。”
与此同时,似为我们的对话画上休止符般,和太鼓“咚”的一声巨响,这其实是另一出新节目开始的标志。
在正对墓地的寺庙正殿前,广场上雄踞着饰满灯笼的高台。形似瞭望塔的高台上放置着和太鼓,外观就像拉丁乐器中竖立搁置的天巴鼓。此外还有看似麦克风和电子合成器的器材,高台顶部还设有便携投影仪。在各种器材间,能见数名年轻人的身影。他们披着同一款式的方格纹短褂,头上缠着水珠纹绵制手巾。
另一方,高台周围不知不觉间已经聚满男女老幼,他们全数身着浴衣。所谓浴衣,就是供夏季穿着的轻便型棉质和服。这种服装对咱老外来说也不陌生,它就是旅店里提供的睡衣。要我说,穿着这种衣服出门,那真是羞死个人,但对日本人而言,浴衣似乎是夏季户外娱乐时必不可少的服饰。
太鼓再次“咚”的一声闷响,高台周围的男男女女随之调整姿势端坐,今夜的重头戏终于拉开了帷幕。至于是什么节目,听了可别吓着,这是舞蹈大会。
——在鬼魂群聚的墓地里召开舞蹈大会……
我只能呆然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内容简介
《续•日本杀人事件》内容简介:来自美国的Sam在日本开设了一家私人侦探所。第一位委托人很快登门,是一个相扑力士,他找侦探的原因是每晚都被鬼魂所扰。Sam不信鬼神之说,欣然接受委托。在调查当晚,便接连遭遇了三具尸体。死者都是相扑力士,还有两具尸体一模一样……
Sam最终解开了力士之死的谜团,但一个美国同胞的遭遇却令他更加迷惑。被困寺院的这位美国同胞与Sam有着几近雷同的经历,一起用经验和形式逻辑无法解开的案件横在了他面前……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