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丽场.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7-01-05 05:18: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名丽场.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国际知名服装公司BUNK有三大巨头——林丹、高娜、于飞虹。初入职场的冷面女孩王烨(本文女主角“王爷”)过五关斩六将,在高娜的打压和林丹的利用中,与总裁郭靖、富二代倪赟等各路人马交锋,逐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金领新秀,正在此时,另一个强劲上司于飞虹来到她的身边。海报:

编辑推荐
《名丽场(随书附赠亚马逊独家限量N次贴)》那一年我什么都没有,但我知道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超2亿次阅读,五百万转发刷爆朋友圈!未上市天价影视版权已被竞抢!周宏翔首部青春职场长篇小说《名丽场》马思纯×丁丁张×反裤衩阵地,联袂推荐!
★她曾被委以重任,又曾被重重打压;她精致生活,她坚持自己
★她是女生,却被称为“王爷”;她只是 #敢和别人不一样#
★“有锋芒却不锋利,任性痛快却又坦荡热烈,王爷活出了我们内心最狂热的执着——不做你们眼中最对的那个人,只做我眼中最好的自己。”——马思纯(《左耳》《七月与安生》主演)
★“好看的女人,好看的人生。”——丁丁张(青春光线总裁、作家)
★“若要前行,就得离开你现在停留的地方。哪怕别人再强大的自我中心,也强大不过自己百炼成钢的内心。”——反裤衩阵地(媒体人、作家)

名人推荐
★“有锋芒却不锋利,任性痛快却又坦荡热烈,王爷活出了我们内心最狂热的执着——不做你们眼中最对的那个人,只做我眼中最好的自己。”——马思纯(《左耳》《七月与安生》主演)
★“好看的女人,好看的人生。”——丁丁张(青春光线总裁、作家)
★“若要前行,就得离开你现在停留的地方。哪怕别人再强大的自我中心,也强大不过自己百炼成钢的内心。”——反裤衩阵地(媒体人、作家)

作者简介
周宏翔,作家、编剧。微博上最有故事的校长。已出版小说《名丽场》《我只是敢和别人不一样》《我就喜欢不那么好的你》《相遇是比爱更美好的事》《无限透明的思念》《睡在你的回忆里》《少年们无尽的夜》《叠年》《时间浪潮》。
微博:@周宏翔
微信公众号:周宏翔

目录
第一章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第二章 江山易主,恩宠难当
第三章 山重水复,险象环生
第四章 对弈
第五章 死棋
第六章 多事之秋
第七章 峰回路转
第八章 大牌驾到
第九章 王者归来

序言

致战火纷争的第二人生(序)

这并不是一本写我自己的书,但却与我的经历息息相关。

起初,关于“王爷”不过是一个短小的故事,我没想到会掀起蝴蝶效应一样庞大的反响。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她确实是一个难得清醒的人,这么说来,并非简单地夸赞。2013年的年底,我将关于“王爷”的故事发布在了个人网络平台上,立马引起了不少人的喜欢,短篇系列的成功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不知道一个活得真实的人会得到那么多人的羡慕和仰望,因为一次又一次地侧面描述,故事中的我最终被渐渐隐去,王爷成了这个故事的主体,又因为一些机缘巧合,让我得以将这几个短小的故事扩充开来。

这个时代的女性和过去已经有了千差万别,保守、拘谨、矜持这些词语已经渐渐从她们身上剥离,她们独立、自强、倔强地生活在这个看似不公的世界里。
这当然是一本写女人的故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对女人的了解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虽然她们曾组成了我人生难得的篇章,我所见过的女人也绝非少数,可是,要真正地将一个大家喜欢的女人写活,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因为短篇故事里,王爷的几篇故事已经奠定了她在读者心中的基本印象,而这次的故事,相当于从头开始,不但要写得与原本的短篇毫无关系,还要保留着短篇中王爷的形象和气质,对我来说,确实不易。可是,我觉得这必须由我来记叙,而且也只能由我来完成。因为是我将我这个同事的故事带到了大家身边,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不止一次有人问我,王爷是否真实存在,故事中既保留了王爷原本的真实形象,我也不得已为了戏剧冲突而添加了一些虚构的成分。我必须指出,这是一本由真实故事改编的小说,既然改编,自然必须进行一定的加工,所以请不要随意去猜测人物原型和故事背景。我可以保证的是,你会从中看到你想看到的每一个人。

这本书的创作过程比想象中要难,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些原因,初版的稿子写了三次,每次都在四五万字的地方中断,我最终放弃之前的故事,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必须想清楚,我要讲述的到底是什么,我需要告诉读者的到底是什么。这不是一本说理的鸡汤故事,也绝不是为了带着王爷口中的那些观点来编造事件,人物是有血有肉地存在着,就必须去伪存真地写出每一个真实人物存活过的痕迹。这本书里,女主角王烨(王爷)不过是偌大职场中的一个点,由点成面构成的庞大世界里,她不是我唯独记叙的人物,但却是整个故事的线索。

毕业之后,我存活在一个非常严苛的职场氛围里,每天面对的事物让我觉得枯燥无趣,但是又迫于生存而不得不进行,在这个过程中,有幸的是,同行的伙伴里,有王爷这样的人,他们比我看到的更远更透彻,更明白职场生存的规则。每一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准则和规定,同样的,每一家公司也有它独特的生存方式,有时候我们像是群居的矮人部落,需要同仇敌忾去对抗外敌,有时候我们又像是独居的巨人,需要辨别内部情谊的真假。在离开校园之后的社会关系里,我们开始慢慢变成另一个自己,即使不得已而为之,也必须带着假面适应着随时骤变的环境。
就像这本故事里的每一个人,王烨、林丹、高娜、于飞虹,她们试图掌握自己的命运,又总是被迫陷入预料之外的旋涡,她们懂得步步为营又必须面对失败和恐惧。她们谁也不是成功的那一个,每一个人都有着值得深思的背景,我努力让这部故事还原了近十年来服装行业在中国的崛起和衰落,但却又不是一部冗长的史诗,我只想当我退出一个行业之后,从记录者的角度来重新审视这个行业与行业中那些至关重要的人物,故事中有一些依靠亲眼所见,也有一些凭借道听途说,更多的是,我想让更多的人了解一个不会被太多人得知的行业幕后。

我想,大多数人想要看这本小说,是想要看王爷更多的故事,那么这本书不会让你失望,可还有那么多王爷之外的故事,这本书里你一样可以读到。
我已经写了快十年的小说了,可以说近些年才慢慢摸到一些门路,而这本书是我摸得门路后潜心专注的一部作品,长达半年的闭门写作,很多时候必须放弃许多其他的活动,直到最终落笔,我整个人像是得到了一种解脱。我想至少我可以给它一个还算不错的分数。
距离上一本长篇出版又过去了好些年,庆幸的是,我还可以写这么长的故事,而且并没有变得更差。
这一次,我希望我笔下的人物可以陪伴你们更长一点的时间,这大概是我创作时唯独的愿望了。

周宏翔2016年冬
于吉隆坡

文摘
林丹有辞退郭晓蓓的想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这丫头刚来不到一个月,就迟到了不下三次,要不是其他组出了那件事儿,换了林丹以前的脾气,早就冲到人事部办公室去勒令换人了。
林丹在公司呆了十年了,十年,不算长也不算短,一个孩子从小学可以读到高中,一对男女从相识可以走向为人父母乃至离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豆蔻少女可以成为站在办公室里叱咤风云的女魔头,就好像林丹自己。十年里她可谓阅人无数,不管是多难搞定的客户还是多娇生惯养的小兵,落到林丹手里,没有一个不是手到擒来,俯首称臣。
但郭晓蓓的身份特殊,……林丹就接到上级通知,这是策划部郭总经理的女儿,关照关照。林丹当然不把郭总经理当回事儿,特别是策划部这种常年瘫痪又不产生收益的部门。可林丹觉得面子上始终要过得去,她从不对郭晓蓓忌讳什么,该说该骂一点不少,但是唯独没办法随随便便辞退了她。……林丹不止一次在会议上说过这样的话。
就在上个月,营业部门的一个小丫头吞安眠药自杀了,据医生后来说,其实她患有抑郁症已经一年多了,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各大媒体也借机报道,让外界对林丹所在的BUNK公司产生了极其反感的负面印象。
没有哪家企业是让你嬉戏玩耍的,没有利益就必须死亡,最终不管你是多铁的饭碗,都要化成一堆烂泥,而收益来源的根本就是无穷无尽的生产力,不管压力如何,每一个螺丝钉都不可松懈。
这原本是林丹对企业生存把控的理念。
但外界的舆论始终让公司在公关上有些骑虎难下,最后总公司发密函给内部领导,说不可以再随随便便打压下属,要对下属实施“家长式关怀”。林丹觉得可笑,不知此后到底是领导们跪求着下属工作,还是下属们跟着领导办事了。

林丹原定的会议时间是下午三点,但重要文件却在郭晓蓓的手上,眼下是合作方的三人和林丹自己各持一方,但白板上却只字未写,林丹面带微笑地为对方的石总倒上第三杯茶的时候,实则早已怒火中烧。
要什么事都放心交给那个不靠谱的丫头,林丹大概早就卷着被子回家吧。
一旦分针划过刻盘的12,就超过原本拟定的会议时间半小时了。
林丹眼看对方已经不耐烦,不得已从文件夹里拿出自己早就备好的一份资料,虽然与郭晓蓓手上的那份比起来略显仓促,但好歹不能让对方觉得合作过程毫无诚意。林丹趁对方在看资料的时候,借机到侧门给郭晓蓓打了一通电话,这是开会前到现在的第十通,郭晓蓓居然直接关机了!
林丹转身泰然自若地回到会议室,凭借自己之前在脑子里已经成形的方案噼里啪啦写在了白板上,然后三言两语简单易懂地说明了自己的想法,石总的脸上大部分是赞同,大概是冲的茶太浓,或是他真的渴了,被林丹的巧舌如簧说得不断端起杯子抿茶点头。
原本这次合作对林丹来说就是十拿九稳,即使石总在业界出了名的吹毛求疵,但林丹特意精细过的条例,基本让对方无话可说。
石总的秘书是个高高瘦瘦的女人,一直在旁边做笔记,最后还用手机朝白板拍了一张照,一般这样的情况,就林丹而言,几乎已经算是搞定了。
而就在签合同前一分钟,走廊里传来仓促的高跟鞋声,郭晓蓓几乎是狼狈不堪地冲进办公室,头发与脸上的妆容一样唐突,林丹递眼色示意郭晓蓓可以先出去了,郭晓蓓却不识相地说:“丹姐,不好意思,我手机没电了,我是发现准备的材料数据上有问题,付款方式好像也有些漏洞,所以专程去修改才来晚了……”
林丹面如死灰,她当然知道原本材料有问题,却没想到郭晓蓓蠢到在客户面前捅破自己,原本公司的数据基本不符合对方的合作要求,如不是林丹故意抬高,对方又怎么可能轻易答应,石总因为郭晓蓓的话脸色大变,质问林丹:“小林,材料有问题你怎么没和我们说?”
林丹推开郭晓蓓说:“我让你去找田总拿的印章呢?快去拿啊!”转身朝石总立马解释道,“石总,是这样的,材料上的问题我都已经修订过了,小郭说的是之前的。”
石总望着郭晓蓓,又看了林丹一眼,林丹自信地笑着,表面上看不出一点破绽,但石总还是犹豫了,“等等,那就把两份材料拿来对比一下,看看修正后的是不是一样好了。”
林丹尴尬地看着郭晓蓓笑颜如花地把自己手上那份材料递了过去。
会议最终是,合作失败。
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这可是林丹进公司十年以来,第一次签约失败。

2
林丹坐在人事部办公室等总监李欧等了半个多小时,她是想不到人事部一天到晚也可以这么忙。
谁料李欧回来的时候竟也不是一个人,随后跟着一个和郭晓蓓差不多大的小丫头。
利落的齐肩发,看起来眉清目秀,却又不是柔弱气质,眉宇间带着些英气,虽不算高挑,但浑身上下看起来却是精心装扮过的,牛仔坎肩配着黑色短裙,搭配适宜,使得目视之下,并不显矮。和刚进公司的大部分新人不同的是,她没有浓妆艳抹,倒也不是完全素颜,在彼此能够接受的尺寸稍作着妆,配上用心的打扮却是相得益彰。
林丹的目光没有在对方身上流连太久,转身问李欧有没有空,她打算好好和他说说郭晓蓓那丫头的事儿。但眼下看来李欧还真的不够清闲,光是他桌上那堆没盖公章的资料,就够他忙活儿一上午了。李欧朝林丹递了个眼色,但林丹却是不想再拖了。
“你先忙,我在外面等你,正好去买杯咖啡。”
买咖啡当然是借口,意思是来去时间够你处理好眼前这丫头片子了吧,但李欧却立马搭了一句:“走廊咖啡机坏了,你去楼下星巴克坐会儿吧。”
林丹一听,也知道一时半会儿是解决不了了。也罢,她凑李欧近了些,小声说,今天你再放我鸽子,小心我灭了你。
李欧赔了笑,忙不迭应道:“哪儿敢呢?我知道你找我啥事儿,放心。”

林丹下楼在电梯里遇到两个搬箱子的新人,见到林丹,都低头叫声“丹姐”,林丹微微点头示好,只是没想到办公室的新人竟都知道她。林丹看她们拖着箱子去仓库的楼层,跌跌撞撞,唯恐和林丹多呆一秒。
她是传说中的“母夜叉”,这点儿她早知道,只是不觉风声这么快,弄得这帮进公司不到一个月的新丁们都有些闻风丧胆,何况共处一室。
林丹心想,要是郭晓蓓能有几分忌惮也好,大概是自己觉得后台太硬,无论什么事都表现得太过有恃无恐。
林丹微微叹了口气,转念又想到了被李欧带进办公室的那个小姑娘,小模小样,却看起来比郭晓蓓灵光多了,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从李欧的表情看来,好像还挺严重的。
林丹从电梯里出来,没走几步,就看见站在人群中排队的高娜,林丹白了个眼,心里念叨着冤家路窄,想着星巴克还是别喝了,换道儿吧,刚想转身,高娜的眼神就落到了自己身上,眼下是躲不过了,就干脆打了声招呼,对方顺势回了句“哟,这不是林丹嘛”。
林丹揶揄道:“难得见你亲自下楼买咖啡嘛,没找个小弟小妹差遣差遣。”高娜也装得大气,只是淡淡地挤兑道:“这不是没人疼没人爱嘛,不像你,随便一句话就让组里翻云覆雨的。”林丹反倒有些奇怪,今天的高娜不仅看起来有些灰头土脸的,连说话的气焰也没了。
林丹不喜欢高娜,这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表面不点破,已是给足对方面子。整个公司上上下下,没几个人不嫉妒林丹,这事儿林丹也知道,但别人嫉妒归嫉妒,像高娜这样暗地里落井下石的确实不多。
要说起来,高娜以前也算是林丹的前辈,林丹刚进公司的时候,也姐姐长姐姐短的叫过,只是高娜没料到,林丹三年内连升三级,一下子就爬到了和自己这样十来年的老员工平起平坐的位置上,换了谁都急,但跑去领导那里说三道四的这种下三滥伎俩,林丹就有些不屑了。
成绩是谁做出来的,数据面前,一目了然,硬要说林丹不择手段,林丹也是百口莫辩,好在上级领导不是睁眼瞎,什么事都了然于心。最后高娜的小动作传到林丹的耳中,反倒让林丹更加趾高气扬了些。
最让林丹受不了的还是高娜那身行头,总是大红大紫地裹在身上,穿着棕色高跟鞋,里面套着土土的肉色丝袜,走起路来故意施然慢行,最重要的是一定要露出自己的事业线。要是她不和别人说自己是在服装公司上班的,别人一定以为深巷子里的红灯区有她一席之地。
看见了高娜,林丹是一丁点儿喝咖啡的心思都没有了,匆匆寒暄两句就赶紧找借口开溜。临走时,林丹又回头看了一眼高娜那撅得高高的屁股,真想扯一块仓库里的面料当作遮羞布挡在她后面。
林丹兜了个圈上楼,正巧路过前台,前台的Joanne赶紧拉住林丹,压低声音说:“你开心了吧?”
“开心啥?”林丹只想着今天失败的那笔生意,哪儿能开心呢?
“不是吧?你不知道?”Joanne最擅长的就是那夸张的表情,感觉瞠目结舌就能够吃下一个排球的样子。Joanne左右望了一下,凑近林丹耳朵,说:“新来的小丫头差点和高娜打起来了!”
“真的假的?”林丹倒说不上有多兴奋,但这消息传到自己耳朵时,却是对敢于和恶势力作斗争的小丫头刮目相看了。可林丹却做不出Joanne那样的表情,连吃惊都把持有度,唯恐丢了分寸。
“可不是,你没见李欧一个头两个大啊,刚给领进去呢。你说,这一方面上头下指令要善待员工,另一方面,李欧又惹不起高娜,这事儿,最烦的是李欧,举步维艰,步步惊心,简直就是——死棋!”
林丹才突然想起跟着李欧进门的小姑娘,一下明白刚才李欧脸上那臭得不得了的表情了,再回头想想刚才高娜那丧气样,算是明白了。林丹忙问了句:“那姑娘叫什么?”
“王烨。”
“王爷?”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