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与政教.pdf

自然与政教.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重点探讨宋明理学与政教秩序的建构问题,通过疏理阳明学派“自然”思想及义理构架,指出阳明学派建立了一种个体性哲学,致力于探究由个体性奠基和生发的公共秩序问题,其思想背景则是宋明时代的重大社会政治问题。刘宗周是阳明学派的一位重要思想家,其慎独哲学体系以极具创造力的方式解决了中晚明时代一直困扰阳明心学发展的思想难题,意味着王阳明提出的个体性哲学的真正完成。

编辑推荐
本书重点探讨宋明理学与政教秩序的建构问题,通过疏理阳明学派“自然”思想及义理构架,指出阳明学派建立了一种个体性哲学,致力于探究由个体性奠基和生发的公共秩序问题,其思想背景则是宋明时代的重大社会政治问题。刘宗周是阳明学派的一位重要思想家,其慎独哲学体系以极具创造力的方式解决了中晚明时代一直困扰阳明心学发展的思想难题,意味着王阳明提出的个体性哲学的真正完成。

作者简介
陈畅,中山大学哲学博士,曾在武汉大学哲学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现为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副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古典哲学研究。

目录
序 冯达文/1

导论 良知与自然:刘宗周慎独学论域构成及其开展
第一节 问题意识/3
第二节 自然三义与阳明学学术发展/6
第三节 研究方法、路径与结构/27

上篇

第一章 “无善无恶之辩”与晚明理学困境——以管志道、顾宪成为中心
第一节 思想史背景/37
第二节 无善无恶之辩/43
第三节 辩论双方立场分析/69
第四节 评论/79

第二章 孙慎行慎独学的义理结构
第一节 喜怒哀乐说/87
第二节 隐见微显之独/96
第三节 慎独功夫/101
第四节 小结/105

第三章 刘宗周中、晚年思想差异与分期问题研究
第一节 孙慎行对刘宗周思想的影响/111
第二节 刘宗周中、晚年慎独思想之差异/119
第三节 刘宗周思想发展分期/127
第四节 结语/131

下篇

第四章 论刘宗周晚年思想中的“独体”概念
第一节 独:作为气序的喜怒哀乐/139
第二节 体:体用与形上形下之别/150
第三节 小结/157

第五章 何谓自然之道——以刘宗周对周敦颐《太极图说》的批评为中心
第一节 管、顾“无善无恶之辩”中的《太极图说》/163
第二节 刘宗周对《太极图说》的批判性诠释/174
第三节 小结/186

第六章 宋明理学中的研几义蕴——以朱子、白沙、阳明后学、刘宗周为线索
第一节 朱子论几:严防“认欲为理”/193
第二节 白沙论几:静中养出生生活泼的宇宙/199
第三节 中年期刘宗周对白沙端倪说的批评及其困境/205
第四节 阳明后学论几:中和分歧及其辩难困局/214
第五节 刘宗周论几:存发一几、中和一理的解决方案/222
第六节 余论/230

第七章 牟宗三与刘宗周论寂感真几:比较与省思
第一节 牟宗三对寂感真几的论述/236
第二节 刘宗周论寂、感、几/242
第三节 牟、刘论述之对比考察/250
第四节 余论/256

第八章 理学与政教——以刘宗周“一心万化”观的文本解析为例
第一节 思想史背景/261
第二节 概念辨析与形上学结构/272
第三节 思想史与社会政治义蕴/289
第四节 结语/300

第九章 在性理学与经史学之间——论刘宗周“物即是知,非知之所照”格物思想及黄宗羲之阐发
第一节 牟宗三之辨析及其启示/306
第二节 刘宗周气论哲学的思想结构/313
第三节 “物即是知,非知之所照”释义/323
第四节 刘宗周、黄宗羲与明清之际思想转型/334
第五节 结语/340

附录 论《明儒学案》的道统论话语建构/343

参考文献/358
后记/367

序言

冯达文在我个人粗疏的宋明儒学研究中,不敢多谈刘宗周。原因有二:其一是,以为明末清初中国社会已步入俗世化的通途。从思想史的客观变迁的立场看,刘宗周虽不无触及如何从形上先验回落到形下经验以冀有所“经世”的问题,但毕竟还是以气节与操守为终极追求,故难以置入“思想发展的近代历程”予以评估,尽管近代这种发展的趋向提供的价值意义可以有不同的说法;其二是,刘宗周本人在理论上有时候称“盈天地间一气而已矣”,有时候又说“盈天地皆心也”,这些不同说法以致使以“圆教”褒誉“五峰蕺山(宗周)系”的牟宗三先生,也不得不常以“无实义”、“滞辞”点出他在理论上的不足。有鉴于此,对刘宗周的讨论便显得无下手处。
本书作者陈畅君,2003年随我攻读博士学位,有意取难以把捉的刘宗周之学作为博士论文选题。历经四年之博览与玩味,2007年提交出一篇优秀的博士论文,尔后又经过多年的不断修改,才终于使全书脱稿。陈畅君潜心于学术研究的创新与突破,其中甘苦可以想见。在他送来的这份书稿中,我终于看到,刘宗周思想自有其独特性与圆熟性。
本书紧紧扣住宋明儒学的一个中心话题开展对刘宗周的讨论。这个话题就是:如何才能更好地处理个人的主体性与礼法所要求的秩序的公共性二者的关系?
我们知道,程(颐)朱(熹)之学,以“理”为形上本体,在其赋予“理”以客观必然性意义时,无疑是通过把价值存在化而突显价值及相关礼法的公共性与他律性的。程朱的做法却使陆(九渊)王(阳明)一系深以为格格不入。陆子、阳明子主“心即理”,把“理”收归于“心”,极大地张扬了每个个体的自主自足性。然而又因为缺失一外在客观的、公共的标准,不免出现有“猖狂者参之以情识”,“超洁者荡之以玄虚”的种种偏向,以至于“满街都是圣人”,却没有几个勇于为国家天下担当的悲凉状况。
依本书的研究,刘宗周之学,毫无疑问是从阳明之“心学”出发的。然而不同之处在于:阳明子以无善无恶之“心”为形上本体,把有善有恶之“意”贬落为形下经验性的心理态势。刘宗周不然。他以“意”指“心”,把“意”本具的喜怒哀乐之“情”升格为本体。这一改变使心意更具活泼性与开放性,然却又不至于泛滥为感性情欲,因为宗周子注意到了“存”与“发”的区分。这一区分使他似乎回到了程颐子与朱熹子。可是,宗周子以为所“存”于“中”的不是“理”,而是“气”之“机”。心意的喜怒哀乐四情(四德),源于气机发动之四时流行。一心与一气,由之而贯通。心意作为活泼的主体,与气机在自然流动过程所呈现的秩序性、客观性与公共性,是一体的。由之,在宋明儒学发展的脉络中,个人的主体性追求,与公共社会的秩序建构得到了巧妙的整合。宗周之学,正在这里得以确立其在思想史上的独特地位。
刘宗周的这种整合,也有学者指斥为把“事实”与“价值”、“经验”与“超验”作了混淆。按:较早地把“天地之气”与善恶、四时与四情等关联起来的是董仲舒。劳思光就曾批评,董子是把“德性价值”与“存有”,把“应该”与“不应该”混同了(详见所著《新编中国哲学史》二卷,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9页)。尔后,在论及刘宗周时又认为,宗周子把超然的“四情”与经验的“四时”相配而招致了理论的混乱(详见上书第三卷下,第474页)。这些指斥之错失在于:他们对人与自然世界缺失“生命的意识”。从“生命”的视域看,恰恰不是人的认知活动,而是人的喜怒哀乐的情感生活,最能体现人的生命过程的活泼性与开放性;而人的生命过程及其情感的这种活泼性与开放性就来自于自然世界—天地宇宙在生生不息的无限发展过程中的无私赠予(所谓“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因之,这种生命情感与自然世界春夏秋冬的变迁节律便有着一种内在的关联。这种内在关联不仅为人的生命成长及其情感活动提供了“存有论”(春夏秋冬的往复)的依托,同时也为个体生命通过融入自然世界—天地宇宙生生不息的无限发展过程的意义追求(所谓“赞天地之化育”)建构了“价值论”(喜怒哀乐的生发)的通道。由是,宗周之学作为独特的思想体系,毫无疑问自有其正当性。
本书除了对宗周子的思想有精细的辨析,检讨的范围还广及管志道、顾宪成、孙慎行、陈献章、黄宗羲和现代新儒学大家牟宗三的相关论说,许多分疏甚有见地。陈畅君本书之出版,诚然可以为读者提供晚明学术研究的若干新视角。

2016年5月4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