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南•拉美篇: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pdf

一路向南•拉美篇: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一路向南•拉美篇: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编辑推荐:他不是勇士,却敢于同按部就班的世界决裂;他不是英雄,自己却成为走在路上的标杆偶像。命悬一线的生死,他穿越中美洲的罪恶之城。性感、刺激、催生爱情的狂欢,他难敌莎莎舞的热辣诱惑,一个倔强的理想主义者,从结伴同行到孤单上路。生死绝境,幸福瞬间,只为一路向南。
1、旅游卫视行者栏目热播专题片《一路向南》终结篇!继一路向南”北美段之后,谷岳再次出发,从搭车到骑摩托车,历尽艰难完成从墨西哥城出发,穿越亚马逊雨林,直到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的中南美之旅,实现了世界上最长的陆地穿越!
2、谷岳,目前国内人气最高的旅游和探险达人,微博粉丝18万以上,他当年发起的“搭车去柏林看女友”的浪漫举动,让无数网友为之震撼和感动!
3、《一路向南•拉美篇: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记录的故事已经超越了一般的旅行经历,惊心动魄,超越你的想象!在哥伦比亚深入种植古柯叶的大本营;在波哥大被手枪射击;在拉巴斯体验“死亡之路”;在普耶韦遭遇火山爆发;在圣地亚哥扒火车;几次在高速上被甩出摩托车,与死亡擦肩而过……
4、在离开了舒适、按部就班的生活后,你能否看清自己?在走投无路、孤单无助时,你会想起谁?在命悬一线的瞬间,你脑海中闪现的是什么?在面临艰难抉择的一刻,你能否坚持自己心中的那条路?精彩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让我们一起出发吧!

作者简介
谷岳,北京出生,6岁一个人从德胜门走到天桥,带着表弟爬土山、蹭公交、拍洋画。11岁移民到美国,2003年在美国GE公司做了两年金融辞职,卖掉家当在世界流浪两年零一周。回到北京后仍然是三无人员——没房子、没车、没固定工作。1/4的成人生活都在路上,一直在追求那种自由、充实、快乐的生活。2009年末谷岳策划了一次世界上最长的陆地穿越历险,从北美最北端,美国的阿拉斯加,一路向南36000到南美最南端,阿根廷的乌斯怀亚。2010年谷岳乘集装箱船从中国到美国,和搭档刘畅用各种旅行方式一直抵达到墨西哥。2011年谷岳和德子从墨西哥又继续向南,用搭车、帆船、摩托车的方式穿越了整个拉丁美洲,最终到达了南美最南端,完成了这次7个月竖穿美洲大陆的行程。

目录
引言
01探索中美
墨西哥城—旅行起点
墨西哥摔跤—蒙面超级英雄的表演
瓦哈卡—美食之城
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拜访玛雅古山村
帕伦克—迷失的玛雅之城
从帕伦克到弗洛雷斯—中美洲的概念
洪都拉斯的监狱旅店
科西圭纳火山
日基利洛村庄—希望牧场
湖中的奥梅特佩双子火山岛
02梦想的摩托之旅
哥斯达黎加圣何塞—摩托之梦的最后机会
从圣何塞到尼科亚半岛—初次骑摩托上路
哥斯达黎加尼科亚半岛马尔佩斯—住在天堂的冲浪者
前往巴拿马—在暴雨中和热带高原上的骑行
半天480公里的疯狂骑行
03“铁耗子号”上的生活
登上“铁耗子”号
马修—一位真正的探险家
完美的天堂一日
你好,哥伦比亚!
寻求资助
圣玛尔塔—咖啡与可卡因
04热情似火的城市
通往波哥大之路
波哥大—宾至如归的城市
米格尔·卡瓦利罗—参观防弹衣工厂
在修车店学萨尔萨舞
卡利—体悟哥伦比亚生活的精髓
05开始新旅程
哥伦比亚莱蒂西亚—令人又爱又恨的边境海关
从塔巴廷加到马瑙斯—船上生活
巴西马瑙斯—离港税?
06公路历险
为踏上BR319公路作准备
BR319公路—冒险开始
BR319公路—荒野中的村落
BR319公路—艰难过河
BR319公路—野猪还是美洲虎?
BR319公路—生死一线
从乌迈塔到波多韦柳—我发烧了
玻利维亚瓜亚拉梅林—欢迎来到玻利维亚(美国人除外)
瓜亚拉梅林里韦拉尔塔—通往拉巴斯之路
动物狂欢
穿越安第斯山脉
从科罗伊科到拉巴斯—走上“死亡之路”
拉巴斯—向德子道别
07一个人的旅行
从拉巴斯到科恰班巴—初次独自上路
杜纳利镇—日月星社团里的志愿者
前往高原的乌尤尼
乌尤尼镇—老友汇合
乌尤尼盐湖—来到另一个星球
艰难的骑行
沙地与美景
再见火烈鸟,再见玻利维亚
智利圣佩德罗—德阿塔卡马—从最贫穷的国家到最富裕的国家
计划赶不上变化—同刘畅告别
帕瑞纳天文台
孤独的沙漠
圣地亚哥—再见了,亲爱的!
圣地亚哥—扒火车?
搭车去阿根廷
游荡在巴塔哥尼亚
是时候尝试一下大巴了
卡拉法特—在冰川湖里的匆匆一游
大地岛—前往世界的尽头

序言
引言
2010年秋,我登上一艘货船,漂泊了12天,穿越太平洋,从宁波抵达了华盛顿州塔科马市。这是一次漫长旅途的起点,旅行的目的是要从阿拉斯加的最北端一路向南行至南美洲的最南端,这场旅行将把我从世界的一隅带向另一隅。
这一次的行程距离是北京到柏林的两倍,所需时间也将翻倍。但这正是这次旅行的意义所在—行走在路上,过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体验人生。
2010年,我和我的旅伴刘畅从阿拉斯加州戴德霍斯镇出发,向南穿越加拿大及美国下48州,到达了墨西哥。我们和一位前重案犯(一位想在离世前见一见大千世界的69岁老人)及一个长相酷似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小伙子结伴,一同搭车旅行。后者骗走了我们的一些财物,险些将我们洗劫一空。我们花1200美元买了一辆有20年历史的二手车,车的行驶里程已达30万公里。我们开着这辆车穿越美国,向南行驶到了墨西哥。一个月后,我们又将这辆车以1150美元的价格卖了出去。
这是一次令人难忘的旅行,我们跳进了冰冷刺骨的北冰洋,和因纽皮特爱斯基摩人一起吃生鲸鱼脂肪,和阿拉斯加渔民一起捕捉三文鱼,同班夫国家公园的消防员并肩灭火,和一位70岁高龄的牛仔一起放牛,徒步穿越美国著名的大峡谷,寻找通往绝密51区的路口,和洛杉矶的低底盘汽车爱好者在他们的古典肌肉车里瑟瑟发抖,在墨西哥巴扎海岸与鲸鲨同游,在马萨特兰和当地人一起参加葬礼派对。
跋山涉水两个多月后,我们抵达了墨西哥中部,旅程将近过半。中南美洲尚在前方等待着我们,但我们却必须回国。我们必须将拍摄的片段做成电视节目,寻找接下来的旅程赞助,为余下的旅程申请签证。
2011年,我开始准备这次旅行的第二部分。北美之旅固然妙不可言、回味无穷,但我却对中南美洲之旅更加憧憬。千姿百态的风景和异域文化多年来一直令我心向往之。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徜徉在玛雅遗址中,沿着风光旖旎的亚马孙河顺流而下,或者攀登到耸入云霄的山巅,饱览安第斯山脉如梦如幻的景致。
和旅行一样,生活也常常会带给你惊喜。1月,我得知我的前任旅伴刘畅的妻子怀了身孕,预产期在八九月份,这恰逢拉美之旅即将启程的时候。与此同时,我发现中美洲的旅游签证很难申请,有三个国家甚至没有跟中国大陆建交。我必须寻找另一个旅伴陪我完成旅程的上半段,并希望刘畅能赶到南美跟我走下半段。
旅伴之难觅或许甚于女友。在其后的几个月里,你几乎是要一直同一位陌生人形影不离。你必须信任你的旅伴不会一遇到困难便打退堂鼓,你们两人的性格不会水火不容,你们谁也不会一整夜地打鼾,遇到困难他能帮你殿后。简而言之,你必须敢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这个几乎素不相识的人。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需要此人具备拍摄纪录片的能力,并且持有能通行于中南美洲国家的护照。我询问亲朋好友,甚至在网上论坛发了帖子,最终找到了戴维•哈里斯,我叫他“德子”。他是我在2006年拍摄电影《追风筝的人》期间结识的一位朋友。
德子来自新西兰,曾用6个月的时间游历东南亚。在巴基斯坦,他买了一辆自行车,一路骑到了中国。自那时起,德子这10年来一直生活在中国。他的职业是纪录片及MV摄影师。同德子以及拍摄电影《追风筝的人》期间结识的朋友们相聚时,我一直没能深入了解德子这个人。但我知道他为人随和、性格独立,而他是新西兰人这一点更是增加了我对他的好感。新西兰人是我所见过的最脚踏实地、最品行温和的国民。
我们的计划是从墨西哥向南出发,并希望刘畅能在南美洲的某地和我们汇合。
出发之前
尽管对于这次中南美洲之旅激动不已,我仍然心存顾虑。有些地区目前的局势极为动荡和危险。仅就2010年来说,在犯罪率最高的20个国家中,就有19个来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在全世界抢劫最猖獗的10个国家中,拉美国家占据了7席。匆匆浏览过几个驴友论坛后,我读到不少有关当事人遭遇绑架或抢劫的可怕经历。我见了一位遍游中美洲的朋友,他告诉我在那里需要十分小心。“不要带任何贵重物品,穿着要入乡随俗。即便如此,你还是很有可能会遭到打劫。”他告诫我。
雪上加霜的是,我当时还在因为许多其他事务焦头烂额,根本无暇抽身准备或计划这场旅行。直到出发前最后一刻,我还在写《谷岳搭车去柏林》一书。我们从一家名为德国骆驼(Camel Active)的服装公司拉到了一些装备和赞助,但主要的赞助经费仍然悬而未决。旅游卫视的销售总监告诉我们,她95%地确定赞助会谈拢。但在等待了数月都杳无音讯后,我决定即使自费旅行,也不能再等了。
另一件险些促使我取消这次旅行的事情发生在出发前一个半月。我在夜里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她镇定地告诉我,医生诊断她患上了IIB期宫颈癌。这个噩耗令我的世界天翻地覆。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中,她过着最健康的生活—只吃有机食品,很少吃肉,烟酒不沾,和我的继父一起住在森林里,每日清晨打太极拳,每晚参禅打坐。她怎么可能会患上癌症?
出发前一周半,我飞回俄勒冈州陪伴母亲。我知道这会令她喜出望外,因为通常我一年只探望她一次。她是我一生中至亲至重的人,而在近几个月里,她对我尤为重要。对于即将开始的这场旅行,我常常深感歉疚。我觉得自己应该像所有的中国孝子一样陪伴在她左右,照顾她。
搬出父母家不久便开始游历天涯海角的15年间,我一直能得到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在我辞掉通用电气(GE)公司的工作,开始浪迹天涯的两年来,他们从未阻挠过我,也没有劝我回心转意。即使我一两个月不能打电话给他们,他们也毫无怨言。我母亲最挂心的事,就是我是否健康、是否开心。既然她有病在身,我便想花些时间陪伴在她身边。尽我所能地让她开心起来。看起来,她身体无恙,在扛过了最初的打击后,如今在精神上也算振作。我知道母亲不愿接受传统的西医治癌疗法,她和我的继父认为化学疗法和放射治疗更加伤身。相反,她服用中药,补充维生素,每日勤练气功。她宽慰我说这是个缓慢的过程,不能为了她丢下我所做的一切。长此以往,她也不会开心的。于是,我决定踏上旅途,并尽早赶回来看她。

文摘
版权页:

一路向南•拉美篇: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

插图:

一路向南•拉美篇: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

一路向南•拉美篇: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

10月31日BR319公路—生死一线
离开前,我和德子决定爬上输电杆塔,俯瞰亚马孙雨林。我们在塔上居高临下,目之所及、四面环绕的尽是绿色的海洋,绵延不绝。BR319公路看起来就像消失在丛林中的一条小小的红线。这里的地势平坦到令人不可思议。自到达莱蒂西亚后,我们还没有见过一座山,因为到处都是广阔无垠的绿色密林。
我们还要骑170公里的路才能到达乌迈塔。路况有所好转,大段大段都是尚未破损的柏油路和坚实平整的土路。我们以为今天这一路会很顺利。
大约是正午时分,发生了一件出乎意料的可怕事情。当时,我正骑着车,揭起了头盔护面,让风吹进头盔,吹干汗水。一只虫子从正前方迎面撞上了我的眼镜,又不知怎地飞进了我的右眼。它一碰到我的右眼,我便感到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痛,就像有人用针扎了我的眼。我立马踩住刹车,下了车。我意识到那只虫子蜇了我的右眼,于是抓起水瓶,试着将毒液冲掉,但我的右眼立即肿了起来。最初我以为肯定是蜜蜂,但3分钟后,我觉得面部皮肤开始僵硬,耳朵也僵掉了,嘴唇肿了起来,头皮开始瘙痒难耐,引得我忍不住地抓挠。
德子看着我说:“天哪,你的皮肤看起来很不对劲。”我正在烦恼自己的脸是怎么回事,没明白他指的是哪里。他指着我的胸口,让我看。我低下头,看见自己的胸口长满了疹子。“天哪,我这是怎么回事?!”我暗自想道。这肯定不是蜜蜂蜇的,因为与一个月前在哥伦比亚遇到的情形不同。这会不会是亚马孙丛林里的某种有毒昆虫?
我慌了起来。一路上,我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怕过。我们离最近的医院有140公里,要骑至少4个小时才能到。德子这时已经把车上的东西卸了下来。我跳上后座,我们便掉头冲着方才经过的最后一户人家开去,希望当地人知道怎么办。
我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头晕眼花,后背直冒冷汗,心跳猛地加快。我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视线模糊得就像神志不清的疯子在看莫奈的画。我努力抓稳摩托车的行李架,但很吃力,我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晕倒。最后,我只能对德子说:“我坚持不住了,把我放在路边。”我只想躺下。
德子确认了我还有气后,便骑车去找人帮忙了。与此同时,我只能闭上眼睛,祈祷我的人生不会就此结束。我试着保持呼吸,平复情绪。此时,脑海中别无他念,只是全心全意地希望自己能熬过这关。我无法也不愿接受死亡。
我一生中有几次梦到过自己死去,但只有一次梦到了死后的世界,那个梦非常真实,过了几十年,我仍然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只有七八岁,住在北京,正在上三年级。在梦里,我被一只双头毒蛇穷追不舍。我试着向各个方向逃,想甩掉它,但这条蛇一直追在我身后,我无论如何也甩不掉它。它保持着特定的速度,在草丛里匍匐滑行,一直紧紧地跟着我。最后,我总算跑不动了,转过身来,面对着它。“你想怎样?滚开!”我对着蛇喊道。

内容简介
《一路向南•拉美篇: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内容简介:从阿拉斯加到阿根廷,“一路向南”是一场属于你我的旅行。2010年,我和刘畅从阿拉斯加州戴德霍斯镇出发,向南穿越加拿大及美国下48州,到达了墨西哥。2011年8月,我开始这次旅行的第二部分。从结伴同行到孤身一人,一辆摩托车,一寸寸穿越亚马逊雨林、安第斯高原,一步步走过墨西哥、智利、巴西、阿根廷,直到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
我们都怀抱着抛下平凡生活、踏上旅途的梦想。旅途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而行走的魅力也正在于它那些未知与不安。这次旅行中,我既在真实世界中,也在内心选择了自己的路,探索了离经叛道的世界。
到达终点那一刻,我没有激情昂扬,没有潸然落泪,也没有跪下来亲吻土地。我只感到非常平静、心满意足、心怀感激。因为,终点从来不是目标。最精彩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一路向南,我们开始吧!

海报:

一路向南•拉美篇: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