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花.pdf

拈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拈花》分为:源流篇和艺境篇;主要内容包括:折花·簪花·插花、借花献佛、花靓人间、瓶花有谱、道成海外、东西交融、花目品第、主从使令、选器护瓶等。

名人推荐
瓶中插花,盆中养石,虽是寻常供具,实关幽人性情。若非得趣,个中布置,何能生致?
——明·陈继儒
古之负花癖者,闻人谈一异花,虽深谷峻岭,不惮蹶蹙而从之,至于浓寒盛夏,皮肤皴鳞,汗垢如泥,皆所不知。一花将萼,则移枕携幞,睡卧其下,以观花之由微至盛、至落、至萎地而后去。或千株万本以穷其变,或单枝数房以极其趣,或嗅叶而知花之大小,或见根而辨色之红白,是之谓真爱花,是之谓真好事也。
——明·袁宏道
清赏之士,贵随材而造就焉。滋养第一雨水,宜多蓄听用,不得已则用清净江湖水。更有宜蜂蜜者,宜沸汤者。瓶花每至夜间,宜择无风处露之,可观数日。此天与人参之术也。
——明·张谦德
凡花滋雨露以生,虽瓶养亦当用天落水,每日添换,其开庶久;若三四日不换,花必零落,蕊必干枯。每夜宜择无风有露处置之,犹可多延一二日之鲜丽。
——清·陈溟子
瓶花妥帖炉香定,觅我童心廿六年。
——清·龚自珍

目录
引言拈花入瓶
源流篇
折花·簪花·插花
借花献佛
花靓人间
瓶花有谱
道成海外
东西交融
艺境篇
花目品第
主从使令
选器护瓶
折插沐养
造境清赏
宜忌监戒
尾声野草闲花

文摘
版权页:

拈花

插图:

拈花

拈花

值得细说的是茉莉花。茉莉,佛书中又名“鬓华”,按《翻译名义集》卷三“百花”的解释,就是因为此花“堪以饰鬟”,即在当时常被妇女用来妆点髻鬓。南宋张邦基《墨庄漫录》卷七:“闽广多异花,悉清芬郁烈,而末利花,为众花之冠。岭外人或云抹丽,谓能掩众花也,至暮则尤香。”茉莉本是音译,译成“抹丽”,意为其足以抹杀众花之丽,可见评价之高。苏东坡在绍圣年间屡遭贬斥,由英州(今广东英德)、惠州,一直远流到“天涯海角”的儋州(今海南儋县)。当地黎族姑娘口嚼槟榔,竞簪茉莉,给他留下极深刻的印象,曾赞茉莉“花自如雪,香浓似麝”,是最受妇女青睐的簪花之一。茉莉性不耐寒,初时只能在岭南种植,但很快就流行于江浙。杨万里《茉莉》诗:“谁家浴罢临妆女,爱把闲花插满头。”明代唐寅咏《茉莉》:“春困无端压黛眉,梳成松鬓出帘迟。手拈茉莉猩红染,欲插逢人问可宜?”可见风气一斑。文震亨写到秦淮女儿戴花的技巧:“茉莉簪蕊不簪花,傍晚清香一倍加。穿作玉钗环作钿,直拢蝉鬓假堆鸦。”早起买花,至晚必锈,买花蕊则至晚正好开放;不但可以佩于衣间,而且可以穿成头饰。清代李渔在《闲情偶寄》中感慨:“茉莉一花,单为助妆而设,其天生以媚妇人者乎!”不过,他们都没有说破,古代南方女性爱簪茉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茉莉开花时,天气炎热,美人香汗,亦难免异味,而茉莉浓烈足以遮掩,故而此花是不可缺的。南京号称“火炉”,女性夏日佩茉莉成风,我从小就听惯了街头叫卖茉莉的市声,看惯了身边女性衬衣钮扣上佩一对茉莉花,花价从每对二分钱渐涨至一元钱。近年空调普及,年轻女性已少有戴茉莉的,但老年妇女仍积习难移;也有驾驶员买了挂在车窗前。
在宋代,男子簪花也很普遍,甚至成为某些宫廷典礼中的仪节。宋真宗很喜欢赐花给臣下,如宋吴曾《能改斋漫录》所记,“真宗与二公,皆戴牡丹而行。续有旨,令陈尽去所戴者,召近御座,真宗亲取头上一朵为陈簪之”;又“寇莱公为参政,侍宴,上赐异花。上曰:寇准年少,正是戴花吃酒时”。而司马光性不喜奢华,参加新科进士闻喜宴都不肯戴花,有同年提醒他,这是皇帝所赐,不能不戴,才簪花一朵。至南宋此风尤盛。《武林旧事》卷一载,淳熙十三年(一一八六年)太上皇八十大寿庆典,“自皇帝以至群臣禁卫吏卒,往来皆簪花”;杨万里有诗:“春色何须羯鼓催,君王元Et领春回。牡丹芍药蔷薇朵,都向千官帽上开。”《梦梁录》卷五载明裎礼成赦囚:“以狱卒簪花跪伏门下,传旨释放。”《宋史·舆服志》中对官员簪戴有明确规定:“中兴,郊祀明堂,礼毕回銮,臣僚及扈从并簪花;恭谢日亦如之。”

内容简介
《拈花》主要是介绍中国传统插花艺术以及花道。不同于市面上流行的花艺展示和技法,中国古代传统插花,又名“瓶花”,有着独特的传统和讲究,《拈花》首次系统梳理了中国的插花理论和插花文化史,对插花艺术的源流和意趣,都有独到和详尽的阐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