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边的古镇:白帝城.pdf

长江边的古镇:白帝城.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长江边的古镇(1)白帝城》的作者具有诗人的历史文化使命感,行吟长江两岸,思接屈子情怀,将个人的诗情与客观的观察记录巧妙地熔为一炉,为我们提供了一幅长江古镇的水墨长卷,具有较高的文学艺术价值和社会意义。
文中,“棒打李,李沉底,李沉鲤浮;风吹蜂,蜂落地,风起蜂飞”等颇具地方风味的文字,读来满口生香。小学教师、盲眼艺人、老银匠、旅店老板、山城“棒棒”、危房居民、土家族妇女、还有小孩子——每个人在作者的笔下,也都成了一种文化遗产,一种长江古老文化的延续,极具人文感染力。

作者简介
王以培,作家,诗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十多年来在长江沿岸采风创作,汇集成《长江边的古镇》系列作品,是集口述历史、民间文化搜集整理、旅途记写、诗歌创作于一体的文学性极高的散文作品。除此另有代表作:长篇小说《烟村》《幽事》《大钟亭》。旅行三部曲《转场》《灰狗》《忘忧》,合集《游吟》。诗集《这一夜发生了什么》《寺庙里的语言》。译著《兰波作品全集》《小王子》。

目录
引子
卷一 冬藏
第一章 鱼嘴开口
第二章 这一天
第三章 木洞生出新的梁木
第四章 后皇嘉树
第五章 告别扇沱
第六章 长寿长寿
第七章 白鹤时鸣
第八章 第二夜
第九章 那里是哪里呢?
第十章 神祐福祉
第十一章 幸福岛
第十二章 “陆地淹没了”
第十三章 纸花献给月亮
第十四章 香溪河

卷二 春祭
第一章 惊蛰
第二章 “江上风清”
第三章 高阳春色
第四章 青树青树
第五章 复兴?
第六章 抚耳听琴第七章一江春水
第七章 故陵
第八章 日月梦影印魂灵

卷三 秋收
第一章 寒露
第二章 李沉鲤浮
第三章 江有沱
第四章 另一座城市?
第五章 念珠
第六章 人之城
第七章 泥马显灵
第八章 秋霞
第九章 衰草枯杨
第十章 “空看过客泪”
第十一章 新田白水溪
第十二章 大周小周
第十三章 一元复始
第十四章 白帝城

卷四 夏声
献辞
彩蝶满窗
进山迁徙
夜航
夔门古栈道
蟋蟀弹琴
水位
西沱的早晨
访白帝
寻白帝
哭白帝
问白帝
梦白帝送白帝
对白帝
忆白帝
大宁河
荆州梦
宋玉宅
明代瓷瓶
熟睡的家庭
望云思亲

序言
来到三峡才知道,时间是那么不易衡量,不是么?江水流逝,十年一眨眼。千年故园,转身就不见了,以至于你不相信眼前的废墟,而更相信幻觉记忆——的确,相对于旧城故居,溪水人烟,刚出现的废墟瓦砾,显得那么不真实,那么空洞虚幻。既然如此,索性相信那个更真实的故园,相信自己十年来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世界:那些孤身枯坐的老船工;广场上卖唱的盲眼艺人;熟悉山水草木能看见真地的风水先生;老茶馆里摆龙门阵的老人;深夜等船的挑夫;站在山坡上眺望,盼着父亲从远方打工回来的女儿;背着婴儿在棚棚里辛勤忙碌,给客人盛饭上菜的母亲;“脚蹬石头手扒沙,为儿为女为冤家”的先辈;还有信号台深夜闪烁的孤灯;古镇老街,黑屋檐下的青石板、红灯笼……他们怎么会消失又怎能消失?他们让我找回了沉没的故园,灵魂的根基;他们的美好、深远,淳朴与智慧,是我至今努力追寻的;何况那些未曾谋面的隔世知音,他们留下的遗作与生命传说,至今如杜鹃啼血,声声召唤着后世的灵魂——回归血脉中的忠诚与纯洁,不仅是一种美德,更是我辈之天职使命。
也正因为在现实中,承载着这一切的故园沉入江底,让我更加确信“慎终追远”的责任与意义,更加确信:“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我们心中的故园昨在今在永在——
现实中被拆了,就沉人江底;在江水里融化,就驻进心田;在心中铭记,必能通过血液传于后世。只要我辈追念先辈,珍视故园,未来的孩子们就不至于忘本;相信历尽沧桑、劫难,一个纯洁、智慧的民族,终将回归自身血脉中的高山流水;相信心有灵犀,“通灵宝玉”就不至于在我们这一代丢失毁损。
我曾在大地上漂泊流浪,在世界各地求索寻觅。十多年前,当我偶然走进维苏威火山下的庞贝古城,亲眼见证了火山灰下复出的家园,从那一刻起,我顿悟觉醒,结束了十年的流浪旅途,只身返回长江三峡。十多年来,我再没有去别处,只一心一意,在长江三峡旅行,乘着各种车船,住着各种危房、棚棚,在淹没区各地采风。来来回回走着,上水下水、顺境逆境,信念只有一个:世人尽可以拆毁房屋,淹没土地,但我们心中的故园,火不能烧,水不能淹——即便九宫十八庙都拆完了,但香火不断;仰赖天恩祖德,我们的生命本身将成为活的庙宇,新的故园。
至此,我的文字只是缕缕心香,供奉于水底故园,相信那里不仅是祖先的墓园,也将是未来孩童的花园。但愿他们能从中采撷上好的种子,在未来的新田播种耕耘。
果真如此,我的船将重新出发,从鱼嘴到木洞,从万州到新田,从白水溪到白帝城,顺流直下,寻找梦中孤儿,水底家园。
时光颠倒,波浪重叠;重重叠叠的已不是江水,却是心血泪水,幻梦一场:“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王以培
2012年5月17日

文摘
卷三 秋收
第一章 寒露
寒露,清寒的露珠凝聚在草尖、树梢,树叶半枯,微黄的边缘开始卷曲,绿心蜷缩。寒露,寒烟掠过原野,夜露在荷叶上轻轻呼吸,吸进暖气,呼出凉风。寒露,中秋刚过,刚过完佳节的人们又要分别,你又在秋天上路。
一上路城市就变了:浦东的高楼变成微小的火柴盒;上海上海,只是灯下的一片落叶,许多人在上面行走;走在这样的人群里,你的脚步轻盈;虽然是秋天,天降寒露,但落叶飘零,一闪而过。你看着平日熟悉的人群,忽然感觉离他们好远。——比起远方的家,楼群中没有一扇窗口能吸引我;比起长江,上海只是一个彩色的浪头,到了秋天便悄悄褪色。我轻轻溜走,什么也不敢说。寒露已流露出秋天的寒意,我却不敢流露我心中的萧瑟。
住在黄浦江边,日日只听见轮船的汽笛,看见隐约的江流。波浪还和往日一样拍打船头,你却缩在一扇窗口,回忆从前的旅途。车流人流从窗前流过,流过心底的依旧是滚滚江流。
一上路心境也变了,当候车室里的两个小乞丐抱着你的腿哭着唱着,你就小心翼翼地给他们一点钱,生怕伤着他们——而若是平时呢?一上路,心就变得柔软。柔软的心,适合漫长艰辛的旅途。
71次列车傍晚开出,从上海到重庆。面壁十年,早已破壁觉醒,而醒了千次,你还坐在窗口,面对着那扇瞬息万变的黑玻璃。现在玻璃窗上映出的人,手撑着脑袋,两鬓斑白,他正在心里默念着:既然秋天已来到心上,就让我们收获哀愁。
春种夏长,秋敛冬藏,这个秋天你收获什么?千里迢迢去江边的废墟,收获幻影旧梦?无论如何,它们分明长在那里,经得起寒露秋霜、冬雪春风。面对这样的果实,秋收的麦客啊,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没有鼓乐伴奏,却风尘仆仆……
列车将经过贵阳、遵义,那正是从前长征的道路。十年前,你只和殷越沿途卖唱,引吭高歌;十年后的今天,你却要独自率领一支幻影的队伍。影子并不虚幻,就像流逝的时光并不虚空,总有寂静破土而出,沉船浮出水面,游进后世的美梦……
寒露,数不清的露珠洒遍漆黑的旷野,远行的朝圣者把它们当作水晶念珠,一颗一颗,在心里拨弄……
列车进入夜间旅行,40小时的行程刚过了两小时。一阵喧嚣之后,车厢已安静下来,你感到自己正坐在一个庙里,山在眼前移动。
刚刚过去两小时就有点舍不得,这样的旅途分明是一段全新的生活:秋天的森林从内向外,从外向内;从原野进入车厢,又将落叶撒在人群中。我是森林,森林却不是我;我在林间,亦在荒漠……
凌晨醒来,掀开窗帘,星辰燕子似的排成“人”字,而这个字人类至今尚未认清。你仰面朝天,仔细辨认着星空的言语,它们正默默讲述着时间、命运。这时只有祈祷;列车是移动的暗室,你暗自祷告:这个秋天,愿世人收获灵性的果实。
星辰聚在窗口,如寒冷的露滴。你想起这样的劳动者:他们在地里耕耘,在天上收获;当果实繁星似的挂满枝头,他们却已长眠深谷。
列车行进在秋天的原野,干枯的荷叶是秋天的花朵,荷花的坟墓,一片苍凉。
凌晨躺在床上,思念着远方的知交,他们纷纷向后退去;或是你进入山洞,向西穿山越岭。月亮在泥土里播种;你的心在暗夜发光。
当暗红的晨光从山顶流落,给田野、山区和千家万户带来光明和希望,几个孩子背着书包从山坡上走下来,山上的野草半绿半黄……
从湘西进入贵州,平原上出现连绵的山冈。列车钻进一个个山洞,再一出来,天已经黑了。
玉屏像一道玉色屏障,将秋夜隔在了西南。几个卖盒饭的姑娘站在月站上,手推车上搁着桶装米饭,还有辣豆腐、扎尔根……
前方就是凯里,十多年前一个夏天的凌晨,你和殷越经过这里。你忽然感觉到自己正追逐着过去的时间;而过去不在身后,却在前面;正如凯里就在前面,那不是幻觉。
凯里凯里,红军经过的地方,再回来,只剩你一个人。当你赶上昔日的时间,卷曲的荷叶里,就有荷花盛开。
秋收的队伍应早早起床,凌晨的星空,高远清爽;星辰滴入暗河,仍高挂天上。霜露打湿了遵义的野草,再一睁眼,一座座山间工房掠过车前。灯光静如蜜橘,是橙红色的,灯下的劳动者已早早起床,你默默加入到他们的行列。
列车停靠在贵州的一个小站,暗红的路灯照亮一棵梧桐树,树下躺着父女二人,父亲盖着红色的羽绒服,女儿盖着紫色棉被。秋天的凌晨,小站月台上,寒露已浸入他们的身心……
早早起床,让寒露也浸湿你的良心。心如落叶,柔软轻盈。落叶有时也相当沉重,当它们沾满寒冷的露滴。
当心灵沾满星辰,幻觉进入流浪者的梦境,你就在那棵梧桐树下守夜,直到天明,太阳驱散一夜的寒气。
用心守夜,守着西南之夜,江南之夜。为什么我的长江直到秋天的凌晨才温暖四方,滋润祖国大地?因为星辰拼出心的图案,造就了血液潮汐?
或是旧梦隐含着新生活;废墟掩埋了通灵宝玉?我在流逝的岁月里探寻,才发现旧城瓦砾下,燃烧着未来的星辰火炬。
这一发现有助于拯救过去。其实过去的并没有过去,而所谓历史,只是反复重现的幻影,世代迷惑人类的心灵。既然如此,不如在星夜垂钓落雪,让它们在白昼化成光明。
而落雪此时正是寒露星辰,点缀着窗外的碧树野草,远山近水。山石嶙峋,一道道沟壑渐渐明亮,而更亮的还是山坡上山羊与绵羊的脊背。
车厢里的一个孩子醒了,他问妈妈过桥的声音与过山洞的声音有什么不同?妈妈迷迷糊糊,没有听清。我想告诉孩子:过桥的声音是亮的,过山洞的声音是黑的。但在山洞里可以做梦,想很多事情;而过桥时,只需随意看风景。
眼前的桥上是一座紫色山岩,山顶布满野云,桥下的沟壑间生长着枯黄、挺拔的高粱、玉米……
过了蒙渡、三源坝就进入重庆。黎明停在一个山村,铁路边有人卖水果、早点。河边的房屋东倒西歪,然后是一片干旱的河滩……
窗口出现熟悉的夹竹桃,红的、粉的,白的,在绿叶间随风轻摇,在阳光里闪耀。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春光丝丝缕缕,而秋天的阳光是大片大片的,好像透明的云层随落叶翻飞……
我又看见秋天的江水——还没下火车,江水已出现在铁桥之下,绿荫之间,是砖红色的;这个秋天,她对我另有话说。
来到重庆,住在朝天门旅社。拉开窗帘,满窗江水。暗红的江面似远古的屋顶,屋顶下的生灵,生生不息。
临江眺望,清心沐浴,我感觉淋着红红的江水。赤潮虎虎有声,心底熊咆龙吟。为了迎接江上秋色,我换上了一件干净的白衬衣。

内容简介
《长江边的古镇(1)白帝城》是作者花费十多年时间走访长江沿途古镇的记录,作者通过实地采风,将现实采风与历史典故相结合,记录了这些古镇的风土人情以及民歌、工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了古镇在时代变迁中的命运。许多第一手历史和人文资料,具有很高的现实意义和文化价值,适合于阅读兼收藏。
《长江边的古镇(1)白帝城》为该系列的第一本。作者把“白帝城”看作即将或已经“沉入江底的所有城镇”的统称,作者沿着鱼嘴,扇沱、涪陵、珍溪、奉节、巫山、高阳、万洲、故陵、李渡等地采风,记录了三峡两岸的民风民俗、历史传说、山水风光以及移民的现实情景,并以轻灵的笔触,饱蘸深情和依恋,将古镇风貌如画卷般一一在读者面前舒展。作者深入底层直接造访,朝圣白帝城,寻根寻家寻梦,寻找失落的民族历史。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