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拉萨.pdf

我去!拉萨.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我去!拉萨》编辑推荐:5000里川藏骑行,700小时苦笑历险!300幅骑行摄影,1部静态艺术电影!随书附赠波尔《川藏南线骑行攻略》!国内著名川藏党波尔手痒序荐!

作者简介
唐龙,青年写手,中文系毕业。对于文学。眼光还停留在娱乐层面;对于人生,尚且分不清理想和幻想。现居成都。

目录
序 放下《独唱团》,拿起申论?
推荐序 你翻过的,只是心中的一座山……

第一章 梦想的剪影
1.私藏梦想:我的318国道
2.比到达更重要的,是出发!

第二章 把我的灵魂,带去拉萨!
3.谁在为你的流浪而伤悲?
4.木格措逃票记
5.来吧,折多山!
6.windows桌面的故乡,新都桥
7.把我的灵魂,带去拉萨!

第三章 晨光上路,风光伴行
8.崩溃的边缘
9.华丽的藏居
10.云游异度空间
11.晨光上路,风光伴行
12.第一个西藏温泉
13.如美,来自火星?

第四章 投身,圣城拉萨!
14.红线
15.69岁的青春
16.东达山没有眼泪
17.到达暮色中的邦达
18.然乌,好安静
19.西藏江南
20.投身,圣城拉萨!

第五章 灵魂的传话
21.旅行,距离的美学
22.信仰的重量
23.藏民印象
24.搭车,你输得起吗?
25.当川藏成为新的原点

序言
放下《独唱团》,拿起《申论》?
2010年2月末,我来到台湾花莲,开始了交换学习的生活。
四月的一天,我蜷缩在医院的手术台上,接受胃镜检查。结果是严重胃溃疡。医生说,必须多休息,不能再参加剧烈的体育运动。我说:“我报名参加了五月末的铁人三项比赛,我必须训练。”
家人和朋友也纷纷劝我不要逞强,参加过铁人队,也训练了两周,尝到鲜就可以了,别把身体整坏了。只有变态的美国教练说:“How can you believe what the doctor said?Don't make any excuses!Come backsoon!”
五月末,台湾花莲国际铁人三项精英赛。
比赛已经进行了三个多小时,游过了1500米,骑过了45公里,又跑完了9000多米,终于只剩下不到1公里。天空飘起了细雨,正好为燥热的身体降温。意识恍惚间,我看到了早已在终点等候的教练和队友。我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提速,超越了几个同样疲惫不堪的跑者,冲过了终点线。队友刚为我挂上奖牌,我就虚弱地一头栽进了教练的胸口。“Charlie,good boy!Haha,you made it!”我得到了这个地球上最让我崇拜的人的肯定。
六月,我在花莲接待了从台北南下的交换生朋友。他正在骑单车环岛。我说,我好羡慕你,可惜不久就要回去了,没时间筹备了。七月,我告别闲适且热血的台湾生活,回归大陆,回归现实。
九月,大四刚开学,果然就硝烟弥漫。
这是个必须做出决定的三岔路口,读研、出国或是工作,必选其一。一位和我私交很好的学姐担心我心高气傲,遭人算计,特意提醒我说:“别把保研想得太简单,从成绩到老师,都有很多可操作的地方,而送礼也是有大学问的,比如……”我做好心理准备,等待这一切按部就班地发生,而它也不负我望,如期上演。
我看到同学觍着脸苦苦哀求老师更改自己的综合排名,如果你是第二名,但第一名报的北大,你就可以对清华说,你是第一;不同的算法也会影响到最终排名,所以我一次次看着排名相近的同学因为算分方式的差异而闹僵;后来,我听说一位同学在酒桌上敬了Ag--~,他已经微醉,他说要向大家道歉,因为在保研期间他做了些手脚,因为自己输不起,最后他“成功”去到了中国最好的科研机构之一。
再后来,我的父母对我说,同乡的一位女孩,本来已经保送本校,却又去参加了北大的面试,被北大录取了,她就要和自己学校毁约,学校不放人,她就威胁校方说要跳楼,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校方终于被迫放人……父母无比羡慕地说:“你看看,人家最终还是去了北大!北大啊!”
2011年2月,春节。
县城里的众亲戚总是很关心我的前途,他们总是用一种表面是询问,实则是建议的口气说:“今后怎么打算呀?该考公务员了吧。”然后如排练过一般,众口一词地告诉我,加入公务员行列的种种好处,不用这个这个却可以那个那个。他们出身农村,通过入城打工或者进入体制,劳苦半生,终于摆脱贫困,立足县城。收入稳定,受人尊重,就是他们最大的诉求。而捧上国家的铁饭碗,正是实现这一诉求的上上之策。为什么要花时间研究文学和电影呢?放下手中的《独唱团》,去学写申论才是正道。
与此同时,台湾的铁人队友们已决定报名参加八月份在加拿大举行的Ironman 226km的比赛(游泳3.8公里,骑车180公里,跑步42.195公里)。面对全队9人总计4万多人民币的花费,他们正全力筹款,包括举办训练营,参加比赛拿奖金,拉赞助,打零工等多种方式。热血不被嘲笑,却被认可。
三月,一些拿到国外牛逼offer的同学开始在社交网站上活跃起来。要么是总结大学四年丰富到爆的成果,要么是相聚纽约,一起租房,或者是相约伦敦,一起购物;那些在国内同样出路不错的同学,也开始秀出在各个美丽景点的留念照……
说实话,我羡慕至极。
这些都是我很佩服的人。他们身上有着各种我所不具备的品质,他们也选择了一条光明且稳妥的出路。只要你进了顶尖名校,在这个用标签看人的社会里,就已经赚够了大拇指;你签约了大银行,即使刚开始是坐柜台,人们也会不禁把你设想成未来的金融骄子;你选择了从医,即使刚开始只是在解剖老鼠,人们也知道日后你很有可能在大医院主刀,35岁之后,肯定有车有房……
在每一个人的出路问题上,虽不分谁输谁赢,却分有解无解。很不幸,我属于无解的那一类:长辈所推崇的路,我不屑走;人各有志,我所羡慕的路,却不是我所喜欢的;而我一意孤行的路,则一片迷茫。
我想试试文字工作,甚至是创作。但别人已经开始采摘第一批果实,我却才刚找到自己那一杯土,种子都还没种。艺术是虚无缥缈的,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谁能保证只要努力就能写出好作品?天赋不够灵感不来怎么办?当你成天鼓捣着并不惊艳的小文章,人们只会觉得你在做一个让人揪心的梦。
在毕业的这个节点,我再也逃不过现实的第一次审判。即便我能无视一些势利的眼光,我也无法忽视父母那望子成龙的期盼,无法给他们一个交代。更不安的是,我连自己都给不了一个交代。这才发现,那些从社会酱缸里沾染上的功利和躁动,从来就没有在我的骨子里涤净过,羡慕嫉妒十艮开始增生扩散。表面的特立独行、清高孤傲,既是在自我保护,也是在自我掩饰。
我的不安越来越强烈。我需要一个速成的证明,来抑制那已经冒出苗头的自我怀疑;即使有逃避现实的嫌疑,我也要摆出热血的姿态,为自己那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理想主义加油打气。
这个证明一定要够快,够灿烂,灿烂到足够让自己、让所有人都炫目——哪怕就那么一下。
这时,我听到了队友的一声召唤。
“我们一起,骑车去西藏吧!”
故事,就此开始。
唐龙
二〇一二年五月

文摘
版权页:

我去!拉萨

插图:

我去!拉萨

我去!拉萨

私藏梦想:我的318国道
有人说,318国道就是一个梦,承载着理想和热血。这一条起于上海止于西藏、贯穿整个中国大陆的国道,拥有着“中国人的景观大道”的美誉,自然、人文景观的丰富度,世所罕见。
从海平面的长江口到地球之巅的珠穆朗玛,5000多公里的路途上,串联着我们耳熟能详的美景:从东部的黄山、庐山、西湖、太湖、洞庭、鄱阳等,到西部的贡嘎、南迦巴瓦、希夏邦马、羊卓雍错、纳木错;从盆地到平原、高原,从雨林到灌丛、草原、荒漠,从周庄的老屋到丹巴的碉楼,尽览无余。而整条国道的地理高点,也是毋庸置疑的最亮点,则是从成都至拉萨段的川藏线。
“为什么要骑川藏线?”
“我是一个山地车手。每一个山地爱好者,都会梦想骑一次川藏。就像每一个足球运动员,都梦想捧起大力神杯。”
在骑行圈里,川藏线近乎为一种信仰。
踩着铁轮由川入藏,直指地球上最接近天堂的土地,不仅可以饱览俊美的雪山、辽阔的草原、澄澈的蓝天、静谧的湖泊,还有机会听到古老的秘闻,遇见最虔诚的信徒,拜访最华丽的宫庙;不仅如此,还能见识最传奇的驴友,经历最炽热的汗与最开怀的笑,最夯实的友情和最尽兴的漂泊……一次次亲手触摸到传说般的存在。用“大气”“壮美”来形容川藏线绝不为过,用“热血”“追梦”来定性骑行也恰如其分。
不过,这不是事实的全部。
如果骑行川藏线也是你的梦想,我想,有更多的细节,你应该提前知道:
成都至拉萨,全程近2200公里。在近一个月的骑行里,氧气常有不足,偶尔严重不足,因为需要翻越12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峰,其中两座海拔超过了5000米;在峭壁下面、悬崖旁边赶路是家常便饭,因为需要跨越大渡河、金沙江、怒江、澜沧江等湍急汹涌的大河,一个小小意外,就可能连人带车跌入滚滚波涛,无迹可寻;你得应付各种恶劣的天气,诸如暴雨、暴晒、暴雪,冻雨、浓雾、冰雹,逆风、侧风甚至妖风;你得承受身体的各种状况,诸如高反、感冒、疲劳与伤痛;你甚至还得默默祈祷,以求不被落石砸到、不被塌方掩埋、不被霸气侧漏的卡车撞到、不被彪悍的劫匪劫财劫色……
即使你不被吓死,也可能被烦死:
每次出发,你得装驮包、灌水、清零码表、调车;每次到达,你得拆驮包、洗车、擦车、上油、检车;你得学会补胎、换胎,修理你爱车的各种合情合理的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故障;你要忍受日骑100公里重复几万次的单调踩踏;你要忍受穿着雨衣或顶着烈日骑上坡,臭汗淋漓却洗不了澡,不仅洗不了澡,甚至还洗不了脚,不仅今天洗不了,甚至明天、后天、大后天也洗不了;你得忍受霉味厚重的床铺,忍受老鼠在天花板上窸窸窣窣,忍受漏雨在耳旁滴滴答答;你得忍着用冷冽的井水洗头巾、内裤、袜子,再用电吹风一一吹干;你得忍受没有微博没有校内、没有QQ、甚至没有手机信号;此外,你还得忍受十天半个月看不到一个像样的姑娘,更遑论蕾丝边和黑丝袜了……
如果还没被吓退,尚未被烦死,这才配说这是你的梦想。
梦想可以分很多种,灿烂或平凡,近期或长远,私藏或共享……但归根究底,梦想只有两种,那就是已圆的和未竟的。来吧,一起出发,别让川藏线沦为你未竟的梦想。
比到达更重要的,是出发!
曾经有人问我,川藏线上最难的是哪段。其实,路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毕竟我能完成铁人三项,并提前进行了针对性的拉练,生理上不构成什么挑战。回想起来,真正煎熬的却是在出发之前,我被恐惧和内疚反复纠缠。人若无所牵挂,也就无所畏惧,但若有满脑子的眷念,就注定会有满心的踟蹰。恐惧要么源于怯懦,要么源于爱与责任。
灰色恐惧
一进入六月,就正式开始了川藏线的全面准备。虽然血液开始升温,同时油然而生满腔的期待,可周遭的空气却逐渐变灰、变冷,弥漫着一股死亡的味道。
朋友问我怎么断了社交,话变少了,总是突然陷入沉默。我抓抓脑袋说不知道,然后继续沉默、出神。仿佛一夜之间,七魂弄丢了六魄,反应变慢、热情减退、不想看书、看不进电影、不怎么听歌,也无视身边的欢声笑语,电话、网络闲置着,形象颓丧着。满脑子想的只是:什么时候买冲锋衣?我死了怎么办?买不买登山鞋?我死了爸妈怎么办?今晚看攻略还是明晚看?被石头砸到怎么办?这周末去不去练爬坡?被泥石流埋了怎么办?然后在脑海中反复播放臆想中的塌方场面,甚至360度全景描绘自己被掩埋的悲催一刻……
和骑友在一起,我总会在大家聊各种轻松话题的时候,冷不丁地发问:“你怕死吗?你们有没有想过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可逆的后果?”他们先是惊讶地看我一眼,不过立刻会了意,眼神旋即闪烁起来,仿佛是我戳到了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不宜挑明的禁忌。
他们说:“有时候的确会有或死或伤的闪念,但没仔细想过,总之去做呗,想那么多干什么?”语毕,他们把话题又转回轻松。没多久,这些人就会潇洒地踏上自己的冒险旅程。虽然在我看来,他们的无畏,只是因为没想清楚,或者压根就不愿意去细想,但我总是如此羡慕他们,何况没有人规定冒险之前必须啰里吧嗦写一篇《生死之我见》,及格通过才准上路。
但受困于自己的鸡巴性格,我却做不到。心想不通,事就做不顺。我已经听过太多次诸如“哇,真不知道当时我自己是怎么想的,现在想来却后怕”的感慨。我要的不是后怕,而是“当时已不害怕,所以才去做”。即便迈不过恐惧,也得先看清了恐惧的轮廓,明明白白地上路。
我努力琢磨,却对川藏线知之甚少,尽是些主观臆断,加之看过太多好莱坞灾难片,越想越恐怖。就像在泥沼,挣扎得越猛就陷得越深。

内容简介
《我去!拉萨》内容简介:毕业季的7个非典型宅男,告别书房和网络,告别熬夜和赖床,骑上单车,直指拉萨!这里有,最尽兴的漂泊,最传奇的花甲骑士,最浪漫的路上爱情……雪山、森林、草原、冰川、峡谷、大江大河……温泉、美食、月老、情人、劫匪、暴雪、塌方、泥石流、小村庄、西藏美女……

海报:

我去!拉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