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pdf

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寻找《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也许一路曲折,但很高兴你没有迷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是旅游图书吗?没错,但又不全是。纵观这趟历时一年的探索之旅,你会发现,这其实是一本观念的游记。作者游历世界,希望凭一己之力解决这个时代的一些迫切问题:幸福生活需要哪些必要因素?为什么有些地方比其他地方幸福?地理如何造就我们?飞机为什么不能供应像样点的午餐?该书是励志图书吗?算是吧,但它并非庸俗的读物,也不是什么心灵鸡汤。该书能带给你全新的阅读体验,你也许会反复咀嚼某些语句,也许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启示。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往往有大智慧闪现。

媒体推荐
一本妙趣横生、引人入胜、见解独到的游记。作者韦纳是难得的好旅伴。再读一章,你已经喜欢上他;再读一章,这感觉愈演愈烈;待到旅行结束,你不禁盼着何日能与他再度同行。本书实在是一段难得的快乐之旅。
——《华盛顿邮报》
读完此书,就好像跟随韦纳这位迷人且博识的向导,进行了一场旋风式的环球之旅。当然,手中还握着一个不可或缺却常被忽视的指南针:幸福。
——《国家地理旅行者》
作者韦纳的旅行故事一一在冰岛品烂鲨鱼肉,在印度的静修所努力冥想一一给读者们带来了极大的快乐。
——《出版商周刊》
作者韦纳采用新方法,探究何为幸福源泉一一这个困扰世人已久的难题,以及其深层原由,值得称道。
——《纽约时报》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埃里克·韦纳 (Eric Weiner) 译者:文嘉

埃里克·韦纳(Eric Weiner)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驻外记者,曾获斯坦福大学骑士学人奖。现居华盛顿,在家中的客厅与厨房之间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陪伴他的是妻子、女儿,以及家中那只日益增重的肥猫。他(此处指作者,非指该猫)无怨无悔地爱着寿司,金枪鱼寿司尤甚。

目录
写在前面
第一站 荷兰
幸福是一组数据

第二站 瑞士
幸福是一种无聊

第三站 不丹
幸福是一项政策

第四站 卡塔尔
幸福是一张中奖的彩票

第五站 冰岛
幸福是一次失败

第六站 摩尔多瓦
幸福是身在别处

第七站 泰国
幸福是不用思考

第八站 英国
幸福是一项努力之中的工作

第九站 印度
幸福是矛盾

第十站 美国
幸福是回家
尾声:幸福在哪里?
致谢

序言
行囊已经打好,食物和必需品都已备齐,冒险即将开始。一个夏日的傍晚,我硬拉上一脸不情愿的德鲁,一同踏上了探索新世界的征途,并盼望能在沿途寻到一些幸福。我坚信幸福就在前面拐弯的地方,关键是拐对弯。
启程不久,德鲁就坐立不安,求我立即掉转头回家。但我却抑制不住内心强烈的好奇,执意前行。前面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是危险,还是奇遇?我必须知道答案。今天我更加坚信,当初要不是巴尔的摩的镇警做出那个有欠考虑的决定,把两个走在主干道上的五岁幼童遣送回家,我也许早已到达心中向往的所在。
喜欢旅游的人,有的是后天养成的习惯,有的却是天性使然。每次想起五岁那年和德鲁那次出师未捷的远行,我心中总是郁结着一股忿忿之情。这股情绪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消散,但待我进人大学之后又死灰复燃,且改头换面,来势更加汹汹。我迫不及待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且最好是不用自己花钱,全由别人付账。可怎么才能实现这个愿望呢?我没有生钱的手艺,正义感也不是很强,甚至脾气还有点阴郁。想来想去,我最后决定,做一名新闻记者。
于是我成为了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的一名驻外记者,去了伊拉克、阿富汗、印度尼西亚等一些国度。从某种意义上看,这些经历于我大有裨益。我不知不觉遵循了写作的第一定律:把自己的所闻所见一一记录下来。就这样,我拿着笔记本,挎着录音机,满世界转悠,记录下那些陷入绝望之中的可怜人的故事。我发现,苦难深重的国度,悲惨不幸的人民,往往能带来好的故事。他们的遭遇紧紧地牵动着人们的心弦,引人嗟叹。
但有时,这些故事也会让人心情低落。
我不禁暗自忖度,何不打破惯例,不再寻访那些民不聊生的多事之地,而是花上一年时间环游世界,探寻世人未曾发现的幸福国度——那些拥有若干公认的幸福要素的国度,如金钱、乐趣、信仰、家庭以及巧克力。地球之上,每天都有无数“假如”得到验证。假如生活在一个富得流油,不用交税的国家,你会幸福吗?假如生活在一个把失败视为一种选择的国家,你会幸福吗?假如生活在一个民主发达到每年投票七次的国家,你会幸福吗?假如生活在一个不让你做白日梦的国家,你会幸福吗?
我此次旅行的目的,便是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而这一被认为是头脑发昏的尝试,其结果尽在你手中握着的这本书里。
我生于一九六三年,同一年诞生的还有笑脸图案——来自马萨诸塞州伍斯特市的美术设计师哈维·鲍尔于一九六三年发明了如今誉满全球的黄色咧嘴笑脸。起初鲍尔只想设计一个图案为一家保险公司的员工们打气,却不曾料想,打那以后,笑脸图案一跃成为没心没肺的典型美国式快乐的象征。
可是,鲍尔的神奇笑脸却从不曾博我开怀一笑。我从来就不是个乐天派,打小如此。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卡通人物是《小熊维尼》中的小驴屹耳。
而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我这样悲观的人并不少见。幸福,于这一时,于这一世,都只为神仙和寥寥几个幸运儿独享。如今,人们开始以为幸福已是唾手可得,到头来却发现这只是美好的愿望而已。因此,我和芸芸众生一样,都为一种特殊的现代病——“因为不幸福而不幸福”所折磨。这个词出自历史学家达林·麦克马洪之口,听着滑稽,却绝非玩笑。
也正因此,我与众人一样,努力与这一疾病抗争。励志类书籍我读一本爱一本,家里书架上的书已是堆积如山,摇摇欲坠,如同一座与“个人存在焦虑”奋战到底的纪念碑。这些书时刻提醒着我,幸福就在你的内心深处,若不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只是挖掘的深度不够而已。 .
这些励志书中的道理无不言之凿凿,仿佛个个不证自明。其实真相只有一个:这些所谓道理都是一派胡言。幸福并非深藏心内,却是来自心外,而这内外之间的分界线也并不如所想的那么清晰。
已故英国哲人艾伦·沃茨在一场主题为东方哲学的精彩演讲中用了这样一个比喻。他说:“当我画出一个圆,大多数人会说这只是个圈,还有人会说是盘子或是皮球,极少数人认为这是个洞。人们往往倾向于从内部属性,而不是外部环境来对事物下定义。但实际上,内外缺一不可——若没有‘外’,也就无所谓‘内’。”
换言之,我们身处何处,决定了我们是谁。
说到“何处”,不仅是指身处的环境,同时还涵盖了文化的大环境。文化是一片海,我们畅游其中。这片海无边无垠,浸淫万物,以至我们身处其中而不自知。其实,走出来,置身其外,比你想象的要重要得多。
说着说着,便不自觉将地理和幸福相提并论了。我们常说寻找幸福,寻找满足,就好像幸福和满足实际存在于这个世界,从地图上就能够找到一样。只要拿对地图,掌握正确的导航技术,便可到达。好比在加勒比岛游玩的人,脑中若是闪过“我在这里过得很幸福”的想法,就一定能理解我的意思。
而帘幕之后躲着的,就是那让人心向往之,却又若即若离的小愿望,叫做天堂。它时不时冒出来,挑逗我们蠢蠢欲动的心。柏拉图凭空想象出“万福之岛”大西洲。岛上洋溢着幸福与快乐,繁锦如鲜花,温暖似加勒比海的海浪。而十八世纪之后,人们开始相信,伊甸园这一《圣经》里描绘的天堂其实真实存在着。它就坐落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交汇处——在地图上便能找到——即是今天的伊拉克。多么讽刺。
为寻找幸福胜境,欧洲的探险者们做好了充分准备,甚至还学习了亚拉姆语一耶稣的语言。而我,当踏上寻找天堂的征途时,说的却不是亚拉姆语,而是另一门晦涩的语言——“幸福语”——这是新兴的幸福学说的传道者们口中的现代祷词。我不断温习诸如“积极情感效应”和“快乐适应性”之类的术语,随身携带的不是《圣经》,而是几本孤星旅行指南,以及一个坚定的信念:“人的目的地永远不会是一个地点,而是一个新的视角。”正如亨利·米勒所言。
就这样,在迈阿密一个迷蒙的雾天里(在一些人眼里,大雾天就仿若天堂),我抓起行李,推开家门,踏上了幸福旅途。其实,就连我自己都认为这只是徒劳,并不比当年那个到处乱跑的五岁小孩高明多少。作家埃里克·贺佛尔说过:“追逐幸福便会失去幸福。”没关系。我本来就不幸福,再无可失之物。

文摘
我生平遇到的第一批瑞士人很快招致了我的反感。你也许会想:不会吧!瑞士人?那些亲切、中立的瑞士人?那些带着军刀、手表,吃着巧克力的瑞士人?没错,正是那些瑞士人。
那还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事情,当时我正和女朋友在坦桑尼亚进行徒步旅行。这是一次低成本的自助旅行,与我们同行的有四个人:两个随和的挪威人,以及一对安静的瑞士夫妇。
我们的司机是一个坦桑尼亚人,名叫好运。开始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事后才醒悟过来,这个看似吉利的名字只是一个愿望罢l『,一个最终没有实现的愿望,但那已为时晚矣。后话暂且不表,总之当时麻烦一桩桩一件件接踵而至。先是一辆卡车带起的石子击中了我们的挡风玻璃,将其打个粉碎。虽然没人受伤,但接下来我们浪费了两天时间在坦桑尼亚的每个城镇都停下寻找替换的玻璃,却一无所获。然后我们又遇到一场大雨,尽管那时根本不是雨季。我和女友用尽全力搭起的帐篷没撑几分钟就轰然倒塌,只留我们二人站在雨中,浑身泥水,狼狈不堪。挪威人的帐篷也没能支撑太久。
瑞士人的情况如何呢?他们的帐篷质量那叫一个好,不但专业,且牢固如马特豪恩峰。雨再大,风再急,帐篷仍然屹立不动,庇护他们于风雨之外,既干燥又温暖。我敢打赌他们肯定在帐篷里啜饮热巧克力。见鬼去吧,我当时想,那些该死的高效率的能力极强的瑞士人。
当这辆始发于鹿特丹的列车穿过德国进入瑞士境内时,这段记忆又活灵活现地在我脑中放映了一遍。我此次来瑞士是有原因的,但我发誓绝不是为报上次的一箭之仇。研究表明,瑞士几乎处于费恩霍芬教授的幸福金字塔塔尖。黄金地带。没错,瑞士人就是一群幸福的家伙。
我从巴塞尔转车去日内瓦。乘坐的那班火车晚点十八分钟,给这个边境城市带来了大规模的混乱。列车时刻表因一趟车的晚点而被完全打乱。旅客们从这趟稍稍晚点的德国列车中蜂拥而出,争抢着去追赶那趟准时到站的瑞士列车。我夹在人流之中,一边气喘吁吁地爬着台阶,一边想:有意思,德国人的严谨也只有在瑞士人面前才会相形见绌。
这样也好,至少说明人们的成见是对的。瑞士人的确高效、守时、富有,而且几乎不用担心失业。还有,瑞士的空气清新,街道近乎一尘不染,还有大量美味的巧克力。但他们真的幸福吗?在非洲同行的那对瑞士夫妇,尽管拥有一顶上好的帐篷,脸上却几乎看不到笑容。也许瑞士人不愿将幸福写在脸上,但从他们偶尔显露的优越感中便可看出端倪。
为了解答其中的奥秘,还是得请教那些已长眠于地底的哲学家们。在这些苍白阴郁的人儿之中,亚瑟·叔本华又是最为阴郁的一个。若真如他所言,幸福即是不幸的缺席,那么瑞士人要是不幸福那可就怪了。可幸福若还囊括了愉悦的成分在内,那瑞士人的幸福就仍是一个谜,一个像瑞士莲巧克力一样浓黑、一样神秘的谜。
为什么瑞士人在幸福金字塔之上的排位总是高于意大利人和法国人呢?这两个国家有那么多“joie do vivie”①——这个词还出自法语!
在前往朋友苏珊家的路上,我坐在出租车里翻来覆去地思考这个问题。来 自纽约的苏珊现居日内瓦,是一名作家。她用英法两种语言直抒胸臆,毫不避 讳,也因此常与瑞士人的保守发生碰撞。苏珊抨击瑞士人患有“文化便秘症”, “吝于透露信息”。就算是火车要开,衣服着火这样的大事,瑞士人也懒得提醒你。在他们看来,说这些话等同于侮辱对方的智商,就好像对方什么都不懂一样。
苏珊这种直言不讳的纽约风格同样不受日内瓦外交使节团待见。外交使节团的成千上万名好好先生和好好太太们为世界大事操碎了心。他们总是穿戴整齐,工作尽责,忙得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如果工作实在太多,还得开会讨论——欧洲人特别喜欢开会。三个欧洲人若是凑在一起,便一定是在开会。只需备好小小的姓名牌和几加仑毕雷矿泉水①,欧洲人的会议便能风生水起地开起来。
日内瓦被称为最适宜居住的城市,但不怎么适宜观光。在瑞士人眼中,日内瓦是个无聊透顶的城市——连瑞士人自己都这么说,日内瓦的乏味可见一斑。但我却不这么看。从苏珊居住的公寓向下俯瞰,是一排排狭长的街道和小巷。日内瓦和大多数欧洲城市一样,人文气息浓厚,很有看头。
挑剔如苏珊,也不至于对瑞士的一切都看不顺眼。这儿的好些生活细节就让她爱得不行——譬如公民的社会责任感。看到巴士上留着鸡冠头穿着战斗靴貌似不良的少年礼貌起身为老奶奶让座,苏珊便不由得大发感慨:“在纽约,没有人会主动这么做。”
我的行囊里有一把瑞士军刀。比起如今附带移动硬盘功能的瑞士军刀,我这把老家伙未免相形见绌。但我还是对它爱不释手,到哪都不忘带着。如果各国军队引以为豪的不是赫赫战绩,而是瑞士军刀这样的小玩意,那该多好。据我所知,没有一场战争是因瑞士军刀而起,也不会有人成立什么国际委员会来讨论瑞士军刀在全球扩散的危险睦。
在欧洲的这一地区,春天虽迟迟才来,却是来势汹汹。几乎是在暖意初至的同时,人们便迫不及待地换上春装。相信过不了多久,紧身泳裤便会像鲜花一般开遍日内瓦湖。这真是美好的一天,所以苏珊和我一同做了唯一件比较“欧洲”的事情:喝咖啡。

内容简介
《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是新闻报道吗?并不全然。可以说它是新闻报道的一种变体。因此,在该书中,作者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寻找的是世界上不曾为人发现的幸福国度,那些正用自己的方式追求幸福的国家。说到地方,这也正是此书的中心:地方、地点、地理,它们如何塑造我们、定义我们。作者相信,换一个地方,也就换了一种人生。
将该书作为你们幸福旅途的第一站。请系好安全带,一伺发令枪的轻烟冒出,便马上开始寻访幸福的旅行吧。也许路途会有颠簸,食物会不合胃口,但可以保证,沿途风景一定壮丽,你必定不虚此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