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家园读本:寻城记•南京.pdf

城市家园读本:寻城记•南京.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田飞、李果所著的《寻城记:南京》是最好的城市人文旅行读本。
从东吴建都伊始,石头城临江控淮,到大明帝业奠定,三十一座雄关扼守;从秦淮风月飘香,钓鱼台丝织流彩,到民国中坚雅集,颐和路公馆群林立;四百古刹控清末天国之硝烟,十朝忠魂伤抗日战争之英灵。古都南京历经内外风肆、文武洗礼,浴火重生。我们寻遗而至,对话古城,聆听历史的回声。

作者简介
田飞、李果

七十年代生人,先后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他们无功利之欲,无前程之忧,随性而活,倒也落得个时时开心顺畅。既喜街头乱步,窥看忙人匆匆、闲人悠悠,也喜入得山水间,享那山雨迷雾。他们本不是写字人,然世间哪有那么多本来,只求此刻此时此地血脉贲张,激情注流,随笔扬洒。字,终被码成了“城”。

目录
缘起 陌生的城市/1
卷首语 十朝都会,金陵城/3
王气之都/1
北阴阳营——南京文明发源地/2
吴越故垒——金陵建城始/4
石头城——龙蟠虎踞,王气始开/8
乌衣巷——旧时王谢堂前燕/10
晋贤古冢——名士风流,已成绝唱/12
刘宋石刻——寒人掌权,始创南朝第一朝/14
南齐石刻——丹阳的麒麟,南京的辟邪/15
萧梁石刻——南朝盛世,千古风流/16
陈朝石刻——六朝金粉,末朝遗恨/22
上元县衙一天下衙门,朝南开/24
中华路——衙署丛集的南唐御道/26
南唐二陵——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28
大明帝都/31
里十三,外十八/32
正阳门——大明帝国之国门/36
聚宝门——构造精巧,固若金汤/38
西五门——逶迤雄峙,扼淮控江/42
神策门——屈曲盘回,杀机四伏/44
新辟诸门——生于街市,亡于街市/50
明故宫——命运多舛的大明帝王宅/52
明十八坊——百工货物,各有区肆/60
开国群英会/63
徐达墓——谋勇绝伦,大明首功之臣/64
常遇春墓——骁勇果敢,天下奇男子/68
李文忠墓——文武双全,忠厚儒雅/72
邓愈墓——少年枭雄,戎马一生/74
胡大海墓——勇武憨直,军中福将/76
吴良吴祯墓——水上蛟龙,吴氏双雄/80
其他功臣墓/82
其他古墓神道石兽/82
四百八十寺/85
凤凰台——六朝胜迹凤凰台/86
栖霞寺——金陵名蓝,兼山水之胜者/90
光宅寺——武帝崇佛,舍宅为寺/96
达摩古洞——昔日达摩面壁,今日老僧苦修/98
大报恩寺——永乐之大窑器,中国之大古董/102
大天界寺——天界招提,佛教圣境/108
普德寺——五百罗汉攻金陵/110
香林寺——康熙御题额,曹寅广施田/114
天隆寺塔林——律宗祖师高僧安葬地/116
礼拜·圣堂/119
净觉寺——太祖敕建的清真大寺/120
石鼓路天主堂——南京传教之始/122
莫愁路堂——金陵最早的基督教礼拜堂/124
圣保罗堂——藤萝攀缠下的欧式古堡/126
基督教青年会——非以役人,乃役于人/128
江南人文薮/131
周处读书台——朝闻夕改,终为贤能/132
国子监——学府重地,书香永流传/134
文武庙——五百载明清圣贤地/140
朝天宫——冶山道院之今生前世/144
惜阴书院——开中国公共图书馆之先河/150
江南贡院——天下英才,半数出于此/152
上江考棚——安徽诸生云集之所/156
棋峰试馆——秦淮风月旁的备考之地/160
三状元府——文采风流,尽随风吹雨打去/162
颜鲁公祠——功名垂竹帛,千古一清臣/166
小卷阿——魏源书斋,开国人风气之先/168
清末风云/171
天朝总圣库——人无私财,资皆公有/172
天朝壁画——择民居高大者,加以彩绘/176
天、地堡城——见证天京陷落的最后时刻/180
曾公祠——两江总督曾国荃之专祠/182
李公祠——晚清第一重臣之专祠/184
金陵制造局——一代雄厂,百年硝烟/190
南洋水师学堂——培养近代海军专门人才/196
大马路——南有夫子庙,北有大马路/200
烟雨秦淮梦/205
七桥瓮——明代石桥,秦淮飞虹/208
通济水关——十里秦淮始于此/212
秦淮花灯——灯彩甲于天下/216
钓鱼台——比户皆织,机声盈耳,/220
糖坊廊——最后的河房,最后的秦淮/226
新桥三市——鱼市、柴市、牛市/230
生姜巷——金陵北货集散地/236
城南旧事/239
花露岗——牧童遥指杏花村/240
瓮堂——一池老汤,六百年精气/244
门西区——机杼夺天工/248
黑簪巷——关于云锦的最后记忆,1250
绒庄街——阡陌坊巷,善织之民/254
大小百花巷——古庵、会馆、普生泉/25{
金沙井——巷陌纵横,老宅连檐/264
大辉复巷——解患扶危的三省会馆/270
评事街——盛衰沉浮的回坊街肆/274
八爪仓巷——古宅重重,书香溢溢/278
升州路——千年尘嚣,九百年界路/282
边营三巷——门东七条半营/288
金斗会馆——无徽不成商/294
九十九间半/299
沈氏故宅——富甲天下的江南第一巨富/300
蒋寿山故宅——乐善好施的蒋半城/302
刘芝田老宅——诗书传家,钦差府邸/306
魏家骅老宅——机坊之鳌头,丝号之翘楚/312
胡家花园——金陵水石极胜之地/316
程先甲故居——早期汉语拼音的先驱/322
首都计划/325
党政机关——国都之中枢/326
科研学术机构——国家之根本/334
国家场馆——国府之形象/336
金融银行——国家之命脉/342
诸国使领馆——中华之邦交/346
饭店戏院——风云际会/352
其他公共设施/356
公馆群,民国人/359
颐和路公馆群——一条颐和路,半部民国史/360
傅厚岗公馆群——岗峦起伏尽英才/366
常府街公馆群——王府故地/370
慈悲社公馆群——匿于巷陌间的旧日风情/374
陵园新村——十大公馆,顶级别墅/376
其他公馆/378
弄里乾坤/383
天祥三里——南京最早的石库门里弄群/384
桃源村——久己远逝的弄堂风情/388
慧园里——优雅宁静,摩登寓所/391
青村——高级职员公寓区中最后的老楼/394
树德坊——昔日石库门/396
秣陵路公寓——五虎之首所置房产/398
梅园新村——民国里弄,金陵之最/400
其他里弄建筑群/404
南京!安全区/407
西门子洋行——拉贝先生故居/410
金陵大学——安全区最大的难民聚居地/412
金陵女院——美丽的校园,折翼的天使/416
金陵神学院——神学第一学府/420
司法院、最高法院——屠戮一空的难民收容所/422
江南水泥厂——南京最大的难民收容营/424
其他难民收容所/430
鼓楼医院——魔窟圣地,地狱天堂/432
亚洲第一慰安所——色性的地狱/434
后记 藏着的城市/438

序言
陌生的城市
城市是记忆,是生活,也可能是回忆,是向往,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碎片。但她终究是令人熟悉的。城市的地图,城市的标志性符号会深入人心。城市甚至会融入血液,但戏剧性的是,有一天你发现这座城市对于你简直太陌生了,带着好奇竟上了瘾似的去找寻这种陌生带来的快感,找寻她你无从知晓的存在。如一次又一次地旅行,不需从长计议,带上自己就出发。就如发现之旅,也有点像考古,总能带给我们一阵阵的狂喜与惊异。空间乱了,时间乱了,线索乱了,我们跌跌撞撞地在陌生的城市中穿行。在收获中锻炼着自己的嗅觉,它似乎已超越常人,异常灵敏,忠实地把我们引向一个又一个新鲜而陌生的地方。
渐渐,漫无目的的行走已无法满足我们更加深入好奇的怪癖。游戏一旦开始,就无法戛然而止,我们不得不寻根究底。对于我们是陌生,而那些知情的老人们则在我们好奇的追问下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儿时的记忆、长辈的述说、耳熟能详的故事,从他们顿时发光的眼睛,沉湎于回忆的幸福表情,你能感知。时光竞这样轻易地回到了从前。但对于面前这座城市又是否能留住曾经呢?我们的发现少有是完整的,似人总是充满了伤痛。她们的年岁都挺老的,或被遗弃,或消失,甚至在很短的时间,城市被定格在现在进行时。现在的规划、现在的建设、现在的人,谁会在乎她的曾经呢?她已被书写进了历史,但终究不会存活,如同恐龙化石和标本。这样比喻也许还不准确,化石和标本是带着血脉被固定的。城市在我们的游戏中更加快了变化的步伐,似与我们捉迷藏,我们追赶着却找不着方向。
二〇〇六年八月于成都

后记
藏着的城市
初涉一地,我们往往有一种新鲜的感受。其风土人情,经过一番独特的内心体味,便有了初悟,活泼泼的,只是还不太具体。倘能小住几日,行游一番,感觉自然会细腻些:民风怎样、建筑特色如何、历史文脉是否传承有序……其中大体,或不难领会的。此刻,如初试佳茗,尚未品味入微,虽得唇齿留香,到底浅淡了些。
一座优美的、深具文化积淀的城市,是岁月的佳构,值得细细品读,且须颇费些时日才能读懂。
人说,居住越久越能懂这城市,此话有理。但细究,不尽然的。常见有人卜居一地数十载,阅尽沧桑却“熟视无睹”,成了久住的过客,到底没有主人的心情。他们于这城市,很难说真懂得。那么,怎样才能悟得三昧呢?国画大师陈子庄先生曾言:观山须“静”,游山须“情”,方能得山之“神”。
体悟山水的神气与品味城市的内韵,颇有相合之处,就在于“情”、“静”二字。
本书的作者,对这点深有领悟。他们和许多人一样,在一座城市生活了数十年,所不同的,正是他们兼有静心与真情。心静才能洞察幽微,有情才能物我两忘,与这城市神会。他们常感叹,这城市变化太快,快得那样匆忙,以至于岁月所精心雕琢的细节正迅速地消失,零落成泥碾作尘,不多时,便泯灭无痕了。好在城市的文脉是极富生机的,尤其是这样历经岁月陶铸的古都!她将自己的“神”蕴藏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之中。为此,他们寻踪觅迹,开始了历时多年充满叹息与惊喜的寻城之旅。一口枯井、一块老匾、一道残垣、一所教堂、一座古庙……他们在每一个细节恭听岁月的消息,他们的心绪,随那些故物的境遇或喜或忧。
二〇〇五年十二月

文摘
新辟诸门·生于街市,亡于街市
清末至民国,随着城区的拓展以及公共交通发展的需要,南京明城垣又陆续增开了十余道城门,按顺时针方向分别为:
雨花门:位于城东南晨光路。建成于1936年3月,为连接市内小铁路与京粤线而设,后于20世纪50年代被拆除。
中华东、西二门:位于中华门东、西两侧。建于1931年,20世纪50年代被拆除。
集庆门:位于集庆门大街。建成于1991年,又称“集庆通道”。
汉中门:位于汉中路西端。1931年,为修建汉中路而辟此城门。20世纪50年代被拆除。
草场门:位于北京西路西。建于1908年,因门外设马料草场而得名。20世纪50年代被拆除。
海陵门:位于中山北路西,今挹江门址。为繁荣下关码头,开辟新街市而设。1915年建成。
挹江门:位于中山北路西,南京北大门。孙中山去世后,为迎奉先生灵柩,特将原海陵门改筑成三孔券门,这也是南京首座三孔券城门。1937年冬,数十万南京军民由挹江门奔向长江边,欲渡江逃生,但没想到这所谓的“逃生之门”居然成了“死亡之门”,无数同胞尸横荒滩,血染江流。1949年4月,解放军强渡长江,三野官兵由此门涌入南京,直奔总统府。
新民门:位于明钟阜门与金川门之间。建成于1934夏,至今尚存。
小北门:位于钟阜桥西。建于190g年,因金川门通小火车,为便利城北交通而开辟此门,又称“四扇门”、“四扇便门”。20世纪50年代被拆除。
中央门:位于中央路北。建于1933年,为便利城北交通,修筑中央路而开此门。拆除于20世纪50年代。
丰润门:位于玄武湖,即玄武门。1909年,两江总督兼南洋商大臣端方奉旨举办南洋劝业会,为方便中外宾客游览,遂在会场附近的明城墙上开辟了这道城门,以通玄武湖。
解放门:位于玄武湖公园南门。建于1952年,据说是为人防需要而开。
中山门:位于中山东路东端。南京城东有钟山秦淮所阻,故仅在咽喉处设有一门,旧称“朝阳门”。1927年,为迎中山先生灵柩而改筑为三孔券门,并易名为“中山门”。
武定门:位于长乐路东。辟于1934年,因城内武定桥而得名。上世纪50年代被拆除。
明故宫·命运多舛的大明帝王宅
朱元璋三筑帝王宅
自东吴大帝孙权建都建业千余年来,南京城虽几经兴废,但至宋元时仍不失为东南一大都会。城市发展日臻完善,坊巷密集,人庶殷繁。城外四方江流湖沼环绕,冈峦起伏,似乎再无开阔平坦的土地另筑新宫。朱元璋于是请出他的头号谋臣刘基帮其卜宫选址。刘基不但博通经史,谋略过人,且精易经卦象图纬之学。经过一番勘察,刘基为朱元璋觅得了一处可作“帝王之宅”的风水宝地——燕雀湖。
燕雀湖位于应天城东,钟山南麓,其大小与今天的玄武湖相当。若按古代堪舆风水之术,地势低洼的燕雀湖绝不能作为建都筑宫之所,如《管子·乘马篇》曰:“凡立国都,必于广川之上。”《管子·度地篇》曰:“圣人之处国者,必于不倾之地。”皆说明卜地相宅不应择低洼之所。虽有悖于古制,但“帝出乎震”(东属震卦)、“龙盘之头”(富贵山为钟山之龙头)等说法又令朱元璋大为欢喜。1366年,即在其自称吴王两年后,朱元璋征发夫役军士二十万人凿山填湖,修筑新宫。因此在南京留下这么一句老话“移三山填燕雀”。
经过一年多的建设,宫殿初具规模,前有奉天、华盖、谨身三殿,后有乾清、坤宁二宫,圜丘、方丘、太庙、社稷坛等祭祀天地祖宗的殿堂坛庙也相继建成。但由于此时天下未平,政局尚不稳定,所造宫殿均“敦崇俭朴”,摒弃了雕琢奇丽的装饰,宫墙仅筑有一重,大殿前也仅设奉天门、午门二重门阙。
1368年,朱元璋在南京称帝,对于这位戎马一生的皇帝来说,南京虽龙盘虎踞,具帝王气,但过于偏安东南,又有长江所阻,不利于控制全国。中原之地也因常年征战,民生凋敝,不宜建都。于是在洪武二年(1369年)九月,诏以临濠(安徽风阳)为中都,征集工匠夫役及军士百万修筑城池宫阙。然而五年后,已初具规模的明中都被朱元璋突然下诏“突罢中都役作”。九月,“诏改建大内宫殿”,转而在南京大兴土木,对当年登吴王位时所筑宫室宗庙开始拓建,再筑午门双阙、奉天门角门、奉天殿左右中门、左顺门、右顺门、东华门、西华门、文华殿、武英殿等等。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朱元璋再度扩建大内,增筑端门、承天门、长安左右二门、东安门、西安门、北安门,御道两侧筑以宫墙,将太庙、社稷坛隔于墙外。另筑内、外五龙桥、青龙桥、白虎桥等建筑。经过前后三个阶段,历时二十余年的修筑,大明故宫终于得以完成,成为一座举世罕见的雄伟华美之城。明成祖朱棣在北京修筑的紫禁城则完全仿南京明故宫而建,其形制布局皆如出一辙。后世君数毁明大内
当年朱元璋填湖筑宫时,为使地基牢固,曾于基础上铺以巨石,打入木桩,并以石灰、三合土等分层夯实。但由于是湖洼之地,庞大的宫殿群导致地层下陷,使皇城呈现出南高北低的严重倾斜,积水久久不易排除。对于“前昂后洼”这一现象,笃信风水的朱元璋认为其乃“凶兆”,曾道:“朕经营天下数十年,事事按古有绪。唯宫城前昂后洼,形势不称。本欲迁都,今朕年老,精力已倦。又天下新定,不欲劳民。且废兴有数,只得听天。惟愿鉴朕此心,福其子孙。”
随着朱元璋的去世,曾经气势恢宏、宫阙殿阁叠起的皇宫大内也在后世无数次浩劫中渐趋衰落,仅在曾经的故址上遗留下几处残垣断壁,以及随处散落着的碎石烂瓦。“靖难之役”,朱允蚊纵火焚宫自尽,奉天、华盖、谨身三殿化为灰烬;朱棣迁都,部分巨石移至新宫;明末战乱,“宫阙无一存者”;太平天国,诸王就地取材,故宫残料多旧物利用,化作了天王、东王、西王等诸王府;先生逝世,为迎灵柩安葬中山陵,中山东路穿宫而过,明故宫从此一分为二;南京沦陷,日本人来此平了片机场。历朝的损毁蚕食,一代帝宫终为荒野残墟。再之后,仅遗的千步廊、午门双阙、社稷坛四方棂星门、承天门、端门、厚载门、东安门、东宫券门等断壁残垣相继没了踪迹。
P50-54

内容简介
南京,历10朝49帝2总统450年,王气之城,享盛世之荣耀,历乱世之悲情。《寻城记:南京》循着历史的蛛丝马迹,探遍现今或风光、或失落的胜迹与残景。帝王的眷顾既招福,也致祸,今夕宫殿的基座,明朝战火的温床,此时彼时,争夺的嘴脸,总是狰狞。从东晋到大明,数朝曾不可一世的宫城遗址展示了南京城历史上的风起云涌,也写满了各代“国祚不永”的无奈。明盛时的南京一度是一座几乎牢不可破的城池,宏大繁华。其开国群英的墓冢今已大多隐匿于山林中,鲜为人知。南京也曾为佛教圣地,与杭州皆有“四百八十寺”之说,可惜其佛迹大多已在各朝战乱间毁于兵燹。江南一地,不仅城市富庶昌盛,文化也呈百花齐放之势。千百年来文气墨香不断,一脉相承。魏晋风度,萧梁石刻,南唐词韵,清代有言,“天下英才,半数出自江南”。王公权贵,富豪商贾,文人才子,皆汇金陵,留下豪门雅苑、传奇轶事无数。时至清朝末年,太平天国运动来去骤然,却也轰轰烈烈。洋务派设厂办学,试图力挽狂澜,但封建制度已无药可医,消亡在即。步入民国,孙中山先生以南京作为首都,一时间,古城跻身世界舞台。可南京城依然难逃多事之秋,安享太平的愿望,再成奢求。恶敌入侵,古老的南京惨遭屠戮,生灵涂炭,悲扫全城。民族危亡时,万众一心,破釜沉舟。如今,终从福祸轮回中奋出的南京,看透宠辱,不疾不徐,不乱不惊。
《寻城记:南京》由田飞、李果所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