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城记•杭州.pdf

寻城记•杭州.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寻城记•杭州》带领读者重温发现一座城市的内涵,提出问题,居住于此,你是否真的了解这座城?匆匆游客,要看怎样的风景呢?作者带你一一解答,在城市中考古,在行走中惊喜,重新认识一座熟悉的陌生城市。作者从几个角度入手,将杭州的历史文化展现在读者面前。

作者简介
田飞,李果是七十年代生人,先后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他们无功利之欲,无前程之忧,随性而活,倒也落得个时时开心顺畅。既喜街头乱步,窥看忙人匆匆,闲人悠悠。也喜入得山水间,享那山雨迷雾。他们本不是写字人,然世间哪有那么多本来,只求此刻此时此地血脉贲张,激情注流,随笔扬洒。字,终被码成了“城”。

目录
缘起 陌生的城市
卷首语 三面云山,一面城
沧海桑田见杭城
古钱唐县——杭州建置之始
隋杭州城——杭州得名建城之始
相国井——引水入城,蓄水养民
登云台——吴越王祭天郊坛
大井——千年不竭的钱塘第一井
梦寻临安城
凤凰山——南宋御苑寻踪
凤山门——赵宋北宫门,明清南大门
六部桥——三省六部二十四司
紫阳泉井——古井、泥马与康王
太庙巷——宋室祭祖之遗构
察院前巷——署衙丛集地
五柳巷——帝王宫苑,皇家御园
旧藩署——赵宋京师府,五朝衙署地
九厢八十坊
厢坊制——中国城市发展史上里程碑
保民坊——城隍山下的石坊古道
长庆坊——忠勇尚武的十五奎巷
清河坊——江南第一名坊,天下第一名宴
贤福坊——笙歌灯火连夜明
积善坊——百戏伎艺聚集之所
秀义坊——祭祀忠烈的东平巷
里仁坊——蟋蟀声声闹里坊
四百八十寺
龙兴寺——大唐经幢,杭城之最
香积寺——西湖香市第一香
弥陀寺——匿于闹市中的摩崖石经
宝石山造像——北山胜迹,摩崖二十龛
大佛禅寺——始皇缆船石,北宋大佛头
智果禅寺——苏学士梦游智果寺
招贤寺——大师修行寓居地
天竺灵隐——佛国天堂,春香一市
烟霞三洞——现存最早的十六罗汉像
南屏山石刻——寻佛问迹佛国山
慈云岭造像——吴越瑰宝,石窟精粹
圣果寺——千年大佛,深藏凤凰
梵天寺——五代瑰宝,吴越双经幢
宝成寺造像——如来降魔身,狰狞大黑天
通玄观造像——南宋真君神仙像
其他佛寺
江浙人文薮
大麦岭摩崖——杭城硕果仅存的苏轼原刻
梅鹤堂——梅妻鹤子,与湖山为伴的逍遥名士
孩儿巷——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祠堂巷——于谦旧迹寻踪
三元坊巷——三元及第,官至首辅
勾山樵舍——江南才女陈端生之故居
孔庙——历经兴废的府学旧地
文澜阁——珍藏《四库全书》的七阁之一
大学路——浙江近代教育之始
杭城人文旧迹拾遗
悠悠运河路
隋炀帝——大运河的缔造者
拱宸桥——运河之尽头,杭城之门户
小河直街——最后的运河人家
国家厂丝储备仓库——今日丝储库,旧时漕运仓
富义仓——粮国之命脉,天下粮仓
金江干——十里通津,千年市廛
西兴古镇——要津古渡,运河重镇
开肆三万家
五杭四昌
张小泉剪号——“五杭四昌”之“杭剪”
张允昇线帽百货庄——“五杭四昌”之“杭线”
孔凤春香粉店——“五杭四昌”之“杭粉”
宓大昌旱烟店——“五杭四昌”之“杭烟”
方裕和南北货店——南北货出第一家
其他百货老号
药号医馆
胡庆余堂——江南药王胡庆余
方回春堂——小儿丹丸方回春
张同泰堂——道地药材张同泰
朱养心药室——精制膏丹四百年
其他药店诊所
绸庄鞋店
观成堂——杭城丝绸同业公会
绸庄丝号——杭城绸庄一览
边福茂鞋店——头顶天,脚踏边
太昶皮鞋店——杭城首家皮鞋商号
茶庄食栈
金钗袋巷——茶行货号密集的南宋茶街
翁隆盛茶号——天字第一茶号
万隆火腿庄——腌腊上品推万隆
九芝斋——苏式糕点,茶食老号
建国南路——因木器业而兴的板儿巷
十三湾巷——金衢严处,四府会馆
中山中路——杭城金融街
其它老号
墙门深深
吴宅——明清五主,户户门第书香
明宅——桑麻机坊地上的明代老宅
梁宅——重重天井,尚书府邸
王宅——官至极品的大学士府
朱宅——清末兵部侍郎府
听王府——天国听王府,伟人视察地
长河来氏——两浙巨宗,一门二十四进士
礼拜·圣堂
凤凰寺——蕃商古教,东南古寺
圣母堂——千年老巷,三百年圣堂
天水堂——耶稣,耶稣堂,耶稣堂弄
仁爱医院——七十年前的法国教会医院
之江大学——峰峦叠翠间的百年学府
基督教青年会——非以役人,乃役于人
弄里乾坤
湖边邨——昔日旗下营,今日弄堂里
思鑫坊——与尘嚣为伍的市井老弄
泗水坊——世间魔窟,人间地狱
韶华巷——坐拥西湖的幽静里巷
四维里——礼义廉耻,国之四维
源茂里——浓浓亲情的老弄堂
其他里弄
公馆楼·别墅群
北山路——庐舍鳞栉,栋宇毗连
南山路——梧桐满街藤满楼
艺术家别墅群——遥山落翠,大师聚落
竹竿巷——千年老巷,望族名门
旧仁和村——昔日府署衙,今日公馆地
坚匏别墅——江南首富之湖畔山庄
度心香馆——吴兴陈氏公馆
燕南寄庐——江南第一武生之隐庐
其他公馆——民国老公馆拾遗
后记 藏着的城市

序言
陌生的城市
城市是记忆,是生活,也可能是回忆,是向往,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碎片。但她终究是令人熟悉的。城市的地图,城市的标志性符号会深入人心。城市甚至会融入血液,但戏剧性的是有一天你发现这座城市对于你简直太陌生了,带着好奇竟上了瘾似的去找寻这种陌生带来的快感,找寻她你无从知晓的存在。如一次又一次地旅行,不需从长计议,带上自己就出发。就如发现之旅,也有点像考古,总能带给我们一阵阵的狂喜与惊异。空间乱了,时间乱了,线索乱了,我们跌跌撞撞地在陌生的城市中穿行。在收获中锻炼着自己的嗅觉,它似乎已超越常人,异常灵敏,忠实地把我们引向一个又一个新鲜而陌生的地方。
渐渐,漫无目的的行走已无法满足我们更加深入好奇的怪癖。游戏一旦开始,就无法戛然而止,我们不得不寻根究底。对于我们是陌生,而那些知情的老人们则在我们好奇的追问下打开了记忆的闸门。儿时的记忆、长辈的述说、耳熟能详的故事,从他们顿时发光的眼睛,沉湎于回忆的幸福表情,你能感知。时光竟这样轻易地回到了从前。但对于面前这座城市又是否能留住曾经呢?我们的发现少有是完整的,似人总是充满了伤痛。她们的年岁都挺老的,或被遗弃,或消失,甚至在很短的时间,城市被定格在现在进行时。现在的规划、现在的建设、现在的人,谁会在乎她的曾经呢?她已被书写进了历史,但终究不会存活,如同恐龙化石和标本。这样比喻也许还不准确,化石和标本是带着血脉被固定的。城市在我们的游戏中更加快了变化的步伐,似与我们捉迷藏,我们追赶着却找不着方向。
二OO六年八月于成都

文摘
版权页:

寻城记•杭州

插图:

寻城记•杭州

寻城记•杭州

竹竿巷·千年老巷,望族名门
地址:下城区庆春路北
竹竿巷,初闻起来像是条小商小户聚居的街巷,但殊不知巷中的住户个顶个的门第森严,竹竿巷毛府、竹竿巷梁园、竹竿巷张家,别说小小的杭州城,就连整个东南,也算是闻名一时的名门望族。
早在赵宋以前,杭城细竹交易多集中在鼓楼南的竹竿巷(今十五奎巷)进行,后朝廷在城北众安桥畔设市集税场,规定凡竹木皆由此上岸,分类抽解,木材运至木场巷,而竹竿则送至纯礼坊集中堆卖,于是在城北形成新的竹竿集散地“竹竿巷”。竹竿巷一带过去多寺庙,如天长寺、永福寺、安福庙、白泽庙等都是建于宋代甚至更早的佛寺宫院,但经历过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浩劫洗礼,那些屹立千年之久的庙宇宫观纷纷被推倒拆除,仅留下“永福寺巷”、“白泽弄”等古老的巷名。
毛府:清康熙年间,竹竿巷出了两位名士,一是哥哥毛万龄,二是弟弟毛奇龄。兄弟二人学识渊博,擅诗文书画,被誉为“江东二毛”。康熙十八年(1679年),毛奇龄举博学鸿儒科(即由地方大员举荐,直接参加殿试的取士制度,应试者皆为天下名士),授翰林院检讨,参与纂修《明史》。后因腿疾卸职归里,居住在竹竿巷毛万龄家。毛奇龄一生著述颇丰,仅《四库全书》收录他的著作就多达52种。
梁园:就在毛奇龄举博学鸿儒科50年后,竹竿巷又出了位探花梁诗正,后历任户、吏、工、兵部尚书,授东阁大学士,官至极品。其子梁同书也官至翰林院侍讲学士,但自父母去世后,梁同书再未复出做官,潜心著述书法,时人将他与刘墉、王文治、翁方纲并称为“四大书家”。
张家:说起竹竿巷的张家,老辈的杭州1人或许还有些印象。张家是清末民初杭城的名门望族,其公馆占地约百亩之广,房屋达九进之多。程乃珊女士曾在《张公馆传奇》一文中如此写道:“那似是一个如同宁荣两府充满传奇的地方,里面亭台楼阁,有荷花池,还有泛舟的小湖假山。在祖父口中,上海的花园洋房豪宅华厦,怎都不能与其相媲,连城隍庙的豫园都不及它……随着张家干金嫁给北洋总理孙宝琦为妻,张家家世更加显赫。一句杭州张公馆,长江三角洲一带无人不晓。”而今世才女张爱玲就正是这张家的
程宅:张家有位账房先生,名叫程震权。张家人非常信任这位忠厚能干的账房先生,还将他的两个儿子接来杭州,资助他们完成学业。中学毕业后,长子程慕灏入了大清银行供职银行界七十年,成为近代中国著名的银行家之一。次子程慕颐在张家的继续资助下考取公费留学日本,专修细菌学和生物制品,学成归国后,在上海首创“程慕颐化验所”,为国内生物制品制造业创始人之一,被业内人士誉为“中国细菌学之父”。兄弟二人不忘父母的养育与张家人的资助,在靠近张公馆的山子巷购地近五亩,建了处花园洋房,供其父母安度晚年,也便于随时探望张家老人。如今这小楼依旧,位于下山子巷24号,竹竿巷社区房管站内。
圆昭园:旧时的竹竿巷一带公馆别墅不少,其中最著名的当数位于众安桥旁,被专家誉为“近代杭州第一园”的圆昭园。圆昭园主人赵观涛乃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曾任第八军军长、赣浙闽皖边区绥靖司令部司令。后辞去军职,回杭州过上了闲淡散逸的寓公生活。然而没逍遥几年,就因战火远避他乡,待战后回到杭州时,昔日精心经营的圆昭园已是一片疮痍,悲愤之余将其转让给了东南日报社社长胡健中。此园再后来成为浙江日报高层干部的住宅。然而未曾想到的是,这片躲过战乱炮火、“文革”浩劫等数次大灾的江南名园居然在二十世纪末的一天,在从上至下大呼的“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口号声中轰然倒下,化作一堆瓦砾。
马宅: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又一位近代学者来到竹竿巷南的法院路,购下位于法院路34号(今庆春路210号)的一栋三层青砖小楼。他就是近代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解放后,浙江省副省长、省民革、省文史研究馆先后入驻此楼,现改为马寅初纪念馆。裴宅:裴宅约建于1911年,占地六百多平方米,后几易其主,屡有改建。1947年,裴振镛购下这处老宅,并将其一分为三,隔成三个院落,再分别售与他人。解放后改作下城区文教局庆春路招待所使用。位于庆春路仁德里12号的裴宅如今保存尚好,石库门、格扇门、挂落勾栏等构件皆还旧貌依然。
程宅、马宅、裴宅无论其规模,还是精美程度都无法与昔日的毛府、梁园、张公馆、圆昭园等相提并论。但在昔日府邸公馆林立的竹竿巷,这几栋老楼或许算是最后的遗存,也是对旧日时光的最后见证。
旧仁和村·昔日府署衙,今日公馆地
地址:东起劳动路南段,西至仁和署 现状:现存有数处老公馆
南宋至明清的数百年间,清波、涌金二门之间多为州府署衙所在地。宋时的府治、司理院、判厅、推厅、府院、府判厅,清时的布政司署、按察司署、都指挥司署、学政署、运司署、仁和县署、府学、县学等诸多署衙都设置于此。到了民国,这些旧式衙门多被推倒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新式的石库门弄堂,一栋栋洋派的西式公馆,只在巷陌间留下了“荷花池头”、“旧仁和署”、“旧藩署”等古老地名,以志旧迹。旧仁和署,即今劳动路旁的旧仁和村,一条长约百米,古朴清幽的僻静小巷,如今巷中及其附近仍还保存着一些民国期间修造的石库门里弄及花园式洋房。
双剑楼 地址:旧仁和村5号
双剑楼主人名叫赵曾钰,他早年曾赴英美学习电信工程,回国后先后担任浙江大学教授、省电话局局长兼总工程师、交通部邮电司司长等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赵曾钰在旧仁和村购得土地,设计并建造了这栋拥有圆形塔楼的青砖小楼,并以春秋名剑“干将莫邪”的典故为其命名为“双剑楼”。老楼如今仍为赵家产业,由其亲戚代为管理,其中部分房屋租赁给他人使用。
闻宅 地址:旧仁和村街6号
斑驳的黑漆大门、卷草的罗马柱头、铸有连升三级图案的镂空铁花,以及门楣上镌有“知乐仁寿”四个篆书大字的石制匾额,眼前这座融合中西方建筑元素的拱券门楼在小巷中颇显气派。庭院中的青砖小楼占地近四百平米,后人虽有搭建,但其旧时气息犹存,青砖、圆柱、槛窗、石栏、灰瓦等所有材质都呈现出一种久经风雨侵蚀后的质感,古朴而丰润。据楼内老住户介绍,老楼最早为闻积余所建,1947年转卖给上海印刷商人王乔森,用于租赁之用。
可庐 地址:旧仁和村9号
旧仁和村的三栋老公馆中,可庐改建最为厉害,很难看出其原貌,唯有墙角处的“可庐墙界”仍还保持着旧时的痕迹。可庐主人胡西园早年就读于浙江高等工业学校电机系。1921年,这位年仅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制造出中国第一只长丝白炽灯,两年后,他与德国人亚浦耳合作,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灯泡厂“亚浦耳电器厂”。胡西园本人也被后世誉为“中国灯泡之父”。解放后,可庐归浙江省公安厅所有,作为干部职工的宿舍。
裘宅 地址:广福里枝头巷13号
裘宅主人裘子南乃浙江嵊县富商,其名下不但拥有乾嘉南货店、仁吉茶行、仁泰昌茧行、诚信缫丝行等多家商行,与浙江省省长张载阳还是儿女亲家,算得上是财大气粗。1932年,占地近三千平方米的裘家花园在枝头巷建成。裘宅主体建筑为一大一小两栋西式洋楼,两楼之间以短廊相连,设计新颖,做工考究。园内矶石峰立、石桥鱼池、古木奇卉点缀其间,自成一片天地。如此规模的裘家花园在当时的杭州主城区还尤为少见。解放后,花园被毁,仅存大小洋楼屹立于原址。
茅以升旧居 地址:荷花池头31号
荷花池头,因南宋临安府治内一荷池而得名。当年桥梁专家茅以升在主持建造钱塘江大桥时就曾居住在荷花池头一公馆内。如今此楼尚存,改作了一间颇为温馨的咖啡厅。

内容简介
《寻城记•杭州》内容简介:就是一座闪光的路标。它是时间上的路标,从东汉华信筑塘,隋炀帝开凿运河,到吴越钱镠和宋王朝对杭城的营建;它也是空间上的路标,从南朝四百八十寺,九厢八十坊,到石库门里弄和湖畔公馆别墅群;通过这座路标,我们走进了杭城的街巷,寻访这些失落的记忆碎片,同时惊喜地发现:在失去时间感的现代的都市下,还深藏着浓厚的历史。
一座优美的、深具文化积淀的城市,是岁月的佳构,值得细细品读,且须颇费些时日才能读懂。人说,居住越久越能懂这城市,此话有理。但细究,不尽然的。常见有人卜居一地数十载,阅尽沧桑却“熟视无睹”,成了久住的过客,到底没有主人的心情。他们于这城市,很难说真懂得。那么,怎样才能悟得三昧呢?国画大师陈子庄先生曾言:观山须“静”,游山须“情”,方能得山之“神”。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