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朝圣.pdf

一个人的朝圣.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一个人的朝圣》是一本适合女性看的唯美情感疗愈游记:今生痛失爱人的女子沿着逝者曾经的足迹行走,历尽艰辛,直至放下前世和今生无法遂愿的情感,完成灵魂皈依的朝圣之旅,从此内心轻盈。
书中的凄美爱情,再现仓央嘉措式情缘,转世情节和灵动文字均是绝佳看点。
大多数藏区游记多为西藏地区的内容,《一个人的朝圣》作者走过的则是鲜为人知的四川木里藏族自治县、甘孜藏族自治洲的藏区,更加神秘,书中200张仙境美图全国首次公开。

作者简介
陈晓玲,作家,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影视文学专业,出版游记和长篇小说数种。多年来,被一种神秘力量牵引着不断行走。喜欢在旅途中。希望世界如雪花般纯净,相信世间万物皆有情。

目录
引 子
第一章 木里:去木里不叫旅行,叫朝圣
神仙居住的地方
雪山下最美的寺庙
贡嘎岭神山:夏诺多吉、仙乃日、央迈勇
第二章 母系村庄利加咀:你的灵魂会回家
女神巴登娜姆庇佑的土地
盼望“成丁礼”的小洛玛
爱就爱了
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经堂
第三章 纳西古寨俄亚: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让人绝望!马帮路
蜂窝状建筑和不上锁的房门
这样的婚俗与村庄一样古老
为殉情的亡灵超度
第四章 雄鹰谷:是不是丢失的人为我燃起神香
老街银铺店的记忆
牙根寺,用黄金汁抄写的大藏经
雄鹰谷里的绝唱
你去了离佛最近的天堂
活着,只有不断行走才有意义
第五章 古寨与朝圣者:你用自己的方式朝圣
千碉之国昔日王宫
走进佛国世界的边缘
拉则寺,佛音如莲花盛开
几百年历史的壁画
高原江南,勇士般矗立的色尔坝藏寨
第六章 格萨尔王的故乡:带红色面具的神秘男子
做了个梦,醒来开始说唱
格萨尔王的后裔——色达人
藏戏里的人生
石头里的魔幻故事
第七章 色达藏传佛学院:那一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教修习胜地
隐秘山谷中修行的女人
飘荡着梵香的画面
转坛城,把心魔驱除
我的前世今生
第八章 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或许来世还会相遇
穿过经幡丛林与鹰相遇
与鹰相守的老人
灵魂随鹰而去

序言
在生命的流程里,痴迷一个人,或是痴迷一个地方,为此激情燃烧,备受煎熬,孤独流浪,成为灰烬,也心甘情愿和在所不惜。
很多年前,你认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你痴迷一片隐秘山谷时也痴迷着我。你常年漂泊在我的城市和那片隐秘山谷之间,激情万丈地挥洒着生命,直到有一天来不及向我告别,悄无声息消失在隐秘的山谷里,只在峡谷里留下背包和相机碎片……
好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无法从回忆里走出来,想起你,心很痛。犹如电影《冷山》中,父亲对女儿说的:“与你母亲生活的两年,便足够我用一生去回忆了。”
我一直生活在回忆里,没有人能走进我,我也走不进任何人。就是偶尔和朋友们一起,我都身在朋友之间,心却在远方,神思恍惚地游离于他们之外。有一次与朋友们去听音乐会,当听到那曲《茉莉花》,演奏家弹奏出清晨雨滴落入茉莉花瓣的声响,我脑海里尽是雨滴浸入你最爱的雪莲花时的静默生命之音。于是你便在那钢琴曲里悄然涌现于我的脑海,直到音乐会结束。
是的,我无时无刻不思念着你,尽管知道你已无法感知我的思念与牵挂,但依然止不住地想你。常常会在深夜突然醒来,窗外任何一点声响都会让我产生幻想,幻想你从天国走来,推开我的窗,我们又回到从前的美好时光,那些时光优美如一篇动人的散文,每一个画面每一段语言都浪漫多情。
幻想让时间流淌得很快,当天空泛白,远处传来巨大轮船的汽笛声,我才与幻想作痛苦分别,一种痛瞬间蔓延全身,牵扯着每一根神经,想念一个人,竟如此痛彻心扉。
好多年来,我就如此这般,孤独地守着我的回忆,幻想着你会以某种神秘独特的方式再次与我相见。
好多年来,我唯一爱去的地方,是城市中心的最高处——装饰着豪华钢玻璃结构的椭圆形建筑,里面经常举办国内外摄影展,光影梦幻,音乐迷离,很容易把自己丢失,很容易做梦。
我经常在城市高空的摄影展厅里梦见你,梦见我们第一次相遇在展厅的情景,梦见与你去了那片隐秘的神秘山谷,甚至梦见与你一同消失在山谷里……

2004年夏天闷热的一个傍晚,空气湿润,暴雨即将来临。失去母亲后的我漫无目的地在城市中心逛,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商场里人群拥挤。夏天的雨来去匆匆,在暴雨来临前进商场已成了一种逛街的方式。
那个傍晚,我特想在暴雨里走走,却被躲雨的人群挤进了城市中心七十八层高楼门厅里。空气里蔓延着各种名牌香水味道,浓烈而沉闷,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艰难地朝门厅角落走去,在那里看见了一张不太起眼的摄影展海报,摄影展在高楼的第七十八层。于是,在等待暴雨停息的时刻,我独自走进旋转电梯,来到了城市的最高空。
我进展厅时是下午六点半,豪华的厅里只有寥寥几人。我随意浏览着那些照片,突然被一幅名为《朝圣》的照片吸引:清晨的一束阳光,透过厚重的云层照耀在雪山之巅,一抹细碎的阳光静静洒落在雪山脚下阴影里一个身着艳丽藏袍匍匐在地的老阿妈左手扬起的佛珠上。每颗佛珠都闪烁着秘密之光,似在述说着佛国世界里最浪漫和最美好的事……
母亲生前去过很多寺庙,都是为儿女们祈祷祝福,而我们却因工作忙从未陪母亲去过寺庙。当我面对那幅《朝圣》照片,想起远在天国的母亲,竟止不住泪流满面。我不知道母亲在天国是否生活得美好和浪漫,因为我从没为母亲在寺庙里点燃过一炷香,也从没为母亲去佛国净地祈祷和祝福。
那天,你也在城市高空的展厅,你端着一杯红酒,倚在一根泛着金光的圆柱旁,一直注视着那幅《朝圣》照片。你在那个时刻,忘记了自己是《朝圣》的拍摄者,神思全在照片的意境里,似乎在欣赏别人的作品。
我的出现,彻底挡住了你的视线,你皱了一下眉,瞬间便坦然盯着我的背影。
我那天身着天蓝色长裙,长发飘飞,神色落寞。我久久地站在那幅照片前,被照片里佛珠上的光束牵引着陷入梦幻般的天堂,我想象着母亲在佛国世界里的模样,想象着母亲在佛国世界里甜美的微笑……
后来,你告诉我,蓝色长裙让你想起那片隐秘山谷里空灵的蓝天,我落寞的神情让你感觉到一股神秘力量,让你莫名其妙地怦然心动。
你情不自禁走近我,从我的眼里读到一抹异样的气息,如隐秘山谷里飘荡的一抹神秘,又如隐秘山谷里雪山般圣洁。
那一刹那,我双眸里的泪花成了你一生想要守候的梦。
在那个大雨磅礴的傍晚,你一直陪着我。你说:“照片是在一个隐秘的山谷里拍摄的。那是一个神秘的佛国世界,是洛克笔下‘神秘的喇嘛王国’、‘上帝浏览的后花园’,是美国小说家希尔顿笔下的香格里拉的秘密境地。”
你的声音有着流浪的特质,汇集了山谷里河流、高山、森林的狂野,也汇集了山谷里原始而古老的沧桑,每一个音符都如寺庙里飘荡的冥冥梵音,让我伤痛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我说:“照片中佛珠的光芒让人幻想天堂的模样。”
你说:“隐秘山谷里那些朝圣的人们,一生的梦想就是死后去天堂。”
那天,我读懂了那张照片,也读懂了你。
你是那幅照片的拍摄者,每天都守着那幅照片,希望能遇见一个懂它的人。
于是,你遇见了我。而我也遇见了你。在这个其实冷漠的城市高空,我们遇见了彼此。
你想要在那个山谷里拍摄一幅叫《天堂》的作品送给我和我的母亲。
然而,你在第二年的夏天又一次走进那片隐秘山谷后,便永远消失在山谷里,再也没有回到我的城市我的身边……《天堂》成了梦幻中的模样,成了我今生看摄影展唯一的渴望。

2010年新年即将来临,天气极其寒冷。我整天待在家里,看书,听音乐,上网,完全与外界隔绝,想躲在人群之外独自度过新年。
一天晚上,突然接到摄影展厅老板寒宇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问我:“今天展厅里有一幅叫《天堂》的照片,来不来看?”
寒宇是你的朋友,是这个城市唯一知道我和你的故事的人。你消失在山谷里之后,他一直很关心我,曾对我说:“好想收藏你这个一直生活在回忆里的女人。”
我知道寒宇的好,但我的心里只有你。我开玩笑地对他说:“只有来世了。”
你曾经说过,在那片隐秘的山谷里,人们都相信生命轮回,只要虔诚祈祷,前世的梦想会在来世完成。
我不知道寒宇说的那幅《天堂》是否是你来世的作品,我只是突然感觉你似乎从未离开过我,这种感觉很强烈。
我迅速出门,天空中飘起了片片雪花,很冷。
我驾驶着红色跑车以最快速度划过灯火辉煌的街道。飞舞的雪花在挡风玻璃上瞬间停留便融化了,犹如我的心在瞬间融化了多年以来积累的寒冷。望着那些在挡风玻璃上飞舞的雪花,我仿佛看见了神秘山谷中你漂泊的模样。
我在城市中心泊好车后,冲进旋转电梯,到达城市的高空。走出电梯时,我竟气喘吁吁,仿佛是竭尽全力奔跑而来,忘记脱去大衣,忘记公共场所应有的礼节。高跟鞋在泛亮的大理石地板上敲响一个个干脆的音符,在四壁辉煌的墙面回响。
我跌跌撞撞冲进金碧辉煌的展厅,在最醒目的位置,看见了《天堂》。
原来天堂的模样如此美丽:晨光中一座半壁绛红色的古老寺庙,墙面上的光影犹如一串串优美而神秘的经文,屋檐上悬挂着的古老铃铛随风飘荡,演绎着天籁般的音乐。寺庙的右上方是一群飞翔的野鸽子,背景是深远的蓝天,天边是悠悠的白云……
天堂,自由,神秘,优美,亮丽,激情,飞翔,梦想……
无法相信,寒宇不知道那幅作品是谁寄来的。
但我看见它的瞬间,就感觉是你送给我的,你曾给我描述过你梦想中的天堂……

你消失在山谷里的那年,你的家人伤心欲绝,烧毁了你拍摄的所有照片。他们固执地认为是那些照片迷住了你的魂魄,才会让你消失在那个山谷里。你的家人认为销毁那些照片,好让你的魂魄宁静下来,不再漂泊。
那么,此刻挂在展厅里的照片是转世的你拍的吗?
我默默地守着那幅照片,泪不经意间悄然滑落,耳畔依稀响起第一次遇见你时你的声音。我内心第一次那么坚定地认为你从未离开过我,你一直以你的方式守候着我。
追随你的足迹而去,成了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事,成了我这么多年来默默回忆你的生活方式的回应。
我内心深处涌起了行走的激情,那么猛烈和狂热,我隐约感觉你一直在山谷里天堂般的地方等我。
过完年后,我终于放弃了一切,开始做远行的准备。我在网上查看了所有关于那片隐秘山谷的资料,制定了详细的行走线路,设想会在哪条线路上遇见你,甚至设想我们相遇后,会生活在那片美丽宁静的山野里。
我买了整套野外露宿的装备:帐篷、睡袋、冲锋衣裤、登山鞋、背包等等。我还买了全画幅相机,寒宇请了最好的摄影师教我。
走的那天,寒宇开车去机场送我,他说的唯一一句话是:“平安回来,我在这里等你。”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第一次和寒宇拥抱,作为对城市的告别。
飞机起飞的刹那,我的脑海里全是你。我终于放弃一切走在你行走的路上,走在你称为朝圣的路上,走进你痴迷的神秘王国,走向你梦想中天堂的地方!

文摘
版权页:

一个人的朝圣

插图:

一个人的朝圣

一个人的朝圣

一个人的朝圣

一个人的朝圣
离开木里大寺后,我准备去你拍摄《朝圣》中的雪山。那座雪山叫央迈勇,被洛克称为“世上最美丽的雪山”,被你认为是“世上最圣洁的雪山”。
如今,从木里大寺前往央迈勇的路被称为“洛克路”——洛克曾经两次从木里大寺出发,去转贡嘎岭神山。
大洋把三菱越野停在了寺庙里,我们租了三匹马,两个马脚子与我们同行。我们从木里大寺旁边的木仔耶山南侧上山,一路西行,山脚下的杜鹃花姹紫嫣红,大大小小的高山海子宁静地躺在花丛中。石灰石岩构成的山体,形状峥嵘,山顶成锥形,巍巍壮观。当晚到达山顶的戈波赤,海拔4878米,是木里人的神山,我们在山顶露营。
第二天,我们继续在木仔耶神山上行走,林中四处种类繁多的杜鹃花竞相开放,各种植物的色调明暗各异,相互掩映,美不胜收。千年老树上淡黄色胡须般的苔藓长丝飘逸,增添了无限神秘感。
走在木仔耶神山途中,我想起了你曾说起的“神秘花园”:木里有一片森林,空气极其纯净,杜鹃花丛中绽放的各种报春花和芍药花争奇斗艳。还有那开满各色野花的高山草甸,那漫山遍野的银莲花、蓝罂粟,俨然一座自然的神秘花园。
你最想的就是在神秘花园里建一座小木屋,我们生活在木屋里,养一群牦牛,每天傍晚都在神秘花园里散步,那应该是最幸福的事。
如今,我终于走在你向往中的神秘花园里,而你在哪里?
从木仔耶神山沿西坡而下,就进入更加壮美的原始森林。再往下走,气温升高,土地变得贫瘠起来。
下山后,我们到了水洛河边第一个呷咪藏族村庄——新藏。新藏村庄的水洛河边原本有一座铁索桥,几百年前的大喇嘛时期,河边的铁索桥头便是木里衙门处死杀人犯的地方。在木里“政教合一”的统治年代,按照木里土司衙门律例,犯了杀人罪要处死刑,但不允许在衙门和经堂附近执行——怕触犯神灵。所以处死杀人犯,一般都要押犯人走两三天路,到水洛铁索桥等较远的地方,方可执行。后来,铁索桥在战乱中被毁,村民们又在原址上修建了一座伸臂桥。
伸臂桥兴于元代,盛行于清朝、民国,历史悠久,结构极其独特,是木里王国独具特色的桥。全桥不用一颗铁钉,也不用石灰和石条,只用圆木和石块垒砌而成,桥架从两岸伸向河心。如今木里境内的伸臂桥大多被毁了。
走过水洛伸臂桥后,我们便一直顺着几乎垂直于水洛河峡谷壁上的蜿蜓小路行走。沿途经过兰满、东拉和都鲁呷咪藏族寨子,每一个寨子都坐落在水洛河岸边的缓坡上,梯形的农田包裹着寨子。
每个寨子的寨口都有嘛呢堆,从一个村庄延伸到下一个村庄,延伸着一种古老的信仰,也延伸着一份永恒的精神。这些寨子里,随处可见残破不堪的古老碉楼矗立在山头或农田间。那些残垣断壁的碉楼,记载着几百年前的木里往事。那是当年纳西族木天王侵占木里并在木里大兴白教时修建的瞭望塔,是战争时用来传递信号的。当年的木天王在木里统治了四十三年,并修建了很多碉楼,水洛一带最多,沿河的寨子都有。
当天,我们路过一处峡谷上的黄教小寺庙。从寺院的两边可以俯瞰峡谷,寺庙里有僧人在念经,还有僧人用凿子在石头上雕刻经文。从寺庙出发便是长长的一段下坡路,翻过一座山,便到了美丽的白水河。
你对白水河情有独钟,你无数次给我讲过白水河的美,可我用尽所有的想象都无法对一条河流留下深刻的印象。此刻,我面对白水河,看着阳光下晶莹碧绿的河水,看着隐藏在山林里的一处瀑布飞花碎玉、水珠斑斓的景致,终于感叹白水河如此冷艳,野性,脱俗。它美得惊艳。
白水河是水洛河的主要支流,源于贡嘎雪山的夏诺多吉雪山,是佛教高僧打卦求佛圣地,也是木里信徒转贡嘎雪山朝拜的“神水”之一。河水由贡嘎雪山山峰岩层深处的溶洞流出,呈乳白色,奶汁一般,所以被称为白水河。
过了白水河就开始翻山了,那是一段极其艰难的行程。天气炎热,山路更加陡峭,每走一步都感觉很困难。上坡后,便到了甲洛藏族寨子。在这个离贡嘎雪山最近的藏寨,男人们身高体健,阳刚味十足,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头发编成辫子,披在肩后。他们很友好,但不卑躬屈膝。
离开甲洛寨子后,又是一片浩瀚的原始森林。森林越来越浓密,云杉和铁杉巨大的树干直指云霄,一路上盛开着各色杜鹃花。在原始森林里,越走越艰难。大洋几次让我骑马,但我都坚持走路。我想自己走过你所走过的每一个地方,我想真实体会你在这片土地上行走时的艰难与快乐。
走过一片高大挺拔的冷杉林,便是盛开着粉红色、白色杜鹃花的丛林。随后来到一片低矮茂密的灌木丛旁。这里没有同行的两位马脚子根本就找不到路,很容易被带刺的灌木刺伤。穿过灌木丛,又是一座大山,当登上山顶,两位马脚子都大声用藏语念叨着六字真言,然后点燃柏树枝为供品,献给正面掩藏在云雾中的神山夏诺多吉。
矗立在天地之间的神山夏诺多吉是贡嘎岭三座雪山之东峰,意为“金刚手菩萨”。这位菩萨除暴安良,勇猛刚烈,神采奕奕。洛克曾把它比喻为希腊神话中的雷神。
夏诺多吉神山附近还流传着一个故事:猎人冲绕多吉在神山附近猎鹿,恰好一位高僧在山崖上的一个岩洞里修行。冲绕多吉每次猎到鹿后,总将猎物的一条腿供养那位高僧。一天,猎人猎到鹿,经过高僧的修行洞,看见一堆森森白骨,猛然间想到自己所猎取的无数头鹿,悔恨不已,感到自己罪孽深重,背上猎枪,腋下夹着猎狗,从山岩上跳了下去。半空中两只猎狗各长出一只翅膀,载着他飞向了远方。高僧见后,认为猎人杀了如此多的生灵,也能羽化升天,认为自己参禅悟道多年,早可以成佛,于是也从山崖跳下,结果摔得粉身碎骨。
当天晚上,我们在面对夏诺多吉山峰的一片缓坡上露营。夜幕降临,云层渐渐散开,夏诺多吉露出真容:山峰宛如金字塔,两旁的山则如一只巨大蝙蝠展开的双翼,山体披冰带雪,冰川直达山脚,在那里形成巨大的犹如圆形剧场的冰碛堆积。
第二天,我们随马帮艰难地行走在陡峭的山坡上。那一段路程十分艰苦,在翻越海拔5300多米的一个雪山垭口时,我几次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
走过一个垭口时,下起了大雨。路上全是石块,被暴雨一冲,粘上稀泥,又光又滑。在这样的路上行走,加之空气稀薄,简直是寸步难行。
大洋几次问我是否能坚持,我都坚定地说没问题。
好在大雨一会儿就停了,随后的路程便轻松一些,后来我们在贡嘎岭三座雪山的仙乃日神山脚下的草甸露营。那天晚上,疲惫不堪的我很快就睡着了。
次日早晨,万里无云,天还没亮,白雪覆盖的金字塔般的仙乃日神山呈现出灰白色,很快仙乃日的山巅被晨光染成了金黄色,整个山峰被晨光笼罩,映照出了最圣洁的光芒。
仙乃日在藏语中意为“观世音菩萨”,位于贡嘎岭三座雪山的北峰,海拔6032米,佛位排在第二位。 仙乃日如一尊慈善安详的大佛,端坐在莲花台上,在她前面的那座山是金刚亥母,她左边金字塔般的山峰是白渡母,右边飘着无数经幡的绿渡母,绿渡母旁边林立的冰蚀角峰是众多降香母和妙音仙女。传说:她们弹奏着天籁之音,传到了仙乃日背后的地狱谷中,让地狱中的罪人听到仙律,减轻痛苦,循循善诱,能幡然悔悟,早日脱离苦海。
我们没有在仙乃日停留,而是直接走向贡嘎岭三座雪山的第三座——央迈勇,你最喜欢的一座雪山。
我们走过峡谷和湖泊,穿过柏树林,便见着了央迈勇神山。它是如此圣洁、高贵,如此冰晶玉洁,连洛克也在日记中写到:“央迈勇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美的山峰!”
央迈勇神山,藏语意为“文殊菩萨”,位于贡嘎岭三座雪山的南峰,海拔为5958米,佛位排在雪山之首。文殊菩萨在佛教中是智慧的化身,雪峰像文殊菩萨的央迈勇,利用手中的智慧直指苍穹,傲然于天地之间。而由群山环绕着的宽阔峡谷、森林、草地、溪流则各守一方。这景致,正是梦中的香格里拉。
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在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这样描述香格里拉:“在青藏高原的某一个角落,有一个秘密通道通向幽静美丽的蓝月亮山谷,那里居住着佛教最高的喇嘛,有着世上最大的寺庙……”《消失的地平线》中描述的香格里拉吸引了无数探险家,他们纷纷深入藏区寻找通往香格里拉的秘密通道,就连希特勒及其主要助手都深信世上的某个角落隐藏着某个灵性的秘密王国,只要找到了这个王国就找到了统治世界的秘密,所以他不断地派出探险队在世界各地的荒僻之地寻找隐秘王国的入口。只可惜,欧洲的探险家和希特勒的探险队都没能找到香格里拉……
我们在央迈勇神山脚下的草甸待了一个下午。整整一个下午,我都静静坐在草甸上,面向你最爱的央迈勇神山用心与你对话。

内容简介
《一个人的朝圣》内容简介:一个今生痛失爱人的女子,沿着逝者的足迹,在转世爱人的陪伴下重新走过村庄古寨,翻越崇山峻岭,走向梦想中的地方:神秘的东巴老人,壮丽的雄鹰谷,格萨尔王的传说,隐秘的天葬台……直至完成情感升华与灵魂皈依的朝圣之旅。充满灵性的文字和图片,首次向世人揭秘木里、利加咀、俄亚、雄鹰谷、丹巴、色达等古老神秘的人间天堂。

海报:

一个人的朝圣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