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大马士革.pdf

再见,大马士革.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再见,大马士革》编辑推荐:周自横之于直美,一如她钟爱的大马士革玫瑰和钢刀,是她最为珍爱的。
约旦、京都、尼泊尔、斯里兰卡、菲律宾、北欧,他们走过了世界上最美的旅行地,却发现最美的所在,并不在路上,而是在彼此的心里。
当爱情单薄的枝干生长出了友情、亲情、恩情、知音的共鸣和责任的果实,她却不得不放弃。
爱已出发,百般曲折,她从未后悔。
因为他,因为旅行,直美设计出了梦想烟火“天边隐莲”,活出了全新的自己。
约旦、京都、尼泊尔、斯里兰卡、菲律宾、北欧,在路上,遇见你,爱上你,在一起或分开,我会永远记得被你拥抱过,因为你,因为旅行,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

作者简介
郭子鹰,自由摄影师、旅行作家,曾担任国内著名旅行杂志执行主编,自助旅行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曾出版作品《最好的时光在路上》、《我喜欢,路上的自己》。

目录
第一章 大马士革出境•入境 001
周自横看见那个纤巧的黑头发姑娘,
他也注意到瞭望塔上狙击步枪瞄准镜反射的闪光。
显然,叙利亚卫兵正把枪口转向这边。

第二章 京都命定的一箭 055
直美张弓搭箭的刹那,
她突然感到脚下被什么顶了一下,
接着,整个身子摇晃起来,老屋吱呀作响。
她知道:这是地震。

第三章 北京旅行还是归宿? 081
周自横从来就不爱参加同学会,
他受不了那种排排坐、比比阔的场面。
但他毕竟已过30,还坐着女朋友的Mini车,
住着租来的房子,存折也薄如蝉翼,
留下的只有厚厚的相册和继续上路的冲动。

第四章 尼泊尔瞬间还是永恒? 101
“你会不会因为爱上一个地方而告别故乡,永远留下来不走?”
直美问周自横,也是在问自己。
“也许吧,不知道。”
远处草坪上坐着一大群孩子和一个孤零零的女老师。
甜梦般的歌声被风吹了过来。

第五章 斯里兰卡你做不到的,我愿意 125
直美终于承认,自己来到斯里兰卡做志愿者,
还是和周自横有关。
她想逃避,就像周自横逃避她一样。
她想完成周自横没有能够完成的旅行,
做他想做却没能做到的事,
想了解这个世界上,他关心的那些角落。

第六章 德荣遇见自己 151
看到周自横出现,直美淡然一笑。
她知道,自己出现在面前这个男人的生命里,是注定的。

第七章 菲律宾牵手•放手 229
这里,就是周自横盼望已久的火山口。
环绕四周的黑色岩石仿佛刚淬火的战斧,
火山口湖的颜色是那样翠绿,
你做梦也想象不到,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的地方,无比清纯、无比性感。

第八章 北京夜宴•时尚•阳谋 245
直美问过周自横,
走过那么多地方后,
他最喜欢的旅行目的地是哪里?
他回答说:“每个地方”。

第九章 峡湾、汶川分离的震感 269
2008年5月12日,
四川汶川发生了大地震,
那天,北京也有震感。
在写字楼微微的震颤中,
林响泉第一个想起的人,
是周自横。

后记
冬天,正紧紧跟着低斜的阳光潜入每一个角落。
直美站在近畿铁路的站台边上,听到不远处传来铁路上熟悉的当当铃声,仿佛花瓣落在水面,发出一声吵醒涟漪的轻叹。她再一次想起周自横,想起他曾经兴致勃勃地说过:“不知为什么,我对日本的回忆,总是伴随着这微不足道的铃声开始。”
列车驶过身边,一阵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忽然记不清,自己要去哪里。
谁说没有时光机器?这铁路,难道不是?
人们就像是青蛙,总是注意移动的目标。他们看到铁路的时候,只是注意着闪闪发光、引人注目的列车,却忘了列车下庞大的、密如织网的铁轨。只有在车站上等待着下一段旅程的时候,人们才会注意到在夕阳下闪着光的铁轨,仿佛那些小得微不足道的列车,才是铁轨存在的理由。
列车远去,沉默的铁轨还在,像十指相扣,连着过去和未来,像烟火谢幕时,最后一群闪烁的光点划过夜空,留下细细的痕迹。列车会驶过,离开视线,只有铁轨时刻都在紧紧相连。
2008年5月,四川汶川发生了大地震,那天,北京也有震感。在写字楼微微的震颤中,林响泉第一个想起的人,是周自横。一阵恐怖的战栗,突然驰过她的全身。她想到周自横在斯里兰卡海啸过后的那个遗憾。这次的大灾难过后,他会不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做志愿者?
“也许不在国内吧。”
她想着,站在街边,看着惊魂未定躲避地震的黑压压的人群。
“从他那里到这里。一定很远。”

文摘
第一章 大马士革 出境•入境
01
周自横看见那个纤巧的黑头发姑娘,他也注意到瞭望塔上狙击步枪瞄准镜反射的闪光。显然,叙利亚卫兵正把枪口转向这边。
“这真是最丢人的一次!”他似乎已经看到死党雷克那小子一脸坏笑了。
周自横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出国采访了,但这次无疑是最丢人的。
他看着那个姑娘,她甩着马尾辫,神采奕奕地跑进海关,她的身影让他稍微感觉舒服了一点儿。
“这姑娘,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到这儿来?”他很好奇。
周自横是作为《旅程》杂志的记者和摄影师来叙利亚采访的,第一站是约旦,结束叙利亚的采访之后,本来还要去黎巴嫩。但是因为叙利亚海关发现他的护照上有以色列的签证,二话不说,拒绝他入境。作为一个访问过叙利亚敌国的旅行者,周自横的旅程,戛然而止。
他本可以埋怨那两个国家使馆工作人员的马虎,自己的入境规定,难道他们会不知道?为什么不提醒他?居然还给他签证。他也可以埋怨旅游局或者归咎于运气差,也可以拿记者马不停蹄的生活节奏让他忙中出错来安慰自己,不过这会儿,除了自责也别无他法。
“行前的功课没做好,你真是蠢得可以,太不专业了!”
一起来的另外几家媒体对他早有提防,一路上,几个同行一面说着言不由衷的溢美之词,一面斜着眼睛瞟他的一举一动。其中的几个初哥摄影记者,还时常跟在他后面,在他拍过片子的位置上再按一次快门,有点儿较劲。
作为《旅程》的代表,他觉得这实在很丢人。这帮家伙回去一定会假装漫不经心地到处说:“哎,你知道吗?我上回和《旅程》的那个周自横一起去黎巴嫩,他在叙利亚边境被拒了……”
雷克当然也不会放过他。今年周自横给《旅程》做了5个封面故事,雷克做了4个。这小子这次打破了头要来,咬着牙要和他打个平手,最后总编室把这差事派给了周自横。可现在,事情居然搞成这样!
他现在只有傻傻地站在Dead Zone的检查站,等着穿土黄色制服的叙利亚边防军拦下一辆开往约旦的车,带他回去。
Dead Zone是叙利亚和约旦两个国家边境之间的无人地带,铁丝网中间的那么一小块缓冲区。边境瞭望塔上站着手握狙击步枪的卫兵,尽管高塔下面小得可怜的免税店门口都贴着粉饰太平的可口可乐广告,气氛还是有那么一点儿紧张。那块Dead Zone的小牌子最初还让他产生一种冒险犯难的兴奋,不过现在,他一下子泄了气。
既来之,则安之吧。
周自横正这么想着,那个梳着马尾辫的姑娘从海关的平房里出来了。她猛地把一瓶喝了一半的可乐重重摔在地上,泡沫四溅,可乐流淌在烈日炙烤的沙地上,不到半秒钟就消失在空气里。
门口那个留着小胡子的卫兵,嬉皮笑脸地对她耸耸肩,谄媚地笑着。
一个戴着毛线帽子、满脸胡楂儿、皮肤黝黑的欧洲小伙跟在她后面也出了海关办公室,他轻松地说了句“Good Luck”,便轻快地跨上自行车,一溜烟地冲过边境检查站,进入了叙利亚国土。跟在他后面离开Dead Zone,进入叙利亚领土的,还有一只同样步履轻盈的花斑野猫。它,是不需要护照的。
02
干上这份工作以后,周自横在每次外出任务期间,从不给家里打电话。家里人开始不免有点儿不满,因为他去的某些地方,毕竟不太平,比如巴基斯坦、以色列。但是时间一长,他们也就习惯了,如果周自横不在国内,电话响起来,他们反而会感到不安。
女朋友林响泉的电话,他当然更不会打。
直美泄气地坐在台阶上,白了那个叙利亚边防卫兵一眼,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不到一秒钟,她又打起精神,噌地站了起来。她做了一次深呼吸,对着叙利亚的方向摆出张弓搭箭的姿势,想象把一支箭嗖地射过了边境的铁丝网,也把所有的不快送到了那个从现在起再也不相干的地方。她看见对面留着小胡子的卫兵的表情极其严肃,于是玩笑地吐了吐舌头,大步流星地朝约旦方向走回去。
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穿件绿色的速干衬衫,他的衣领里围着一条土黄色的小领巾,腋下汗湿了两块,胡子也没刮,胡楂儿像阴影般溜了出来。两个用旧了的黑色大包放在他脚边,看上去沉甸甸的,一个背包的口袋里还露出一根像电话线似的奇怪东西。
“不会是敢死队员吧?”
直美心里想着,突然有点儿不安起来,被驱逐了还是被逮捕了呢?越不安,就越想偷看一眼。
她发现不远处的男人正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她感觉那双眼睛仿佛看到了自己瞳孔后面的某个地方,不由得一下子喜欢上了这种毫不闪躲的眼神。多少人看过她,却没有看到她?一定很多,但是其中没有这个男人。
直美询问的眼神像网球场上一击轻快的回球,带着一个跳跃的微笑。
其实,周自横只是不能确定正朝自己走来的这个姑娘是不是中国人,不知道该用哪种语言打招呼,所以,在她的脸上多找了一会儿证据。
03
周自横用了1/125秒做了决定,用英语说了声“你好”!
直美也用英语回答,所以她的国籍,对周自横来说,仍然是谜。
周自横突然对她的国籍不在意了,倒是又打量了一下她的脸。一张白净、普通的脸,只有一样特别:即便是这样平静、不开口的时候,她的嘴唇也好像刚刚经历过一场无声的泪雨,悲戚尚余。
“你也被拒绝了吗?”直美一开口就戳到了周自横的痛处,正中靶心。
“你也忘了自己去过以色列?”他回敬她,两个人不约而同笑了。
“你从哪里……”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问,又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北京。”周自横抖了个机灵。
“京都。”直美笑意盈盈。
“嗨,他娘的!”周自横暗地里有点儿失望,他爷爷和日本鬼子血战8年,还差点儿被抓去活埋,现在他倒和一个日本小妞同时成了边境沦落人。这真是讽刺,真是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他想。
“嗨!你们!”
那个小胡子卫兵指指他们的方向,又指指叙利亚边境的方向。这会儿,正有一辆老得浑身各个零件都奏着打击乐的黄色出租车从叙利亚方向朝这边开过来。一时烟尘滚滚。
“你们,坐这辆车回去!”
叙利亚士兵不容争辩的口气,全然不见了刚才独自面对直美的谄笑。
周自横和直美点点头,又不约而同地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车上跳下一个短小精悍的阿拉伯老头。他可能曾经帅过,不过一望便知,多年的边境生涯让他变得皮糙肉厚,两只机灵的眼睛滴溜乱转,一脸谄媚。
小胡子示意司机老头把车开上地沟,他熟练地照做了。然后小胡子又命令他打开所有的车门、后备厢盖、发动机罩。这一开,不得了,周自横和直美看见车里满满当当塞着菜筐,土豆、黄瓜、西红柿、胡萝卜、鸡蛋,还有他们看不出所以然的古怪包裹,不一而足。
他们又彼此对看了一眼。
小胡子和另外几个卫兵里里外外把车厢检查了个底朝天,老爷出租车不时叮当乱响。卫兵们一边忙着敲打,一边把从肩膀上滑落下来的步枪推到屁股后面。司机老头则在一边忙着蹿出去狂追越狱的老母鸡。
卫兵检查完毕,严厉地向司机老头交代着什么。周自横和直美知道,他是在说他们这两个不受欢迎的人。司机老头耸耸双肩,摊开双手,又点点头,还顽皮地啪一下打了个立正,把手甩到眉头上,敬了个不标准的军礼,露出一口烂牙,笑了。
小胡子和他的同事面无表情地走开,头也不回。
“欢迎回到约旦!”
司机老头骄傲地拉开吱呀作响的车门,又笑了。直美看了司机老头一眼,又望向周自横,询问的眼神像极了一条正在看电视的小狗。
周自横指指车门示意她进去,随后也利索地收拾摄影包挤在直美身边,半个屁股悬在车座外边,放了个响屁。
直美没给他留害臊的时间,极爽朗地大声笑了。她背对着叙利亚的方向,高高地举起右手挥了挥,大声说:“再见!大马士革!”
司机老头也配合演出,大笑着讽刺周自横:“你的发动机是涡轮的吧?”三个人笑成一团。老爷出租车像一条准备上路的老狗,抖了起来。周自横顺势靠向直美那边,抬手把正要倒向她的鸡笼子推开。
直美觉得车厢里活力十足,心情稍微愉快些。
04
直美拢了一下一绺垂到眼前的头发,轻轻地把头侧向周自横,嘴唇凑到他耳边。
“你觉得他会向我们要多少钱?”
亮黄色的老爷出租车正发出阵阵轰鸣,爬着一个土坡。周自横觉得没必要也凑到日本姑娘耳边说话,就大大方方地回答她。
“他不会收我们一分钱,倒可能送我们两个鸡蛋或者西红柿什么的。”
“真的?为什么?”直美瞪大了好奇的眼睛,嘴角带笑。
“因为我数到10以前,他会问我们是哪个国家的人,你别开口。”
直美坐直了身体,一双手放在膝盖上,充满期待地直视前方,双唇紧闭。
“你们来自哪个国家?”司机老头又露出一嘴烂牙,看了一眼反光镜,笑着问。这会儿老爷车正跑得兴高采烈,一路欢歌,四处扬尘。直美扑哧乐了,有一缕头发又垂到了她眼前,她拢了回去,竭力抿紧嘴唇,扭头看着窗外。
“猜吧,你有三次机会。”周自横装模作样、不苟言笑地看了反光镜一眼。
“日本?”
“不是。”周自横马上接口,把食指竖在唇边直直地看着直美,示意她不要说话。她避开了他眼光的锋芒,转头望向窗外。
“新加坡?”
“不是。”
“印度?”
“你输了,我们是中国人。”
直美不解地看了周自横一眼,好像有点儿愤愤然。
“啊!中国,伟大的国家!阿拉伯世界和中国是好兄弟,你们有很多工人在这里帮我们,还有你们的汽车很棒啊!”
“奇瑞QQ是吧。”周自横得意地看着直美,右手挡住嘴唇,“两个西红柿,至少。”
直美已经笑得喘不上气。
“对,我也想买上一辆。”司机老头把头点得如同笼子里的母鸡啄碎米,“省油啊!还便宜,有很多商店在卖呢!”
“接下来他可能会问我们飞来的机票多少钱。”周自横自鸣得意地看着直美,她笑着轻轻摆了一下手,那意思是“别再逗了”。接着,又把那缕不听话的头发拢回去。
“你们是夫妻?”周自横失算了。
“不,不是。”
“你们住在中国哪个城市?”
“北京。”周自横提高了声音。
“你们从中国到这里的机票多少钱?”老头又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们一眼。

内容简介
《再见,大马士革》是一本旅行笔记,也是一部治愈系都市小说。《再见,大马士革》小说描写一群充满梦想的年轻人生命中最美丽的几年,与爱情有关、与旅行有关、与梦想有关、与成长有关、与他们人生中最难放弃的原则有关。
周自横,北京一家旅行杂志的摄影师。他和很多人一样,有点理想,也有很多现实中的无奈,所幸的是他在旅行中找到了坚持的理由。直美,精于弓道的日本小厨师,执著于烟火梦想的旅行者。在约旦边境,直美被周自横毫不躲闪的眼神吸引;京都重逢,周自横点醒了直美的烟火梦想。直美远离故乡只身来到北京,她只是想离自己喜欢的灵魂近一点,她知道也许最终一无所获,可她还是来了。最后的结果,却令她意外,令她永远难忘……
他们一起走过了世界上最令人赞叹的旅行目的地,却发现最美的所在,并不在路上,而是在心里。
每天叫醒你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最美的所在,不在路上,而是在心里;美好的爱情,不仅仅是拥有,还可以放手。

海报:

再见,大马士革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