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一切去旅行.pdf

放下一切去旅行.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放下一切去旅行》讲述了一个平凡的上班族,“花几十块钱走遍西藏,花几百块钱周游世界,要我肯定做不到,我就是一个没什么本事的普通人,没多少钱,还吃不起苦。想辞职出来长途旅行,又做不到说走就走的潇洒……”最终,他终于明白了旅行的意义,克服了一切,带着一个拍立得,用一点小积蓄,走向了他想要去的那些国家。

放下一切,翻开《放下一切去旅行》这本能赋予人最大勇气的“我旅行”指南书,趁着还年轻,开始属于你的流浪故事。

作者简介
刘小顺,1984年出生,真名刘勇,曾经在江苏电视台担任编导职务三年,2011年2月份辞职后开始自助旅行,从马来西亚、柬埔寨、泰国、老挝到云南……再从西藏到尼泊尔、印度,最后回到上海,历时近一年,一路上用拍立得相机记录沿途风景,感受在旅途中自我内心的变化。

目录
引言001
外国什么都是圆的003
厕所的水管007
辞职旅行的人都犯贱010
亚航空姐都是“女王”015
Tuk—Tuk和柬埔寨车夫020
别在柬埔寨欺骗小女孩023
没完没了的寺庙看不尽025
旅行,是个什么东西029
“革命未成功,同志要努力”033
曼谷!曼谷!038
曼谷之夜042
不可思议的东方索多玛城046
人妖无处不在052
蚊子占领素可泰058
迷失在清迈062
慢船去琅勃拉邦066
传说中的神奇蘑菇073
谁是可爱的人078
再见,东南亚再见083
回国,被遗忘的西双版纳086
彩云之南089
少不入川,老不离蜀098
辩经、坛城、郎木寺104
古城,一座又一座107
回111
方向:一路向西115
出师不利118
要不要去西藏?122
从康定到稻城128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香格里拉133
去拉萨136
拉萨无可取代143
初到尼泊尔149
你妹你妹你妹155
逃票“烧寺庙”161
驴友们穷困却不潦倒166
来吧来吧来吧,博卡拉169
一辆自行车引发的纠纷174
佛祖和萤火虫181
印度,我来啦184
It'sf**kingcrazy187
恒河边的“邋遢”圣城191
男男性骚扰197
开始发烧的菩提伽耶205
“金三角”“团队游”211
圣水中的锡克教金庙216
涅槃220
尾声228
拍立得记录本233

序言
2011年2月14日,情人节,南京下起鹅毛大雪,这一天我决定辞职,开始一段没有结束日期的长期旅行。
这件事情差不多一年前就有了计划,当时“亚洲航空”做大规模机票促销,我和身在上海的工程师朋友Jared前前后后耗了几乎48个小时才抢到时间合适的廉价机票,于是我们安排好一个大致的东南亚行程,打算2011年2月底从杭州起飞出发。
“到时候真能去吗?”订完机票后,Jared突然在QQ上问我,毕竟当时还是2010年5月,没人能预料到一年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请年假,我都工作三年了,还从没休过年假。”我告诉Jared。
“如果请不下来呢?”Jared知道我工作的地方几乎没人敢请年假。
“那我就辞职。”我回答得很干脆,尽管只是一时冲动说出来的话,但辞职这事突然就像一根刺扎到了心里,痒痒的。
终于这根刺在2011年2月14日被我彻底拔掉了。我干净利落地办完辞职手续,头也不回地离开办公大楼,一向优柔寡断的我这次做得无比坚决,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样。
“星星之火”是在我研究生毕业那年开始点燃的,我心血来潮地进行了一次毕业旅行:上海、北京、大连,对我这个从小安分守己的乖孩子来说,长到24岁,除了遥远的小学记忆(跟父母去过三峡和三亚),几乎就再没有走出过家乡湖北省了。
其实那次毕业旅行算不上“一个人”的旅行——在上海由老同学负责接待,去北京是和表妹一起前往并住在姨妈的朋友家,而最后我在大连找了多年未见的伯父和堂兄,甚至从大连返回武汉的机票都是伯父提前帮我买好的,但那次旅行竟如同一把小刀不经意划开了我按部就班的生活表面,将我不安于室的内心和灵魂慢慢暴露出来。
在南京工作的三年时间,一有假期我就往外跑,江苏、浙江、上海、福建、山西,能够在仅有的几天法定假期里成行的目的地我几乎都去了一趟。慢慢地,这已经无法满足我越来越大的“胃口”,我总期待着更远的目的地。
然而,当我在2009年鼓足勇气准备在“十一黄金周”去越南旅行,并做好了各项充分的准备——买好机票,安排好行程,把Lonely Planet关于越南的部分看得滚瓜烂熟,兴奋得几夜睡不着觉,最后却毁在了一件至今仍令我不可思议的事情上——我被越南拒签了。
被逼无奈,我只好将越南游临时变成了广西游。那次将近十天的广西背包之旅,是我第一次“无依无靠”地去那么远的地方,见到了完全不同的山水风景,遇见了各种有趣而疯狂的人,我尝到了背包“自助游”的甜头,我终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就这样,“炸药包”里的火药越填越多,网上那些大大小小驴友们的游记和照片无时无刻不在挑逗我的神经,直到“间隔年”这个概念开始进入我的视野,我想我需要彻底“疯狂”一把,改变我日渐麻痹的心灵。
很多同事朋友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辞掉已经做了三年的稳定工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们解释。站在20岁到30岁这个人生十年的尾巴上,除了工作工作再工作,永无止境地压抑地工作,我希望能够做一点老了之后都不会后悔的张狂的事情。
反正2012年快来了,即使我一无所有了,我依然可以从头来过,到时候我才28岁,这便是年轻的资本,而这个资本眼看就会越来越少了。
“我已经踩在了青春的尾巴上,再不痛下决心就真没有机会了。”要好的同事们为我饯行,在餐桌上我这样跟他们说道。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触动了大家的某一条敏感神经,反正他们纷纷举起酒杯向我表示祝贺。
“辞职快乐!”他们说。
从小饭馆走出来,南京还在下雪,我与同事们道别,独自回家。走在漫天飞雪的街道上,我的心情出奇的平静,一种隐隐的痛快和莫名的恐慌交织在一起,我知道我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而我不知道未来迎接我的将会是什么。
距离出发的时间所剩无几,我在南京迅速地打理好各项琐事——退掉租屋,注销银行卡,托运行李,变卖家当,就像玩游戏打通关似的,一点一点剥离我在南京作为一个上班族的全部特征,接下来居无定所的漂泊生活应该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两天后,我抵达上海,将自己所有的行李都堆在Jared家,而Jared也在我的怂恿下辞了职。实际上他早就想辞职,只是没找到充分说服自己的理由。现在我打了头阵,他也心安理得地恢复了“自由身”。
我们的飞机是2011年2月26日从杭州起飞到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然后第二天转机飞到柬埔寨的暹粒,再从柬埔寨陆路过境到泰国,最后从泰国曼谷飞到吉隆坡,再从吉隆坡飞回杭州。最初的行程计划是九天时间,既然我和Jared都已经变成无业游民,所以干脆决定浪费回程机票,一路从东南亚陆路回国,直到上海。
就在我和Jared收拾打包,即将出发的前一天,又发生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快递公司居然将我从南京寄到上海的一个包裹弄丢了。那个包裹非常重要,里面有我买的旅游攻略,还有登山包,以及出国备用的药品。
气急败坏之下,我打电话把快递公司痛骂了一顿,可也无济于事,飞机不等人,我只能想办法找人借了个登山包,装好自己的行李,又补买了一些药品。还没出门就这么倒霉,未来的路会不会更加坎坷?
因为越南的前车之鉴,这次我不敢掉以轻心,先办好泰国签证,然后在网上申请了束埔寨的电子签证,一切妥当之后才准备后续的工作。虽然Jared反复强调只要我有机票,就可以直接在马来西亚办过境签,老挝也可以直接办落地签,但我总没有安全感。
2月26日,我和Jared起个大早,背起登山包就往上海南站赶。
“怎么样?就要出国了,激动吗?”Jared在地铁上问我。
“还好,没感觉。”其实出发的这一幕我已经幻想了快一年,等真正实现的时候,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壮烈。
这一年时间,我省吃俭用,攒下一笔钱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到来,虽说是穷游,但我并不打算苦行。只准备几千块钱甚至几百块钱出去玩,对于我这个金牛座来说,实在没什么安全感。我的原则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尽量节省,但不至于到“自虐”的地步。
火车上,我接到快递公司的电话,说要为我遗失的包裹进行赔偿,因为包裹没有保价,最高赔偿额才200块钱。我拒绝了,要求他们一定把包裹找到,里面装着我大部分的旅行工具,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消失了。
中午时分,我们抵达杭州,去理了个发,怕出了国就不知道去哪里理发了。飞机是夜里11点多起飞,我们就在西湖边晃啊晃啊,一直晃到天黑,在火车站外随便吃了顿晚饭就往飞机场赶。
这是我第一次到机场的国际出发厅,只剩下最后一趟航班,人不是很多。除了一些看起来像是准备回家的马来西亚人之外,其他看起来大都是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背包客。
候机厅里有的人躺在椅子上睡觉,有的人手里抓了一把数码产品在拼命充电。坐亚航出行的人大多是“穷游一族”,所以亚航的登机口外看起来像是火车站,什么怪人都有,横七竖八的。
当然,在出发之前,我没有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打电话给刚到上海来工作的朋友水母姐姐(有这个奇怪的外号是因为她曾经梦到自己的上辈子是水母),委托她在上海帮我跟快递公司死磕到底。作为一个曾经也跟快递公司产生过激烈纠纷的刚烈女子,水母姐姐感同身受,光荣地接受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你就放心地走吧!”“无敌金刚剩斗士”水母姐姐在电话里把这句话说得字字铿锵。

文摘
版权页:

放下一切去旅行

插图:

放下一切去旅行

放下一切去旅行

辞职旅行的人都犯贱
当初买“小白”跟我的辞职有关。
我曾经是一个勤勤恳恳的小编导,在一个很大的电视台里工作。这份差事说起来特风光,可实际上并不像别人想象的那样。
当时我做的是一个专门为中老年家庭妇女服务的短剧节目。2008年刚进电视台时,领导就告诉我说这个节目的观众最多只有初中学历,于是我花了一年时间努力将自己研究生学历的智商硬生生降低到初中水平,然后再花一年时间在工作中尽量保持自己的低智商不反弹——好嘛,这导致我以后真想反弹都反弹不回来了,严重的自虐后遗症。
就这么日复一日地简单重复,我慢慢发现这份工作已经没办法带给我成就感,我也看不到前景在什么地方。每天脑子里都想着婆媳矛盾、邻里扯皮、夫妻吵架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离我生活十万八千里远的内容,我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
我开始计划辞职是2010年年初。临近春节,我偷偷跑到北京找好下家,收到那家公司的Offer后,准备过完春节就辞职。那时候我还很单纯地只是想跳槽,压根没有想到辞职去旅行这档子浪漫得无边无际的美事。
马上就要离开工作生活了两年的城市,总得留下点什么特别的纪念才行。我偶然看到一个上海的设计师朋友在用拍立得相机做她的摄影作品,她给我拍了大头照,照片马上就显影出来,接着她让我在照片上签名,并留下日期。
我感觉这方法不错,给比较要好的同事和朋友每人拍张拍立得相片,让他们签名并留下日期,做成厚厚一本影集,也算是他们留给我的独一无二的礼物。想到就做,我马上在网上买了“小白”执行此项计划。
“你是要走了吗?”看着我这个黝黑的大男人端着一台圆乎乎像个小面包一样的白色塑料相机对自己拍照,一个敏感的女同事察觉到了什么。
“啊?这个……”尽管我当时下定决心走人了,可暂时还不想让别人知道,包括去北京找工作,都是偷偷摸摸请假去的,我不能打草惊蛇,因为今年的年终奖还没拿到呢!
“你真的要走了,对不对?”有些人就是不省事,明知道这问题我不太想回答,非要继续逼问,满脸露出那种狗仔般的八卦神态。
我这人最不会撒谎,每次撒谎撒得自己都不相信。况且,我确实有点憋不住了,就老老实实全部告诉了这个女同事。
不出所料,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大家几乎都知道我要跳槽的事情了。他们开始偷偷为我送行,引得好几个一直犹豫摇摆的同事甚至赶在我前面辞了职。
结果,过完年,我却没走。
他们认为我就是个没胆量的懦夫,说好要走的,最后又不敢走了。我承认,我确实懦弱。一方面年终奖金数字还不错;另一方面我认识的所有北京的朋友都劝我不要跳槽去那家公司。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从小到大,我就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一路顺风顺水,小学中学都是成绩拔尖的好学生,后来考上重点大学,年年拿奖学金,接着保送研究生,毕业之后进了很多人羡慕的电视台工作,还拿了几次“优秀员工”的奖励。
但实际上,我内心非常不安分,总觉得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希望人生可以更加精彩。我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我一向就是“高分低能”这四个字的最佳诠释。我以为自己应该有点与众不同。可悲哀的是,我其实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直到,我看见那些长途旅行的精彩故事,每天都有不同的风景,每天都有不同的经历。在路上,一切皆有可能,我突然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生活了,这个念头突然闪现出来,让我兴奋得好几晚都没睡着。 当然要辞职,早晚的事。可,什么时候呢?从小按部就班的我不知道怎么跨出那条越雷池的腿。
一切都因为亚航的机票促销,Jared找到我,说机票很便宜,叫我一起飞到东南亚去玩。可当时亚航促销的是一年之后的机票,一年之后,谁知道去不去得了?
“你不是要辞职吗?”当时应该是2010年5月,距离我放弃第一次辞职念头大概三个月,Jared为了怂恿我跟他一起订机票,直接劈头盖脸地问道。
“那你也辞职吗?”我不服气,反问。
“我有年假。”好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哪里不痒你挠哪里。我在电视台工作两年多,根本不知道年假是什么东西。这不是逼我就范吗?再说,东南亚……我已经被越南拒签过,我伤不起!
“订什么时间的机票?”我那极没有安全感的脑袋里还在设想到时候可能会遭遇的各种麻烦,可就那么一瞬间,我内心深处的叛逆还是迅速被点燃了,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宿命。
“2011年2月底。”Jared回答。
“好,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辞职。”远在上海的Jared通过电脑屏幕第一次感觉到我的干脆利落。
“如果不辞职的话,你说我到时候要不要试着请请年假呢?”最后我又弱弱地补了一句,刚刚在Jared心目中树立起来的“高大形象”马上功亏一篑。
我们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亚航网站上刷了将近48个小时,终于刷到了时间合适的机票,我们的计划是2011年2月26日从杭州飞吉隆坡,2月28日从吉隆坡飞暹粒,然后再从陆路到泰国,再从曼谷飞吉隆坡,然后飞回杭州,一共9天行程,四国四飞全部费用含税才花1096人民币,真是便宜得让人想哭。因为这些促销机票是不能改签不能退的,所以它们就像是我为自己设好的定时炸弹,是我逼自己改变当下生活的最好理由。
为了适应长途国际旅行,后来我有意识地利用假期自己一个人出去做短期国内游。既然我用“小白”记录身边的朋友,让他们留给我独一无二的影像,为什么不能让我去过的地方也留下独一无二的影像呢?于是,带着拍立得旅行就慢慢成了我的特殊习惯。
如果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一个黝黑的大个子男生站在风景区怪兮兮地端着拍立得相机拍照,而且最后还拿笔在照片上认认真真记下日期和地址,那八成是我。而且,我推荐那些喜欢四处拍“到此一游照”的朋友也试着带拍立得相机去旅游,因为这样你既能拍到证明你去过那个地方的照片,又不至于让你的脸煞了风景,哦,或者是,风景煞了你的脸。
我在电视台度过了备受煎熬的第三年,我开始失眠,开始掉头发,开始长小肚子,如果我再不做出改变,我马上就要变成我最讨厌的生活麻木、目光呆滞的“成年人”了——好吧,我承认,我在十七岁时母亲过世之后,心理年龄就停留在了十七岁,不管外表怎么改变,我内心希望我还是十七岁。
2011年新年结束,2月终于到了,柬埔寨的电子签证已经办好,泰国签证也已经拿到——看来只有越南人不欢迎我。万事俱备,只剩最后一个决定。
“你辞职吗?”Jared又在网上问我。
“啊?”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真的要四处漂泊?真的要放弃现在安稳的生活?去年的年终奖金数字也挺好的哦,我又开始想得很多很多……
“我准备辞职了。”Jared告诉我。
“啊?”虽然这是我第二次“啊”,但跟前一次含义完全不同。
Jared是个特“犯贱”的人,他辞职的理由居然是工作太清闲了,公司每个月给他上万薪水,却没事让他做,他认为没有实现自我价值。 后来,有一件事情终于让我下定决心,要给领导们一个印象深刻的情人节礼物。
那天我正在网上饶有兴致地跟Jared探讨旅行计划,总导演来上班,我看见他,打了声招呼,继续忙自己的。
“喂,小顺,来打水啊!”大胡子导演的声音从办公桌后传出来,我给他打了将近三年开水,只要他来上班我就得乖乖给他打开水,新人换了一拨又一拨,他偏偏叫我打,而且他每次还说不出什么好话,我觉得自己真是窝囊废。
“怎么?过个年就过傻了?”我过去拿他的开水壶,他的风凉话马上就开始了。要是以前,我忍忍算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怎么听怎么别扭。真当我傻呀?
我笑笑,忍气吞声地把开水打过来。“过年过得怎么样啊?”我放下开水壶,他问我。
“还行。”我牵强地笑笑。
“你过年前走得挺早的嘛!”他继续问我。我过年前请了三天假回家。
“嗯,因为火车票不好买。”我告诉他。
“是吗?”他斜着眼睛看我,“火车票不好买,那你怎么不请半个月的假?”
当时我已经气得嗓子冒烟,可我还是忍住了,我真能忍啊我。虽然我幻想过无数次大闹电视台的场景,但那永远都只是停留在幻想阶段。我多想冲着总导演吼一声:“说声谢谢你会死啊,说声谢谢你会死啊!”
情人节那天,我提出辞职了,辞得咯嘣脆。我找到领导,说:“我要辞职。”
领导抬头淡淡地看我一眼,说:“哦,那你去综合部填表吧!”
然后,我就到综合部填了表,当天下午就回家了。原来我这么可有可无,我刚刚才拿了第二次优秀员工的奖励,可我太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一切都是浮云。
2010年初,我闹得沸沸扬扬,没有辞职;2011年初,我无声无息,却真的走了。一年前已经为我送过行的同事和朋友都摸不清我到底是什么心态。
我只能说,用两个字来形容最合适——“犯贱”。

编辑推荐
《放下一切去旅行》讲述了一个平凡的上班族,“花几十块钱走遍西藏,花几百块钱周游世界,要我肯定做不到,我就是一个没什么本事的普通人,没多少钱,还吃不起苦。想辞职出来长途旅行,又做不到说走就走的潇洒……”最终,他终于明白了旅行的意义,克服了一切,带着一个拍立得,用一点小积蓄,走向了他想要去的那些国家。

放下一切,翻开《放下一切去旅行》这本能赋予人最大勇气的“我旅行”指南书,趁着还年轻,开始属于你的流浪故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