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票之爱.pdf

藏书票之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藏书票之爱》:书虫 书痴 书蠹……魂牵梦绕的版画珍珠,读书人 爱书人 嗜书人 梦寐以球的纸上宝石。

媒体推荐
藏书票是票主的人生缩影,反映了一个人的生活经历和人生目标。每一枚作品都是票主本人和画家共同合作所产生的私密的化学反应!
  ——洛克威尔·肯特美国著名版画家

序言
一间仅有五平米的陋室就是我家中的书斋。坐在
电脑前环顾四周,自己被掩埋在藏书票的海洋,书架、
台面、文件柜,甚至在墙上,随处可见我心爱的“瑰
宝”。工作时我常会走神,随着眼前的一枚书票而被勾
向一个没有终点的目的地,满脑子浮现的是票主、技
法、印量等书票常用术语。除了书票,陋室中剩下的两
米见方的空间就只有我四处胡乱堆放,在网拍或书摊
上淘换来的外文老版、插画孤本等旧书。不知何等思
绪清楚、逻辑清晰的智者可在如此杂乱无章的环境里
理清头绪,挥笔记述着自己的收藏日记。作为这间书斋
和屋内所有藏书票主人的我,早已融入自己的藏品中不
能自拔。
买书、读书、藏书、爱书是许多藏书票爱好者的嗜
好。藏书票与书之间的关系显而易见,书票离开了书好
似被人丢弃、无人领养的孤儿。藏书票在欧美的几百
年发展过程中,技法、风格不断衍变,但在藏书票的若
干主题中,与“书”有关的创作主题是票主和作者心中
一个永恒不衰的命题。藏书票是文人雅士的玩偶,文
人墨客、贵族贤士无不与之有关,掌故、趣事是书票背
后的私密文章,若只是单纯收藏不去解读,也会失去
它息息变幻的个体魅力。
《西方藏书票》出版以后,我收到了一些读者来信
也受到许多朋友的追问。很多人依然对“藏书票”的概
念比较模糊,这也无可厚非,在今年参加的第13届全
国小版画及藏书票展上,国内的制作者也有同样的疑
惑,这个现象在中国藏书票发展的初期是一定会普遍
存在的。
藏书票是凌驾于小版画上的小众收藏艺术,现代
藏书票的艺术性远大于早期书票的实用性,怎样去辨
别藏书票和小版画的不同呢?
首先,一枚藏书票上必须刻有“Ex libris”(属
于某人之书)的拉丁字符,“Ex”与“libris”中间应有
一个空格,因为它们本是拉丁语中的两个单词。有时也
会看到“Ex-libris”或“Exlibris”这个形式,算是模
棱两可,但不规范。一些特殊主题的书票会出现“Ex
music”或“Ex erotic”,这两种形式是根据书票的两
大主题——音乐和情色演变而生的。以上是最常见的,
也是国际通用的几种藏书票的标示。当然一些早期藏
书上,尤其是纹章类藏书票是没有“Ex libris”的。
其次,藏书票在票面上必须要有票主的名字,无论
是以全名,还是以缩写、别名、笔名等形式出现。书票是
需要自己的主人的,无名的书票就失去了其从属性。
此外,作者的签名、印量、年代,及技法注释同样
必不可少,20世纪70年代世界藏书票协会已经将此习
惯明文规范。规范出台之前乃至早期的藏书票,是没有
硬性要求作者必须将作品签名的。
画押在藏书票中就像个羞涩的孩童,作者一般会
将它隐蔽地藏于画面,有时需要借助放大镜才能看
清,好像在与欣赏者捉迷藏。事实上,作者的画押显然
不能喧宾夺主地抢了票主的名头,因此将其藏在一个
不起眼的角落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西方藏书票可分为早
期实用性为主和现代装饰性艺术两个阶段。早期书票
实用性强、尺寸小、用途明确、目的唯一、注释和签名
随意、创作主题与书关系密切。票主群体也局限在社会
上层、皇室贵族,以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
现代作品尺寸日趋增大,有向小版画方向发展的
趋势。实用性的衰退,制作书票的目的也变得私密,主
题更加广泛。对于书票的注释签名要求严格,规范化。
创作主题与书无直接关系。虽仍属小众,但在藏书票普
及的欧洲已经形成了一个供求相依的艺术收藏市场,
更加商业化。票主群体扩大,任何人只需支付数额不大
的资金,就可定制自己的专用藏书票。现代藏书票俨然
成为一门具有收藏价值的装饰艺术。
对于观念传统保守的藏家,藏书票发展到今天可
能会感到一丝失落,但任何艺术都有它在各个阶段的
成长历程,与其所处的大时代是紧密相关的。在经济
高速发展,全球化极端衍变的今天,书在现代人心中
的地位早已不如以往。网络信息膨胀,电子书跃跃欲
试,似乎有超越纸本书籍的趋势。坦白地说,我也尝试
过在电脑或手机上读书,将书与高端科技结合是一件
新鲜事物,一本厚厚的书被压缩在股掌间,代表了人类
科技上的进步。然而,用键盘、触摸屏来翻页,在电子
屏幕上像电脑那样逐行搜索,逐字阅读实在是件苦差
事,没有了手捧书卷的踏实,没有了纸墨的余香,掌中
屏幕上闪烁的文字冰冷袭人,恐怕人的大脑早晚要被
电脑取代。我应属于书票收藏里的怀旧保守派,藏书
票若脱离了“书”本身,无论技法多么精湛高超、多么
游刃有余,在艺术创作上多么独具匠心,对我来说也只
不过是一件与其他艺术媒介无大区别的装饰工艺品。
但我不排斥任何形式的藏书票作品,不分年代、风格、
主题,只是收藏的侧重不同而已。一家之言纯粹发自肺
腑,也许听起来前后矛盾,也许会触动他人敏感的心
境,但艺术如此反复无常、颠倒黑白,收藏家也会变得
无助。
在我所收藏的外国藏书票中,19世纪末至20世纪
前叶的早期文人雅士的专用藏书票是最具代表性的。
本书收录了我藏品中200枚欧美各国自19世纪末期至
现今各阶段的藏书票,在构图和主题等方面都与书有
着紧密的联系。票主中有的是文学巨匠,如狄更斯、艾
略特,有的是读书社团,如英国读书协会、作家俱乐部
等,有的隶属于大学、国家或地区的公共图书馆,甚至
私人图书馆的藏书票也占据了我收藏的一大部分,欧
美知名大学和机构的名字与藏书票有着不解的缘分。
最不应忽视的是藏书家的自用书票,多是为他们的私
人图书馆量身制作的。藏书迷熟知的美国藏书家爱德
华·纽顿的藏书票是这一群体的代表,与之辉映的还
有大藏书家比佛利·楚的书票。在解读的100枚藏书票
里,美国黄金时期五大宗师的代表作品占据了三分之
一,因得天独厚的条件,我近几年淘到了一些五大宗师
的作品。相关资料好找,文章是英文的,读起来顺畅,
便于研究解读。书票中涉及的地名甚至是我自己在美国
时曾经去过或擦肩而过的地方,时而很亲切,时而感叹
造化弄人,一帧方寸书票竟能勾起我多年前的回忆。
这100篇解读,是我近些年赏玩西方藏书票的点滴
记录,琐碎心得,也有某一阶段对藏书票在国内外发
展过程中所见所闻的些许惆怅,情到深处时不吐不快,
整编成集,与大家分享。本书的最后附上三篇文章。前
两篇是关于藏书票收藏的入门参考文章,以我个人的
亲身体会和几年收藏的经验,为初级藏书票收藏者或
已经对藏书票开始产生兴趣的朋友,开启一扇进入藏
书票神秘殿堂的大门。第三篇文章是我2010年夏天在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参加第33届世界藏书票大会的参展
随笔,为没有机会在现场亲手交换书票的朋友,以我个
人的视角记述下大会三天里的人文趣事。

文摘
版权页:

藏书票之爱

插图:

藏书票之爱

藏书票之爱

此票的制作年代是1937年,也就是作者芬格斯坦逃亡到意大利居住的第二年。在米兰,芬格斯坦在亲戚的帮助下租了一层宽大的公寓。他请新的艺术风格在意大利逐渐受到关注,除了生活上的拮据,他在意大利共创作了500多枚作品,达到了其艺术生涯的高潮。1937年4月,芬格斯坦与意大利版画家阿提里奥·卡瓦里尼、画商鲁吉·巴拉菲奥共同举办了版画展。1937年10月,他与一群版画和书票界的志同道合者共同成立了意大利第一个藏书票收藏家社团。成员中不乏藏书票界泰斗式人物:建筑家吉亚尼·曼特罗、收藏家吉奥瓦尼·博塔、伊万·伦巴多、吉几·雷蒙多、吉诺·萨巴帝尼。芬格斯坦为这些好友不仅制作了多枚藏书票,而且还为他们的豪宅赠上了多幅自己的油画作品。
此票的票主是意大利建筑师、世界藏书票协会的奠基人之一的吉亚尼·曼特罗,是芬格斯坦在意大利的挚友,在生活和艺术上都给予了芬格斯坦极大的帮助。

内容简介
《藏书票之爱》讲述了作者一间仅有五平米的陋室就是我家中的书斋。坐在电脑前环顾四周,自己被掩埋在藏书票的海洋,书架、台面、文件柜,甚至在墙上,随处可见我心爱的“瑰宝”。工作时我常会走神,随着眼前的一枚书票而被勾向一个没有终点的目的地,满脑子浮现的是票主、技法、印量等书票常用术语。除了书票,陋室中剩下的两米见方的空间就只有我四处胡乱堆放,在网拍或书摊上淘换来的外文老版、插画孤本等旧书。不知何等思绪清楚、逻辑清晰的智者可在如此杂乱无章的环境里理清头绪,挥笔记述着自己的收藏日记。作为这间书斋和屋内所有藏书票主人的我,早已融入自己的藏品中不能自拔。
买书、读书、藏书、爱书是许多藏书票爱好者的嗜好。藏书票与书之间的关系显而易见,书票离开了书好似被人丢弃、无人领养的孤儿。藏书票在欧美的几百年发展过程中,技法、风格不断衍变,但在藏书票的若干主题中,与“书”有关的创作主题是票主和作者心中一个永恒不衰的命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