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八卦.pdf

生命八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生命八卦》:
男人为什么长乳头
有机蔬菜也靠不住了
为孩子做个备份
兔唇、叶酸,和那些关于健康的忠告
抑郁症到底应该怎么治
锻炼的误区
万能流感疫苗

作者简介
袁越,2005年8月加盟《三联生活周刊》,担任特约撰稿人至今。

目录

No.1 人这种动物
男人为什么长乳头?
甲基安非他明——世界头号毒品?
危险的甲烷
可卡因的形象工程
一觉醒来,火星到了
漫长的残留
人人都是种族主义者
你真的打算养只猫?
博客的未来
懂数学的蝉
把根留住
道德的起源
辣椒新传
人为什么会打喷嚏?
大海就是我故乡
味精100年
语言的力量
鸭嘴兽传奇
镜像神经元和普世价值
电椅的故事
三聚氰胺之谜
红牛为什么这样红?
新式测谎仪
辛苦了,女人
兴奋剂检测不科学?
最简单的生命
看起来很环保
碳都到哪儿去了?
人这种动物
有机蔬菜也靠不住了
血为什么总是热的?
人为什么怕生?
像地球人那样思考

No.2 生命的实验
来来来,大家一起做实验
来自美国FDA的政治宣传
老诺来得正是时候
当苹果掉到你头上
“愚蠢”的免疫系统
成也卵子,败也卵子
为孩子做个备份
智慧是长出来的
长寿总管家
欺骗大脑
姜还是老的辣
血总是香的
不务正业的RNA
分子侦察机
钩虫与哮喘
“萨医”与艾滋病
精液的秘密
转基因商业化30年
绕过胚胎的干细胞
纸上谈兵易,真刀真枪难
胞质杂交恐惧症
进化的副产品
战争与健康
牛奶标签风波
临床试验再起波澜
查不出来的兴奋剂
艾滋疫苗研究惨遭重创
神经系统的清洁工
万能流感疫苗
有3个家长的孩子
意志的胜利
越想越胖?
当副作用唱了主角
眼睛是大脑的窗口
安全干细胞
令人迷惑的统计数据
永久抗生素
被夸大的创伤
基因敲除法
放血疗法沉浮记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基因库

No.3 健康的忠告
兔唇、叶酸,和那些关于健康的忠告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汽车的味儿
谁是你的主人?
关节炎与天气
帮你省点钱
如果你爱他,给他买副好耳机
减肥为什么这么难?
以毒攻毒2.0版
千细胞是癌症的罪魁祸首
谢顶问题
有啥吃啥,吃啥是啥,是啥吃啥
阳光维生素
维生素药片真的有效吗?
发烧有理
月经过时了吗?
乳腺癌是传染病吗?
乙醛——人类的隐形杀手
水中毒
心脏病和衣原体
父女连心
星座歧视,
病急乱投医
抑郁症到底应该怎么治?
骨头与肥胖症
按疗效付钱
锻炼的误区
……
No.4 看基因下菜碟
No.5 医海钩沉
后记

序言
会买这本书的人,肯定像我一样胡思乱想过一些无厘头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是猴子而不是老虎变成了人?”因为我常常想象一只老虎坐进出租车,庄严地把尾巴掖进来:“师傅,去中友。”自己乐半天。
袁越的解释是:“因为黑猩猩最耐热。”
嘎?
“黑猩猩想活下来,它怕夜里的猛兽,只能中午捕食,而中午最热。”
这是什么逻辑?
“哺乳动物最怕热的部分就是大脑。大脑是单位体积产生热量最多的器官,也是对温度变化最敏感的器官。要想为大脑降温,必须加快血液循环,让血液把大脑产生的热量带走。”
“有什么依据?”
他立刻眉飞色舞:“考古学家通过测量颅骨上的‘蝶导静脉孔’和静脉窦穿出颅腔所留下的血槽的直径,越是和现代人类接近的猿人头盖骨化石,‘蝶导静脉孔’越多,直径越大,血槽也越浅,说明它们的散热效率也就越高……”
“嗯……不懂。”
“总之吧……靠这套高效的散热系统,直立人才敢在非洲炎热的中午四处觅食,靠一顿午饭活了下来。”
“不可能,黑猩猩那速度,能追上谁啊?”
“牛羚的瞬时速度虽然快,但只能维持几分钟,否则就会被急速升高的体温烧死,一个经过训练的原始猎人可以在炎热的中午,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连续奔跑四五个小时!直到把猎物追得完全没了力气,只能站在原地等死。”

后记
整理完目录,连我自己都吃了一惊,居然已经写了这么多了。
我是2005年9月正式来《三联生活周刊》工作的。在此之前我只写过乐评,可三联已经有了专写音乐的王晓峰,我不知道自己适合写些什么。苗炜建议我开个科技专栏,利用我在生命科学领域的知识背景,向读者介绍科学新知。他给这个专栏起了个名字——“生命八卦”,并让我一定要写得通俗易懂。
“八卦”这两个字给了我很大的写作空间,我以为从此我就可以海阔天空,想到哪说到哪了。谁知才写了几期,主编朱伟就枪毙了一篇,说这篇文章有太多的议论,却没有足够的论据支持。他给我提出了一个新要求,必须写国际上最尖端的科学发展,但一定要少议论,多证据。
两位主编的话都很有道理。他俩给这个专栏的提出了两条标准:一,内容上要有科学根据;二,写法上要通俗易懂。后来王晓峰给我杜撰了一个口头禅:你有什么科学根据?我必须借此机会澄清一下:这句话不是我的发明,版权属于主编朱伟。
科学根据来自哪里昵?主要来自国外的科学杂志和主流媒体。

文摘
甲基安非他明——世界头号毒品?
安非他明造成的危害远比大麻厉害
“二战”时,凡是和德军交过手的人都惊讶于德国士兵的勇武,他们仿佛不知疲倦,跟在装甲车后面一走就是一整天,到了地方居然不用修整,立刻能投入战斗。好像他们不是肉人,而是一架架机器。“二战”结束多年之后,关于德军使用兴奋剂的报道逐渐浮出水面。2003年,德国出版过一本名叫《“速度”的纳粹》的书,收集了所有关于这方面的报道。去年德国《明镜》又刊登了一系列纪念“二战”结束的回忆录,其中就有一篇专门讲希特勒强迫士兵服药的文章。这种药就是甲基安非他明(Methamphetamine)。
2003年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表明,全世界服用最多的毒品是大麻,共有1.63亿人吸食过。安非他明排在第二位,大约有3400万人经常服用,其中以美国的瘾君子人数最多。众所周知,美国是世界上毒品问题最严重的国家,超过一半的监狱犯人都和毒品有关。2005年7月美国郡县联合会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美国大部分郡县的警察局都把安非他明看成危害最大的毒品。因为虽然吸食它的人数不如大麻多,但它所造成的危害远远比大麻厉害。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就要从100多年前讲起。安非他明(Amphetamine)是一种人工合成的小分子化合物,属于神经兴奋剂。1887年德国科学家首先合成了安非他明,但它被当做兴奋剂使用则是从1920年开始。如今瘾君子们最喜欢的甲基安非他明最早是在1919年由日本人首先合成的,这是安非他明的衍生物,简称Meth或者“速度”(Speed)。Meth毒性更大,合成起来也更容易。
服用安非他明可以使人精神保持亢奋,对周围环境更加警觉,而且如果服用剂量足够大,这种状态能够保持24小时以上。难怪当初希特勒知道了此药的效果后,立刻决定生产大量的甲基安非他明供德国士兵服用。这种药使德军的行军速度加快了许多,后来人们干脆把此药叫做“速度”。虽然盟军中也有人使用“速度”,但在“二战”时“速度”最主要的使用者是德军和日军,可以说早期轴心国军队在军事上的胜利与“速度”的广泛使用有一定的联系。可是,和大多数兴奋剂一样,安非他明用多了人体就会产生耐受性,需要剂量也越来越大。因此德国科学家又想到了海洛因,便以它为主制造出一种新的兴奋剂,并首先在集中营里拿犯人当试验品。幸好这种被命名为D-IX的新药还没等通过验收,“二战”就结束了。
德国军队的“神药”让盟军开了窍,美军就曾多次在后来的几次战争中使用兴奋剂提高战斗力,以至于战争结束后,怎样让回家的士兵戒毒反而成了最棘手的事情。不过,兴奋剂用多了也会惹麻烦,安非他明就会让服用者患上“妄想症”,看谁都像敌人。据说伊拉克战争中美军误伤加拿大士兵的那次“事故”,就因为当事者服用了大量安非他明所致。
安非他明的“神力”在和平年代也派上了用场。很多考试前抱佛脚的差学生,夜里开长途的卡车司机,甚至需要加班的民航飞行员都喜欢它。有人曾信誓旦旦地说,安非他明比咖啡因效果好很多,而且不上瘾。确实,安非他明的生理成瘾性不强,远不如咖啡因。但安非他明能让人产生愉悦感,很容易使服用者对它产生严重的心理依赖,因此相当危险。
安非他明比大多数毒品都便宜,因为它很容易合成,几种市面上买得到的感冒药就可以作为原材料,所以美国到处都是安非他明的小作坊。2005年7月底美国参议院刚刚通过了一项法律,以后购买感冒药的人也必须出示身份证并进行登记,看来美国政府真的下决心要治一治“速度”了。就在去年,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用核磁共振的方法研究了甲基安非他明成瘾者的大脑,发现这些人大脑中主管感情和记忆的部分有超过10%的神经细胞都被杀死了。这则消息在媒体上广为宣传,显然美国政府终于打算尝试用科学,而不是行政命令来解决毒品问题了。
如果这个实验结果是正确的话,当初法西斯在“二战”中失利显然是有原因的:他们不但都成了冷血动物,而且都得了健忘症。
(2005.8.15)

内容简介
《生命八卦》内容简介:“八卦”这两个字给了我很大的写作空间,我以为从此我就可以海阔天空,想到哪说到哪了。谁知才写了几期,主编朱伟就枪毙了一篇,说这篇文章有太多的议论,却没有足够的论据支持。他给我提出了一个新要求,必须写国际上最尖端的科学发展,但一定要少议论,多证据。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