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夏日阅读.pdf

三联生活周刊▪夏日阅读.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毛姆在他的《读书笔记》里就说过:“阅读既不能帮你获得学位,也不能助你谋生糊口,不能教会你驾船,也不能告诉你如何发动一辆故障的汽车。但它将使你生活更丰富,更充实、圆满而感到快乐,如果你们真能享受这些书的话。”亨利·米勒有一本个人阅读回忆录——《我一生中的书》,也把一种单纯的“为印证的欢愉”描写得正当无比。在他以情色著称的作家生涯中,这是少见的没有惹来审查麻烦的“正经书”。他将自己在性格成长史中的阅读经历一一道来,并在文末附上了最 大限度影响到自己的100本书。在他偏爱过的作家里面,有如惠特曼、乔伊斯、托马斯·曼这种大人物,也有别人不以为然的,或者早已忘掉的无名之辈。他提到第一本小时候读过的《佩克的坏男孩》绝对是本“坏”书,而它被列入书单的理由,是因为没有其他的书让他笑得如此开心。“它们生气勃勃地同我交谈。”亨利·米勒这样形容读过的一切:
这些可贵的书叫什么名字?
我将用乌斯本斯基写下的吉尔捷耶夫的话来回答你——“如果你理解了你一生中读过的一切,你就会知道你现在正在寻找的是什么了。”
这是一句应该再三细细推敲的话。它揭示了书本和生活之间的真实关系。它告诉你如何阅读。它证明了——至少向我证明了——我多次重申的东西,即读书是为了印证的欢愉,这才是我们关于书做出的最 终发现。至于真正的阅读——一个从不终结的过程——可以用任何东西来进行:一片草叶,一朵花,一只马蹄,一个小孩流露出惊奇与入迷的眼睛,一个真正的武士的风采,一座金字塔的形状,或者镌刻在每一个佛像上的那份安详的沉静。如果质疑的能力没有丧失,如果惊奇感没有衰退,如果有真正的饥饿而不仅仅是胃口或热望,那么,一个人就不得不边跑边阅读了。那时候整个宇宙必然成为一本打开的书。

编辑推荐
《三联生活周刊▪夏日阅读(2016年第28期)》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有限公司出版。

名人推荐
《三联生活周刊▪夏日阅读(2016年第28期)》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有限公司出版。

媒体推荐
三联生活周刊 由中国出版集团下属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主办,是一份具有良好的声誉,在主流人群中有着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和文化类杂志。

作者简介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编辑部 主编:李鸿谷

目录
目录

封面故事
夏日阅读:世界的另一个入口
行走、想象、发现、情感和美
行走
36 告别米莲娜
38 并不是写给纽约的情书
41 与《1984》 的一场行走
46 在远方,海湾与孤岛
50 我的三位一体
53 虽然,山在那里
想象
58 与快乐王子一起长大
61 对我来说,一切从色彩与声音开始
64 跳棺人
68 我们的哥特情结
70 一个吃货的阅读和美食幻想
发现
74 那些“世俗哲人”们
78 早餐前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情
82 我和劳伦斯
85 书中的发现,及发现你的阅读发现
88 通向真实的世界
情感
92 被整个世界取悦的马尔克斯
94 人的况味
96 一本温柔的人道主义的小书
100 巨蟹座与乡愁:荒野漫步的文学谱系
104 爱在蒙马特高地

108 “记忆之宫”
114 不可思议之地
116 “果戈里的棺材”
120 一种对深度温柔的回归

社会
124 调查:云南“盲井村”:隐形的富有和显性的贫穷
134 数据:知识付费的风口,以及谁可以飞上天
140 城市:白塔寺再生:胡同小院的生存与生活

经济
122 市场分析:监管风暴来袭
152 收藏:吉戈夫妇收藏

文化
156 话题:个人记忆与共同基础
160 时尚:谁是比尔·坎宁汉

专栏
16 邢海洋:印度制造的可能性
159 袁越:脑病为什么那么难治?
164 张斌:超越黑板与篮板的遗产
165 宋晓军:台湾导弹“误射”是有意的吧?
166 朱伟:李陀:文学的地平线(3)

环球要刊速览
读者来信
天下
理财与消费
好消息·坏消息
声音
生活圆桌
好东西
个人问题

序言
毛姆在他的《读书笔记》里就说过:“阅读既不能帮你获得学位,也不能助你谋生糊口,不能教会你驾船,也不能告诉你如何发动一辆故障的汽车。但它将使你生活更丰富,更充实、圆满而感到快乐,如果你们真能享受这些书的话。”亨利·米勒有一本个人阅读回忆录——《我一生中的书》,也把一种单纯的“为印证的欢愉”描写得正当无比。在他以情色著称的作家生涯中,这是少见的没有惹来审查麻烦的“正经书”。他将自己在性格成长史中的阅读经历一一道来,并在文末附上了最 大限度影响到自己的100本书。在他偏爱过的作家里面,有如惠特曼、乔伊斯、托马斯·曼这种大人物,也有别人不以为然的,或者早已忘掉的无名之辈。他提到第一本小时候读过的《佩克的坏男孩》绝对是本“坏”书,而它被列入书单的理由,是因为没有其他的书让他笑得如此开心。“它们生气勃勃地同我交谈。”亨利·米勒这样形容读过的一切:
这些可贵的书叫什么名字?
我将用乌斯本斯基写下的吉尔捷耶夫的话来回答你——“如果你理解了你一生中读过的一切,你就会知道你现在正在寻找的是什么了。”
这是一句应该再三细细推敲的话。它揭示了书本和生活之间的真实关系。它告诉你如何阅读。它证明了——至少向我证明了——我多次重申的东西,即读书是为了印证的欢愉,这才是我们关于书做出的最 终发现。至于真正的阅读——一个从不终结的过程——可以用任何东西来进行:一片草叶,一朵花,一只马蹄,一个小孩流露出惊奇与入迷的眼睛,一个真正的武士的风采,一座金字塔的形状,或者镌刻在每一个佛像上的那份安详的沉静。如果质疑的能力没有丧失,如果惊奇感没有衰退,如果有真正的饥饿而不仅仅是胃口或热望,那么,一个人就不得不边跑边阅读了。那时候整个宇宙必然成为一本打开的书。阅读一定要通向目的吗?如果不寻求通向知识或学问,那么,读书可为单纯的欢愉?本期《夏日阅读:世界的另一个入口》邀请了25位作者,希望一起来打开阅读经验的另一面:有时候,我们在意的或者需要的,也许只是阅读行为本身,是它在生活某一时刻带来的变化、愉悦和抚慰。阅读通向伟大的思想,同样重要的是,它也连接我们自己的世界——关于行走,想象,发现,情感和美。

后记
《三联生活周刊▪夏日阅读(2016年第28期)》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有限公司出版。

文摘
插图:











《告别米莲娜》
重读了《告别萨莉》之后,因为想念那些迷茫而性感的女孩,就又拿起了理查德耶茨的《复活节游行》。这本小说,名头虽然没有《革命之路》大,却有很多文艺青年格外钟情。拥有闪闪发光的才华、不想向庸常的生活低头,然而才华最 终也未能得到施展,生活却被弄得一团糟。如此熟悉而亲切的故事,好像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也让我想到了最 近颇受欢迎的《斯通纳》。女主人公爱米莉有点像女版的斯通纳。只是她算不上知识分子,思维要更混乱,行为更率性。如果说斯通纳身上更多的是无助,而爱米莉则是迷茫。这个总是爱说“我明白了”的女孩,后来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明白。小说的最 后,爱米莉变成了失业独居的怪阿姨。不过,选择了庸常人生道路的姐姐,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常年被丈夫殴打,很早就因为酗酒而死。殊途同归。理查德·耶茨告诉我们,无论选择怎样的道路,生活都是一桩悲剧。可是和姐姐相比,爱米莉的失败显得更加让人难受。也许因为她总是试图搞明白一点什么,抓住一点不一样的东西。结尾处,她因为长久没有见人,决定坐车去看望长久没有往来的姐姐的儿子。但是情绪的波动、行为的怪异,使她很快搞砸了这次聚会。她手足无措地哭了起来,像个无助的老太太。我们知道,曾经旺盛的生命力已经离她而去。她什么都抓不住了。

《在远方,海湾与孤岛》
在那个地理大发现所带来的全球殖民化狂潮与自由资本主义大发展的年代,鲁滨孙在荒岛上所施的殖民与教化,无疑使他成为一个富有意味的资本主义代 言人。但在荒岛的孤绝环境下,在那种将现代文明推倒重来的过程中,鲁滨孙提供了对穷奢极欲的资本游戏的反思向度,我一直疑心,后来在美国由梭罗等人倡导的极简生活的源头,很可能来自这里——“这样一来,我就记起了我在那座岛上王国的生活,我在那里不让粮食长得太多,因为长多了没用;在那里,钱在抽屉里不用,都已经发霉长锈,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完全遭受了冷遇,因为我很难瞧上他们一眼。”
另一方面,即使在今天,我们也深感现代文明的脆弱,停电以后,或者身陷陌生的荒野,反而是那些最 基本与简单的技能让我们生存。小时候,父亲经常带着他的徒弟,走乡串户,为村人做家具做门窗。直到现在,我对那些谙熟某门技艺的手艺人非常尊敬,在我看来,是他们支撑起简约版本的所有文明需求,而很多时候,越简单的东西往往越直接有效。

《早餐前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情》
有一年,我在斯坦福大学采访一位名叫安德鲁·林德的天文物理学家,一个俄罗斯人,他是平行宇宙理论最 初的提出者之一。按照他的理论,我们的宇宙并非独立存在,而是组成“多重宇宙”的众多平行宇宙之一。
那是我生平遭遇最 具挫败感的采访之一——所谓量子力学、所谓弦论、所谓宇宙暴涨理论,听起来犹如天书,再加上他浓重的俄罗斯口音,整个采访过程我的大脑基本上一片空白;但另一方面,我的大脑却又无比兴奋,因为这个概念是如此神奇,我所能理解的每一点只言片语,都如电光火石一般,点亮奇妙的想象空间。比如他说我们的宇宙不是唯 一的,而是无数像泡泡一样的众多宇宙中的一个,它们也许与我们相隔咫尺,但因为处于不同的维度之中,我们永远无法感知;在不同的宇宙里,有不同版本的你说着不同的话,做着不同的事,过着不同的人生;还有,制造出一个宇宙并不难——只有千分之一克的物质就可以爆炸出亿万银河系,所以我们的宇宙有可能是另外一个宇宙的一个疯狂科学家一时兴起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

《与快乐王子一起长大》
我小的时候,是个亲戚中出名的爱看全是字儿的书的小孩。到了现在,我除了看字儿书和烧家常菜以外,也没有别的什么特长。5岁时我很忧虑自己读是会读了,但不会写字,总归算不得好孩子,于是用粉笔在一本《阿凡提的故事》的书页空白处照着铅字一笔一笔地画。那本书后来被我看得封面封底都掉了,还沾满了粉笔灰。
因为爱看书是件好事,大人带我出去玩,除了给我买冰棍儿,也会买本书哄哄我。大概在8岁以前,我得到了一本巴金译的《快乐王子》。 那时候我对给我买书的大人有无限的信赖,认为买给我的书,他们自己肯定都看过了,书里的内容一定了如指掌。很多很多年以后,等我自己成了大人,才悟过来买书给我的大人自己并不一定知道这些书里写了什么,只是看了书名而已。如果他们自己读过的话,很多书就不会买给我了。可那时我是小孩,总认为大人是全知全能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