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pdf

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夏郁薰与冷斯辰是这样一种关系——
“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我告诉你,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
“明天怎样?”男人疏离的眉眼微微拧起。
她喉头一哽,就要脱口而出的“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硬生生转了个弯,变成了:“明天……明天晴转阴天,偏南风,温度10-15摄氏度,注意保暖……”
“……”
喜欢一个人是孤注一掷的决定。抛开女孩子的矜持与骄傲,努力踮着脚尖,想要站在你身旁。有点难过,有点自卑,但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一直在说:
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

编辑推荐
正常情况下,言情小说的女主角以身相许是报恩。她要以身相许却像是恩将仇报。
连载期间点击破千万,一部将读者萌得人仰马翻的恋爱手册,女主现身说法“我是如何追到男神的”。
所谓的标准,都是为了不爱的人准备的。
这是一颗夏日骄阳越挫越勇二十年,终于融化冰山的故事。


——二十年风雨兼程啊,铁杵都能磨成粉了,难道你对我真的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哪怕只是某个瞬间觉得我还挺可爱的!蠢得可爱也行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我犯我,我就会生气……
——简直太天真了,要是你到现在还以为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的话,我明确告诉你,你的手位置放高了。
——我不是没想过放弃,可是,想到放弃时的难过,比他拒绝我时更加难过一百倍一千倍。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向我忏悔,祈求我的爱!


悦读纪畅销作品推荐:
《开封志怪》:尾鱼首部古言巨献。色相皆虚妄,善恶心中藏。
《家有萌妻》:一场调教与反调教的爆笑恋爱大戏;一只叛逆少女和商界精英的婚内智斗。

名人推荐
想起快乐大本营十五周年时何老师说的话:“你有没有尝试做一件事做半辈子?”
我想,夏郁薰做了一辈子的事情,就是爱阿辰。
——读者 1079587468

我首次追的文就是妖妖的这本。很好笑,也很虐,重看不下n次了。
我很喜欢夏郁薰,看过这本小说后,毅然把个性签名改为“我也像想夏郁薰一样执着勇敢”。她有着我所没有却希望变成的一切。看着她得到冷斯辰的过程,我像是看着一个破茧成蝶的人。
——读者 人渣克jack

爱是天意,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原地。一条长河,再怎么水流湍急,只要不懈泅渡,终究还是会到达彼岸。
——读者 爱之墓志铭

又把小薰和阿辰的故事看了一遍,真的是感触良多啊!
任何一件事,只要心甘情愿,就会变得简单,好比小薰对阿辰的爱。
而阿辰,就是太害怕结果,而一直埋葬着对小薰那份深深的眷恋,到后来却陷得更深更狠。
又何必呢,我们的青春就那么几年,能有多少个五年等着我们去挥霍。
不要等到错过后才去后悔,不要等到失去后才想挽回。
还好小薰和阿辰是幸运的,是幸福的。
——读者 雨下小树苗

作者简介
囧囧有妖
水泥做的女汉子、伪文艺青年、深度宅。文风欢脱囧萌,擅长都市喜剧题材。已出版《家有萌妻》。

目录
目录
第一章被壁咚了
第二章回忆像个说书人
第三章欲擒故纵
第四章 七天七世纪
第五章 生命垂危
第六章 被逼相亲
第七章 这一次是真的放弃了
第八章 回头是岸
第九章 瞎了眼喜欢上你
第十章 自私的我
第十一章 我懂她就够了
第十二章 意外中弹
第十三章 这般想念你
第十四章 清醒与沉沦
尾声 你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文摘
第一章 被壁咚了
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大晴天,可夏郁薰刚一踏进公司的门就感觉阴风阵阵、劫云罩顶,心头不由得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于是她偷偷摸摸地猫着腰,决定先去打探一下敌情。
“安妮安妮……老板这会儿心情怎么样?”
“你死定了。”安妮头也不抬地回道。
“呃……谢谢……”
夏郁薰认命地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前,紧张地推了推鼻梁上遮住她半边小脸的黑框眼镜,深吸一口气,敲门,推门,迈脚。
下一秒,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先是手臂一紧,接着身体陡然被一股大力拖了进去,随即后背狠狠摔在了门板上。
最后,伴随着咔嚓一声响,门被反锁。
夏郁薰惊魂未定地背靠着门板,一抬眼,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张阴云密布、电闪雷鸣的脸……
呃……冷斯辰?!
吓死她了,这家伙不好好在办公桌前坐着,干吗站在门后面吓人?
不过,她这算是被壁咚了吗?
如果不是某人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怕,这梦寐以求的画面还挺让她小鹿乱撞的。
“你迟到了三个小时。”冷斯辰的声音冷得掉渣。
“是两个小时五十三分钟……”某人不知死活地辩解。
“昨晚去哪了?”冷斯辰神色不善地打量了一眼她身上的新衣服,以前没见她穿过这个牌子的衣服。
夏郁薰飞快地眨了眨眼睛,目光游移:“没、没去哪啊!”
冷斯辰轻嗤一声:“那你心虚什么?”
“我哪有心虚!”夏郁薰梗着脖子反驳。
“你一心虚就会口吃,逃避我的视线,眨眼速度变快,手指……”冷斯辰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
夏郁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惊慌失措地松开绞着衣服的手指。
真是够了,从小到大在这家伙面前一点隐私都没有!
“我再问你一遍,昨晚去哪儿了?为什么没回家?”冷斯辰压抑着怒气又问了一遍。
冷家老宅就在她家隔壁,看样子冷斯辰昨晚是回老宅住了,不然怎么知道她没回家。
夏郁薰被他咄咄逼人的语气惹得有些恼怒,脱口而出道:“你管我去哪儿了,这跟你有关系吗?你以为你是谁啊,管这么多……”
“呵,我是谁?”冷斯辰低笑一声,“夏郁薰,你这个月的奖金……”
夏郁薰瞬间扑过去:“Boss!老板!总裁!我错了!昨晚我去酒吧了,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喝多了,可是我没有影响到工作,我下次……”
冷斯辰打断她:“心情不好?为什么心情不好?”
夏郁薰瞥了他一眼,然后低着头对手指:“追了你二十年都没追到手,眼见着就要让别的女人给拐跑了,我心情能好吗……”
除了他那个绯闻未婚妻,还能因为什么?
前几天突然有个女人空降过来成了公司高管,公司众人纷纷猜测这位就是冷家内定的大少奶奶。
现在冷斯辰和这女人整日里朝夕相处,她连近水楼台的优势也没了。最让她紧张害怕的是,以她对冷斯辰的了解,她第一眼看到白千凝就知道,这女人是冷斯辰的理想型。
敌人太强大,这一次,她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
冷斯辰一怔,面色似乎柔和了些,但不知想到什么,那张脸突然又开始电闪雷鸣:“你昨晚跟谁一起?”
夏郁薰的眸光闪了闪:“我……我一个人……”
冷斯辰撑在门上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说实话。”
夏郁薰咽了口吐沫:“真、真、真的是我一个人……啊呸……”
悲剧,怎么又结巴了!
夏郁薰对自己绝望了,只好耷拉着脑袋,老老实实地回答:“一开始是一个人,后来我一个朋友路过,看我喝得烂醉如泥,又不知道我家住哪,就把我送去酒店住了一晚上。”
“一个朋友?”冷斯辰轻而易举地抓住了重点,如果只是去酒吧喝酒,她没必要紧张成这样。
“嗯……”夏郁薰模糊地应了一声,祈祷他不要再继续往下问。
可惜,事与愿违。
“男人?”冷斯辰又问。
“是……”她硬着头皮点头。
“欧明轩。”冷斯辰吐出一个名字,用完全肯定的语气。
那个名字一出来,夏郁薰立即在心里哀号一声,这家伙会读心术吗?
夏郁薰彻底放弃挣扎,坦白从宽:“我也没想到会遇到他,这次是偶遇,真的是偶遇!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总对他有偏见?学长人明明很好的……”
冷斯辰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人很好?你认识他多久?了解他到底是什么人吗?”
“这跟认识多久有什么关系?我认识你二十年了又怎样?还不是没办法了解你!二十年风雨兼程啊,铁杵都能磨成针了,难道你对我真的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哪怕只是某个瞬间觉得我还挺可爱的!蠢得可爱也行啊!”
冷斯辰揉了揉眉心,半晌后抬起头来,面色冷硬得如同一块石头:“当初来公司面试的时候,是谁口口声声要我公平公正,不要公私不分的?夏郁薰,该说的我早就说过,如果你继续把个人感情带到工作里,立刻给我离开公司,我不需要一个公私不分的下属。”
当初她要是不这么说,他怎么可能给她进公司的机会,现在他却用她说过的话来堵她。
夏郁薰被他这番话刺激得眼眶一红:“走就走!冷斯辰,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我告诉你,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
“明天怎样?”男人疏离的眉眼微微拧起,逆着光的俊脸一片森寒。
夏郁薰喉头一哽,就要脱口而出的“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硬生生地转了个弯,变成了:“明天……明天晴转阴天,偏南风,温度10~15摄氏度,注意保暖……”
冷斯辰:“……”
办公室门外。
安妮见夏郁薰出来了,正准备调侃她几句,却在看清她的脸后被活生生吓到了:“夏郁薰,你不会哭了吧?”
话音刚落,夏郁薰已经一阵风似的跑开了。
在安妮以及所有公司同人眼中,有着可爱小萝莉外表的夏郁薰绝对是铁血真汉子,前一秒被刀捅了,下一秒还能跟他们谈笑风生,曾经单枪匹马徒手打翻七八个来公司找碴儿的混混,自此一战成名。
这么强悍的女人居然也会哭?
安妮抚摸着自己受惊的心脏,用充满敬畏的眼神看了一眼阴森恐怖的总裁办公室。随后突然心中警铃大作,夏郁薰不会被辞退了吧?
完了完了!稳稳拉着boss仇恨且血厚防高的MT走了,她这个脆皮法师要咋办?

真是气死她了,这哪里是竹马啊,简直就是个珠穆朗玛!
夏郁薰埋头狂奔,结果没看到路,一头撞在迎面走来的人身上,奔跑的冲力让两人同时摔到地上。
身下传来男人闷哼的声音,夏郁薰立即爬起来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你好,可以帮我找下眼镜吗?”男人眯着眼睛,一边摸索,一边请求道。
“啊?是!”夏郁薰迅速找到一副银边半框眼镜递给他,然后捡起自己那副也被撞掉的黑框眼镜。
悲剧,两副眼镜全都摔碎了。还好她那副是平光眼镜,摔碎了也不影响视力。
夏郁薰一脸抱歉:“不好意思,都怪我,害得你眼镜摔碎了。你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吧,我会赔给你的!”
夏郁薰内心叫苦不迭,完了,那男人的眼镜看起来价值不菲!
模糊看到女孩通红的双眼,男人急忙安慰:“没关系,只是一副眼镜而已,你别哭,真的没关系。”
夏郁薰摇头,苦笑着解释道:“不是因为你,是因为别的事情。”
男人闻言松了口气,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块蓝色的手帕递到她跟前:“那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吗?”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用手帕?夏郁薰忍不住好奇地打量起眼前的人来。
只见男人面容俊逸,笑容和煦,午后的阳光从走廊那头照过来,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神圣而纯净,就像童话世界里才存在的王子。
怎么感觉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夏郁薰只觉得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于是接过手帕,有些窘迫地开口:“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你要去哪里?你眼睛不方便,我带你去吧。”
“不用了,我转个弯就到,办公室里有备用眼镜。”男人笑道。
“哦,那就好。”夏郁薰拍拍屁股站起来,“那你把你的联系方式还有眼镜的度数写给我吧,眼镜我还是要赔给你的。”
男人想了想,看她态度坚决,便掏出一张名片,在名片背面写上镜片度数后递给她。
夏郁薰接过名片,定睛一看,有些傻眼,不可思议地转过身看向那个男人离开的背影。
冷氏集团副总裁冷斯澈?
这人竟然是前不久刚学成归来的冷斯辰的弟弟,公司新上任的副总裁!
记得自己小时候既调皮又欺软怕硬,仗着他脾气好,砸破过他脑袋,弄坏过他的书,还抢过他的糖……
呃,刚才幸亏撞掉了他的眼镜,他没认出自己。
出了公司大楼后,夏郁薰想了想,先去了公司附近的眼镜店。
花了一个月工资买了一副一模一样的眼镜赔给冷斯澈,然后给自己重新配了副镜片。
导购小姐劝了她好几次,觉得她不戴眼镜好看多了,又给她推荐了一些时尚的镜框款式,可夏郁薰把那副土气的黑色镜框当成宝贝似的,执意不换,配好镜片后,在导购小姐无法理解的目光下一脸满意地戴上。
半个小时后。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夏郁薰重新回来上班了,还一脸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其实,刚开始跑出去的时候,冲动之下她是准备辞职的,可是,从眼镜店出来后,看了眼银行卡上的余额,她瞬间冷静了下来。
男人没追到已经很惨了,要是再没了工作,岂不是人财两失?
自从她大学毕业以后执意要来当冷斯辰的保镖,老爸就断了她的经济来源,一切只能靠自己。现在她要是就这么灰溜溜地滚回去岂不是一辈子都在老爸面前抬不起头了。
不行,她不能走!
夏郁薰深呼吸,将大脑格式化重启,恢复到初始程序,然后活蹦乱跳地继续去刷boss了。
回到办公室里,远远地就看到安妮端着杯咖啡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脸上的表情跟要去打怪兽似的。
夏郁薰抽了抽嘴角走过去:“干吗呢你?”
“嗷,宝贝儿!你没走啊?吓死臣妾了!你可千万要撑住,千万不要丢下臣妾一个人啊!”安妮一看到她立即激动得热泪盈眶。
说实话,她看到那么快就满血复活的夏郁薰也着实吓了一跳,这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简直跟她的武力值一样变态。
“瞧你那点出息!咖啡拿来,朕去送!”
夏郁薰掩去眸子里一闪而过的黯然,端着咖啡走到办公室门口。
正要敲门,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
“是吗?想不到小薰这么有毅力,这么多年都不放弃。”
咦?这个人的声音怎么有点耳熟?而且他还认识她的样子……
“我都快被那丫头烦死了。”
这是冷斯辰的声音。
夏郁薰的心揪了揪,同时更好奇了,能让冷斯辰用这么轻松家常的语气对话的人会是谁?
“呵,我觉得小薰挺可爱的啊。”
那个温柔的声音说。
夏郁薰忍不住为这人点了32个赞。
“可爱?你确定你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审美还正常?”
毫无疑问这句话是冷斯辰那厮说的。
夏郁薰恶狠狠地磨了磨牙,后面他们说啥也没心思继续听了,气呼呼地敲了下门走进去。
“老板,您的咖啡!”
冷斯辰看到夏郁薰,面色有些错愕:“怎么是你送来?”
还以为她这次一定会辞职,看来还是太低估她了。
早该知道的不是吗?如果她真这么容易放弃,她就不是夏郁薰了,他也不会无奈了整整二十年……
“因为除了我,没人敢给你大总裁送来!”
夏郁薰没好气地把咖啡放下,正准备转身离开,刚才那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刚才我在走廊撞到的人?”
夏郁薰下意识地看向沙发上的男人,随即惊呼出声:“冷斯澈……”
“你认识我?”他刚回国,公司知道他的人不多,而且这人还直呼他的名字,应该是旧识。这时,他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名字,忍不住有些激动地直起身。
“呃,我是夏郁薰……”夏郁薰决定还是坦白从宽算了。
“你是小薰?”冷斯澈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
没想到刚才遇到的女人居然会是她,之前他眼镜摔坏了看不清,她又哭得那样狼狈,他一时竟没有认出她来。
记忆中他还从没看她哭过,这是第一次看到她哭的样子。
“是我,好巧啊,刚才我居然没有认出你,后来看到你名片才知道的。”夏郁薰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冷斯澈感叹:“我不是也没认出你,毕竟已经十年未见了!”
“是啊,那么久了。我记得我小时候抢过你的零食,弄坏过你好多东西,有次还不小心把你的头砸破了……呃,这刚一见面居然就撞坏了你的眼镜……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其实我真怕你知道了我是谁会打击报复我来着……”夏郁薰尴尬道。
冷斯澈忍俊不禁:“小薰,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夏郁薰开心道:“哈哈,是吗?你也是啊,还是一样帅破天际。”
冷斯澈闻言有些赧然地抿了抿唇:“谢谢。”
夏郁薰看着冷斯澈害羞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容易害羞这点也完全没变。”
“两位要叙旧可否换个地方?”冷斯辰冷漠生硬的声音顿时打破了久别重逢的温馨。
“哥,你也还是一样的吓人。”冷斯澈无奈地看了自家哥哥一眼,随即看向夏郁薰问道,“小薰,今天晚上有空吗?我刚回国,想跟大家聚一聚。”
“晚上?应该没事吧……”夏郁薰下意识地看向冷斯辰。
她是冷斯辰的贴身保镖,俗称跟班,他要是有应酬,她就必须跟着。
“只要你有空就行,哥晚上也会来,不会给你安排工作的。”冷斯澈急忙打消她的顾虑。
“那好吧,我会去的,晚上见。”反正她的工作就是跟着冷斯辰。
盛情难却,更何况他还是冷斯辰的弟弟,这点面子肯定是要给的,尽管她今天实在是没什么心情,但最后还是答应下来了。
“晚上见,待会儿我把聚会的时间和地址发给你。”冷斯澈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
“啊!对了阿澈,我把眼镜还给你,你等我一下,我去拿。”
冷斯澈听到那声熟悉的“阿澈”,面色微怔:“好。”
夏郁薰很快把刚买的眼镜拿过来递给他:“跟之前坏的那副一样,你看下合不合适,要是不行还可以去换。”
冷斯澈打开眼镜盒,郑重地戴上:“很合适,谢谢。”
“那就好,我先走了。”
夏郁薰离开后,冷斯辰看向冷斯澈问了一句:“你们见过?”
“早上偶然撞见的,那会儿我眼镜被她撞掉了,看不清所以没认出她来。对了,当时她正在哭,哥,你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吗?”冷斯澈关切地问。
“没什么,上班迟到,骂了她几句。”冷斯辰说完若有所思地看了自家弟弟一眼,沉吟道,“你什么时候口味变得这么重了?”
或许夏郁薰那个白痴看不出来,但他一眼就看出了冷斯澈不同寻常的态度。
冷斯澈也不否认,微微扬起唇角:“一直。”
“一直?”冷斯辰眉头微蹙。
“是,从第一次见到她开始。”冷斯澈回想着记忆中那张明媚璀璨的笑脸,眼中闪过一丝温柔,“只是,小薰从小就喜欢你,虽然你总说烦她,但我一直以为你们会在一起。”
冷斯辰闻言心中微震,没想到自己这个自小少言寡语的弟弟居然会对夏郁薰一见钟情,而且似乎用情不浅,至于他说的最后一句……
“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产生这样的误会?”冷斯辰有些无语地问。
冷斯澈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郑重开口道:“既然你对她压根没那个意思,也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我自然就没有顾忌了。哥,我想追求小薰。”
冷斯辰闻言脸色有些不太好:“你们不合适。”
“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合适?”这一次冷斯澈的态度异常执着,“而且,哥,在做生意和经营公司方面我服你,但是在感情上,你还是别指导我了。”
接收到亲弟弟嫌弃目光的冷斯辰:“……”
“哥,我去工作了。晚上带那位白小姐一起过来吧,人多热闹一点。”
冷斯辰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看着难得充满活力的弟弟,有些头疼地捏了捏眉心。

下班回家后,夏郁薰无比乖巧地给她老爸又是捶腿又是捏肩,然后骗他自己约了安妮,这才顺利偷溜了出来。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大晚上的去见冷家的人,还一见就是俩,他绝对又要生气了。
虽然她们家跟冷家住得挺近,不过冷家是百年大家族,书香门第,后来才转为经商,底蕴深厚,她们家在冷家看来大概就是个暴发户,而夏郁薰她爸也瞧不上冷家那个目中无人的样子,反正两家一直是相看两相厌。
只苦了夏郁薰,感觉自己和冷斯辰简直就是莎士比亚笔下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一个小时后,夏郁薰赶到了冷斯澈发给她的酒吧。
这酒吧她是第一次来,莽莽撞撞地走错了好几次路,最后还被一个醉鬼给拦住纠缠不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