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些大人:丰子恺谈孩子教育.pdf

我们这些大人:丰子恺谈孩子教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我们这些大人:丰子恺谈孩子教育》:在中国,我觉得孩子太少了成人们大都热衷于名利,荤心于社会问题、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没有细嚼人生滋味的余暇与余力。孩子们呢都被竞赛考试分数……弄得像机器人一样,失却了孩子原有的真帅与趣味,长此以往中国恐将全是大人而没有孩子,连婴孩也都是世故深通的老人了。
在这样“大人化”“虚伪化”“冷酷化”“实利化”的中国内我的文章恐难得有人注意。

作者简介
丰子恺,我国现代画家、散文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和翻译家,是一位多方面卓有成就的文艺大师。解放后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美协上海分会主席、上海中国画院院长、上海对外文化协会副会长等职。被国际友人誉为“现代中国最像艺术家的艺术家”。丰子恺风格独特的漫画作品影响很大,深受人们的喜爱。他的作品内涵深刻,耐人寻味。

目录
序 外婆家
我的童年
忆儿时
两个“?”


孩子们的童年
做父亲
世间相
送阿宝出黄金时代
南颖访问记
华瞻的日记
给我的孩子们
儿戏
儿女
生机
实行的悲哀


童年故事
明心国
幸福儿童
生死关头
一篑之功

后序 过去的好时光
后记

序言
摇啊摇,摇啊摇,
一摇摇到外婆桥,
日月楼
很多儿童都有对于外婆家美好的记忆,而我对于外婆家的记忆尤其是这样。
我的外婆家坐落在上海市区热闹的淮海路附近,是一栋三层楼的西班牙式房子。按照现在的说法,可以说是“连体别墅”。我的外公丰子恺给它起名叫“日月楼”,是因为二楼有一个凸出的室内阳台,这阳台东南西三面都是窗,顶上也是玻璃的,有时太阳月亮都能看见。日月楼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副对联:“星河界里星河转,日月楼中日月长。”当年搬到那房子里时,外公看了二楼的室内阳台,便脱口而出:“日月楼中日月长。”后来外公的好友、著名国学家马一浮先生又对了上联“星河界里星河转”,还特地书写了篆体对联,中间则是外公手书的三个大字:“日月楼”。
我们小孩子一般很少到楼上去,因为那里是外公工作的地方。我们的天地在一楼的客厅与餐厅。

后记
名人说——
朱光潜:
他的画极家常,造境着笔都不求奇特古怪,却于平实中寓深永之致。
巴金:
我的脑子里有一个“丰先生”的形象:一个与人无争、无所不爱、一颗纯洁无垢的孩子的心。
郁达夫:
对于小孩子的爱,是他散文里的特色。
王西彦:
读子恺先生的作品时,使你感到自己面对一位心地异常善良而坦率的长者,听他既无保留、也无顾忌地倾吐肺腑。
日本现代作家谷崎润一郎:
他所取的题材,原并不是什么有实用或深奥的东西,任何琐屑轻微的事物,一到他的笔端,就有一种风韵,殊不可思议。

文摘
插图:

我们这些大人:丰子恺谈孩子教育
忆儿时

我回忆儿时,有三件不能忘却的事。
第一件是养蚕。那是我五六岁时、我祖母在日的事。我祖母是一个豪爽而善于享乐的人,良辰佳节不肯轻轻放过。养蚕也每年大规模地举行。其实,我长大后才晓得,祖母的养蚕并非专为图利,叶贵的年头常要蚀本,然而她喜欢这暮春的点缀,故每年大规模地举行。我所喜欢的,最初是蚕落地铺。那时我们的三开间的厅上、地上统是蚕,架着经纬的跳板,以便通行及饲叶。蒋五伯挑了担到地里去采叶,我与诸姐跟了去,去吃桑葚。蚕落地铺的时候,桑葚已很紫而甜了,比杨梅好吃得多。我们吃饱之后,又用一张大叶做一只碗,采了一碗桑葚,跟了蒋五伯回来。蒋五伯饲蚕,我就以走跳板为戏乐,常常失足翻落地铺里,压死许多蚕宝宝,祖母忙喊蒋五伯抱我起来,不许我再走。然而这满屋的跳板,像棋盘街一样,又很低,走起来一点也不怕,真是有趣。这真是一年一度的难得的乐事!所以虽然祖母禁止,我总是每天要去走。
蚕上山之后,全家静静守护,那时不许小孩子们噪了,我暂时感到沉闷。然而过了几天,采茧,做丝,热闹的空气又浓起来了。我们每年照例请牛桥头七娘娘来做丝。蒋五伯每天买枇杷和软糕来给采茧、做丝、烧火的人吃。大家认为现在是辛苦而有希望的时候,应该享受这点心,都不客气地取食。我也无功受禄地天天吃多量的枇杷与软糕,这又是乐事。
七娘娘做丝休息的时候,捧了水烟筒,伸出她左手上的短少半段的小指给我看,对我说:做丝的时候,丝车后面,是万万不可走进去的。她的小指,便是小时候不留心被丝车轴棒轧脱的。她又说:“小囝囝不可走近丝车后面去,只管坐在我身旁,吃枇杷,吃软糕。还有做丝做出来的蚕蛹,叫妈妈油炒一炒,真好吃哩!”然而我始终不要吃蚕蛹,大概是我爸爸和诸姐都不要吃的原故。我所乐的,只是那时候家里的非常的空气。日常固定不动的堂窗、长台、八仙椅子,都收拾去,而变成不常见的丝车、匾、缸。又不断地公然地可以吃小食。
丝做好后,蒋五伯口中唱着“要吃枇杷,来年蚕罢”,收拾丝车,恢复一切陈设。我感到一种兴尽的寂寥。然而对于这种变换,倒也觉得新奇而有趣。
现在我回忆这儿时的事,常常使我神往!祖母、蒋五伯、七娘娘和诸姐都像童话里、戏剧里的人物了。且在我看来,他们当时这剧的主人公便是我。何等甜美的回忆!只是这剧的题材,现在我仔细想想觉得不好:养蚕做丝,在生计上原是幸福的,然其本身是数万的生灵的杀虐!《西青散记》里面有两句仙人的诗句:“自织藕丝衫子嫩,可怜辛苦赦春蚕。”安得人间也发明织藕丝的丝车,而尽赦天下的春蚕的性命!
我七岁上祖母死了,我家不复养蚕。不久父亲与诸姐弟相继死亡,家道衰落了,我的幸福的儿时也过去了。因此这回忆一面使我永远神往,一面又使我永远忏悔。

内容简介
《我们这些大人:丰子恺谈孩子教育》内容简介:我看见世间的大人都为生活的琐事所迷着,都忘记了人生的根本,只有孩子们保住天真,独具慧眼。八指头陀诗云:“吾爱童子身,莲花不染尘。骂之唯解笑,打亦不生嗔。对境心常定,逢人语自新。可慨年既长,物欲蔽天真。”我当时曾将这首诗托人用细字刻在香烟嘴的边上。这里的“我”是我国现代著名画家、散文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翻译家、文艺大师丰子恺。《我们这些大人:丰子恺谈孩子教育》所写的就是他所回忆的童年故事。这些故事主要围绕家庭教育而展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