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大未来.pdf

教育大未来.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教育大未来》编辑推荐:在瞬息万变的今天,通过电脑和网络,你可以瞬间得到海量信息;借助网络通讯工具,世界各地的人可以合作完成项目……未来社会和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怎样才是成功的教育?美国著名教育家、哈佛大学教育改革负责人托尼•瓦格纳在大量调研后提出,未来世界需要创新型人才必需具备7个关键力:批判性思考与解决问题的能力;跨界合作与以身作则的领导力;灵活性与适应力;主动进取与开创精神;有效的口头与书面沟通能力;评估与分析信息的能力;好奇心与想象力。面向未来的教育必须将7个关键力的培养贯穿始终!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托尼•瓦格纳 译者:余燕

托尼•瓦格纳,生于1946年,哈佛大学教育学博士,哈佛大学教育改革领导小组计划负责人,《教育周刊》撰稿人。曾任高校教师和校长、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高级顾问、全美教育人员社会责任组织创办人。已出版《改变领导力》《通向成功之路》《学校应如何改变》等著作。

目录


引言
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
教育的新内容

第一章 职场新世界与7个关键力
初遇职场“原住民”
全球教育鸿沟
第一个关键力:批判性思考与解决问题的能力
第二个关键力:跨界合作与以身作则的领导力
第三个关键力:灵活性与适应力
第四个关键力:主动进取与开创精神
第五个关键力:有效的口头与书面沟通能力
第六个关键力:评估与分析信息的能力
第七个关键力:好奇心与想象力

第二章 传统的学校
“双城记”
军队教育系统
潜在“鸿沟”
如何应对竞争

第三章 测试开始
《不让一个孩子落后法案》与高中全州测试
你准备好做一个合格公民了吗
孩子们做好上大学的准备了吗
参加大学先修课
重新定义难度
学生的学习动机:梦想
建立更有意义的问责系统
考试中的政治与金钱
全美国的情况
最后的问题

第四章 改造教育行业
教师入职前的准备
在公立中学教书
在私立中学教书
紧张繁忙的生活
另一个视角
吸取教训:教师与管理人员的入职前准备
核心竞争力与教学大纲
教师新形象
管理能力
教师文化
夏威夷的故事
新问题
总结

第五章 激励今天的学生、明天的建设者
在数字化环境下成长
新的学习方式
成为合作生产者,还是孤立消费者
学校的创造者
重新思考教师与家长的权威
职场中的创造者
好老板
成绩超过预期的人和没有完全投入的人

第六章 缩小差距:几所卓有成效的学校
新兴“商务”学校
城市地区职业与技术发展中心
弗朗西斯•W.帕克特许基础学校

总结——问题与答案
什么是好课堂、好学校
家长、老师和社区领导者的提问
关于孩子未来的新讨论

序言
我曾做过10年高中英语和社会课老师,当过两年校长,在公益组织工作过6年。1988年,我重新回到哈佛,攻读教育学博士学位。为了完成博士论文,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一所私立中学、两所公立中学旁听课程,参加家长会。那时,这3所学校正在尝试改革,我很惊讶地发现,那两所公立高中要求教师尝试新的教育方法,比如跨学科研究、团队教学和合作学习等,但老师们却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只不过是听督学的“将令”而已。这样他们工作起来自然没什么主动性和热情。根据多年的经验,他们知道,过不了几年,新督学上任了,又会有新的想法,现在的“新方法”肯定会被束之高阁。10年以后,再回头看看这几所学校,我发现果然不出所料:它们依然在上演花样百出的“改革大戏”。
获得博士学位后的16年中,我一直在大学任教,负责教师培训,同时兼任一个非盈利性组织的主席,该机构旨在建立起学校之间的互助关系以推动学校的发展。8年前,我成为哈佛大学改善教育领导力小组的召集人,这个小型机构致力于研究在教育领域中如何有效改善领导力,并为那些从事这项重要工作的教育者提供支持。我在教育顾问行业工作了二十余年,曾在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支持的教育项目中任高级顾问,参与处理奖励基金和奖励计划方面的事务,同时负责一个我称之为“公众参与”的项目,该项目致力于让老师、家长和社区成员共同参与讨论如何改革教育方式。我为这一项目提供了很多专业性的支持,帮助项目工作人员和受益对象。不管做什么,我最热心的始终是帮助学校和学区改进教学与领导方式,更好地了解教育改革中的障碍,并找出克服这些障碍的最有效的手段,通过演讲和文字与大家分享我在教育行业工作多年收获的心得体会。
在过去的20多年中,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和教室中度过的,观摩过美国的学校,也参观过其他国家的学校,我了解各种教学方法有什么益处。最让我忧虑的是,在美国,很多学校的教育工作者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教育改革的紧迫性,也许是因为学校的工作让他们脱离了瞬息万变的外部世界,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太多失败的教育改革。结果就是,如今的课程安排和教学方式基本上仍在沿用50年前甚至更早的做法。除了要通过新的国家考试的压力越来越大以外,“为什么要改革”对于今天大多数的教育工作者来说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与我当年做博士论文时没有明显的改变。唯一不同的就是,根据公共事务基金会的最新调查,约70%的教师认为学校中的测验太多,并认为《不让一个孩子落后法案》弊大于利。
许多跟我交谈过的商界领袖都对美国的公立学校及教职员工越来越失望,其中一些人曾极力推动《不让一个孩子落后法案》与其他一些教育法案获得通过,相信这些新的政策能够改善公共教育,但成果微乎其微。他们也没有看到任何事实可以证明,现在的学生离开学校时对即将开始的职场生活有了更充分的准备。很多人认为教师工会和终身教席是罪魁祸首,因为它们为那些碌碌无为的教师提供了保护伞。有的人鼓吹建立更多的特许公立学校或者是增加教育券,认为只有引入自由市场的竞争压力才能推动公立学校的发展。根据研究,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方法表明其在促进教育事业进步方面起到了重大作用。但是商业领袖们似乎下定决心为了教育进步不惜代价,一定要找到改变现状的办法。
绝大部分家长不太了解新的教育改革法案,也没有机会和教育工作者或商界领袖们谈论教育问题。人们总是在为自己和孩子的生活忙碌。想到未来世界将比现在竞争更为激烈,很多家长都忧心忡忡。而当孩子所在班级的教师不那么理想时——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远高于想象——家长总是很烦恼。除了向校长抱怨外,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如何着手改变。很多人担心学校的考试太多,设置的课程也只是为了应付考试,但家长们关注更多的还是备考练习和考试方法,而非孩子是否学到了更丰富、更有挑战性的内容。
学校没有改变,部分原因是由于我们没有达成共识,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改变、哪些改变行之有效,甚至不知道我们是否真的需要改变。商界领袖们(其中许多人的名字会让我们大吃一惊,他们都是教育改革的主要拥护者)、教育工作者和家长很少有交流的机会,因此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就像著名的印度寓言《盲人摸象》一样,人们被蒙住了眼睛,他们触摸到的都只是真相的一部分。很久以来,我一直想写一本书,希望能促进人们彼此间的交流,讨论我们希望高中毕业生具备哪些知识和能力。
21世纪快速改变的步伐把我们的学校和孩子们远远地抛在了身后,随着观察的深入,我对这一问题的兴趣也越发浓厚。电脑和网络现在已经成为职场中的重要工具,而学校还没有使用科技手段帮助学生提升自我。教师和学生仍然在独自完成教或学的任务,而在职场中,团队合作已实践了数十年。
2006年,我读了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的《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一书。他指出,在现代社会,不管是白领还是蓝领的工作,只要能被分解成固定程序,转化成一个个细小步骤,就能输出到其他国家,在那里,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工人”数量迅速增加,他们可以拿仅为美国工人几分之一的工资完成同样的工作。这本书让我更深刻地意识到科技和经济的迅速转型对美国的经济和孩子们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弗里德曼谈论的不只是制造业——制造业的大部分工作已经在美国消失了,还包括工程师、建筑师、软件程序员、技术支持专家、客户服务代表、会计师等专业性工作。这些工作只需熟练运用数据和信息就能完成,而现在信息的传输、接收和处理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几乎都能瞬间完成。
我想起了最近的一些事。因为电脑方面的问题,我和戴尔的技术支持人员聊过几次,也曾经因为账单问题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客服代表谈过,还打过个人财务软件公司的技术热线。我问接电话的年轻人他在哪儿,他回答说在班加罗尔,另外一位接线女士则身在菲律宾。我突然意识到,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拨打的那些客户服务中心或者是技术支持热线电话几乎都是由那些身在美国以外的人接听的。我想到了儿子,他就职于一家向城市警务部门提供技术支持的公司,他们的工作是否也会被转移到海外呢?
我了解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大批年轻人源源不断地从大学毕业,他们不仅掌握了计算机技术和分析能力,也渴望拥有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而这正是美国通过传媒向全世界传播的东西。今天美国的年轻人已经开始直面来自发展中国家年轻人的竞争。许多竞争激烈的职位正是被美国人视为“优渥的中产阶级白领”的工作。美国学生们在学习信息技术时,其他国家的大批学生也在学习同样的能力,而且愿意接受更低的工资,这使美国学生在竞争中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如果想在这些职位竞争中胜出,美国的学生需要了解什么?在今天的职场中,何种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在未来,美国的年轻人应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并且保住自己的“好”工作?
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的新闻头条都在关注伊拉克持续升级的混乱与全球变暖。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的不安也越来越强。这不仅仅是因为“9•11”事件之后的安全问题,也是因为美国在世界上逐渐丧失的领导地位和逐渐显现的环境危机。在这些方面,“真实”世界和学校“象牙塔”的差距也越来越大。在课堂上,从来没有人讨论过这些问题。有些教师告诉我,他们也想和学生们讨论这些时事热点问题,但是因为升学压力,不得不利用课堂上的每一分钟讲解跟考试有关的内容,这样学生才能顺利通过各种标准化测试。还有一些教师则担心讨论这些争议性话题会引来家长投诉。
教育工作者们不只是对讨论时事政治话题感到不安,他们也不喜欢听别人说要多教孩子们一些职业能力。很多教师相信为职场培养优秀员工只能算“职业教育”,可能会让孩子们变成只会按指令行事的机器。这样的观点是否正确呢?具体来说,让孩子为日后的工作做好准备和教会他们履行公民职责是否有冲突?虽然教育工作者们声称,他们的工作目标是把孩子培养成未来的优秀公民,但这一点的确值得商榷,我并不认为高中毕业生们只要修完学校一般课程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好公民。教授孩子们选举制度的历史并不能让他们成为更理智的选民,甚至不能保证他们愿意参与投票。那么,在当今社会,成为一名活跃的知情公民意味着什么?一个民主社会最好的公民教育方式又是什么?
同样重要的问题还有,如何“为所有学生创造”现在需要的“富有挑战性和难度的课程安排”?“难度”意味着什么?如何提高教学难度?我们可以让高中生学习更多的大学预备课程和大学先修课程,但这样是不是就能让他们在毕业时成为合格的陪审团成员?他们是否已经学会区分事实与个人看法、权衡证据、全身心地聆听、在正义和仁慈发生冲突时进行选择,并和其他陪审团成员一起寻找真相?我2006年写了一篇文章,名为《审判中的难度》(Rigor on Trial),探讨了这些问题,收到了许多读者回应,这让我意识到人们对“难度”一词的认识存在诸多分歧。很多读者,其中不乏学校领导者、教师和家长,给我发邮件,希望能和我更深入地讨论。在21世纪,“难度”该如何重新定义?在课堂上又应该以怎样的形式呈现?是否应该让大家和学校多接触?我迫切想为这些问题找到更好的答案,于是萌生了写作这本书的念头。
这篇序是为了让读者们了解我的思考过程、主要观点,写作本书的动机,以及我对教育的最大忧虑,等等。来自各方的动力促使我写下此书,这本书写给生活中各个方面的引路者——为孩子引路的父母和教育工作者,还有商界、社会团体、政治界领导者们。我也希望这本书能让那些爱思考的年轻人——就像我的3个孩子和他们的伴侣——感兴趣,他们是未来的领导者。这本书写给那些真正深切关心下一代教育的人,写给那些敢于提出棘手问题并说出自己想法的人。这本书不是纸上谈兵,而是在召唤我们行动。

文摘
教育的新内容
五十多年前,鲁道夫•弗莱斯(Rudolf Flesch)写了一本名为《为什么约翰尼不能阅读》(Why Johnny Can’t Read)的小册子。和其他书不同的是,这本书引发了一场关于阅读的大辩论,它从思想观念上引发了人们关于什么是教孩子阅读的最佳方式的激烈争论,直到今天,辩论仍在延续。虽然这本书招来了不少反对意见,但是这个话题的重要性远超过了反对意见。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阅读、计算和基础写作这些基本能力都是教师和家长最重视的。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有难度的”课程安排就意味着晚上要背更多的单词,做更多的数学题。虽然专家和家长们一直在争论用哪种方式教育孩子更好,但是从没有人否定过这些能力的重要性。托马斯•杰斐逊最先提出,拥有读写能力是成为一个优秀公民的关键。到了20世纪,基础教育三要素(读、写、算)在职场中也逐渐变得必不可少。
但在21世纪,仅仅掌握读、写、算这几项基本能力已经不够了。几乎所有薪酬超过最低工资标准的工作,不管是蓝领还是白领职位,都要求雇员具备解决知识性或者技术性问题的能力。不仅如此,我们面对的信息量也呈指数方式增长,新技术在不断革新,社会挑战更加复杂。因此,21世纪的工作、学习和公民责任要求人人具备思考能力,能推理、分析、判断、解决问题,并能和别人有效沟通。这些已经不只是社会精英才需要掌握的能力,而是所有人必备的基本生存能力。
在过去的10年里,我观察到,即使在最好的公立学校,当孩子们开始学习阅读时,并没有学会如何思考或者是关注阅读的内容,也没有学会如何以口头和书面方式清楚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只是记住了历史事件和日期,但无法解释这些历史事件的重要意义。他们学会了加减乘除,却并不理解数字的概念。很多学生不懂统计学和概率,因此根本不明白报纸上图表的含义。学校教育要求他们记住一大堆公式定理(通常忘得很快),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怎么运用科学研究的方法:如何提出一个假设,进行实验,然后分析结果,而这种思维方式正是众多分析和研究工作的核心。我还注意到,孩子们上学的时间越长,他们的好奇心就变得越少。我们应该认识到,有效的交流能力、好奇心及批判性思维能力远比学校教育的传统预期目标重要,是21世纪重要的能力和思维习惯。
为什么大多数的课堂,甚至在最好的中学课堂上,学生都缺乏学习兴趣,并且很少动脑?最简单的解释是,学校教育的目的并不是要教会所有学生思考。自从上个世纪初美国的公立教育制度建立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只有那些大学预科班的学生才必须学习如何推理、解决问题等。一直以来,这些学生所占的比例非常小。即使这些学生,也是在偶然中学到了这些能力,而不是教师精心培养的结果。通常来说,教师们从没有受过训练,教导学生如何思考。过去的课本和考试的设计目的都不是为了教导和测验学生的分析推理能力,时至今日仍然如此。
在整个人类历史中,直到近代,大多数人从事的都是体力劳动而非脑力劳动,因此在日常生活中他们用不上这些分析能力。一代又一代最成功的学生不是在课堂上而是在餐桌旁同父母谈话的时候,或者是在家庭旅行途中学会了如何思考。他们入学的时候又聪明又积极,离开学校的时候还是如此。就算有一些教师让他们的表现更加出色,也是极其偶然的结果,至少在公立学校如此。私立学校创办的目的是培养精英,因此对学生的要求更高,但是私立学校的学生人数还不到所有高中学生人数的5%。
也许有人会质疑我对公立学校课堂的观察结果,那么曾经就读公立学校的人可以问问自己:在高中教师中,有多少人真正要求你们在完成口头和书面作业的时候有自己的想法,而不仅仅是背诵和复述?有多少教师会要求你写文章时对文学作品或重大历史事件做出自己的周密阐述?你有几次机会能够在物理课上提出并验证自己的假设或详细解释一道数学难题的思考过程?你有多少次问过教师:“您怎么看……”?我不是问这种情况是否偶尔出现过,而是问日复一日的学习生活是否如此。就算是私立学校的学生,这种要求也少得可怜,远远不能满足培养学生的需要。
本书的很多读者可能都拥有大学学历,或者在高中时成绩优异,因此不了解其他阶层的大多数同龄人接受的是什么样的教育。那些成绩不那么突出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少数族裔或者家境贫寒,几乎没有真正开动脑筋的机会,这种情形至今没有改变。觉得学习枯燥无聊仍然是导致高中退学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在后面的章节还会深入探讨这个问题。
教会孩子如何思考并对世界保持好奇心是教育工作者的责任,而不仅仅是个技术性问题。虽然教师的职业能力培养和改进课本、测验都很必要,但是这些不能完全解决问题。这是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涉及我们对学校教育的目的与设置的认知,以及我们对高中毕业生掌握的知识和能力的期望。对于受过教育的家长来说,自身的学校教育经历塑造了他们对学习的认识。对大多数人而言,过去的经验仍然在影响他们今天对学校的看法。但是这些先入为主的观念也让我们无法清楚地了解应该为现在的孩子提供什么样的学校教育。在本书中,我将请你质疑你的想法,重新思考学生们应该学会什么,在21世纪怎样才算是受过良好教育,什么是好的教育方法,我们如何评价学生的学习内容。
我希望读者们不仅仅把这些当做哲学问题来思考,而要想到这是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在世界经济竞争中生存下去需要的新答案。托马斯•弗里德曼、丹尼尔•平克(Daniel Pink)等都在著作中提到,美国的孩子将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竞争工作职位。科技的发展已经使得越来越多蓝领或者白领员工的工作可以转移到海外或者实现自动化。这样的改变促使我们重新思考,为了得到并且保住一份好工作,美国的年轻人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当我们思考21世纪的教育目标时,我们不应该仅仅关注在经济竞争中生存的问题。为了更好地了解学校应如何应对新情况,我们需要探讨在近期发生的三大根本性转变。
•新兴全球性“知识经济”带来的巨大变革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信息突飞猛进的发展,形式多样,数量巨大,甚至已经泛滥成灾。
•媒体与科技对年轻人的学习方式、与社会的联系方式的影响越来越大,还有二者之间的相互影响。
以上每一项转变都意味着对美国教育系统的巨大挑战,而这三项结合起来则迫使我们深入思考孩子们应该学什么,应该怎样学。接下来,我将要阐述这三种力量及其对教学、测试、学校教育、师资培训的影响,以及如何推动年轻人进步。
在今天全球性的“知识经济”社会里,有7种能力对于我们的学习、工作和履行公民职责必不可少,我称之为“7个关键力”。

内容简介
《教育大未来》内容简介:怎样才是成功的教育?为什么教育跟不上时代的要求?孩子要在未来获得成功需要哪些能力?面对所有家长、教育工作者和决策者共同关注的问题哈佛大学教育学博士、教育改革研究专家托尼•瓦格纳为你揭开答案提出未来人才必备的7个关键力,指明未来的教育方向。

海报:

教育大未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