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刘晚苍:刘晚苍武功传习录.pdf

三爷刘晚苍:刘晚苍武功传习录.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三爷刘晚苍——刘晚苍武功传习录》是一份刘晚苍习武与授艺生涯的真实记录。
刘晚苍之师刘光斗学自张玉连(谭腿)、王茂斋(太极功)、兴石如(八卦功),少年即于北京城享有盛誉,惜命运多舛,传人不多,刘晚苍是其武艺的全面继承者与传播者。刘光斗在抗日战争期间下落不明后,刘晚苍长期受教于王子英,精研推手。
民国期间,刘晚苍获陕西省国术比赛大枪第一,被誉为“大枪刘”;新中国成立后,与日本国手三浦英夫比手,三胜而服之,名扬海外。刘晚苍从不自秘,桃李天下,更安贫乐道,与世无争。为免“前哲之倡导不宏,后世之欣慕亦寡”,刘晚苍传人首次完整披露了刘晚苍所学谭腿、太极功、八卦功的功谱,并不遗余力,采访刘晚苍亲传弟子门生,整理出他们记忆里跟随刘晚苍学拳的经过,其中既有口传身授的点拨之语,又不乏立身做人的谆谆教诲。


海报:

编辑推荐
○功谱——首次完整披露民国手抄本
○史料——罕见流派的挖掘整理
○口述——生动、真实的口传身授
○传承——谭腿、太极、八卦
○境界——武人文心,以拳悟道

名人推荐
不少人说刘晚苍老师的推手能发人丈外而不使人感觉痛苦,确实不假,这在我遇到的太极拳家中也不多见。
——胡海牙
我接触过的吴式门前辈王子英、张继之、杨禹廷、董焕堂先生,他们都称赞过刘老师的功夫好,功夫全面,让我好好跟他学。
——马长勋
我到北京图书馆查报纸,日本报纸登了,说日本代表团回到东京机场时,代表团团长对记者说:“我们有幸在北京见到了‘中国刘’。”
——陈耀庭

作者简介
刘源正,1959年生于北京,刘晚苍长孙,自幼随祖父习武练功。先后就职于中国中信集团办公厅秘书处及行政处、中信贸易公司办公室、信太航空服务有限公司等处。
季培刚,1982年生于山东蓬莱,先后就读于山东大学、中山大学及广东社会科学院,历史学硕士,现为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生。编著有《太极往事》《杨振声年谱》等。

目录
前 言
第一编 起源
潭腿说略 // 张玉连 稿
谭腿证悟 // 刘光斗
八卦功妙艺谱 // 宋派 兴福师 传授 刘光魁 重订
刘光魁传妙艺功箴言 // 刘光魁
太极功精解 // 刘光斗
蓬莱刘氏志略 // 刘本钊
与刘晚苍跟刘光斗老师学拳的经过 // 刘焕烈 / 口述 刘培俊、季培刚 / 整理
史料中所见刘光斗的三位武功老师 // 季培刚
第二编 述往
与三浦英夫切磋技艺 // 刘晚苍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 马长勋/ 口述 罗希和/ 整理
功夫要脚踏实地 // 王举兴/ 口述 季培刚/ 整理
以心行气,不以力胜 // 陈耀庭/ 口述 季培刚/ 整理
无形无象方为真 // 潘鸣皋/ 口述 季培刚/ 整理
养浩然之气,行无为之为 // 王云龙/ 口述 季培刚/ 整理
承前启后的仁爱之师 // 刘培俊/ 口述 季培刚/ 整理
“厚德”与“高艺”互为表里 // 张楠平/ 口述 季培刚/ 整理
“太极”本是“无极”生 // 孙长青/ 口述 季培刚/ 整理
与世无争,其乐融融 // 刘源正/ 口述 季培刚/ 整理
第三编 记录
太极打手的击拿发放 // 刘晚苍、刘石樵
博采众家之长,深研太极精髓 // 刘光鼎
德艺双馨,风范永存 // 刘培一
体用兼备,自成一家 // 刘沛雨
悟解阴阳之理,方得太极真谛 // 赵德奉
善待问者如撞钟 // 胡海牙
序属师生,情同手足 // 赵绍琴 胡海牙
尚武精神的典范 // 门惠丰
我最佩服的武术家 // 李春生
地坛时光 // 王克南
善推手者,亦善知机造势 // 陈惠良
何日再相逢 // 峡 猿
北海晨早 // 殷 健
《卧病说武集》我与武术的因缘 // 殷 鉴
附 录
附录一 刘晚苍师承表
附录二 刘晚苍传人名录(排名不分先后)
附录三 刘晚苍及其传人相关著作索引
编后记

后记
在这本书大致定稿的时候,有必要附上几段话,将其得以呈现的因缘,作一叙述。
今年初夏,将迎来刘晩苍诞辰110周年的纪念日。在此之前,刘培一先生本意是为此举办一次活动,并向刘晩苍的传人征集文章、图片等各类资料,以期编辑成册,尽量反映刘晩苍生平及技艺的全貌。否则,难免曲终人散尽,零星资料也不知去处,所谓“前哲之倡导不宏,后世之欣慕亦寡”。在2013年春北京举办纪念王茂斋活动期间,刘培一先生曾特意召集我们聚餐,安排布置此事。然而,天不假年,仅稍有头绪,他即于2015年初因病离世。其生前所愿如停顿下来,也将成为永久遗憾。
在此之前,胡志华编辑因拟再版《太极往事》,得知我与刘晩苍的渊源。刘培一去世后,她勉力敦促我接续编成。我既是勉为其难,也算是责无旁贷了。刘培一先生当初关于这本书是如何设计的,我们与出版社方面都不清楚,所以只能重新设计。文字内容起初分为三部分:
一、“起源篇”,收集展示了多份资料,主要是为了相对真实地反映刘晚苍的身世经历及武功渊源,大致以写作时间早晚为序排列,多数资料属于首次以真实面目发表,尚不完全为外界所知。
二、“记录篇”,主要收集了迄今为止各类期刊所发表的与刘晩苍有关的部分文章,以发表时间为序。十年前的2006年,在京举办纪念刘晩苍诞辰100周年活动,刘培一先生向刘晩苍的部分弟子门生征集的纪念文章曾汇集成册,但未真正出版发行,这次一并汇编到一起。另外,附加刘培一先生此前向刘晚苍的弟子们布置写作的文稿,由刘晩苍弟子门生赵德奉、刘培俊、张楠平等几位老师本人提供。
三、“述往篇”,主要是走访刘晩苍弟子门生所做的口述记录。2013年夏,我在龙口采访过王云龙老师,并将其所述一生在太极方面大致的经历体会整理成稿。2015年清明之后,与北京的刘晚苍长孙刘源正老师取得联系,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大家都真心实意地愿把这件事情做好,对前人、今人及后人都有交待。5月底,刘钟利师兄与我一起到了北京,孙长青老师与刘源正老师等人热情接待,我们住在兴寿镇一处乡村梨园里,并邀请张楠平老师等人前来合议。此后,相继走访了马长勋及马骏、王举兴及王盘林、潘鸣皋、孙连顺、陈耀庭等多位老师,做了采访录音。其中,马长勋老师在2013年那次同门聚会后,即着手做关于老师刘晚苍的回忆录的准备工作,还为此专门买了录音笔,每想起一点来就自己录音,晚上录音笔放在床头,有时半夜想起些什么,就起床录上一段。后来,请其学生罗希和根据口述录音整理成文稿。当我们前去拜访时,其子马骏将录音和电子文稿悉数转交给了我们。老先生诚朴认真的精神,非常让人感动。我们这次在北京仅待了几天,像赵德奉、李春生、陈惠良、王克南等多位老师,以及北京众多曾与刘晚苍有过来往的武术界领导与名家,或者有联系方式却没联系上,或者无从联系,未能进行采访口述,颇感缺憾。返回蓬莱后,我于6月中旬,在东许家沟刘培俊老师家,又听他重新详细讲述了跟刘晩苍学艺的经历并做了录音。此后,陆续将以上录音整理成文。刘培俊、王云龙、孙长青、刘源正、陈耀庭等几位老师,先后阅读了各自的口述文稿,并对其中一些因整理而出现的细节问题进行了修正。这部分内容基本是原话照录,未做什么修饰,有的内容仅在讲述的前后次序上稍做调整,尽量忠实反映原样。
书稿大致形成后,责任编辑胡志华女士于今年初春仔细通览了全稿,从编辑以及读者的角度,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希望这不只是一本由表达各自怀念情绪的零散篇章汇编而成的纪念册,而是力求从整体上将刘晚苍的形象呈现在需要了解他的广大读者面前的著作。为此,她对文稿进行了较大幅度的调整,删减多余,合并重复。将“记录篇”和“述往篇”调换了位置,以“述往篇”为主,将原本“记录篇”各作者文章的实质内容合并到“述往篇”各文之中。未经采访口述者,则将其文章归入“记录篇”,且同一作者的多篇较短的文章,一般合并为一篇来表述,这样就避免了大量的重复内容和没有实质内容的无效信息。另外,按照出版社方面意见,在“述往”与“记录”篇之前,分别增加了刘晚苍《与三浦英夫切磋技艺》及刘晚苍、刘石樵《太极打手的击拿发放》。
另外,书名“三爷刘晚苍”是常学刚先生的建议。“三爷”确是个真实而有温情的称呼,让人悠然想起当年北京城中那位有一身好武功又德高望重的刘爷爷,比那些“武术家”“大师”什么的都好。
一本书的面世,以及到达阅读者的手中,总是因缘际会的结果。愿本书的出版,能让有缘人加深对刘晩苍德行、技艺以及所追求的人生境界的了解,以之作为自身修习的参考,并对当下以及未来的发展路向,提供些许引人思考的借镜。
编辑整理过程中,不如意处在所难免,尚望有心读者批评指正。

季培刚
2016年5月

文摘
插图:









关于“太极味”
太极拳架子虽对,就是味差,内行人一看就知道。外部动作可以纠正,可味道只能凭自悟了。例如写字,颜真卿柳公权的字有多好!可你看郑板桥的字,七扭八歪的,也得说好,为什么?劲对味好。你说他的味好让我拿出来尝一尝――没有。你写出字来一笔一划的,人家一看知道是什么字,可不说它好,就是没味。这味就是神韵,太极拳叫做气势。

关于“气宜直养”
有人把经络运气方法“大胆引进”到太极拳里,走经串络不亦乐乎,刘先生强调:不宜轻易运气。太极养生犹如往平桌上滴水,水可垒起很高但并不流散,倘若拿火柴棍轻轻一划,水便顺着划道一泻而去再无回头。运气不成功真气散漫则难聚拢,故而气以直养而无害,谨记腹内松净气腾然,日积月累自出功夫。“内功拳就像培养婴儿,刚满月的小孩不能随便乱跑,须不断哺育,待身体强壮才能行走。”

关于“问劲”
推手时第一要听对方来劲,第二要自己主动‘问’。‘问’出对方劲来更要能化解,比如说你钓鱼,一会儿鱼围过来了,你却背着鱼杆往回跑,难道说那鱼还能跟着你后面往岸上跑?

关于“擎起彼身借彼力”
一次,晚苍先生在地坛公园作盘架子示范时,我发现在白鹤亮翅和玉女穿梭中都明显地出现了小臂滚卷的动作。对此先生给出两种解释。首先,先生观察到用圆木垫在笨重物体之下可以轻易地移动此物体;其次,拳论要求“擎起彼身借彼力”,对方施力于我小臂,如我臂顺其力滚卷,则不要多大力量使着力点落空,对方身体势必腾虚,脚跟浮起,而我臂再作反向滚卷,恰好正击中对方。这样,向后的滚卷是顺其力,使着力点落空,则反向滚卷,又是我发放的落点,使对方倾倒。这正是“乱环决”中所谓“发落点对即成功”,也是听劲与懂劲的结果。应该附带说明的是,白鹤亮翅与玉女穿梭的习练中都必须从小臂到后腰有劲,不得丢匾,顺势滚卷和反向滚卷也都必须以腰为轴,力求完整。

马长勋回忆王门轶事
60年代“文化大革命”以前,王茂斋的儿子王子英曾在家里教拳和推手,几乎每天都有人聚集到他家里学拳。我也有幸赶上这个时期,有缘去王家学了几年。记得尤其一到秋冬,每周有几天都有一二十人在他家里。只有夏天天热不太方便,我们才不去了。
在这之前,刘老师平时总跟我们说师大爷王子英功夫怎么好。我们跟刘老师要求去见见师爷,刘老师却始终不肯,说你们现在还没到那个程度,去了也听不懂,以后再说吧。那时刘老师每年过年总是第一个到王先生家拜年。有时早上四五点钟就去,因为当时的形势,不太敢让人知道。我们也曾要求跟刘老师一起去王先生家拜年,刘老师也总不同意。后来我有机会见到过王先生了,就跟刘老师说了,刘老师才带我去了。到了师爷家,刘老师跟王先生说,我在您这儿麻烦这么多年,您看这孩子又来了,又得给您添麻烦了。师爷说,没关系,他爱好这个,愿意练就跟着练吧。刘老师在回来的路上还跟我说,不是我不带你来,因为师爷那么大岁数了,我从年轻时起就来了多少年,现在有了学生了,学生也来,怕不合适。从这以后,每次我从师爷家回来,刘老师都问我,师爷又跟你说了什么手了。我就跟刘老师说,刘老师再掰开了揉碎了地细致讲解这些手法和身法,让我觉得难能可贵。
说到此,顺便讲一件反映刘老师功力的趣闻轶事。有一年我上刘老师家串门,刘老师说,我准备让你们学学抖大杆子。那杆子年头多了,有点弯儿,我想把它烤一烤直一直,就把它搁在门槛上撬起来了。可是由于多年未用了,一弄杆子就折了。我们仔细一端量这大杆子,好嘛,杆子号称涨四,不是指长一丈四尺,而是指杆子大头的粗细。一把粗加一指叫涨一,以此类推,加四指即为涨四,可见这根大杆子有多粗了。当时我暗自想,这杆子幸亏折了,要不像我这个个子可真抖不了,刘老师要是再要求严一点,学练这个可是真够我呛的。后来刘老师用这个大杆子修了一对拦马撅,说也别浪费了。这些东西刘老师后来倒也都没让我们学。他当时说,看我学推手已经能看出点眉目来了,用他们山东话说,叫“睁眼”了。他说,你就专一地练推手吧,其他的就不要练了。练那么多家伙干吗呀,学多了练多了,也是浪费时间。
像刘老师这种涨四的杆子,我后来再也没见到过,这样的杆子买也买不到,更没地儿踅摸去。后来,别的老师又弄来几根杆子,其中有一对儿也就是涨二,一把攥过来涨两个手指,比刘老师的那根细多了。说这杆子也就是想说明刘老师的功力之大。刘老师还有一把好刀,一把八卦刀,是定制的折铁的,外观、颜色、质地都属上乘,可惜“文化大革命”中上缴了,最后也不知落入何人手中了。刘老师对此甚感遗憾和惋惜,因为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好刀了。
此外,王子英先生家里有一把兴三爷留下的断臂剑,这两件东西可以相互媲美。它们的钢口极好,柔韧性也好,就说兴三爷留下的那把剑,能在腰上围一圈。以前我到王家拜年时,刘老师说让我们年轻人开开眼,请王先生拿出来展示过,所以我亲眼见过那把断臂剑,前头是剑后头是刀,还有血槽,异常锋利,颜色是天蓝色的,折铁淬火的印儿都还有,非常漂亮。只可惜没有留到现在,要不绝对是珍贵的文物。刘老师的那些刀枪棍棒,“文化大革命”中都上缴了,最后也不知所终,甚为可惜。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