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治疗师的动机.pdf

心理治疗师的动机.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心理治疗师的动机》(第二版)是迈克尔•B•萨斯曼博士继《危险的心理治疗》(A Perilous Calling: The Hazard of Psychotherapy Practice)后又一反思心理健康业者从业状态的力作。作者从个人经历出发,以精神分析学为脉络,回顾、归纳了相关领域数十年来的研究成果,结合作者亲自访谈业者的一手资料,详实而生动地逐一阐述心理治疗师在本能需要、自我发展、客体关系等方面的无意识动机,及这些动机如何影响其择业和从业过程。本书前六章着重介绍相关心理原理与机制。第七章提供了作者对九位心理治疗师进行访谈的详细记录,读者能在阅读过程中进一步体会相关原理,也是很好的心理治疗个案分析范本。第八章立足行业现状,更对从业者疲态、督导工作等问题给出有益的启示和建议。
本书首版一经推出便激起学界强烈反响,收获众多心理学专业刊物盛赞,也荣膺全美心理治疗读书会主打推荐书目。

编辑推荐
本书特色:
——以全书篇幅解读心理治疗师的无意识从业动机这一重要但被长期忽视的专题;
——引用大量且广泛的文献资料,回顾驱力理论、自我理论和客体关系理论;
——基于作者本人的临床研究,探讨作为来访者的治疗师的职业选择、治疗经历、家庭背景和个人发展等问题。

“你为何而来?”——来访者的治疗通常开始于这个问题。如果请治疗师自己回答,他们的答案很可能不外乎“助人自助”。可驱使他们选择这一职业的真正动机是什么?请带着疑问与猜想,翻开本书,寻找答案。

媒体推荐
“一本有关治疗师理解自身执业动机的杰出作品。”
——斯图尔特•沙伊德曼,《纽约时报书评》

“我们应当赞许作者组织有序的脉络和探究这个争议领域的勇气。这本饱含智慧与情感的著作值得所有心理健康工作者一读。”
——彼得•L•焦瓦基尼,医学博士,《精神分析书评季刊》

“对于我们进入心理治疗师行业的驱动力之谜,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全面、更条理清晰的阐释了……治疗师读者将从萨斯曼博士的这部作品中发现自己跃然纸上的各个侧面,他们将一次又一次因那些似曾相识的画面发出感叹。”
——格伦•加伯德,医学博士,贝勒精神病诊所负责人,贝勒医学院精神病学教授

作者简介
迈克尔•B•萨斯曼(Michael B. Sussman),心理学博士,门宁格基金会博士后研究员,临床心理学家。曾任哈佛大学任临床心理学讲师。《危险的心理治疗》(A Perilous Calling: The Hazard of Psychotherapy Practice)一书的编者。

目录
序言
致谢
新版导读

第一章心理治疗的魔力
一个被忽视的论题
为何烦恼?
移情和反移情
二人心理学
培训生的选择
有意识的动机
资料来源
女性心理医生
“第五职业”

第二章尝试掌控自我冲突
心理健康专职人员
临床心理学学生
精神病科医生
精神分析实习生
家庭背景
不利条件还是有利条件?

第三章源于心理治疗实践的满足感和心理福利

第四章与本能目标有关的动机
间接性满足
直接性满足
攻击需求
反攻击的反向形成
攻击的表达
受虐倾向
未解决的恋母情结冲突

第五章与自恋和自我发展有关的动机
把来访者当作镜映自体客体或理想自体客体
试图实现夸大的自我理想
父母的自恋障碍
母亲认同
同一性扩散

第六章与客体关系有关的动机
依赖
分离
权力和控制
把别人逼疯的愿望
亲密关系
救援幻想和弥补需求

第七章心理治疗师侧影
第一位治疗师:瑞安女士(Ms.Ryan)
第二位治疗师:雅各布斯医生(Dr. Jacobs)
第三位治疗师:汤姆(Tom)
第四位治疗师:安妮(Anne)
第五位治疗师:克雷默医生(Dr.Kramer)
第六位治疗师:朱莉(Julie)
第七位治疗师:格拉泽医生(Dr.Glaser)
第八位治疗师:卢卡斯医生(Dr.Lucas)
第九位治疗师:穆尔医生(Dr.Moore)
本章小结

第八章结论和进一步反思
自我认知不足的危险
心理治疗师的职业倦怠
培训生的选拔
职业培训
临床监管
个人心理治疗
寻找平衡点
超越怀旧

后记
附录
参考文献

序言
序言
马洛塔(Karen J. Maroda)
本书《心理治疗师的动机》(A Curious Calling)敢让心理治疗师用书中观点来剖析他们的择业动机,不管他们的职业选择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我很高兴能向大家介绍本书的新版本——第二版,也希望本书自第一次出版时起,心理治疗界所发生的一些改变能教心理治疗师以更开放的心态来看待本书观点。倘若所有的实习心理医生都愿意阅读本书,从而在成天倾听来访者的苦难时,试着提高自己的意识(不管他们倾听来访者时,所怀揣的种种动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那就完美了。在第一版问世15年后再读此书,我的内心仍被触动,因为它引发了一场对心理治疗师的动机的讨论。不幸的是,对心理治疗师动机的探索在历史上从未成为一个特别热门的话题。同样地,我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明显也被人们忽视了。这是为什么?我想答案既简单又复杂。

这是一个补救的问题。我们大部分的心理治疗师愿意承认自己有性格缺陷,或判断失误,或自我放任,但鲜有人敢于承认,并对此承担责任:我们可能需要控制心理治疗当事人,以便强化我们时而脆弱的自我。骰子早就抛出去了。我们既不会给当事人带来痛苦,也不会延缓他们疾病的发展;我们希望当事人一切安好,只挂念他们的安危,不像那些粗鲁的护理员或别有用心者。如果你怀疑这一公认的夸张表述的真实性,那就去列席任意一场心理治疗方面的研讨会,倾听当事人对自己生活的戏剧性讲述。面对当事人的痛苦,心理治疗师和观众瞠目结舌。很明显,我们绝不会怠慢当事人,也不会滥用药物。落到别的医生手里,我们的当事人就得忍受这一切了。我们对当事人宽容,并对其病情进行补救,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救赎自我。

萨斯曼(Sussman)在本书中引用了大量其他作者的观点。这些作者都研究了实习心理治疗师,达成了常识性共识:我们都是心理治疗师,因为我们希望治愈和改变自己和我们深爱的人。他引用瑟尔斯(Searles)和温尼科特(Winnicott)关于集体内疚和补救需求的著名观点,认为这很可能因为我们无法治愈自己的父母。这种补救的愿望既是我们最大的优点,也是我们最大的弱点。没了它,谁能承担这项艰巨的任务:和另一个人的“恶魔”格斗以期达到一种难以捉摸的转变?有了这种强烈的愿望,我们常常对自己的需求乃至自尊都视而不见;我们对每一次治疗都孤注一掷。

特别是年轻的治疗医生,他们似乎对当事人的改变能力抱有极为不现实的期望。萨斯曼说:刚入行时,治疗医生普遍自恋,自我高估(Sharaf & Levinsen,1964)。他们有什么明确的追求吗?马兹鲍格和布伊认为,三个最普遍的自恋陷阱就是期望治愈所有当事人,了解所有当事人,以及关爱所有当事人。这就注定失败,导致治疗医生求助于魔力,或消极应对(Maltsberger & Buie,1974)。格林森(Greenson,1967)指出,抑郁和共情通常携手并进;这些年来,在结识了成百上千个治疗医生后,我觉得,我们都是抑郁之辈。我曾经一直以为,在我们做太多的临床工作之前,若自己是心理治疗当事人,所得到的主要好处在于,我们不仅能亲眼看见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还能轻而易举地从你的治疗医生那里准确获知这些信息。迈克尔·萨斯曼(Michael Sussman)写作本书《心理治疗师的动机》的灵感源于他自己作为心理治疗当事人的经历。他郑重声明:“几年后,在临床实习期,我开始从理论上弄清了我之前一直心存疑惑的地方:大部分治疗师的所作所为与其说满足我的需要,不如说满足了他们自己的需要。”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怎么能知道何时主要满足了自己的需要,何时又主要满足了心理治疗当事人的需求,二者的重叠部分又有多少?我试图在一些精神分析师有关满足感的文章中提出这个问题(Maroda,2005),但这个问题值得更多重视,也需要多多探讨。好在新一代的治疗医生在实习期就被灌输了这样的思想:我们是有缺陷的,也会犯错;前辈们和我们的境遇不一样,他们相信自己能做出任何程度的自我牺牲。也许,我们最终能够公开讨论这个问题:让我们自己的需求和当事人的需求相吻合(如果我们想探讨这个问题的话)。

有人可能会问,我们自己作为心理治疗师,关注自己那些健康或不健康的需求,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研究这个问题又能改变什么?研究它对我们的心理治疗工作有多大帮助?迈克尔·萨斯曼在《心理治疗师的动机》一书中提出并解答了这个问题,同时解释道,心理治疗师的无意识动机对我们的工作没有帮助,却每天都影响着我们。他分析了作为心理治疗师的无数病理学理由,其目的不是为了打击心理治疗师的信心;而是为了提高自我意识,以便我们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需求对当事人产生的影响;同时,当 当事人能更清晰地看到我们的需求时,我们也能更迅速而又真诚地回应他们。

乍一看,迈克尔·萨斯曼的这本书也许让人有点压抑。他著作本书时,几乎没有积极心理学方面的文献资料,所以本书受此影响,主要做了病理学和心理治疗师自身缺陷方面的探讨。此外,本书也反映了在心理治疗师当中很常见的倾向:总觉得自己比当事人情感更健康,道德更高尚。当前,明确地表达这种观点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可我仍看到很多精神分析师和心理治疗师需要维护自己“一切健全”的观点,而他们的当事人则挣扎着摆脱自己低人一等的境地。萨斯曼医生很清楚:表面上看,心理治疗师情绪控制得很好、很稳定。但他自己可能也患抑郁症,或是瘾君子,或正处于离婚的阴影当中,或正受慢性疼痛或癌症的折磨。心理治疗师也许最近刚失恋了,也许劳累过度,也许最近满脑子都是魔法般地治愈别人的白日梦。

很少有人评论我们因为拒绝而付出的巨大代价。但是,你要和心理治疗师私下对话,他们常常会流露出隐藏的不可避免的内疚感和无能感。他们反思治疗过程中的失败案例,反思那些带着怒气——或者更糟,绝望——离开的当事人。他们经常坦承,感觉自己像骗子,并伤心而错误地深信:别的治疗师能顺利地完成治疗,而自己却失败了。这时,他们会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做得更好,依然相信旧的标准,却不从这里寻找力量:从一个更现实的角度,清楚自己必须提供给当事人什么,同时自己又需要获得什么。

本书的观点在于,我们一如既往地自欺欺人,即便动机不同:有人务实(赚钱),有人很看重个人需要(需要爱和被肯定)。倘若我们被指控什么罪名,与其说是我们的性格或心理病态程度使然,还不如说是因为我们依然固执地以为自己是智慧、精神和道德优越性的历史的理想的化身(我们可能无法获得这一优越性)。只有认识到自己的平凡,我们才能对当事人提供更大帮助。迈克尔·萨斯曼颇有说服力地主张,我们应当正视现实的自我,并坚信现实会解放我们,即便我们有时不喜欢自己所见的东西。

文摘
第三位治疗师:汤姆(Tom)
汤姆是一名临床心理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他陈述,他最初对心理学感兴趣出于以下原因:他父亲从事这个行业,他发现大学本科的心理学课程很有趣,一个他敬佩的老师影响了他,另外他一直对一些哲学问题感兴趣,比如,“活着意味着什么?”随着研究不断深入,他意识到自己想要一份与人打交道的工作,于是决定研究临床心理学。“将心理学应用于人们的生活是我……能想象的、有意义的职业选择。”

汤姆小时候想当一名律师,青春期想当一名飞行员;他后来考虑过这些领域,比如,社会学、哲学和宗教学,但最后决定不留在学术界。当被问到除了心理学,他现在认为可能让他满意的行业是什么时,他提到了演员、导演和飞行员。

心理障碍
汤姆刚二十出头就首次接受了他自己的心理治疗。表现的问题包括抑郁和家庭冲突。从那时起,他接受了第二次治疗,出现的心理问题包括焦虑、惊恐发作和抑郁。

家庭成员 他的母亲从汤姆进入青春期开始,患有多年的癌症恐惧症。
与本能有关的动机
反攻击的反向形成 汤姆家反对和压抑愤怒,家里很少有争吵。“为了成为一个幸福的大家庭,大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果愤怒爆发,总是以父母争吵或他兄弟发脾气的方式爆发。汤姆“总是一个好男孩,一个老好人。不想做任何惹毛别人的事情。”在青春期,汤姆非常害怕母亲去世,他回想起来,认为这“很可能是一种表达愤怒的方式。”

未解决的恋母情结冲突 汤姆的母亲是家里的中心人物,任何事情都得围着她转。他的父亲非常疏远,被边缘化。汤姆一直和母亲最亲密。如果父母发生争执,他和母亲站在一边。他让母亲感到舒服,照顾母亲,认为父亲冷漠而残酷。他陈述说,“我很可能有一个糟糕的恋母阶段,因为我从不喜欢女孩。”

与自体发展有关的动机
自恋需求 汤姆把这一动机归咎于别人。这种“自恋满足感在帮助别人,使他们感觉舒服的过程中实现。觉得自己在别人的生活里很重要。”同样地,汤姆从心理治疗实践中获得的有意识的满足感包括“自恋满足——如果我和来访者会谈良好,我也会自我感觉良好。”

父母的自恋 从汤姆的描述中,我们能推断出他母亲的自恋。他母亲曾经利用她儿子在情感上照顾她,满足她的需求。

夸大的自我理想 尽管他是家里最小的成员,“假使出现某些问题,我将是那个分析问题,让每个人平静下来的人。我始终保持平静、冷淡和镇静。”汤姆理想化了他的第一个心理治疗师,只记得对他抱有的积极情感。“在我看来,他是全能的。我觉得他知道一切,只是不想告诉我而已……”

“后来,我把他当成了一个典范。”汤姆进一步将这个治疗师的角色理想化,他报告自己发现心理治疗实践比他预期的更加困难,有时更加烦人,更不让人满意。“我理想中的心理治疗工作应该总是那么精彩、充满活力……感觉自己在帮助别人。”
在访谈材料中,汤姆对母亲强烈的认同感可能是与本能有关的动机。

与客体关系有关的动机
与依赖有关的冲突 汤姆年幼时曾经生过一场大病。刚两岁的时候,他得了严重的哮喘,差点夭折。他在医院住院两周,躺在氧气帐里,医生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给他喂食。“我常常想搞清楚,这次大病的经历和濒死的经历……是否就是我获得大量同情心的源泉。”

汤姆变成了一个亲职化的孩子,照顾年长家庭成员的需求。“我姐姐青春期很叛逆,在姐姐和母亲的战斗中,我成了我母亲的密友和传话员。我扮演着一个中间人的角色。在这个意义上,我似乎是家里的心理医生,尤其对我母亲如此——我在情感上呵护她。”

与分离有关的冲突 当被问到他母亲对他独立的动机有何反应时,他率直地回答,“她仇视我的这种动机。我母亲和父亲都试图阻止我追求独立。”汤姆的父亲有一次离家出差一两个礼拜,他母亲因为这种分离变得非常心烦。十二岁时,汤姆第一次出去参加露营,突然病倒,于是回家。整个青春期,他和他母亲的关系一直很亲密,“从没有经历任何叛逆期。我现在似乎正在经历这个叛逆期。我摆脱了她,建立一个分离的自我,会发脾气,不只是在那里一个劲儿地满足她所有的需求。”汤姆结婚后,他父母变得特别“黏人”,试图继续把他当成“家里的孩子”。他父亲开玩笑地说,“我们将尽我们所能管住你,孩子。”

汤姆从没彻底地与他的第一个心理治疗师终止治疗。他离开后,又回去治疗过两次,即便治疗已经完成。“所以,终止通常并不痛苦。我认为对于终止,我从未处理太多。”

对权力和控制的需求 汤姆描述自己有一种无力感,这可能与自己是最小的孩子有关。“后来,我对我哥哥很生气,因为他总是揍我,我觉得很无助。”当被问到,作为心理治疗师,他认为最令人沮丧的事是什么,汤姆回答,“缺乏控制,不知道我究竟在干什么。该死的,我不知道会谈时出了什么事,或者,见鬼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亲密关系 汤姆从心理治疗实践中获得的一种有意识的满足感就是心理治疗工作带来了“人际满足感——假如我的确很深入地和一个人联系和交流的话。”汤姆认为其他心理治疗师也涉及这个无意识的动机——受控制的亲密关系。“这是一种安全的、被控制的亲密方式,这一点似乎很可能对那些有亲密障碍的人具有吸引力。你可以获得亲密,而且控制它——亲密,但你不要当真或把它发展成长期的亲密关系。所以,你可以拥有这些亲密的接触,但可能在世上没有一个朋友。”

救援幻想和弥补需求汤姆典型地承担了他们家救援者和救世主的角色,特别是对他母亲来说,汤姆将她从“冷漠、残酷的”父亲那里拯救出来。汤姆因愤怒和攻击引发了强烈的负罪感,而这种救援愿望可能源于弥补需求。

汤姆做过一个梦,他觉得自己的这个梦与访谈的问题有关。他将这个梦报告如下:
孩提时代,我在我家的后院里。一群鸽子从我头顶飞过,在我头顶上方拉屎。我用双手护着头,但是鸽子屎雨点似地掉在我头上。我不得不走进屋子洗个澡,但是居然停水了。我母亲和我姐姐就在那里——她们根本不在乎,诸如此类的。我也许很尴尬。我感觉湿乎乎的,很糟糕,但我没有沮丧。我并不太在意我满身的鸽子屎。

汤姆觉得这个梦境表现了他作为一个中间人的感觉——调停他母亲和姐姐之间的冲突。回想起来,他觉得她们在他的头上“倾倒情感垃圾”,而他乐意担当这个垃圾桶。这个类似于受难者的姿态表明了一种受虐倾向。这种倾向在访谈资料中可以清晰地辨识出来,这可能引起了他对心理治疗师这个职业的兴趣。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