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师3:赤焰螟蛉.pdf

大宗师3:赤焰螟蛉.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2008年,长江断流,一块雕刻着扭曲棋盘的巨大铁板惊现长江,这一铁板其实就是存于世上的最后一条古道入口,而古道中住着现任梵天——世上最强的术士,拥有守护和改变世界规则的权利。反派张元天一直觊觎梵天之位,妄图只手遮天,改变世界规则。为阻止张元天阴谋得逞,长久淹没于历史迷雾中的诡道传人,联手崂山派、全真派、正一派、青城派、赶尸魏家、放蛊苗家、犁头巫家、秀山黄家一同布下了诡道近乎失传的上古七星阵法与封神之战时的红水杀阵,现在一干人只等张元天出现。可就在这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王鲲鹏却发现,这一场战争其实隐藏着巨大的隐患……

编辑推荐
老蛇写的文字,大俗至真,平实、有趣,好似一个说书人,在简简单单地讲故事。他搭建出一个全新的诡道世界,这里不乐观、不美好、不光明,却将读者慢慢引入他早已架构好的宏大历史传奇中,隐隐一股宗师气派,这就是大IP的气质。
——天下霸唱(《鬼吹灯》系列超级畅销书作者、编剧)

与蛇从革初次合作,是因为《密道追踪》,很欣赏这个年轻人的构思、创意和对写作踏实、执着的态度。这次他出版新书,书名的“大宗师”三个字是我特地题写的,祝愿蛇从革小友在未来的岁月中创作出越来越多的优秀作品。
——俞胜利(《大宅门》《大宋提刑官》《李小龙传奇》《穆桂英挂帅》《天下粮仓》制片人)

蛇从革老师新书出版!真的特别好看。真正的当代《封神榜》,都是你想不到的。
——董润年(《老炮儿》《心花路放》《厨子戏子痞子》编剧)

蛇从革是我所认识为数不多跟我一样勤奋的作家之一(偷笑),也是我的好友。这次要向大家热力推荐一下他出版的新作——《大宗师》。这部小说的格局之大、结构之缜密、写法之创新,都是目前国内同类小说中罕见的。希望大家像喜欢我的《蒸发太平洋》一样,喜欢老蛇的《大宗师》。
——庄秦(著名编剧、作家,莲蓬鬼话资深版主)

敢贪点儿薄情留手,至于以后。
白骨归白骨,红丘是红丘。
忐忑送酒荑柔,莽撞了又。青衫混罗帐,锈甲谢小楼。
还说我荒唐怎的?我还怕荒唐怎的?
二十年闲名头。
撒金珠十斗,换好大的魔头。
——铁鱼(著名作家、诗人,“雁北堂”文学社创始人)


每个了不起的作者,似乎都具有凭空创造一个神奇的想象中的国度或时空的魔力,犹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福克纳和他的“约克纳帕塔法体系”一样。即使与现实时空高度重合,这个国度也会向读者展现不一样的意义世界、人性探寻、生命轨迹和终极归宿。以诡道为主线、以八寒为归宿的《大宗师》三部曲所构筑和展现的庞大叙事景观,无疑正是打上了老蛇专属烙印的“约克纳帕塔法”。而与福克纳精心耕耘于密西西比州一隅不同的只是,老蛇的“约克纳帕塔法”是通过演绎诡道这一长久淹没于历史迷雾中的流派作为魔法石来建构的。 
疯子,王八,金仲,赵一二,这些诡道门人,尽管性格各异,但他们都是在青少年时,有过刻骨铭心的经历。赵一二和王八,在他们中,最有可能成为主流的精英而过完平静的一生,但前者因参与政治漩涡,后者因儿时情结,先后走上了诡道之路。疯子和金钟,则是身负异能,而无法成功融入主流社会而入道。前两者身是凡人,可能是偶然;后两者生有异能,也许是宿命。但最终他们殊途而同归,这或许说明,诡道的世界,其实离我们不远?大多数人,在太平时代,过着习见习俗的生活,他们眼中的世界,是由正史、正统和主流观念所营造的世界。但即使如此,少数人,也会由于生活中的偶然,或疾病,或骤穷,或天灾,或人祸,而结束静水通流中的漂浮,转而接触到浑浊激荡的漩涡。乱世尤其如此。当与这个时代和社会主流脱节,正统的世界将离人远去,一个新的正史所不载的世界之门将打开,过去我们称这个风尘异人迭出的世界为江湖,在老蛇笔下,这里是诡道的世界。 
——东鲁牧夫(资深书评人)

名人推荐
老蛇写的文字,大俗至真,平实、有趣,好似一个说书人,在简简单单地讲故事。他搭建出一个全新的诡道世界,这里不乐观、不美好、不光明,却将读者慢慢引入他早已架构好的宏大历史传奇中,隐隐一股宗师气派,这就是大IP的气质。
——天下霸唱(《鬼吹灯》系列超级畅销书作者、编剧)

与蛇从革初次合作,是因为《密道追踪》,很欣赏这个年轻人的构思、创意和对写作踏实、执着的态度。这次他出版新书,书名的“大宗师”三个字是我特地题写的,祝愿蛇从革小友在未来的岁月中创作出越来越多的优秀作品。
——俞胜利(《大宅门》《大宋提刑官》《李小龙传奇》《穆桂英挂帅》《天下粮仓》制片人)

蛇从革老师新书出版!真的特别好看。真正的当代《封神榜》,都是你想不到的。
——董润年(《老炮儿》《心花路放》《厨子戏子痞子》编剧)

蛇从革是我所认识为数不多跟我一样勤奋的作家之一(偷笑),也是我的好友。这次要向大家热力推荐一下他出版的新作——《大宗师》。这部小说的格局之大、结构之缜密、写法之创新,都是目前国内同类小说中罕见的。希望大家像喜欢我的《蒸发太平洋》一样,喜欢老蛇的《大宗师》。
——庄秦(著名编剧、作家,莲蓬鬼话资深版主)

敢贪点儿薄情留手,至于以后。
白骨归白骨,红丘是红丘。
忐忑送酒荑柔,莽撞了又。青衫混罗帐,锈甲谢小楼。
还说我荒唐怎的?我还怕荒唐怎的?
二十年闲名头。
撒金珠十斗,换好大的魔头。
——铁鱼(著名作家、诗人,“雁北堂”文学社创始人)


每个了不起的作者,似乎都具有凭空创造一个神奇的想象中的国度或时空的魔力,犹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福克纳和他的“约克纳帕塔法体系”一样。即使与现实时空高度重合,这个国度也会向读者展现不一样的意义世界、人性探寻、生命轨迹和终极归宿。以诡道为主线、以八寒为归宿的《大宗师》三部曲所构筑和展现的庞大叙事景观,无疑正是打上了老蛇专属烙印的“约克纳帕塔法”。而与福克纳精心耕耘于密西西比州一隅不同的只是,老蛇的“约克纳帕塔法”是通过演绎诡道这一长久淹没于历史迷雾中的流派作为魔法石来建构的。 
疯子,王八,金仲,赵一二,这些诡道门人,尽管性格各异,但他们都是在青少年时,有过刻骨铭心的经历。赵一二和王八,在他们中,最有可能成为主流的精英而过完平静的一生,但前者因参与政治漩涡,后者因儿时情结,先后走上了诡道之路。疯子和金钟,则是身负异能,而无法成功融入主流社会而入道。前两者身是凡人,可能是偶然;后两者生有异能,也许是宿命。但最终他们殊途而同归,这或许说明,诡道的世界,其实离我们不远?大多数人,在太平时代,过着习见习俗的生活,他们眼中的世界,是由正史、正统和主流观念所营造的世界。但即使如此,少数人,也会由于生活中的偶然,或疾病,或骤穷,或天灾,或人祸,而结束静水通流中的漂浮,转而接触到浑浊激荡的漩涡。乱世尤其如此。当与这个时代和社会主流脱节,正统的世界将离人远去,一个新的正史所不载的世界之门将打开,过去我们称这个风尘异人迭出的世界为江湖,在老蛇笔下,这里是诡道的世界。 
——东鲁牧夫(资深书评人)

作者简介
蛇从革,字云舍,因属蛇且八字缺金,金曰从革,故名曰“蛇从革”。荆楚人士,好饮酒,嗜美食,虽生于长江边却排斥吃一切鱼类。少时颠沛流离,而立之年后开始写字,成名于天涯,扎根在雁北堂。一流的工程师,业余的写作者,愿望是成为最有趣的编剧。
天涯社区2012年佳网络作家;重庆卫视2013年《微视频》节目佳剧本奖得主;凭借作品《异海》夺2013年华语科幻小说“星云奖”银奖。
主要作品:《宜昌鬼事》系列(出版名为《异事录》系列),《异海》系列,《八寒地狱》,《蛇城》,《密道追踪》(同名电影已上映),《蛇从革日记之东泉宾馆》(同名电影已上映)。参演爱奇艺网剧《后宫那些事儿》,饰演皇帝身边的刘公公。

文摘
1.王八(王鲲鹏)和董玲
董玲远远就看见了王鲲鹏的车,牵着女孩走到王鲲鹏面前,王鲲鹏一把将小女孩抱起来,对着小女孩脸上亲了两口。小女孩抱着王鲲鹏的脑袋,高兴地叫着“爸爸”,揪着王鲲鹏的鼻子。王鲲鹏抱着小女孩,用手胳肢她。
方浊对董玲说 :“嫂子,又见面了。”
董玲用手摸了摸头发,“是啊,有两年没见了。”
方浊把小女孩从王鲲鹏手里接过来,抱着小女孩,问 :“你叫什么名字?”
“董轩。”
“真好听。”方浊对董轩说道,眼睛看着王鲲鹏和董玲。
王鲲鹏和董玲对视了很久,董玲说 :“这个月的抚养费不是给我了吗?”
王鲲鹏从车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放到董玲的手上,“房产证,股票,还有我给你们娘俩买的保险,几张银行卡,都在里面,密码是你生日。”
董玲一把把文件袋扔在王鲲鹏脸上,一言不发。
王鲲鹏默默地把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慢慢地收拾到文件袋里放好,又递到董玲面前。
方浊抱着董轩,董轩没有哭闹,安静地看着,和方浊一样安静。
王鲲鹏轻声说 :“只是让你替我保管一下而已。”
董玲冷冷地说 :“你在我面前,还要说多少谎话!”
王鲲鹏知道自己无法再说谎了,说 :“我爹妈在沙市,今后逢年过节,你带着董轩去看看他们。”
“有意思吗?别人做道士,好好地过一辈子,你这哪是在做道士,你是在做‘黑社会’才对!”董玲大声喊道。
“牵扯的人太多。”王鲲鹏说,“我回头也来不及了。”
董玲声音呜咽,“天底下哪有什么英雄,还偏偏有一个。还偏偏是你。”
“我师父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王鲲鹏把文件袋塞到了董玲的包里,“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做的。”
……

3.疯子(徐云风)和方浊
徐云风把外套脱了,披在秦晓敏的身上,还用手背擦了擦她的下巴。
徐云风坐着看了一会儿,走出亭子外,脸色很不好看。
方浊正要说话。
“脑瘤。”徐云风倒是先说了,“她不能躺着睡觉,否则颅内的血压升高,马上就会要了她的命。”
方浊说 :“她脑子里的东西要出来了,出来了就很难控制,不过对你来说,没有什么问题。”
徐云风却说起了别的 :“她挺惨的,母亲死得早,前年父亲也死了,有个哥哥也行动不便,只能在街道上给人擦皮鞋,顾不上她。”
方浊摇头 :“王师兄他……其实他也是没办法了。”
“我当然知道。”徐云风说,“这些年,我一直希望她能靠做手术治好,虽然知道是不可能的。”
“她的病,一天要用不少钱吧。”方浊说,“怪不得你一直没钱,也不找王师兄借钱。”
“王八借给我不少钱了。”徐云风说,“只要我开口,他没拒绝过。”
方浊猛然醒悟到一件事,计算了一下时间,说 :“徐大哥,你不是已经,已经被……”
“被孙拂尘抹去了是不是?”徐云风说,“怎么却又说我照顾了她这些年。”
方浊和黄坤这才深刻地理解了徐云风为什么对王鲲鹏如此愤怒,“原来,世界上只有她从内心里面没有忘记你的存在!”
“很可笑是吧。”徐云风苦笑着说,“王八记得我,是因为孙六壬留了一手,而真正知道我没有消失的,却是一个傻子。”
徐云风说了这些话,方浊也黯然。黄坤内心一震,一时难以平静。
徐云风对方浊说 :“七个星位的人,都找齐了。你去牛扎坪和寻蝉会合吧。”
方浊猛然惊醒,“徐大哥,到了分手的时候了。”
“到了。”徐云风微笑,“真的要分开了。”
黄坤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这就开始了?”
“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徐云风看着黄坤说,“再不就位,王八的努力就白费了。”
方浊突然哭起来,哭着哭着就蹲下来,揪着徐云风的衣服下摆,不停地摇晃,“你一定要撑住,阵法结束后,我一定要看见你好好的。”
徐云风蹲下把方浊的脑袋搂在胸前,“我记得从前说过,如果我们能挺过去,以后我们就去流浪。我做个江湖游医,应该能吃得上饭。”
方浊哭着说 :“你不能骗我,你答应过我了。我不要你带着我到处跑,我们找个地方,在山里也好,在宜昌的小胡同也好,能好好地过下去就行。”
“答应了。”徐云风继续笑着,“仅有不好的是,清静派要绝户了,不知道寻蝉会不会找我的麻烦。”
方浊擦了擦眼睛,让自己微笑,轻轻地说 :“我走了。”
“走吧,走吧。”徐云风说,“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方浊乘船离开。
黄坤看着师父走到了水边,双脚已经被清江的河水淹没却浑然不知,只是呆呆地看着船上的方浊。船到了对岸,方浊下船,慢慢地走到对面的马路,越走越远,再也看不见。
黄坤这才看到师父眼眶红红的,牙关紧咬。

编辑语:如果那样安然地走下去,王八和董玲,疯子和方浊,或许会是这世间最美满的爱侣,但在此时,却只能再次很俗套地将其多舛的人生归结于“命运”……

3.王八和疯子(王鲲鹏和徐云风)
诡道的五大算术,在普通的术士看来是十分深奥的法术。水分和晷分倒还罢了,正宗的道教门派都有道士会算。可是看蜡、听弦在普通道教门派已经失传,没有人会。而算沙,更是诡道的独门算术。也许当年道衍会算沙,但是没有任何记载流传。
黄坤身上有黄家的五行符,其他四种算术,徐云风稍加指点,黄坤一点就透。学到算沙时,黄坤捣鼓那个沙漏,怎么也想不明白。
徐云风对黄坤说 :“你别问我,你算沙的方式和我不一样,当年我是在赵先生的指点下学会的算沙。开始我以为赵先生是会算沙的,他自己也说会算。后来他死了我才知道,他只看懂了一点而已。”
“我以为赵先生……”
黄坤被徐云风打断,“我能叫他赵先生,你不能。我是挂名,不能列入诡道的列代谱系,你是诡道的传人,是有可能成为诡道司掌的。”
“我不太明白。”
“我当年是迫不得已做了诡道挂名,挂名的弟子就算是诡道的传人了。”徐云风说,“所以,你要叫赵先生师祖。”
“师祖的死就是你和王师伯与张元天死磕的原因吗?”这个问题,黄坤在心里埋藏了很久,知道现在要是不问,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这是我的理由,不是王八的理由。”
“为什么?”
徐云风想了想,“因为五十八年前古赤萧就认为张元天不合适,他太执着,一心要让世界按照他的方式来运转,刚愎自用。其实有时候我在想,王八和张元天有很多相似之处,不过幸好王八没有他的野心。”
“师父。”黄坤犹豫了一下,“如果王师伯有张元天的野心呢?”
徐云风愣了很久,看着黄坤,“你怎么会这样揣测王八?”
“因为张元天当年为了达到那个位置,所作所为和王师伯没有什么区别啊。”
徐云风说 :“你的想法跟你的爷爷黄松柏如出一辙,真不愧是他的孙子。”
黄坤知道自己的话说到了徐云风的痛处,心里有点后悔这么问了。
徐云风苦笑着说 :“首先,我相信王八不是那种人,他绝不会有这么大的野心。其次,他没有机会了。”
黄坤明白师父这句话的意思,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所有参与这次铁板之争的术士,无论哪一边,都不愿意看到王鲲鹏全身而退。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徐云风对黄坤说。
“从前有个人叫周处,行侠仗义,法术高强。有一天,他走到一个村落,那个村落背山临水,水里有蛟龙,山上有猛虎。村民为了生存,只能每年将一名童女沉入水中,供奉蛟龙,将村中的老人每年送一位到山上,以身饲虎。可是即便这样,蛟龙仍然兴风作浪,淹没田地,猛虎仍然下山吃人。村民终日生活在巨大的恐惧之中,十分的困苦。周处非常愤怒,他下水杀死蛟龙,上山活捉猛虎,当着所有村民的面,把猛虎开膛,把蛟龙剥皮。可是村民仍然非常害怕,你知道他们怕什么吗?”
“怕周处。”黄坤说,“这不就是周处除三害的故事吗?”
“当他杀了猛虎和蛟龙两害之后,他就变成了第三害。这不是故事,这是重演了无数次的历史。”
黄坤想了很久,说 :“张元天就是杀死猛虎和蛟龙的周处。”
“王八就是下一个周处,他要对付张元天这条蛟龙。”徐云风问,“周处的结局是什么?”
黄坤内心冰凉,“如果我不是黄家的人,我真的不想认识你们。”
“当年有人告诉我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比你现在还心灰意冷。”徐云风说,“可是我心里明白,他说的是对的。”
“那个人是谁?”黄坤忍不住问。
“王鲲鹏的上司,老严,这人非常可恶,但是他说的话到现在为止,都是对的。”
“老严背着王师伯跟你说这些,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我没法反驳他。”徐云风叹气,“所以这次,我一定要向他证明,他错了。”
……

编辑语:
我爱的就是王八和疯子之间关乎忠义、关乎友谊、关乎信任、却唯独不关乎爱情的这份感情,因为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爱情,我们常常认为或者希望那是“爱情”,只是因为我们把爱情当成了感情的最高形式而已。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