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生我已老.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6-07-11 03:00: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君生我已老.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初次见面,他是躲在阳台上故作深沉的小小少年,而她,是偷溜到阳台看漫画吃零食的迷糊少女。

一堵薄墙,一个眼神,一句话,
从此,命中注定的纠缠,逃不开,剪不断,理更乱。

再次见面,他是彬彬有礼、成熟稳重的有为青年,而她,是不苟言笑、心事重重的“大龄剩女”。

一段情,三句话,多年时光,让她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从前我说过要娶你,我只是想问,你还记不记得,那时你说‘好’?”
“你答应嫁给我,我说过要娶你……我一直没有忘记我的诺言,我们,能不能不食言?”
“最后一句话很简单……我依然爱你。”

虽然你不能陪我一起长大,但我可以看着你慢慢变老,于我而言,这便是最悠长的幸福。

编辑推荐
为了爱你,我已用尽此生全部的勇气。

人气暖爱作家 爱爬树的鱼 超经典暖萌代表作,读者口碑五颗星。

茕兔少年VS“好萌”少女
超越年龄的温暖陪伴,跨越十年的默默守候。虽然我错过了最 好的时光,还好,没有错过最合适的你。

内文全面修订升级,新增“西萌”夫妇婚后甜蜜番外。

随书附赠Q萌时光手账本。

媒体推荐
书中两个人长达十多年的分分合合,让我看到大概爱一个人就是成为更好的自己,为了他加倍努力,希望我们都能在最美的年华遇见适时的西顾。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微博读者

看完有点替女主心累,也被两个人为相守做的努力感动。姐弟恋要承受太多压力,来自外界的和来自自身的。男女主都在慢慢学会为了爱变强大,所以最后才能有美好的结局。——微博读者

我年轻的时候,你还未长大,你长大了,我却开始变老。时光是最残忍的事情,因为它是不可逆转的,是无人能幸免的。郝萌在任西顾的人生里扮演了所有重要女性的角色,然则任西顾却是郝萌人生偏离既定轨道的原因。这场爱情里充满否定,还好彼此没有放弃。——微博读者

作者简介
爱爬树的鱼
笔名取自成语“缘木求鱼”。本着舍生取义的伟大精神,吾便做一条爱爬树的鱼,聊以慰藉缘木而来的求鱼者。
江湖人称“坑神”,其实并不坑,只是填坑速度比较慢而已。
喜静不爱动,是个贪图安逸的懒性子。一卷书一杯茶,足以打发。

已出版作品:《我相信幸福是会重生的》《君生我已老》等

新浪微博:@爱爬树的鱼

目录
楔 子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二章 论如何将男友变成男闺蜜
第三章 正是情窦初开时
第四章 失恋的二次方
第五章 爱的初告白 vs 危险预兆
第六章 乘虚而入的正确姿势
第七章 新的开始,宿命的羁绊
第八章 扮猪吃老虎再现江湖
第九章 我会成为让你再也不失恋的男人
第十章 只有爱就够了吗
第十一章 为什么不能在最美好的时候遇见你
第十二章 刀尖上的舞蹈
第十三章 追逐不上的舞步
第十四章 一年一生一世
第十五章 我叫任西顾,“茕茕白兔,东走西顾”的西顾
第十六章 我们,能不能不食言
第十七章 至死缠绵
第十八章 红尘中,我遇见了你
番外

文摘
精彩试读:
我叫郝萌。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好萌。
如果我知道二十几年后网络上将会诞生出一个颠倒众生的“萌”字,当年我一定会哭着喊着要爸妈立刻改名。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脚下的地砖被擦得很闪亮,黄铜把手也被擦得如黄金般熠熠发光,甚至连马桶也被洗刷得几乎要把人的眼闪瞎……我想这个月我可以向老总提议,为我们可敬的保洁大妈涨涨工资。
是的,此刻我就在厕所,坐在光可鉴人的马桶盖上,低头看了看腕表,继续等待……
门外叽叽喳喳的女员工们似乎依然没有离开厕所的打算……
“嘻嘻,你们部门经理的名字好好笑,叫好萌?”
“是啊,我们都怀疑她是不是更年期到了,一天到晚冷着张脸,一年四季从没见她穿过黑色以外的衣服……”
我低头看向自己的黑色套裙,其实我只是因为黑色耐脏……
“在她手下工作不会很压抑吗?她都三十了还没有成功嫁出去,听说这样的剩女最恐怖了,一天到晚鸡蛋里挑骨头,恨不得把手下所有年轻貌美的女员工都操练得和她一样内分泌失调……”
不可否认,我其实是一个很人性化的主管。等到她们抱怨得差不多时,方含蓄地轻轻敲了下门,提醒忘我的小姑娘们有个心理准备,然后拉开把手慢慢踱出来。
像是被武林高手同时点中了哑穴,全场霎时沉寂下来。当我走出卫生间时, 眼前是两排统一低垂的黑色头颅。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我漫不经心道。
下午还有两场会议,我径直走到洗手台前对着镜子开始补妆。
身后立刻传来比训练口令还统一的道歉,“经理,我们错了……”
“嗯,你们确实错了。”
小姑娘们噤了声,服服帖帖地把头低着。
我转过头,严肃认真地提醒她们这个致命的错误,“记住!我今年才二十九岁半,没有三十岁。”
作为刚刚从分公司调到总部上任的经理,尤其还是在男权意识极为浓重的总部里唯 一一个女性经理,很遗憾,除了男性手下的不服从、不断试图挑战之外,女性的敌意和轻视也是不可或缺。
“经理,这一周的企划……”
“我中午就要。”
企划美眉小声道:“经理,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
我不露痕迹地翻了个白眼,美女,昨天我就已经交代你了。
“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分外温柔地道:“扣你工资哦。”
“……”

“经理,关于上次的会议报告……”
“已经整理好了?”
“……不是,还有一小部分,能不能……”
我阴阴一笑,“扣你工资哦。”
“……”

“经理,关于这次活动的场地……”
“已经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但关于本次活动的主持,客户们反映最好还是选择比较熟悉的联系人接洽,在交流与沟通方面也会更为方便……”
“你的意思是,你比较合适?”小样儿,当你的顶头上司是隐形的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
孩子,人生除了耍心眼,应该做更有意义的事。我摇摇食指截住话头,“不是就好,既然这样,你就把与这次活动相关的所有报告都理一理,让我更加‘熟悉熟悉’,两个小时后给我。”
“两个小时可能……”
我轻声细语地道:“扣你工资哦。”
“……”

看,这就是成为经理的好处,可以理直气壮名正言顺地压榨员工。
所有人都是这样一步步媳妇熬成婆,想当年我进公司也是被刮骨削皮了三年才慢慢出头,如今终于爬上了“剥削阶级”的宝座,怎能浪费了大好机会。
“你看你看,就你这模样,难怪在公司里的口碑越来越差。”罗莉咬着块比萨含混不清道。
我看着对面这波霸女郎,面无表情地道:“口碑差就差喽,谁啰唆扣谁工资。”
“你就是这样不好,”纤纤玉手往我脑门一戳,“没事板着张脸成天挑肥拣瘦地喊着扣工资吓人,没看你底下的小姑娘小伙子整天想拉你下台,找机会也把你给整回去。”
“悉听尊便。”
“听什么听!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还要再这么混下去?”
我抬眼看她,“你顾着自个儿的小家吧,别成日瞎操心,我没事的。”
“没事就别蹉跎!你以为女人这辈子都只能靠爱活,我说……”
话至一半,桌面被轻轻敲了一下,来人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垂眼看她。他的眉压得低低的,浓黑而凌厉,眉峰却傲慢地挑高,倒有几分斜飞入鬓之感——一眼望去便知他是个不好相处的人。他的唇线却很是优美,嘴角微翘, 不笑的时候,却显得尤为凶狠霸道。
罗莉在他的视线下讪讪地止住话头,看向我的双眼明显抓狂地写着: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干咳一声,“他是我们公司的实习生。嗯……目前分在我的部门。”
“你什么时候可以走?”他转头看向我。
“你先在外面等我吧,我待会儿就来。”
等他走远了之后,罗莉小声咕哝着,“这小毛头,还是这副死脾气,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忍的!”
“那家伙向来脾气不好,看久了自然就习惯了。”再说,其实我和他也算是半斤八两。
“我说你别这么委屈自己,他除了张脸不错,性格实在令人不敢恭维。现在的孩子比从前的要成熟要厉害得多了,尤其是这种半大不小的,”罗莉苦口婆心地念叨,“他们知道哪个女人对自己有感觉,知道该怎么做来让她们离不开他,享受暧昧又可以仗着年纪轻不给承诺,等到你真的泥足深陷,却可以在任何时候突然面无表情地抽身就走……”
我当然知道这个理……但还是和他磕磕绊绊了这么久。
“萌萌,上海这么大,漂亮的孩子也不少,性格好的男人就更多,别的不怕,就怕你较真。”
“我知道,”我拍拍罗莉的手,“我会考虑的。”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看看是他的号,便直接先按掉,“他又在催了,我走了啊。”
“你们现在住一起?”
我顿了下,“嗯”一声。
她傻眼,“你们在一起三年,是什么时候同居的?”
我看她已经快抓狂的模样,考虑先把实话给咽回去,只匆匆挥手,“不行了不行了,我今天赶时间,下次说。”

“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我一上车,司机先生的脸上明显多云转阴,雷阵雨尚在酝酿中。
我摇头,“没什么。”隔了一会儿,我偏头看他,“我说,你到底图我什么?”这句话,从我二十七岁那年就一直憋到了现在。
那年他对着刚刚失恋哭得眼泪鼻涕齐飞的我表白时,我还以为这小鬼不过是戏言,但而今……
“你还不知道我图什么?”雷阵雨已转为暴雨,他冷飕飕地道,“我还就图你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了。”
死小孩,我哪里有那么老!
气氛沉冷下来,接下去我们一道进超市买菜,然后回家做饭。
碗筷才洗到一半,我腰上一紧,便被身后的男人用力抵住了。
“啧,你之前不是还在和我冷战吗?”他今天一晚上没吭声,谁也看得出他心情非常不爽。
身后的男人沉默了下,依然硬气地环紧我的腰没撒手,最后从牙缝里闷闷地挤出几个字,“……今天是星期五。”
我瀑布汗下,差点没把笑憋回去。由于我平日要上班,劳动量大,当时搬进来前便立了家规,每周的一三五六是固定的“运动”时间,其他时间都不准闹我。
他索性恼羞成怒地直接把我从地上拔起,横抱到卧室去,“你就笑吧,待会儿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浑蛋,我碗还没洗完呢!”我手脚并用地挣扎着想下来。
他一把抱紧了,健步如飞,“碗还可以明天洗。”
“那至少让我冲一下手上的洗洁精……唔!”
嘴巴被狠狠堵住,不管了,我也干脆狠狠心把洗洁精都往他身上的T 恤抹, 手才刚蹭了两下,他呼啦一下就已经把T 恤给脱了,伸手便往我衣里探……
身体渐渐地热了起来,像是融成了水,又慢慢酥软下去。
他发出不可抑止的喘息,急促而紊乱。
“郝萌……萌萌,萌萌……”
他把头伏在我耳边一遍遍喊我的名字,那声音低沉却又清晰,带着几分危险的磁性。
两个人紧紧缠绕着,他微微汗湿的发贴在我耳畔,我闭上眼环紧他,察觉他又将脸凑了过来,耳鬓厮磨低语喃喃……
“……三十岁生日时嫁给我吧……”
我没有回答,只是越发抱紧他,有一瞬间几乎是真的想就这样点头,与他白首了。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恨君生迟,君恨我生早。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发昏的脑袋中,依稀记得第一次相遇时,他充满敌意和戒备的眼神。那天的阳光灿烂得让人晕眩,小小的他低声说:
“我叫任西顾,‘茕茕白兔,东走西顾’的西顾……”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