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pdf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16年6月刊)》内容简介:《香鼻头》讲述的是:有人一直忙忙碌碌埋头苦干,有人一直闲闲悠悠看风景,更多的人只是指手画脚叽叽喳喳,平静的小巷上演着一段疯魔般的爱恋,只等到强大之后便要突破重围,大白天下。芸芸众生闲言碎语是一座牢狱,却不知到底囚禁了谁?《我姐》讲述的是:金秀和金玉,同样站在高颜值起跑线的姐妹俩,命运之路最初仿佛分岔于姻缘,然后在岁月里渐行渐远,她们有怎样的命运和性格?《远去的寄生》讲述的是:大好青年寄生因为一次失误之举而断送前程,父亲为了赎回自己的儿子,做了哪些离奇之事?陪伴父亲走到最后,你更能领悟何谓人生如寄,何谓父爱如山。《零度忍耐》讲述的是:移民美国,她送儿子进旧金山一家很好的教会高中,她为儿子设计的大学是哈佛或斯坦福。不料,学校校长突然来电话,说她的儿子涉嫌吸毒藏毒。命运要再次扼杀她的梦想?他们一家人如何解决发生在异国的难题?

编辑推荐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16年6月刊)》由北京文学月刊社出版。

目录
香鼻头
我姐
远去的寄生
黑走马
零度忍耐
天青色等烟雨
爸,我爱你——影视明星们的父子情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6年第6期要目
中国文学期刊中篇小说选目

文摘
版权页:



10个月后,方弟弟断奶了,西市街上的人们就少了一样可看的热闹。季先生从北头的棉花店一路溜达到南头的桥下,脚步停在殷小妹家门口:小妹,方弟弟吃奶瓶了?人工喂养可不比母乳喂养好啊!季先生不无遗憾地说。虽然现在他可以直视方弟弟和方弟弟嘴里的奶瓶,甚至还可以把他那张并不显老的老脸凑到方弟弟叼着奶瓶的胖脸上蹭一蹭,嘴里叨叨:方弟弟,香香……但毕竟,奶瓶而已,不稀奇了。稀奇的是,季先生从不说“香鼻头”,他只说“香香”,自然,他凑上去香的,还是方弟弟的鼻头。
有了方弟弟,殷小妹的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方弟弟就长到了念书的岁数,进了离家最近的城西小学,过石拱桥,往西走100米就到了。殷小妹接送了几次,有一个周末,放学时间还没到,殷小妹正坐在椅子上看桥,看着看着,就看见一颗圆胖的黑脑袋从桥上升起来,然后是一双肥厚的肉肩膀,再然后,是前襟一高一低的白衬衣,接着,两条沾了一块灰一块泥的裤腿交错上升,再接着,一双看不出颜色的脏球鞋露出桥面。那不是方弟弟吗?殷小妹噌一下从椅子里跳起来:方弟弟——方弟弟——姆妈在这里——
那些日子,方家裁缝店却渐渐凋敝下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都爱去服装店买现成衣服穿,很少有人拿块布料跑到裁缝店重去做,费时间不说,样子又总是不够时髦。方裁缝呢,又是个太过认真的人,技术虽过硬,却固执,早年师傅教的那一套,他兢兢业业沿用至今,擅长做古老、经典的款式,便不愿意轻易尝试市面上流行的新款。久而久之,年轻人就不再去他店里做衣服,方裁缝就沦为了一个专门给老年人做衣服的裁缝。可是,老年人大多不舍得花钱做新衣服,方裁缝做的衣服质量又那么好,衣服还没穿坏,那老人就升了天,这种事还真遇到过几次。这么一来,裁缝店就入不敷出了,方裁缝就决定关门打烊,找一份别的工作。
方裁缝毕竟有技术,很快就找到了一份中外合资企业的活,据说是季先生介绍的。那家企业,专门做一种叫“伊豆堇”的日本牌子衣服。为了感谢季先生,方裁缝还做了一套烟灰色纺绸中装送给他。“方家裁缝店”的木牌摘掉了,方裁缝不再接缝纫活,整条西市街,只季先生一人例外。季先生的衣服,方裁缝是包下来的,据说,方裁缝从不收季先生的工钱。料子钱,季先生总归是付的吧?谁都知道,季先生是个有钱人。
方裁缝停了生意,可他还是个裁缝,人们还是习惯把这个不再给人量身定做衣服的瘦筋筋的男人叫“方裁缝”。殷小妹呢,自从嫁过来,就跟着人们叫她的男人“方裁缝”,一直叫到如今。方裁缝不爱说话,隔壁邻舍走过路过,很少听见方裁缝的声音,沿街洞开的门户里传出的,总是殷小妹那铜铃般呱啦松脆的嗓音:
“方裁缝,辰光到了,好去上班了。”
“方弟弟,吃夜饭了。”
“方裁缝,落雨天,不要忘了拿伞。”
“方弟弟,揩面、汰脚,困觉了。”
连困觉这样的事情,殷小妹都要拔亮嗓子呼唤,仿佛她的男人方裁缝和她的儿子方弟弟都是耳背的半聋子,她必须喊,他们才能听得见。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