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脉香.pdf

一脉香.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一脉香·完结篇》
三次相逢,三次相斗,是谁渐渐落败?是谁征服了谁?又是谁的心被谁紧紧握住?
她似香,一脉清香,袅袅不绝,染上心头,流连不去。
尽管目不能视物,他的世界一片黑暗,可他知道只要握住了她,便有了心中最亮的一道光。

编辑推荐
《一脉香·完结篇》晋江高人气作者淡樱经典作品,我生而为天之骄子,不缺富贵,不缺权势,唯独缺一个你。 你若要凌驾于世俗之上,我便与你并肩同行!

作者简介
淡樱,出生于九零年代,写书多年,是个喜欢天马行空的狮子座姑娘,尤爱古代师徒文题材,至今已签约出版多部小说,销往大陆港台以及海外。
出版作品:《长恨》《师父别来无恙》《女主当自强》《相思王妃》《寻樱丝》
即将上市:《以宠为名》《阿媚》
微博:@淡樱
微信公众号:danying717

目录
他心悦她 /1
他的改变 /22
大兄之情 /48
相思不得 /70
何为动心 /85
甘愿一赌 /104
愿赌服输 /120
崔锦归来 /138
巫女之名 /150
名扬燕阳 /172
君子好逑 /192
并肩同行 /210
巫子被贬 /222
与子偕老 /233
番 外 篇 夫妻上朝 /258
后 记 /263

文摘
《一脉香·完结篇》
第一章 他心悦她
今天的花灯都集中在洛丰很大最热闹的主街上。崔湛与崔锦说了,便调头往清冷的八宝路走去。崔锦也没放在心上,带着阿欣与阿宇两人开始慢悠悠地走进花灯街。
街道两旁摆满了花灯,各式各样的,让人目不暇接。还有猜谜的,捞鱼的,卖中秋巧果的,数不胜数。整条主街亮如白昼,四处都是人群,热闹之极。
崔锦是头一回参加花灯节,看着琳琅满目的花灯,倒也觉得新鲜。
阿欣更是看得眼睛都花了,直说:“大姑娘,这盏白兔花灯好漂亮,啊,这盏牡丹花灯也好看,那盏小童举灯的也好有趣!”
崔锦含笑道:“你喜欢哪一盏,我赏你。”
阿欣不胜欣喜,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又转,最后买下了一盏芍药花灯。她提着花灯,爱不释手的。崔锦看向阿宇,说:“你若有喜欢的,我也赏你一盏。”
话音落时,身后冷不丁地响起一道声音。
“你倒是奇怪,其他姑娘都是给自己买,唯独你给侍婢买。莫非这些花灯都不入崔姑娘的眼?”少年郎正处变声的时期,声音里带了几分沙哑。
崔锦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欧阳小郎。
她坦荡荡地一笑。
“喜欢却也不一定要得到,能远远观之便已足矣。”
欧阳小郎大笑:“难得,难得,你区区一个姑娘竟能如此豁达。”
崔锦狡黠一笑,又道:“倘若喜欢便一定要得到,小郎岂非忙不过来?”
欧阳小郎先是一怔,随后才反应过来。他摇着头,叹道:“想当初在燕阳城时与我斗嘴之人都垂头丧气离去,到了你身上,却是接二连三地被调侃,偏偏我还反驳不得。不过……”他顿了下,笑说:“小郎我欣赏你!家姐前些时日还与我提起你,正好我要登船游河,家姐亦在船舫上,可要同游?”
崔锦含笑道:“小郎盛情,阿锦难却。”
崔锦那一日参加了欧阳将军的寿宴后,便收到了欧阳钰单独的请帖。
之前她落魄之时,欧阳钰并不曾伸出援手,连茶话会也没有邀请她。只不过她也没有在意,欧阳家与谢家之间的关系,她隐约知晓。欧阳钰帮是情分,不帮也是本分。
更何况她后来从闵恭口中得知当初闵恭想要借助欧阳家的力量帮她一把时,发现欧阳钰暗中替她挡了不少明枪暗箭。
崔锦头一回赴约时,欧阳钰倒也直爽,开门见山便说了当初不能明着帮她的理由。
崔锦极是欣赏欧阳钰的性子。
欧阳钰正想让侍婢去催一催欧阳小郎,话还未出口,便见到欧阳小郎与崔锦一块走了进来。欧阳小郎说:“阿姐,你看可巧了,我来的路上怕你无聊,把你的闺中知己给带来了。”
与欧阳钰相处的时间不短,崔锦也不像以前那般客套了。
她笑吟吟地走上前,说道:“阿钰莫要听小郎胡说,明明是小郎贪玩,碰巧遇上了我。不得已之下才与我一块来找你了。”
欧阳钰也笑吟吟地说:“阿弟,莫说我偏心。你与阿锦两人的话,一看便知你是哄我的。瞧瞧你,老大不小的,还成日贪玩,就该娶个媳妇好好地稳住你。”
欧阳小郎最怕这个话题,连连举手投降。
“中秋佳节的,阿姐便饶过我吧。”说着,欧阳小郎瞅了眼崔锦,又道:“阿姐这下也不愁没人陪着说话了,时辰尚早,我出去看看有没有好看的花灯,若有入得了眼的,便给阿姐买一盏。”
欧阳小郎溜得飞快。
欧阳钰看着他的背影,叹道:“真是拿这个阿弟没办法。”
崔锦笑道:“小郎还不曾及冠,阿钰也无须太过担心。”
两人走到船板上,河风拂来,微微带有凉意。欧阳家的船舫周遭还有几艘船舫,点着各式各样的花灯,时而有琴声与欢声笑语传出。
不过在夜色之下,看不清是哪一家的船舫。
欧阳钰忽道:“今夜的月真圆。”
崔锦瞧着她,笑道:“阿钰可是在想念意中人?”欧阳钰曾经很委婉地与她提过,她有一个意中人,可惜家世不是特别好。至于是谁,欧阳钰没有主动说,崔锦也没有问。横竖她想说了,自然就会说的。
欧阳钰脸微红。
“胡说,我才没有。”
崔锦又岂会不知她在说反话,她笑嘻嘻地道:“阿钰想念也不打紧,与我说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只是有一点儿想念,我也不知怎地就倾心于他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跟在阿爹身边做事,看起来是个憨厚的人,岂料耍起刀剑来却像是变了个人,身上像是镀了层光一样,那般的英明神武。再后来,我越看他便越觉得他好……”
崔锦安静地听着,时不时附和上几句。
她晓得这个时候,欧阳钰更需要的是一个倾听的人。她也愿意倾听。这段时日,她的日子过得太美妙了。有钱有名声,还有和睦的一家,以及一个闺中知己,所有事情都如同她想象中那般发展着,日子不要太舒爽!
尤其是,没有谢五郎!
崔锦的目光不经意地掠过不远处的一条船舫,不由微微一顿。那条船舫在众多花灯摇曳欢声笑语不断的船舫之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船舫不大,而且只点了两三盏灯,看起来有些孤寂。里头灯光微弱,窗门紧闭,外头只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仆役站着。
那仆役站在阴暗之处,似是在眺望着她们这一边。
“阿钰,你可知那条船舫是洛丰的哪一户人家的?”
欧阳钰瞥了眼,说:“应该不是洛丰的,兴许是其他地方慕名而来。每逢花灯节,
慕名而来的人可不少。”
崔锦听后,便也不再在意,又笑着与欧阳钰说话。
崔锦与欧阳钰相谈甚欢。半个时辰后,她方带着阿欣与阿宇离开了欧阳家的船舫。登上岸边的时候,欧阳钰还对她挥挥手,崔锦也含笑挥手。
待欧阳钰身影渐远时,她方转过身。
阿欣问:“大姑娘,我们现在要回府么?”
崔锦看了看天色,说:“时候的确不早了,不过也不急。想来现在街上也没什么人了。”
阿欣附和说:“是呢是呢,这个时候大家都去河头放花灯了。”花灯一放,花灯
节便差不多结束了。阿欣提着自己的芍药花灯,眼巴巴地看着崔锦。
崔锦今天心情很佳,为人也格外随和。
手指一屈,在她额头轻轻一弹。
“想去就去吧,阿宇跟着我便行了。”
阿欣弯眉一笑:“多谢大姑娘!”待阿欣离去后,崔锦又瞅向阿宇:“你呢?可想去放花灯?”阿宇的一张脸憋得通红,“小人又不是姑娘家家……”
崔锦笑了笑,说:“你也不过是半大的少年郎,今天花灯节热闹,你若想玩便去玩。”
“小人要护着大姑娘。”
阿宇来了洛丰后,比在樊城时要稳重得多,且他还是个好学的。之前她让大兄帮忙教他识字,这一年多以来,进步神速,不常夸人的大兄在她面前也夸了好几回。
她说:“要跟便跟着吧,走,现在大街上人少,去逛一逛。”
现在这个时辰不算早了,她其实有些乏了,本想回去的,但是想必这个时候阿爹与阿娘还在院子里花前月下的,当儿女的偶尔也要识趣。
思及此,崔锦便索性再在外头走走,等花灯节结束后才归家。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