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豹影.pdf

雪域豹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雪域豹影》:一部雪域高原上的生死传奇,一曲悲欢离合的父爱赞歌!
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经典力作!

媒体推荐
作者通过写动物而写出了人间万象。
同人类社会一样,动物世界也有温和与残忍之分、善良与狡诈之别。这里既有生活的艰辛与拼搏,也有爱情的欢愉和幸福,还有对儿女的绵绵母爱。作者把丰富的大胆想象和深刻的哲学思考融为一体,淋漓尽致地表现了爱恨情仇、悲欢离合。这些动物小说充满了英雄之气,豪迈之情,给人以极大的心灵震撼,同时又给人以深刻的反思。看到这些动物的生命历程,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人类自己。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张之路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祖籍浙江慈溪,1952年生于上海初中毕业后,1969年赴云南西双版纳插队,在云南生活了整整36年。80年代初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已出版500多万字作品,所著动物小说充满哲理内涵,风格独特,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曾连续三届获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还获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2004年转业回上海,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

目录
第一章 雪崩夺走了它的丈夫
第二章 单身妈妈活得好艰难
第三章 招赘花月亮
第四章 雄性的自私与丑陋
第五章 谁来接爱的红绣球?
第六章 遇到了一个窝囊废
第七章 不打不相识
第八章 勇斗狼獾
第九章 一个好继父
第十章 幼豹负伤
第十一章 驱赶坏邻居
第十二章 泥雪滚跃入泥潭
第十三章 中了人类的奸计
第十四章 动了恻隐之心
第十五章 失去自由的笼中豹
第十六章 九死一生扑杀幼豺
第十七章 遇到了救星
第十八章 背水一战
第十九章 母子团聚
第二十章 家和万事兴
第二十一章 一只幼豹考试没及格
第二十二章 袒护弱者
第二十三章 两只幼豹离家出走
第二十四章 老二想做啃老族
第二十五章 经受血的洗礼
第二十六章 守护一份真爱
第二十七章 与秃鹫周旋
第二十八章 爱创造了奇迹
第二十九章 感恩不等于爱情
第三十章 冤家路窄
第三十一章 最后的婚期
第三十二章 花月亮露了一手
第三十三章 最后的复仇
第三十四章 永远的继父豹
雪豹的动物名片
“我的动物好朋友”——写下你和动物的感人故事!
沈石溪获奖作品记录

序言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千千万万个家庭组成复杂的社会。那么,家庭是如何起源的?有人认为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有人认为家庭是人类进化的必然结果,也有人认为家庭是男女婚配和繁衍生命的有序形式……从古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有了家庭,便有了家庭伦理。所谓家庭伦理,就是指家庭成员的行为准则、道德标准及彼此间需要遵守的权利和义务。不同的人种、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宗教信仰,有不同的家庭伦理。例如在中国封建社会,实行一夫多妻制的家庭生活,讲究妻妾和睦、家事兴旺。而现代中国,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家庭生活,以夫妻平等、相互尊重为原则。
家庭伦理,其实就是社会观念的缩影。
在一般人的观念里,似乎只有人类才有家庭。其实不然,动物学家野外考察表明,许多动物也有家庭生活。大部分动物,如鸟类、狮子、大象、豹子、豺、狼、狐狸等,都过着以血缘为纽带的群居生活,它们雌雄结伴,筑巢建窝,并肩觅食,共同养育后代。仅就最基本的生活形态而言,动物家庭与人类家庭在本质上并无很大的差异。
何为家庭?就动物而言,就是雌雄问以繁殖为目的的一种牢固结合。这种结合,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一加一远远大于二,由于双方齐心协力互为支撑,成倍地增加了生存能力,有利于提高幼崽的存活率。
当然,由于物种不同,动物的家庭结构也千差万别。非洲狮实行雄性专制统治的家庭生活方式,南极的帝王企鹅实行视婚姻为终身契约、夫妻白头偕老的家庭生活方式,东南亚一带的云豹实行季节性家庭生活方式,即以怀孕、分娩、哺乳、育幼直至子女长大独立生活为一个生育季节,雄云豹和雌云豹在一起过完这个生育季节后,就算各自为家庭尽到了责任,随后便分道扬镳各奔东西,重新寻找中意的配偶,各自组建下一茬季节性家庭……
某种动物之所以接受此类型的家庭生活方式,而排斥其他类型的家庭生活方式,并非心血来潮的随意行为,而是根据自己的身体条件和生理特点,为适应激烈竞争的生存环境,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慎重做出的最佳选择。
例如非洲狮,由于雄狮远比雌狮强壮,雄狮便在家庭中选择专制统治的生活方式;例如南极帝王企鹅,由于自然环境极为恶劣,产蛋、孵化和育雏都是在冰天雪地里进行,稍微照顾不周小企鹅就会夭折,假如夫妻间同床异梦三心二意,就可能永远也孵育不出后代来,于是采取夫妻坚贞不移白头偕老的生存策略;东南亚的云豹,只能在亚热带雨林里生存,对环境十分挑剔,活动的范围相对较为狭窄,为避免近亲繁殖带来的种气衰微,便实行季节性家庭生活方式,用杂交优势来保持种群的繁荣。
不同的家庭生活方式,派生出不同的家庭伦理关系。可以这么说,动物的家庭伦理关系异彩纷呈。
例如生活在新疆戈壁滩上的野马群,年富力强的公马为一家之主。当遭遇老虎、狼群等敌害时,假如被攻击的是一匹小马驹,头马便会率领马群抗击敌害,尽自己所能保护小马驹;但假如被攻击的是一匹衰弱的老马,头马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那匹老马,率领马群逃之夭夭,任老马悲惨嘶鸣遭敌害宰割。这些野马缺乏“孝”的道德观念,只服从“情感下倾”,即爱幼护犊的行为准则。在所有野马群里,极少有老马能寿终正寝,几乎所有的马在年老体衰后,都会活活葬身于食肉猛兽之口。野马们之所以奉行“不孝”的家庭伦理,或许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牺牲一个活不了多久的衰老的生命来换取整个种群的生存,是一件颇为合算的事。
又如生活在西双版纳密林里的翠金鸟,一雌一雄组合成温暖的小家庭,雌鸟与雄鸟常互相梳理羽毛,嘴对嘴鸣唱情歌,显得极为恩爱。但动物学家通过DNA鉴定却发现,几乎每一窝大约6—8枚翠金鸟蛋里,都只有50%的蛋遗传了这家男主人的基因,而另外50%的蛋则遗传了其他雄鸟的基因。统计表明,每一只育龄期雌翠金鸟都会犯“红杏出墙”的错误。奇怪的是,雄翠金鸟明明知道这种状况,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据动物学家分析,翠金鸟之所以接受“不忠实”的家庭伦理,与环境有极大的关系。西双版纳气候炎热,鸟窝容易滋生各种寄生虫。不同遗传基因的雏鸟抗寄生虫能力是不一样的,有些雏鸟能抵御寄生虫侵袭,有些雏鸟则会被寄生虫折磨而死。雌翠金鸟之所以在一窝蛋里要掺杂一半左右的“野种”,其实是一种分散投资的策略,为了让遗传基因多样化,以应对寄生虫带来的繁殖风险。万一含有丈夫遗传基因的雏鸟抵挡不住寄生虫,还有遗传其他雄鸟基因的雏鸟可以活下来,不至于整个繁殖季节呕心沥血,结果却一无所获。对翠金鸟这样的动物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高妙的生存策略。
我们很难用善恶、是非、好坏、正邪来评判动物的家庭伦理关系。我们只能说,一切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动物之所以选择组建家庭,之所以选择特定类型的家庭生活方式,之所以选择与之相适应的家庭伦理关系,终极原因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在起作用。
我常常为动物千奇百怪的家庭伦理而感到十分震惊,继而产生强烈的写作冲动。好几年前,我就想写一个“动物家庭伦理长篇系列”。杂事缠身,耽误很多光阴,直到去年春天才把这个系列全部写完。目前这一系列共有四部:《红豺》、《野犬姐妹》、《王妃黑叶猴》和这部《雪域豹影》。
《雪域豹影》写的是生活在滇北高原梅里雪山一带的雪豹的家庭生活。雪豹奉行一夫一妻制家庭结构。雪豹的家庭伦理是,雄雪豹只抚养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幼豹,而拒绝抚养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幼豹。可偏偏有这样一只雌豹,刚产下一窝幼崽,配偶便死于非命,雌豹仗着自己年轻貌美,一心想打破雪豹社会的这种陋习,招赘一只雄雪豹来帮助自己养育幼崽。于是,一场关于传统与革新、伦理与道德的冲突激烈展开,在经历了无数惊险和曲折后,浓烈的父爱战胜了刻板的家庭伦理,然而,新的悲剧也拉开了序幕……
希望我们能通过透视动物野蛮的、文明的、血腥的、温情的、暴力的、和平的家庭伦理,比照人类自身,祛除野蛮、重拾温情,更好地改善我们的家庭生活,让每一个家庭温馨甜美,让生活永远阳光灿烂。
2011年11月6日写于上海梅陇

文摘
版权页:

雪域豹影

插图:

雪域豹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犯不着为了一顿晚餐而去冒被羊角捅伤的风险。阿灿霞正这么想,突然,它身后的草丛里闪过一道矫健的身影,它定睛一看,哦,是花月亮。只见花月亮匍匐身体,一双眼睛瞄准前方山洼里正在啃食青草的公羚羊,悄无声息地一步步靠拢过去。看得出来,花月亮是个老练的猎手,逆风潜行,利用地形地物走了个隐秘的之字型,一直走到距离目标约30米的一块蠼岩背后,它稍作停顿,突然狂飙似的飞蹿出去,扑到公羚羊身上。
这称得上是场激烈的鏖战。花月亮吊在公羚羊背上,狠命噬咬壮硕的羊脖子,公羚羊狂蹦乱颠,急遽转圈,两支利剑似的羚角左刺右挑上下飞舞,战术意图很明显,是想把花月亮从自己背上甩脱下来并用羚角捅死。豹吼羊咩奏响一曲地狱交响曲,看得阿灿霞眼花缭乱。这只公羚羊实在太强壮了,连续尥蹶子,蹦跶一米多高,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完全可以想象,骑在这只脾气暴躁的公羚羊背上,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块舢舨,随时都有被打翻的可能。阿灿霞为花月亮暗暗捏了一把汗,花月亮一旦支撑不住,从羊背上甩落下来或被羚角挑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内容简介
《雪域豹影》内容简介:一只从未感受过家庭温暖的雪豹,选择成为三只幼豹的继父。狂风骤雨中,它用瘦削的身体将银老二护在腹下;凶险沼泽里,它毅然跳进泥潭将白老大托出水面;花老三奄奄一息时,它铤而走险深入豺群捕猎,九死一生……它衰老而丑陋,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它平凡而瘦弱,却创造了自然的奇迹。历尽艰辛,本以为即将迎来幸福,然而等待它的,却是命运又一次的捉弄……

海报:

雪域豹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