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烛寐.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6-07-20 14:36: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兰烛寐.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桃花源代表着仙侠和浪漫,这个故事从绚烂多情的桃花源说起。
兰氏先祖因搭救一只溺水的仙鹤,而被上古之神风阡赠予灵石、灵根,并长居桃花仙源。

生于战国末年的凡人术士之女兰寐,因上古之神风阡的垂怜收留而获得五百年长生,而她长生的尽头,却是弑神自戕的结局。

千年之后,命运重来。
以烛为身,以兰为魂,灵幽之火再被点燃。死去的兰寐复生为“烛”,冰封的记忆再次被唤起,世间亦因此而重掀巨浪,更牵连出一段长达千年相爱相杀、三生三世的缠绵爱情。

编辑推荐
1、一部可以媲美《花千骨》的奇幻仙侠之旅,百万读者落泪推荐!
2、一部极具古典语言美的杰作。
那仙螺仍在半空中悠悠旋转,奏出丝竹之声。月下鹤羽如叶,耳畔清笛如水,仙乐如梦,我渐渐回神。
孟月飞雪,陟彼远冈,桑梨漫野,盈我顷筐……
我随着乐曲歌唱着,舞蹈着,夜空开始悠悠旋转,月光在旋转中模糊了我的视线。
彼女之嗟,彼子之狂,东风其郁,岁华其伤……
3、情牵三世、相爱相杀的爱情故事,师徒虐恋、人与神的痴缠,催泪断肠,却欲罢不能。
情根深种的上古之神、高冷沉默,却处处护她周全,重重误会、相疑之后,兰寐才终于懂了风阡的心。读来令人肝肠寸断,泪流不止。
风阡救下兰寐,十年中不离不弃以灵幽烛泪为她疗伤……

兰寐神魂俱灭,檀宫的废墟燃起千年大火。风阡用灵幽烛收集兰寐的魂魄,重新塑成婴儿形状,自己却被冰冻在檀宫的废墟中千年……

名人推荐
风阡高冷沉默,但在处处为兰寐考虑,兰寐魂神聚散,风阡用灵幽烛收集兰寐的魂魄,重新塑成婴儿形状,自己却被冰冻在檀宫的废墟中千年。看得都要哭死了。
——网友书虫不二

一旦开始阅读,根本就停不下来。
——起点网读者

看完《花千骨》就追《兰烛寐》,一样的仙侠师徒虐恋,风阡外表如冰内心如火,就喜欢这样的男主,好看。
——网友 爱看书

作者简介
归采薇,生于山东,留学法国,建筑工程硕士在读。慢性子好脾气的金牛座女生,喜爱一切艺术和美好的事物,更喜爱用文字雕琢自己心中的幻想。
被评为继沧月后,武侠言情新人气王!
已出版作品《满世繁花不如你》

目录
兰烛寐

目录
楔子
一、风起烛摇明宫里
【烛】
【禁宫】
二、秦时月如昔
【兰寐】
【鹤祭】
【秦乱】
三、回盼千年说旧事
【危情】
【传说】
四、荒山闻鹤啼
【刺秦】
【梦魇】
【兰殇】
【鹤灵】
五、桃花北
【千年】
【身世】
六、檀花西
【长生】
【桃源】
七、梦中故人迷
【幻梦】
【再梦】
八、流年易逝情难老
【檀宫】
【天帝】
【巫礼】
【灵烛】
九、霜重九天衣
【妖狐】
【迷蝶】
十、归期未有梦已绝
【尘心】
【旧歌】
【魔影】
【梦断】
十一、华木映瑶阶
【横祸】
【尘忆】
【归华】
十二、忘忧更忆痴心苦
【流年】
【忘忧】
【陌客】
十三、天涯叹离别
【非人】
【缘灭】
【苗灵】
【魔侵】
十四、三月雪
【幽容】
【国主】
【水陌】
十五、寒月蝶
【魔灵】
【神狐】
【卦终】
【血噬】
十六、鸳盟终难偕
【初雪】
【花盛】
【雪终】
十七、情怨至死方回首
【重逢】
【故人】
【永诀】
【蛊惑】
【弑神】
十八、千载渡心劫
【罪赎】
【心结】
【真相】
【恩仇】
【心劫】
番外




文摘
二、秦时月如昔

【兰寐】

“你名叫兰寐,兰芷之兰,寤寐之寐。”
哥哥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庭院里的梨花树下为我梳发。满树梨花如雪,随着微风飘飘洒洒落下来,我本懒洋洋地伏在他的膝上,结果被他这句话连同发根传来的轻微痛感刺到,不禁打了个激灵。
我长到十一岁,才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竟然是这样写的。
我抬起头,瞪大眼睛望着他,“可是哥哥,你以前不是说,只因我出生时是你的小妹妹,所以叫‘兰妹’吗?”
哥哥笑了,“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
春阳从梨树的缝隙里洒下来,映在哥哥清秀俊雅的脸上。他的笑容那般温柔,一如这明媚而和煦的春光。
我怔住,噎了半天。
那是自然。哥哥说什么,我就会信什么啊。

兰寐,我叫兰寐。
我趴在哥哥膝上,鼓着嘴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歪歪扭扭地写下自己这个复杂而陌生的名字。
彼时我兰家庭院里的春光尚安好恬静,一片宁和,而不远的城外却已是战乱频仍,烽火连天。
我生于大周王朝的末年,那是一个兵荒马乱、万人争雄的时代,后世称之为战国。自我记事起,诸侯之间便交战不休,所幸父亲统治着一方独立于各诸侯国的“兰邑”,使我们得以避乱世而独居。兰邑方圆数十里,这块封地可有着大大的来头。早在数百年前,周武王便赐予我兰氏祖先这块封地,作为我们的祖先曾助他杀死纣王身边九尾妖狐的奖赏。
在我小的时候,哥哥曾握着传了百年的竹简,向我讲述那一段我们家族作为术士世家的辉煌过去。
“我们的先祖在殷商时期曾于蜀地救起一只溺水的白鹤,谁知那白鹤竟是仙人化灵,感其恩德,便赐予先祖灵根法术,令他成为名震四方的术士。几百年后,妖狐妲己迷惑纣王,当时我兰氏一族的族长挺身而出,襄助武王与姜太公同那妲己大战百日,血尘蔽天,方以烈火诀杀死妖狐,武王得以平复中原。自此我兰氏族人扬名天下,成为大周第一术士之族……”
哥哥讲得慷慨生动,儿时的我在一旁听得热血沸腾,兴奋地跟哥哥闹道:“哥哥哥哥,等我长大了,也想去打妖狐!”
哥哥合上竹简,对我笑道:“那么寐儿,你可要好好练习法术才是。”
哥哥兰宁比我年长五岁,因母亲早逝,父亲又事务繁忙,从小一直是哥哥伴我读书玩耍,陪我长大。哥哥为人谦和文雅,眉目温润,是我见过的生得看的男孩子,连兰邑满城雪白的梨花都及不上他的清朗如玉。
而同哥哥一起去梨花树下练习法术,也是我儿时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可惜我资质平平,学起法术来很是艰难,进境甚是缓慢,有时候懊恼起来就钻去哥哥怀里撒娇,嚷嚷练功好累,练功好烦。
“寐儿不要练法术了,要去后院林子里看鸟儿!”
哥哥低头看我,“怎么,你不想练成法术去打妖狐了?”
“不要!我要看鸟儿……”
“好好,不练不练了。”哥哥无奈。他从来不逼迫我,我练功三分钟热度,他也随着我去。于是我欢喜地拉起哥哥的手跑去后林,看那归来的燕雀跳跃呢喃,一派浓浓春光。
那时候,我爱跳舞,也爱唱歌,哥哥便吹笛为我伴奏。我最爱唱的是一曲《梨花殇》,那是一支在我们兰邑流传已久的曲子:
孟月飞雪,陟彼远冈,桑梨漫野,盈我顷筐。
彼女之嗟,彼子之狂,东风其郁,岁华其伤……
哥哥的笛声悠扬,那是这世上听的曲调,我在曲声里旋转着舞蹈,那是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如此宁静而欢乐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又一年梨花飘得满城似雪,我在兰邑的四月度过了十三岁的生辰。
生辰这日,哥哥给我用梨花枝编了个花环戴在发上,我开心地在梨树下转来转去。
“哥哥,我好看吗?”我笑着问哥哥。
“那是当然,寐儿长大了,是兰邑城里看的姑娘。”哥哥抚摸着我的头发,笑道,“等下个月祭典,族中长老兄姐们见了你,也定会夸你出落得美丽极了。”
“啊……”
哥哥一说我这才想起,这一年的五月初一,乃是我兰氏家族五年一度的祭神盛典。
所谓祭神,便是祭那鹤灵之神。传说数百年前就是在这一日,我族祖先得到了白鹤之神赐予的灵根,我兰氏一族才有了今日的繁荣。兰氏一族自殷商繁衍至今,已有上百余口。但身为族长的女儿,我并不怎么认识那些叔伯姑婶、族兄族姐,除了平日例行的家族聚会,也只有在这家族祭祀之时才偶尔见他们一面。
我同他们不熟悉,所以对这祭典并无太大兴趣,我想到的反而是另一件事情。
我担心地抬头,“哥哥,祭典结束以后,父亲会不会又来查我功课?”
父亲平日事务繁忙,并不常见我,而他每一次见我,都会摆一摆父亲的谱,要我给他展示一下法术进境。上一次见他还是二月的时候,我费尽浑身解数给他展示了一套笨拙的五行法术,父亲皱眉,训了我一通,勒令我好好练功,下次再查。而我这几个月几乎毫无进境,简直不知该如何再见父亲。
哥哥微怔,随即摇了摇头,“父亲忙得很,未必能想起此事,尤其是最近,他似在忧虑什么事情,连我都不常见他……寐儿不必担忧,最近你五行金术不是有所进境?你给他看那个,总能糊弄过去。”
我心中忐忑。就凭我那稀松本事,能发功从树上轰下一只蚂蚁来,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不过事已至此,只好听天由命。我叹了口气,将头上的梨花揪下几朵,嘟起嘴吹散了那雪白的花瓣。

【鹤祭】

在梨花快要落尽的时候,五月初一这天便到来了。我一早醒来,窗外浓浓的晨曦已渗入屋内,晃得我睁不开眼睛。
“寐姑娘,宁少爷昨日吩咐过,让您辰时赶快去祭坛呢!”一旁的侍女催促着我。
我想起即将要见到父亲,不由得心中惶恐,只好匆匆起身,在侍女的帮助下盛装打扮,辰时准时赶到了鹤灵祭坛。
祭坛设在兰邑的正中,四周尚有未凋零的梨花漫漫,于枝头悄然绽放。
我上一次来到这里,还是五年以前。五年时光过去,祭坛似乎并未发生任何变化。巨大的青铜祭坛之上,有一尊高达丈余的白鹤雕像。这尊鹤像铸造了已有几百年,呈引颈长唳之状,至今仍傲然矗立着。
我到场的时候,父亲已然立在主祭司的位置之上。哥哥也在他身边,看见我到来微微点头,示意我站在他旁边。
仅仅几月不见,父亲却像是苍老了许多,白发染鬓,看上去眉头不展,心事重重。他看见我,只是稍稍颔首,便不再理会。我心中微微惊讶,低头走过去,老老实实地贴着哥哥站着。
待得族人到齐,百余名男女老少皆身着盛装,庄严肃穆地立在祭坛之下,磬鼓声响,祭典便正式开始了。
“吉日良辰,华衣沐芳,神兮既降,日月齐光……”
父亲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口中念念有词。他张开双臂,祭出一块白色玉石,那玉石在他的咒诀之下渐渐苏醒,缓缓在半空中升起,直至祭坛的中央。玉石旋转着,有淡蓝色的光芒从中放出,玉身如同透明,上面的花纹分毫毕现。
玉石之上雕着一只昂首长唳的白鹤,一旁还雕了一根白鹤的落羽,栩栩如生。
我认得那玉石,便是我兰氏一族的传家之宝——鹤羽灵石。殷商之时,这块灵石同灵根一同被鹤神赐予我族先祖,相当于我族同鹤灵之神的信物,传说借之施法,可以召唤鹤神亲临护佑。然而这块灵石灵力无穷,若施法人贸然使用,反而会被其巨大的灵力反噬。即使是身为族长的父亲,也只敢在这祭典之时小心翼翼地将它取出,毕恭毕敬地唱起祝词,赞颂着鹤神的恩德,祈祷着鹤神庇佑。
“鹤灵之神,请护佑我族,渡此难关……”
父亲口中喃喃,闭上眼睛,一副虔诚之色。
我听到了“难关”二字,一愣抬头。
难关?什么难关?
我转头看了看哥哥,哥哥亦是微微讶异,一头雾水。
而族中各位长老均是神情肃穆,同父亲一起虔诚地唱起祝歌。我不明所以,只好跟着一起唱。
我一边唱着祝词,一边瞥眼看向那灵石。祭坛之上,鹤羽灵石依旧闪耀着蓝色光芒,映得那一尊白鹤雕像波光粼粼,似乎展翅欲飞。
就在这时,我恍然看见那白鹤之上的虚空中,似是突然出现了一个男子,双瞳如同幽蓝的火焰,正自那半空之中向我看来。

我蓦然睁大了眼睛。
那男子身着一袭白衣,长发如墨,蓝瞳如火,面貌在幻光之中看不清晰,却莫名能感受到惊心动魄的美。灵石的蓝光将他那一身白衣映成浅浅的月白。他高高在上,低首俯视着祭坛,目光缓缓扫过上百名虔诚的族人。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我身上,那双蓝色的眸子同我对视片刻,竟微微一笑。
“啊——”我吓得一声大叫。
我的尖叫打断了众人的祝歌,大家停了下来,纷纷向我看来。
哥哥急忙拉住我,“寐儿,怎么了?”
我颤抖着指着那白衣男子,“那里……那里……”
哥哥循着我的目光看去,却是不明所以,“那里怎么了?”
我语无伦次地急道:“那里……有个人!”
哥哥皱眉,“什么?那里什么也没有啊!”
我惊惶地看看他,又看看那赫然立在半空的蓝瞳男子。而那蓝瞳男子又是微微一笑,竟然慢慢隐去了身形,消失在空中。
我瞠目结舌,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突如其来的异常导致祭典一片混乱,祝歌已被打断,祭坛下的族人都在窃窃私语,而我脑中一片混乱,嗡嗡直响,一时间做不出任何反应。
“寐儿……寐儿!”哥哥焦急地呼唤着我。
“这是怎么回事?”父亲也来到我的面前,皱眉看着我,对我突然打断祭典颇为不满。
我回过神来,结巴道:“哥哥……父亲……”
“族长莫急,寐姑娘这样必然是事出有因,不要责怪于她,不如问个明白。”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父亲身后传来。
我转头看向父亲身后的白须老人,是族中的长老封伯。封伯是现今兰氏一族年岁的长老,见多识广,亦深得父亲敬重。父亲听了封伯的话,神情缓和了些许,点了点头。
封伯便向我温言问道:“寐姑娘,你方才看到了什么?”
我定了定神,说道:“我……我方才在那祭坛鹤像之上,看见了一个人……”
“人?”父亲皱眉,“什么样的人?”
“是一个男子,长发白衣,目如蓝火……”

我断断续续地描述着那蓝瞳男子的模样,仍然心有余悸。我难以全然描绘出那个男子的样貌——那绝不是人间的样貌。可是那或许只有仙人才会拥有的美并没有让我崇敬赞叹,反而令我感到莫名的畏惧和惊惶。
父亲听着我的描述,脸色却渐渐变得错愕,急忙看向封伯。
“长老,”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寐儿说的莫不是……”
封伯亦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愕然,“我的老天,白衣蓝瞳,这……这可正是传说中的鹤神相貌!”
这话一说出,不仅是我、父亲还有哥哥,所有族人闻言均耸然轰动。
“寐姑娘,你可是看到了鹤神真身?”封伯声音颤抖。
“我……我不知道……”
我不知所措,求助地看向哥哥。哥哥一脸震惊地呆立着,而父亲神色刹那间变化莫测,沉默不言。
“那……鹤神他现在是否还在?”封伯又问我。
“不,他只出现了那一瞬,现在已经消失了……”我低声回答。
封伯的神情渐渐由惊愕转为平静,最终一声长叹,喃喃道:“三百年来,我族繁衍数百人,只有寐姑娘一人在祭典之上看到了鹤神真身,而且竟是在这个时候……”
父亲脸色铁青,依然不语。
“族长,这或许真的是鹤神授意……”封伯望着他道。
过了许久,父亲方开了口,“封长老,请您代我安抚族人,继续祭典。寐儿,你跟我来。”

我不知父亲想要做什么,糊里糊涂地跟在他身后离开了祭坛。
父亲一路向西方走去,穿过层层梨林,不到一盏茶工夫,我们便到了离住处不远的一处空地,四周仅有稀疏的树木花草,一片寂静安谧。
我不由得一愣,这正是上一次父亲考教我法术功课的地方,这回莫不也是……
果不其然,父亲回过身来,开口便道:“寐儿,你的五行法术修炼得如何了?”
我噎了一会儿,硬着头皮道:“我……我最近在修习金术……”
“练至第几层?”
“第……第二层。”我怯怯说道。
父亲皱了一下眉,“施展来让我看看。”
我定了定神,环顾四周,看见身边一棵小树上有一只小小的天牛在爬,便走了过去,深吸一口气,回忆了一下术书上的内容和哥哥的讲解,口中念了几句诀,手指一挥,口中嗨了一声,于是一道金光从我手中发出,直指那天牛而去。
然后……只听得极轻的啪啪两声,那天牛晃了晃,竟似未受到任何攻击,触角动了动,似是在哂笑我,然后又慢慢爬走了。
我石化在当地。
父亲蹙眉不语。
我马上回头对父亲说:“父亲,刚才那个请您当作没看见!我……我再试试。”
“寐儿,来。”父亲打断了我,伸出手递给我一样东西,“试试这个。”
“哦……”我闻言转身,走了过去。
然而待我看清父亲掌中之物,蓦地瞪大眼睛。
父亲掌中一块小小的白色玉石蓝光莹莹,宛如潭水的粼粼波光,萦绕着上面的白鹤与鹤羽花纹。
竟然……竟然便是方才祭典上使用的传族圣物,鹤羽灵石!
我大吃一惊,愕然地看着父亲,“这……”
父亲竟然没有将鹤羽灵石留给封伯继续主持祭典,而是带到了这里来,还要我……
“试试它?”
“可是……”
“拿着它,再试试看。”父亲又道。
我犹豫了一会儿,战战兢兢地接过鹤羽灵石,小心地捧在手心,呆呆地看着它。玉石安静地躺在我的手掌之中,莹莹蓝光绕着鹤羽花纹,温润轻巧,似全然无害。
然而所谓“灵力不足会被灵石反噬”,那可怕的传说我仍记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抬头看了看父亲。
父亲对我点了点头,放缓了声音,温言道:“有我在旁,你不必害怕。”
我心一横,闭上眼睛,将灵石握在手中,开始默念方才没有成功的金术口诀。
不到片刻,我便感到一股极大的力量向我汹涌而来。我一个踉跄,退后数步,睁开眼睛,只见手心的灵石如同苏醒一般,开始泛出耀眼的蓝色光芒。
“寐儿,你做得很好。继续。”父亲在旁鼓励着我。
我咬着牙,拼命与那力量对峙着,而那股力量竟有增无减,将我包围。灵石在我手心渐渐升起,我念出的金术口诀仿佛借这灵石生出千万锋利的无形刀刃,它们在我四周来回翻滚,几乎生生将我刺穿,令我疼痛难忍。
“唔——”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寐儿,再坚持一下……”父亲的声音微微发抖。
我胸中难受至极,天旋地转,突然狂喷出一口鲜血,脚下一软,向后倒去。
父亲一惊,正要上前扶住我,然而在此之前,我已经跌入了另一个熟悉的怀抱。
“父亲!”哥哥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显得焦躁而慌张。
我浑身瘫软地倒在哥哥怀中,听着哥哥冲父亲喊道:“父亲,您这是在做什么?”
父亲停下脚步,皱眉看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担心寐儿,就跟了过来……父亲,您究竟是在做什么?寐儿她修行尚浅,若强行使用灵石,会要了她的命的!”
父亲不语。
过了良久,我才终于缓了过来,在哥哥的搀扶下站起身,费劲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低声道:“对不住,父亲,我——”
“寐儿,不是你的错。”哥哥立刻将灵石从我手中拿开,“我族繁衍数百年,从没有一人能真正操纵鹤羽灵石之后全身而退,就算是殷商之末借灵石之力同九尾狐妲己作战的族长兰麒,最后也因灵力反噬伤重而亡……”
我懵然环顾四周,发现方圆三丈以内的花草树木仿佛经历了一场飓风,不少被连根拔起,东倒西歪,一片狼藉,而我面前三株大树在我施展的金术攻击之下,竟已全部拦腰折断,倒在地上,雪白的梨花散落一地。
我不禁瞠目结舌。
以我这样低微的修为,竟然也能借此灵石释放出如此巨大的力量。这鹤羽灵石果真绝非凡石,难怪数百年来被族人奉为传族之圣物。
“寐儿,你确定你没事?”哥哥问道。
我定了定神,道:“我没事。”
哥哥转而望向父亲。
父亲望着远方,目光悠远,似是出了神。
“父亲……”哥哥欲言又止。
“即使寐儿能看到鹤神,也无法操纵鹤羽灵石吗?”父亲喃喃自语,摇了摇头,仰起头来,长长叹道,“罢了,就算是天要绝我兰氏……”
哥哥矍然一惊,“父亲,您这是何意?”
父亲良久不语。
“父亲,这几个月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族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难关?”哥哥追问道。
父亲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回答。
“父亲!我是您的长子,将来亦要继承族长之位,倘若我族有难,我有何理由被蒙在鼓里,不能得知真相?”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