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关于书法经典问题的思考.pdf

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关于书法经典问题的思考.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关心的中心问题是:什么是书法的经典?一种本不属于经典的文字书写在何种情况下才有可能成为书法的经典?《与古为徒》是吴昌硕为波士顿艺术博物馆题写的一块匾,《娟娟发屋》是重庆一个理发店的招牌。白谦慎教授借这两幅作品,思考书法的本质问题。

自从清代碑学兴起以来,书法的经典体系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一些相当稚拙、不成熟的石刻和书写遗迹被作为临习的典范。但为什么有些书法家把古代“穷乡儿女”的字迹奉为圭臬,对当下类似的书写却不闻不问?我们究竟以什么来界定“书法”?又如何看待书法中的“经典”?这些问题并不复杂,但却涉及许多社会文化的层面。比如,古与今的关系,名家书法与无名氏书刻的关系,财富与收藏的关系,学术与艺术的关系,艺术与社会体制的关系,平民与精英的关系,经典化和修辞策略的关系等等。本书通过描述和分析古今书法中的一些现象,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探讨。

编辑推荐
白谦慎教授代表作,艺术史经典著作。

作者简介
白谦慎,1978年考入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1982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86年赴美国罗格斯大学攻读比较政治博士学位,1990年获硕士学位后转至耶鲁大学攻读中国艺术史,1996年获博士学位。1995-1997任教于西密执安大学艺术系。1997年至2015年6月任教于波士顿大学艺术史系,2004年获终身教职。2015年7月后任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
主要中英文著作有《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纪中国书法的嬗变》(哈佛大学亚洲中心,2003年),《天倪——王方宇、沈慧藏八大山人书画》(与张子宁等合作。佛利尔美术馆,2003),《傅山的交往和应酬——艺术社会史的一项个案研究》(上海书画出版社,2003;广西师大出版社增订版,2015),《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关于书法经典问题的思考》(湖北美术出版社,2003;荣宝斋出版社,2009;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精装本,2015),《白谦慎书法论文选》(荣宝斋出版社,2010),《吴大澂和他的拓工》(海豚出版社,2013)。和华人德合编《兰亭论集》(苏州大学出版社,2000)获首届“兰亭奖”编辑奖(2002)。

目录
引 言 / 001
第一章 古代的光环——吴昌硕的匾 / 003
第二章 字中之天——傅山的发现 / 013
第三章 《娟娟发屋》——当代普通人的有意趣书写 / 035
第四章 外国人汉字书写的启示 / 049
第五章 乔丹和波琳谁应该得“优” / 057
第六章 篆隶书体的趣味书写 / 069
第七章 无古无今的学童书法——以陈兮的手卷为例 / 085
第八章 学术显学和“敦煌书法” / 113
第九章 物以稀为贵 / 137
第十章 什么是“民间书法” / 145
第十一章 真奇怪﹕今天的书法家为什么不学当代“不规整”的书迹 / 197
第十二章 王小二的“普通人书法”—— 一个虚构的故事 / 209
第十三章 《娟娟发屋》为什么不可学 / 233
第十四章 平民和精英 / 245
第十五章 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 / 263

附 录
一本问号很多的书——写在《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出版之际 / 271
《娟娟发屋》今何在? / 277
何谓“素人之书”? / 281
石刻文字的意趣 / 289
当代人日常书写举例 / 295

图版出处 / 299
2003年版后记 / 301
荣宝斋版后记 / 305
2016年精装版后记 / 307


文摘
一本问号很多的书

《与古为徒》是吴昌硕为波士顿艺术博物馆题写的一块匾, 《娟娟发屋》是我2001年6 月在重庆旅游时见到的一个理发店的招牌。我关于中国书法的故事,便从它们讲起。
2002 年11月25日《书法报》的《兰亭》月末副刊发表我撰写的《王小二的“普通人书法”——一个虚构的故事》时,我附了一个作者小记,我向读者们说明,这个故事是我即将完成的一本探讨清代碑学以来书法出现的一些问题的小书(亦即这本小书)的第十二章,“希望读者们,特别是那些不同意故事中杨达或张彬的观点的人们,在没有读过我的小书之前,不要随意揣测我的立场和观点”。
但故事发表后,它有了自己的生命,由不得我来控制了。读者中猜王小二是谁的有之,猜杨达是谁的有之,把故事里的人物往自己头上套的有之,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揣测我的写作用意的也有之……还有人打电话给我的一些朋友,询问《书法报》破例发表这样长的一个虚构的故事,是否有特殊的背景(当然指的是书法界上层人事关系变动的背景),言下之意,是否有人授意我撰写此文、或授意编辑陈新亚发表此文。虽说作为纸媒的《书法报》接到的读者来信多为肯定的意见,在互联网上还是颇有些批评的声音,有些甚是尖锐。以下节录两段在报纸上不容易见到、又比较有意思的批评:

“王小二书法”的故事,把当代书法描绘成“痞子运动”, 有的人还为这种恣意丑化自鸣得意,其实,这不过是被当代书法创作进步淘汰出局的一种怨妇心态而已。(2003年6月12日《书法在线》)

一个被歪曲的书法家杨达,一个被丑化的跑堂小二,一个被扭曲了的记者张彬,一个摆设的书协,一个搞不清来路的资金,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外国收藏……实实在在的白先生编造的破故事,里面没一个好人。意图不就是要攻击对民间笔墨的探讨吗?(2002年12月4日《中国书法网》)

谁是杨达?谁是王小二?谁是张彬?书协是怎样一种艺术组织?收藏在艺术中又起了什么作用?什么是“民间笔墨”?这些说起来还真是一言难尽。如今,我编的故事和我的书一起出版了,我的立场和观点都已在书中表明,人们不必再费神去揣测谁是杨达,谁是王小二, 谁是张彬了。可是问题并没因此解决。我在书中使用了很多问号,我统计了一下,共有二百一十八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本提问题的书。对书中提出的问题,有些我尝试着作了回答; 有些我作了一些探讨,但并没有给一个肯定的答案;有些我只是把它们提出,供读者们思考。还有一些更大的问题,隐含在叙述中,我并没有明确把它们挑明,因为我依然在思考,也依然在困惑。如果说上次是我请读者不要随意猜测我的立场和观点的话,那么这次我倒是要请读者来追寻书中隐含的问题了。顺便问一句:读了我的书后,您会不会有更多的问题呢?
(节选)
原载《书法报》(2003 年10月27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