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请卸妆:历史就是重口味.pdf

圣人请卸妆:历史就是重口味.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圣人请卸妆:历史就是重口味》是《独唱团》作者咪蒙历时三年所成的书,彭浩翔,马一木推荐并作序。
颠覆常识,笑侃历史。卸下圣人黑白分明的油彩,不再饰演悬在空中的文化符号或政治图腾,圣人也不过是时代下的怪咖。
本书特色:化高雅为庸俗,从四书五经中读出黄赌毒,从唐诗宋词中读出屎尿屁,从古代圣贤身上读出脏乱差。
杜甫:一个忧国忧民的情圣;袁枚:一个诗意盎然的流氓;秦观:一个一往情深的泡妞家;鱼玄机:一个德艺双馨的妓女;沈括:一个精神错乱的科学家;墨子:一个悲天悯人的黑帮老大;李清照:一个风姿绰约的赌徒;纪晓岚:一个纵欲过度的文豪;郑板桥:一个风雅颂的伪君子;庄子:一个挨饿的外星人;金圣叹:一个玩世不恭的才子;柳永:一个才华横溢的嫖客;韩子高:一个有情有义的男皇后;吕后:一个我本善良的毒妇;辛弃疾:一个武功高强的文豪;司马相如:一个文采飞扬的贱男;嵇康:一个超凡脱俗的花美男;阮籍:一个苦心孤诣的装逼犯;苏曼殊:一个出入青楼的处男;孔融:一个四岁让梨的愤青;管仲:一个诡计多端的穿越者。

名人推荐
一个诚实又风趣的女生,还有着这般好的创意,能够把枯燥的历史说得如此有趣和生动,这可真是份难能可贵的才华(遗憾我中学历史老师没她十分一)。她算是我见过的中国最好笑的年轻女作家。
——彭浩翔
看书稿的时候,我一直在走神。在诧异我的朋友咪蒙,一位4岁孩子的母亲,一位每周要完成10个版面的编辑,一个不放弃任何一部美剧、韩剧、菲律宾剧的为男二号哭泣的女孩,是怎么挤出时间完成这本邪气十足的书的。事实上,萝丽、工作狂、慈祥的母亲、损友、才华横溢的文学硕士之间,我也不知道哪个词更合适她。可能和历史一样,别急着定义,一个人是远远大于他被叙述的样子的。
——马一木

作者简介
咪蒙,文学硕士、专栏作者、媒体编辑,于韩寒杂志《独唱团》首期发表文章《好疼的金圣叹》。以恶搞历史、解构名人、颠覆常识为己任。想和庄子聊聊艳照门、听墨子讲讲小孔成像、跟李白一起研究黑社会、拜李清照为师苦学赌术。 
在《女报》长期负责撰写“读经典”栏目,被她气哭的古人包括“大唐古惑仔:李白”、“宋代文坛小s:李清照”、“唐朝劈腿天王:元稹”、“娱乐圈潜规则发明人:李渔”等。她自称是文学硕士中最肤浅的,媒体编辑中最恶趣味的,专栏作者中拖稿最严重的。作为一个字恋症患者,人生一大憾事就是好句子又被别人写走了。

目录
序一 捧着这样的书还活着,是福气 by彭浩翔
序二 这一页请撕掉 by马一木
自序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好疼的金圣叹
离墨子远点
庄子,你还在外星挨饿吗
金枪不倒纪晓岚
影帝郑板桥
诗意的双性恋者袁枚
孔融四岁让梨,却因不孝被杀
秦观:他的词就是一部嫖妓简史
科学家沈括决定去死
柳永:北宋方文山奉旨泡妞
娱乐圈各种把戏,李渔早玩过了
青春期李白的性与暴力
宋代文坛小S:李清照
唐朝豪放派道姑:鱼玄机
凶残吕后:我本善良
辛弃疾:文坛杀人兴趣小组组长
“糖僧”苏曼殊:在青楼守身如玉
管仲:从白宫穿越到春秋
何晏:不唱摇滚的约翰・列侬
独孤信:史上最帅的超级岳父
丑女无敌贾南风
晋朝也有韩寒郭敬明
乱伦界一姐:齐文姜
慕容冲:当娈童成为最美的王
史上第一男皇后韩子高
山阴公主:合法拥有30个男妾
唐朝劈腿天王元稹
阴丽华:东汉版朱丽倩
重口味之王:暴君高纬
邪恶版灰姑娘:赵合德
司马相如:将软饭吃得很硬
情圣杜甫
后记
参考资料

序言
圣人死大盗不止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庄子这家伙,说的话都长得像病句。他的业余爱好就是吃饭睡觉骂孔子。他讨厌儒家的势利和伪善,在他看来,天天讴歌英雄、推崇圣人的社会,就是病态社会。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有圣人,就必然有大盗,二者相生相克,甚至可能互相转换。不泯灭这种人为差异,谈什么仁、什么礼,都是瞎扯淡。
冯友兰说,中国哲学家推崇的最高境界,是内圣外王。还有什么比人格和权力双双抵达巅峰更为完美呢?虽然用肉眼都能看出,这意淫存在着明显的悖论。于是,聪明的统治者发明了简单易行的方法,把内圣外王的前后顺序轻轻一换,直接通知大家,外王,必然内圣。这条法则跟地心引力一样不容置疑,谁不信,谁就是找死。王道成了霸道,玩的是以德服人、以德吓人、以德杀人的治国套餐。
“存天理,灭人欲”是圣人的口头禅,但清代牛逼哲学家戴震就站出来,直指这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灭了老百姓的小欲,成全统治者的大欲;灭了老百姓的小私,成全统治者的大私。最可怕的,是圣人和大盗两位一体,所到之处,非死即伤。
比起大盗,圣人更违背人性。庄子提出的解决方案很现代,不就是大道面前众生平等嘛。大道,就是老庄版的上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就是万事万物他妈,简称造物主。庄子的意思是,道对每一个孩子都一视同仁,灭等差,齐物我,把什么高低、贵贱、得失、贫富等价值观,一脚踢飞。
咦?庄子在说什么?风好大,我们听不到啊听不到。迄今为止,我们都当庄子是放屁,百折不挠地活在圣人的时代,配合官方一次次造神。我们不可以讲伟人的坏话,因为他们都完美无缺,吃饭睡觉都是表率,至死还保留着守宫砂。我们也不可以质疑英雄的言行,因为他们打出的喷嚏是矿泉水,拉出的屎都是工整的圆柱体。
我们也不太挑死人的毛病,因为中国人热爱死人,“死者为大”,这话本义是对死者的尊重,但很多时候发展成对死者的美化。人一死,道德层面自动升级,普通的成了美好的,美好的成了崇高的,崇高的成了不朽的。
于是,那些死了很久的古人,一个个被化好妆,涂上意识形态的油彩,京剧脸谱似的,按生旦净末丑几种角色分配好。台上的,照着剧本演;台下的,乖乖跟着念。遵照各自的原始设定,是演员和看客的天职。
可像我这样的人渣,偏偏不肯当个乖巧的看客,二维的演出看腻了,想来点 3D的,更想知道把古人们脸上的油彩卸了,让他们素颜,又该是何种模样?
纪晓岚是性瘾者,清朝西门庆,一天不做五次爱会死。
墨子是谢耳朵式的科学怪人,开创了一个高科技黑帮。
李白在文坛、黑道、皇宫、隐士圈都混得开,就是个会写诗的韦小宝。
郑板桥白天装穷叫苦做忧国忧民状,晚上花钱养男宠与美少年乱搞,在正人君子和猥琐大叔之间自由切换。
也许是天性阴暗,我从小就对高大全真善美的背面感兴趣。迷恋假恶丑,算不算一种隐疾呢?
我敢写历史,因为我历史成绩很烂。而我政治成绩特别好,因为我的学习方法太天才、太牛逼了,那就是无脑学习法。学历史,忍不住动了脑,跟出题者完全不在一个思维轨道,高考不及格,于是怀恨在心,写起古人各种猥琐、狗血和八卦来。
这本书,收录的是我恶搞古人的专栏,80%的史料加20%的胡说八道,考证史实不是我的强项,我的特长是,永远能化高雅为庸俗,从四书五经中读出黄赌毒,从唐诗宋词中读出屎尿屁,从古代圣贤身上读出脏乱差。
我想调戏的不是古人,而是呆子,守株待兔般,等候他们被激怒。这就是传说中的恶趣味吧。陈丹青说过,犯忌的事,做起来才有意思。正常不就是平庸的通假字吗?
我说屈原是 gay,爱慕楚怀王,有人说,怎么可以污蔑爱国文人!
我说辛弃疾嫖娼,有人说,怎么可以污蔑爱国诗人!
我说李清照好赌,有人说,怎么可以污蔑爱国词人!
他们规劝我,多看点书,学学人家安意如,哪里像我作恶多端、不知廉耻、哗众取宠、邪门歪道……哇,他们一定是读过弗洛伊德之精神分析学的,看人怎么这么精准。
不过,偷偷说,爱国和嫖娼、好赌、搞 gay 不冲突啊。
圣人 24 小时滚动伟大,好人 365 日天天崇高,让人毛骨悚然。王尔德都说了,人总该有点不可理喻之处。
历史学不是神学。让古人们卸了妆,不再饰演悬在空中的文化符号或政治图腾,而是回归人性,展露出各种款式的人格分裂来。一个诗意盎然的流氓、一个一往情深的泡妞家、一个宅心仁厚的嫖客、一个精神错乱的女侠……这种突兀的搭配,多令人向往。而干巴巴的“爱国文人”四个字,才是存天理,灭人欲。既辟邪,又避孕。有时候甚至拿来当成迷幻药,让人活在社会的昏迷中、政治的昏迷中、历史的昏迷中。
马克斯・韦伯把人类社会划分为三个时代:传统时代、英雄时代和法治时代,一个法治社会应该没有英雄,没有圣人,没有完人。
圣人一死,世界终于正过来了。

后记
有读者说,咪蒙最好的历史文,也就是《好疼的金圣叹》了。
说实话的人都该被逮捕。
虽然关于墨子、杜甫、袁枚、纪晓岚、郑板桥、秦观这些篇章,我自己也挺喜欢,从技术上说,或许并不亚于《好疼的金圣叹》,但是,就人物本身的有趣指数而言,金圣叹是很难超越的。这也是我正在和彭浩翔导演合作,写作有关金圣叹的电影剧本的缘由。不出意外的话,大家应该能在大屏幕上见到立体的金圣叹,看他如何反抗科举制度、调戏荒诞社会。
金圣叹和庄子一样,都是实验家,以各种姿势跳出规则;也是发明家,用新鲜模式与世界相处—事实上,我写这些不着调、不靠谱的历史文,确实有个卑微的愿望,希望能够启发一些人,不要太听教材的话,不要迷信所谓的常识,不要恪守老旧的规律,带着一点积极的怀疑精神,换一个角度去审视古人、审视自我、审视世界。
规矩就是拿来破坏的,就如同洗干净手就是为了弄脏一样。
我不求甚解,书中谬误肯定不少,但如果因为我的胡说,激发了你去挖掘史实,了解真相,这本书就总算有了一点点价值。
对出书一事,我始终心存敬畏。如今像我这样的阿猫阿狗都能出书,足见图书市场之堕落。我唯一能做的,便是调动有限的智商和上进心,将专栏文字一一仔细修改三遍,改到再看都想吐的程度。其中有些文章全盘推翻,重新写过—我知道自己文章写得烂,但还是试图突破自己—至少要写一种新型的烂吧。
近日之图书,越来越薄,我却刹不住,往其中不停添加。这不过是场苦肉计,总以为字多一点,读者哪怕不满,看在我诚意十足的份上,也会暂时谅解。
对于读者,我怀有愧疚—为了看我的书,得耽误一点大家逛街打游戏看电影的宝贵时间啊。我甚至不好意思推荐大家买我的书,毕竟,有这个钱,买些“人生必读之书”多好,比如《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天天好体位》、《农民进城防骗手册》、《如何谋杀你的丈夫》、《打飞机英雄集》、《怎么鉴别黄色歌曲》、《金日成花金正日花栽培方法》、《怎样唱好周杰伦歌曲》等,这些书才称得上延年益寿滋阴壮阳。
感谢被我调戏的李白、杜甫、辛弃疾、金圣叹、郑板桥们—没有告我诽谤罪,是因为把诉讼费献给夜总会了吗?
感谢恩师张可礼先生:读研三年,您嘱我治学要严谨、谦逊、勤奋,我很听话,全部照做了—按那六个字的反义词。您曾希望我念博士、博士后,进而成为学者,而今我自甘堕落,写些不伦不类的垃圾,可我知道,您会一如既往地包容我的猥琐。
感谢BOSS 南岛:对我这种混世魔王式的下属,拥有神奇的忍耐力,
每次我想旷工,就假装说要在家闭关写书了,你总是很懂事地批准了。
感谢马一木、YOYO 夫妇:作为国内才气和美貌最高分的夫妇,你们找学生还真是不挑,本着人道精神,当我的文学教练,不时推荐牛逼小说,对我展开文学启蒙。
感谢蕾蕾菜、周吟、杜子虹、王相明等闺蜜们:你们启发了我的奇思妙想,又容忍我的胡说八道。
感谢于长江老师:愿意动用您浩瀚的知识,解答我提出的各种神经质+ 不靠谱的社会学问题,贴心地将我的歪门邪道上升到理论高度。
感谢《女报》编辑杨小果。如果没有你恒定的催促,我也会出书的,时间是—下辈子。
感谢妈妈:你60 岁还爱看《新周刊》《城市画报》。我身体里仅有几盎司文艺元素,一定是从你那里偷来的。
感谢爸爸:关于你,我最自豪的是,以前你上班的工厂门口有一个黑板,记录当日迟到人名,其他人名用粉笔写,而你的名字是用油漆写的。你赐给我自由散漫、跳出规则的气息。于是,我每一次写字,都是一次捣乱。
感谢罗同学:我思维混乱,文字野蛮,却内心坚定。因为你给了我旷日持久的安全感,像一支锚,将我稳妥地固定在地球表面。
感谢唯唐:你把我知道的东西重新教了我一遍。
咪蒙

文摘
版权页:

圣人请卸妆:历史就是重口味

情圣杜甫
《情圣杜甫》,1922年,梁启超在清华大学作了一场以此为题的演讲,他认为,杜甫是中国文人中第一抒情圣手——咦,杜甫不是那位苦大仇深、忧国忧民的抑郁症大叔吗?唉,所以说很烦你们这些文盲,亲自细读杜甫诗,就会发现,杜甫这家伙就是个李白控。自从和李白鬼混了一年多,发生了“酒后同睡一张床,盖同一张被子,白天手拉着手,四处招摇”(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的纯洁的男男关系,之后那二十多年,他的人生就像一部难民生活宣传片,持续的愁云惨雾中,他是靠着对诗仙哥哥的思念撑下来的。
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
他写给李白的情书,可考证的就有15首,题目够露骨:《冬日怀李白》《春日忆李白》《梦李白》《天末怀李白》……当李白入狱、被流放,所有人都对他喊打喊杀时,只有杜甫站出来,为李白辩驳。
为了你,我愿意背叛全世界。
李白之于杜甫,就如东野圭吾的《白夜行》里雪穗之于亮司,在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1.醉眠,翻译成白话文,就是酒后乱性
公元744年,杜甫与李白相遇在初夏的洛阳。
李白44岁,杜甫33岁。11岁是个很微妙的年龄差,貌似感情难得善终,比如王菲与谢霆锋、麦当娜与盖里奇、巩俐与黄和祥、张惠妹与何守正。
此前,李白贵为国民偶像,在文坛、朝廷、黑社会、道教界、隐士圈都是大红人,宛如会写诗的韦小宝。而杜甫,出身于主旋律公务员世家,小时候是五道杠,看《新闻联播》都会佩戴红领巾,觉得是国家大事。24岁时考科举,落榜,索性来了个全国自助游——当时很流行这种gapyear,青年人先不找工作,四处晃荡,顺便结交权贵,混个脸熟,以便将来顺利步入仕途。杜甫很聪明,他抓紧时间过了一段裘马轻狂的放纵生活,因为不久后他就要连续倒霉。
那时李白刚刚遭遇重大的仕途挫折。拿着唐玄宗给的遣散费(《新唐书》本传称“赐金放还”,也有人调侃说这是唐玄宗不堪杨贵妃的强烈妒意和胡搅蛮缠,被迫给李白一大笔分手费),离开朝廷,携带着被摔碎的治国梦,内心极度失落。
治疗失意者的最好方案,就是给他一个忠犬牌爱人。
杜甫在父亲杜闲的官邸,见到了传说中的谪仙人李白,一见倾心。
学者闻一多盛情讴歌李白和杜甫的相遇:“四千年的历史里,除了孔子见老子,没有比这两人的会面,更重大、更神圣、更可纪念的。我们再逼紧我们的想象,譬如说,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那么,尘世上不知要焚起多少香案,不知有多少人要望天遥拜,说是皇天的祥瑞。”
闻一多好流氓哦,太阳和月亮碰了头,那不就是日全食吗?众所周知,日全食就是太阳和月亮乱搞啊!不过相比牛郎织女每年可以在鹊桥上做一次,太阳和月亮这对痴人更可怜,上个床得等三百多年。人家好不容易合体,地球人还不懂事,动用天文望远镜、人造卫星等多种偷窥工具,悍然围观。
悄悄说,其实,闻一多的身体里,住了一个腐女。曾经,作为权威的《楚辞》专家,他亲自论证,屈原是gay,把保守派统统吓哭。
李白花了三秒钟,给杜甫这个冒着星星眼的崇拜者打分:长得正派,扣3分;诗写得还行,加5分;酒量不错,加100分!于是,这段送货上门的感情,他就很随和地笑纳了。反正李白也不是第一次泡粉丝了,几位铁杆粉丝,汪伦、岑勋、魏颢都跟他传过男男绯闻。
杜甫斗胆向李白要了手机号码,二人相约,秋天去开封、商丘一带游玩。唯一不和谐的是,杜甫的好友高适本来在老家搞现实版开心农场,种种田、钓钓鱼,一听说杜甫要跟李白同游,非要加入(是不是高适暗恋杜甫,不放心他们二人独处呢?唉,文艺圈实在太复杂了)。于是,三个人cos《笑傲江湖》,过起了游山玩水、骑马狩猎、狎妓饮酒、打打杀杀的快意人生。
镜头中,只要有了白衣飘飘仙气过剩的李白,就完全是偶像剧画质。杜甫晚年回忆起这段经历,饱含深情:
昔我游宋中,惟梁孝王都……舟车半天下,主客多欢娱。白刃仇不义,黄金倾有无。杀人红尘里,报答在斯须。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两公壮藻思,得我色敷腴。——《遣怀》
杜甫嗔怪道,李白和高适两个都喝高了,留我一个人拍照片,发微博,好讨厌。
他们骑着马,唱着歌,登吹台、琴台,共渡黄河,游王屋山。至今,开封禹王台公园内,还有为纪念李白、杜甫、高适三位大诗人登台吟诗作画而建的“三贤祠”,弱弱地问,三贤的意思是,他们玩3P的时候,互相谦让,显得特别贤惠吗?
第二年春夏,3P地点改为儒家圣地——齐鲁,先去济南旅游,文学家、书法家李邕很上道,负责接待,带他们游遍大明湖、千佛山、鹊山湖、华山、临清河……实在忍不住了,问一下,为什么古今中外每一段奸情都跟大明湖有关?这湖三观不正啊。
此次分别时,杜甫对李白已是情根深种,以至于刚到秋天,已相思难捺,赶去兖州,找诗仙哥哥玩。这一次,两人只相处了十几天——多么高质量的十几天啊。杜甫按捺不住激动,把此次甜蜜约会写进诗句,让这段奸情,永垂不朽。
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向来吟橘颂,谁欲讨莼羹?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
醉眠,翻译成白话文,不就是酒后乱性嘛。你们睡同一张床,我们假装没看见,学习专家好榜样,自欺欺人。你们还盖同一张被子,我们,我们……好吧,去度个蜜月,也是应该的。你们还不顾世俗眼光,手牵手招摇过市!
其实,你们是以寻访隐士为名,行幽会之实吧。诗的最后,杜甫大胆表白,为了你,我可以放弃功名,与我的深情相比,悠悠沧海算个屁——杜同学啊,吃醋不要这么赤裸裸哦。也是,谁叫李白那个没良心的,说什么“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他桃花潭水,我悠悠沧海,诗仙哥哥啊,你几何学得有多不好,看不出谁对你更痴情吗?
李白如何回应呢?他写了一首《戏赠杜甫》:
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
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饭颗山就是兖州的甑山,李白不直接谈感情,而是借写作这件事来表态。哎呀,子美弟弟啊,别那么较真嘛,写诗而已,又不是什么人生大事。看看你,成天皱着眉头秀沉重,把自己搞得瘦了吧唧的,太骨感了——我抱着都没感觉了。
对于情场浪子来说,最讨厌的,就是杜甫这种玩不起的。李白喜欢上一秒你侬我侬,下一秒相忘于江湖,所以忍不住调戏杜甫,放松点,玩玩而已,难道还真让我负责,去荷兰领证结婚?
有史家称《戏赠杜甫》是好事者写的,冒充李白,而郭沫若、安旗、郁贤皓等很多专家都指出,这首诗绝对不是伪作。本来嘛,还有谁能如此精准地写出李白那种玩世不恭的调调,又有哪首诗,能在两句话之内,传神地表达李、杜之关系呢?
两个人之间,爱得深的那个,就是弱者。

内容简介
《圣人请卸妆:历史就是重口味》内容简介:杜甫,出身于主旋律公务员世家,小时候是五道杠,看《新闻直播》都会佩戴红领巾,觉得是国家大事。李白在文坛、黑道、皇宫、隐士圈都混得开,就是个会写诗的韦小宝。纪晓岚是性瘾者、清朝西门庆,一天不做五次爱会死。墨子是谢耳朵式的科学怪人,开创了一个高科技黑帮。郑板桥白天装穷叫苦做忧国忧民状,晚上花钱养男宠与美少年乱搞,在正人君子和猥琐大叔之间自由切换。
说屈原是gay,爱慕楚怀王,有人说,怎么可以污蔑爱国文人!说辛弃疾嫖娼,有人说,怎么可以污蔑爱国诗人!说李清照好赌,有人说,怎么可以污蔑爱国词人!不过,偷偷说,爱国和嫖娼、好赌、搞gay不冲突啊!
嘘!
圣人24小时滚动伟大,好人365日天天崇高,让人毛骨悚然。我们不可以讲伟人的坏话,因为他们都完美无缺,吃饭睡觉都是表率,至死还保留着守宫砂。
我们也不可以质疑英雄的言行,因为他们打出的喷嚏是矿泉水,拉出的屎都是工整的圆柱体。我们也不太挑死人的毛病,因为中国人热爱死人,“死者为大”,这话本义是对死者的尊重,但很多时候发展成对死者的美化。人一死,道德层面自动升级,普通的成了美好的,美好的成了崇高的,崇高的成了不朽的。
于是,那些死了很久的古人,一个个被化好妆,涂上意识形态的油彩,京剧脸谱似的,按生旦净末丑几种角色分配好。台上的,照着剧本演;台下的,乖乖跟着念。遵照各自的原始设定,是演员和看客的天职。
历史学不是神学。让古人们卸了妆,不再饰演悬在空中的文化符号或政治图腾,而是回归人性,展露出各种款式的人格分裂来。一个诗意盎然的流氓、一个一往情深的泡妞专家、一个宅心仁厚的嫖客、一个精神错乱的女侠……这种突兀的搭配,多令人向往。而干巴巴的“爱国文人”四个字,才是存天理、灭人欲,既避邪,又避孕。有时候甚至拿来当成迷幻药,让人活在社会的昏迷中、政治的昏迷中、历史的昏迷中。

海报:

圣人请卸妆:历史就是重口味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