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纪念专号:《温故》特辑.pdf

木心纪念专号:《温故》特辑.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温故:木心纪念专号》编辑推荐:木心先生的“最后时光”,陈丹青的“守护与送别”——陈丹青在《守护与送别》中这样写道,“11月中至12月下旬,我几度守在木心病榻前,之后,是他的葬礼。谁曾守护亲属挚友走向最后的路,或对人的殒灭的真相,不惊讶,不陌生?但这是我第一次目击垂老的人,病危,衰竭,死。我不想限制篇幅,不愿遗漏种种细节。这是木心以自己的性命的完结,给我上最后一课。”
首次发表若干珍贵照片,病榻前陈丹青第一次描绘先生——“木心从不让我画他,这是我第一次描绘先生,也是最后一次。画时,他浑然不知。”
木心晚年诗集《伪所罗门书》手稿本,木心《我纷纷的情欲》手稿本,2005年木心回国探看乌镇为他故园营建的新居,在上海停留期间,与上海作家陈村、孙甘露、王淑瑾、尹庆一等有过愉快的会面,喜滋滋为他们签自己的书。2010年12月纽约电影人为木心拍摄纪录片期间,他已渐渐习惯面对摄像。12张珍贵照片。2011-1927的木心。
首次发表木心先生的《狱中手稿》对话、节录和致读者信。关于木心先生的66页狱中手稿,木心的研究者、翻译者童明教授曾与木心在2000年有过一次对话。此外,木心本人曾从手稿中选出5段摘录。这两份文本的汉语版从未面世,本纪念专号全文发表。
收录梁文道、陈子善、钟立风、童明、春阳、顾文豪等人文章;收录木心先生的丧仪文本和乌镇、北京两地追思会长篇实录;收录木心先生《文学回忆录》来信选登、章节摘引、最后一课。

目录
上辑
木心先生讣告
木心先生灵堂音乐曲目
陈向宏悼词
陈丹青悼词
木心先生乌镇追思会
木心读者北京追思会
中辑
邱智敏哥伦比亚无倒影
王韦为文学艺术而生的舅舅
童明木心酒神祭四首
春阳摘花高处赌身轻
李静最后的情人已远行
陇菲木心的姿态和木心的沮丧
邹震以马内利
赵鲲一字一字地救出自己
郑阳忆木心先生
钟立风念木心:长途跋涉后的返璞归真
王渝木心印象
张宏图三十年前与木心一起修骨董
贝罗、斯丹伯格与木心先生在一起的时光
陈丹青守护与送别(上篇)
陈丹青守护与送别(下篇)
下辑
木心v.s.童明关于《狱中手稿》的对话
木心《狱中手稿》节录
木心木心致台湾读者信
木心等木心答豆瓣网友
梁文道文学,局外人的回忆
曹立伟回忆木心
陈子善岂止“可以看看”
顾文豪文学是一场自我教育
李静等《文学回忆录》来信选摘
木心《文学回忆录》章节摘引
木心《文学回忆录》最后一课

序言
去年12月21日,是木心先生逝世周年。本社原拟推出两本书:一是木心讲述、陈丹青笔录的《文学回忆录》,一是《温故》木心纪念专号。由于前者工程繁浩,后者不能与《文学回忆录》同期面世,遂定于今年2月14日,亦即木心先生生日这一天,出版刊行,以志纪念。本辑专号共分上中下三辑,并配以相关图片和若干珍贵的照片。上辑收入了木心先生的丧仪文本和乌镇、北京两地追思会长篇实录。中下辑刊载了木心先生的亲属、挚友、学生,及海内外读者的多篇纪念文章,还有木心从未发表的《狱中手稿》对话和致读者信。因篇幅有限,难免有所取合。我们相信,不少木心读者的纪念文字,尚未进入我们的视野。
在编辑过程中,我们时时感到,这是一份郑重的纪念,更是一组历史的见证——在现代中国文学史与艺术史中,木心先生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孤例:他的几乎全部创作生涯,鲜为人知,直至他七十九岁那年,他的文学著作始得陆续在他的祖国大陆出版;到他逝世为止,木心著作被阅读的时间,仅仅六年;在他逝世之后,他的有限的读者,主要是年轻人,才有机会来到他身边,向他致敬,与他告别。可以说,木心先生真正被重视、被尊敬的过程,仅在过去一年,刚刚开始。
因此,本辑的内容并非“温故”,而是一组当下的实录。虽然木心先生是已故的老人,他的创作与思想,却是簇新的遗产。对我们来说,整理出版木心遗作的过程,也才刚刚开始。
在木心诞辰之际,本社谨以这份见证,敬献于木心先生,敬献于他的读者,以及,未来的读者。
2013年1月

文摘
版权页:

木心纪念专号:《温故》特辑

插图:

木心纪念专号:《温故》特辑

“人为什么会是波斯人呢”——孟德斯鸠这一问可问得好。梅里美也要问“人为什么会是西班牙呢”,而去了西班牙,写出三篇书简(斗牛,强盗,死刑),一腔疑惑涣然冰释。我还要问什么,只以为“幸福”是极晦涩以致难付言传的学殖,且是一种经久磨练方臻娴熟的伎俩,从古埃及人的脸部化装,古希腊人的妓女学校,古阿拉伯人的卧房陈设,古印度人华丽得天老地荒的肢体语言,人类或许已然领略过并操纵过“幸福”。史学家们粗鲁匆促地纂成了“某某黄金时代”,“某某全盛时期”,但没有纪录单个的“某幸福人”——因为,能知幸福而精于幸福的人是天才,幸福的天才是后天的天才,是人工训导出来的天才,尽管这样的表述不足达意万一,我却明明看到有这样的一些“后天的天才”曾经在世上存身过,只是都不肯写一帖《幸福方法论》,徒然留下几道诡谲的食谱,烟魅粉灵的小故事,数句慈悲而毒辣的格言,其中唯伊壁鸠鲁较为憨厚,提明“友谊,谈论,美食”三个快乐的要素,终究还嫌表不及里,甚至言不及义,那末,能不能举一则眼睛看得见的实例,来比仿“幸福”呢,行,请先问:“幸福”到底是什么个样子的?答:像塞尚的画那样子,幸福是一笔一笔的……塞尚的人,他的太太,是不幸福的。——(木心《狱中手稿》节录)
如无“幼功”,就成不了大器。读完大学,即来纽约留学,然后再去英国取博士学位。为时虽尚早,而要立定志向。你有极佳的天赋,是台湾青年中的“异数”。可惜以前没有得到好的指导,所以急需重新启程。举些小例子,写字要临碑帖的根基,你得安排出时间来练习(毛笔字)。照理应从篆隶起手,再转楷书、行书、草书。但已不可能。你就临王羲之的《圣教序》吧。写信呢,也得符合基本的格式。起首没有称谓是不礼貌的。——(《木心致台湾读者信》节录)
这是一个挚爱艺术的乌镇人。他说,他是古希腊人。这个古希腊人,在“文革”囚禁期间,用白纸画了钢琴的琴键,无声弹奏莫扎特与巴赫;他在出狱后描绘的小小风景,日后使西方的观众将之与达·芬奇的广大精微相比美;在汉语书写持续荒败的年代,这位少年时就熟读诗经、圣经、屈原与尼采的乌镇人独自守护汉语的富丽、汉语的尊严,是他使汉语的命运,免于绝望。(陈丹青)
木心先生经常引述一位西方人的活:“艺术广大已极,足可占有一个人。”他当得起这句话。他又说:“爱我的人,一定是爱艺术的人。”我们今天站在这里,当得起这句话么?在我与木心先生相处的二十九年里,我亲眼目击他如何挚爱艺术,如他自己所说:人不能辜负艺术的教养。(陈丹青)
这就是木心,也只有木心,才会大胆说出这样透辟的句子。他的作品,好读难懂,难懂易记,因为风格印记太过强烈了,每一句说,自有一股木心的标识,引人一字一字地读下去,铭入脑海,有时立即记住了某一句,回头细想,其实还没懂得确切的意思:于是可堪咀嚼,可堪回味。

内容简介
《温故:木心纪念专号》编辑过程中,我们时时感到,这是一份郑重的纪念,更是一组历史的见证——在现代中国文学史与艺术史中,木心先生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孤例:他的几乎全部创作生涯,鲜为人知,直至他79岁那年,他的文学著作始得陆续在他的祖国大陆出版;到他逝世为止,木心著作被阅读的时间,仅仅6年;在他逝世之后,他的有限的读者,主要是年轻人,才有机会来到他身边,向他致敬,与他告别。可以说,木心先生真正被重视、被尊敬的过程,仅在过去一年,刚刚开始。因此,本辑的内容并非“温故”,而是一组当下的实录。虽然木心先生是已故的老人,他的创作与思想,却是簇新的遗产。
《温故:木心纪念专号》共分上中下三辑,并配以相关图片和若干木心先生的珍贵照片。上辑收入了木心先生的讣告、桐乡告别仪式的悼词、乌镇与北京两地追思会的长篇实录。中下辑刊载了木心先生的亲属、挚友、学生,及海内外读者的多篇文章,还有木心从未发表的《狱中手稿》对话和致读者信。

海报:

木心纪念专号:《温故》特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