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2033:比2012更贴近人类现状的世界末日预言.pdf

地铁2033:比2012更贴近人类现状的世界末日预言.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地铁2033:比2012更贴近人类现状的世界末日预言》编辑推荐:2033年,地铁是人类最后的避难所。俄语版首印10万册,3个月销售一空,欧美17个国家争相出版。一个即将发生的冒险故事,核战争爆发后人类的生存问题。同名游戏,全球发行。
1 比2012更贴近人类现状的世界末日预言,一个即将发生的冒险故事,核战争爆发后人类的生存问题
公元前2800年:亚述人泥碑上记述了世界末日,这是人类最古老的世界末日预言。《地铁2033》是继《2012》之更贴近人类现状的寓言,只要还有人类,这种预言就不会停止。而这次的世界末日,却不是因为自然灾害,而是由于各个国家的互相猜疑,核战爆发,而导致的人类的生存危机。《地铁2033:比2012更贴近人类现状的世界末日预言》就是描写了2033年,核战争爆发后的人类生存问题。这是一场物种之间的战争!这是对整个人类的生存的威胁!这是人类一边发展一边给自己惹上的麻烦!
2 在欧美大受读者欢迎,俄语版首印10万册,3个月销售一空,欧美17个国家争相出版。
《地铁2033:比2012更贴近人类现状的世界末日预言》版权已售至欧美17国。出版3个月之内,俄罗斯首印10万册销售一空,立即再版10万册。电影版权也已经在洽谈中。亚马逊5星好评,读者惊为天书!
3 同名游戏 全球发行
和本书相关的游戏在全球已经陆续推出。在全球推出游戏《2033,地铁是人类最后的避难所》,同名游戏根据《地铁2033:比2012更贴近人类现状的世界末日预言》改编,效果逼真,视觉震撼,令中国的玩家大呼过瘾。

作者简介
作者:(俄罗斯)德米特里•格鲁克夫斯基 译者:孙越

德米特里•格鲁克夫斯基 1979年出生于莫斯科。拥有新闻学与国际关系双学位。长期在欧洲各国媒体工作。曾探访过世界许多国家甚至参加过北极探险圈。除了俄语,德米特里还精通多国语言,如英、法、德、西班牙文与希伯来文。目前,在俄罗斯最有名的电台工作。续集《地铁2034》即将发行。

目录
第一章 世界末日
第二章 猎人亨特
第三章 如果我回不来……
第四章 隧道里的声音
第五章 换子弹的交易
第六章 强者的权力
第七章 黑暗笼罩可汗的领地
第八章 第四帝国
第九章 杜•斯特布斯特
第十章 法西斯不许通过
第十一章 我不相信
第十二章 大都会站
第十三章 大图书馆
第十四章 就在上面
第十五章 一张地图
第十六章 亡者之歌
第十七章 大虫的孩子
第十八章 权威
第十九章 最后的决战
第二十章 危险的潜行

文摘
第一章 世界末日
“谁?!阿尔乔姆,你去看一眼!”
阿尔乔姆不情愿地从火堆旁起身,将身后的机关枪护在胸前,向黑暗中走去。他站在亮处的边缘,威胁似的把弹匣子敲得“咔哒咔哒”响,粗暴地喊了一嗓子:“站住!口令!”他听见黑暗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分钟前,他听到那里有奇怪的沙沙声和沉闷的咕哝声,在阿尔乔姆粗暴的嗓门和武器的恐吓之下,似乎被吓回隧道的深处去了。
阿尔乔姆马上回到火堆旁,丢给皮约特•安德烈维奇一句话:“谁都没来。没人答话,可能是跑了。”
“蠢货!我清清楚楚地告诉过你,要是他们不答话,就马上开枪射死他们!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说不定是黑暗族的人正在靠近!”
“不是……我想他们应该不是人……那声音很奇怪……脚步声也不像是人类的。难道我连人的脚步声都听不出来吗?再说了,黑暗族的人什么时候那样逃过?皮约特.安德烈维奇,你心里也是清楚的。前不久,他们往前冲的时候可是毫不犹豫的啊。他们甚至连武器都没用,就袭击了一支巡逻队,他们会迎着机关枪的火力直冲过去。可刚才那些东西,直接逃跑了……像是些受了惊吓的畜生。”
“好啊,阿尔乔姆!你倒是挺会为你自己考虑!但是,我命令你,别想那么多,追上他们。万一是个侦察员呢?这样一来,对方就知道我们这里现在没几个人,他们需要多少火力。说不定,他们会来这儿像玩儿一样把我们给灭了。仅仅因为你没干掉那只耗子,他们就会回来把刀子架在咱们的脖子上,像上次在波立查夫站那样的来个全站大屠杀……你得给我小心点!如果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我就让你跟他们一起滚到隧道里去!”
想到隧道700米开外的地方,阿尔乔姆不寒而栗,那是个就连想一想都会觉得毛骨悚然的地方,没人敢走到那个700米开外的地方。巡逻队曾经到过隧道500米处,他们用电车上的灯照亮那里的界桩,确信没有人越界之后,便匆匆忙忙地打道回府了。就连那些当过海军的大个子侦察员们也最多只敢停在隧道680米处,
紧紧抓着他们的夜视设备,用手掌遮住烟头发出的亮光,静悄悄地立着,一动不动。要回地铁站的时候,他们要慢慢地、蹑手蹑脚地往回倒退着走,一路直盯着身后的隧道,绝不敢背过身来,让自己的后背对着那个危险的地方。
他们现在巡逻的地方是隧道450米处,离界桩的位置只有50米远。巡逻队每天会去例行检查那个界桩一次,现在离今天的例行检查时间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这时候,最靠外围的就是他们现在巡逻的地方了,从几个小时前的那次检查到现在,那些被巡逻队吓退的野兽肯定又一次开始往这边爬了,并且靠得越来越近。火焰和人类在吸引着它们。
阿尔乔姆坐回原位,问道:“波立查夫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虽然他早就从地铁站的商人那里听到过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故事,但他还想再听一次,就像一个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孩子,非要听那些关于没有脑袋的异型和绑架孩子的黑暗族的恐怖故事一样。
“你是说发生在波立查夫站的那场灾难吗?难道你没听说过?那可真是个诡异的故事,即诡异,又可怕。先是他们的侦察员一个个消失了。他们往隧道里边走,进去之后就没再回来——不过,他们确实都是些菜鸟,跟我们没法比。接着,他们的地铁站越来越小,原来住在那里的人不断减少,侦察队消失了。一个分遣队被派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像人间蒸发一样地消失了。起先,他们想:是不是他们都被抓起来,关在隧道里的某些地方了……”阿尔乔姆听到这儿时打了个冷颤,心里一阵不自在。“但是,巡逻队也罢,住在地铁站的人也罢,谁都没看见异常的东西,不管他们用了多少灯,照得有多亮。他们等啊等,半小时,一小时,然后两小时过去了,还是没人出现。他们着实搞不懂那些只往里面走了1000米的巡逻队员们去了哪里,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后来,他们就不允许自己的人再往那里面走了——这个故事长得很,简单地说吧——后来,他们等不下去了,就派出增援部队去搜救,找啊找,喊啊喊,最终还是一点音讯都没有。侦查员们消失了,巡逻队也没了。最可怕的是,人们不但没有看到是什么东西把这些人给弄没了,而且连一点动静都没听到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波立查夫站的人没有一点线索。”
阿尔乔姆开始后悔让皮约特•安德烈维奇重述关于波立查夫站的故事了。虽然皮约特•安德烈维奇既没有比他知道更多,也没有对这个故事添油加醋,但他却提到了那些热衷于并且很擅长讲故事的商人们做梦都想不到的一些细节。这些细节让阿尔乔姆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背后一阵寒气,让他即使坐在火边仍然觉得不自在。这时候隧道里传来的任何动静,即便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都让他忍不住胡思乱想。
“喏,现在你知道啦,波立查夫站的人们没听到枪响,所以他们认为:那些侦察员是当了逃兵逃跑了,也许他们想轻轻松松地活着,跟那些流氓无赖似的到处鬼混,那就让他们见鬼去吧。也许波立查夫站的人们这样想会觉得好受些,轻松些。然而,一周后,又一支侦察队不见了。原本那支侦察队不想从地铁站往那隧道的深处走500米以上的。但老情景又重现了,这些人就像空中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痕迹。波立查夫站的人们开始担心了,他们碰到了棘手的难题——一个星期之内,已经有两支侦察队不见了。他们得采取点措施,也就是说,这问题得解决。于是,他们在隧道300米处的位置设了警戒线。用沙包垒起战壕,架起机关枪,装好探照灯,弄得像个要塞一样。然后,他们派了一个信使到跑马站去——跑马站和1905大街站都是和他们结了盟的。起初,十月场也是这个联盟里的一员,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里没法住人了,谁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十月场的人都跑光了。”
“话说回来,波立查夫站派了个信使到跑马站去,告诉跑马站的人说:大事不好了,得要他们帮忙。第一个信使还在跑马站等着对方回话的时候,第二个信使也到了。这个信使满身大汗,说他们加固了的警戒线还没来得及开一枪就被攻破了,那里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其他人都被杀光了。太可怕了!他们就像死在睡梦中一样,但问题是他们根本没有睡觉,暂且不说军令如山不允许睡觉,就算让他们睡他们也不敢睡!此刻,跑马站的人们一下子反应过来,要是他们不采取任何措施的话,同样的悲剧也会发生在他们这里。于是,跑马站装备起一支大约由100名经验丰富的老兵组成的突击队,每人配备一把机关枪,还配备了榴弹发射器。这些准备花了些时间,大概一天半的样子吧。一准备好,他们就马上派这支冲锋队去支援波立查夫站了。当这支队伍赶到波立查夫站的时候,那里没有留下半个活口,除了一地鲜血,他们连尸体都没找到一个。哼,谁知道是哪些混蛋干的呢!至少我绝不相信人类会有这种本事。”
“那些去了波立查夫站的跑马站冲锋队后来怎么样呢?”阿尔乔姆不由紧张地变了腔,听上去都不像他了。
“他们倒没事。这些人聪明得很,他们把通往波立查夫站的隧道炸毁了。听说大约40米长的隧道都塌了,如果没有专用的机械设备的话,这隧道是不可能再被打通的,就算有那些设备,你也没办法跑那么远去打通它们,再说我们去哪儿找那样的设备呢?我们站的那些设备已经在角落里烂了十五六年了……”说完,皮约特•安德烈维奇陷入了沉默,盯着火苗不做声了。
阿尔乔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说:“嗯……我是该开枪打死刚才那东西,是啊……我太蠢了!”南边——地铁站的方向,有人喊了一声:“嗨!400米处的兄弟们,你们还好吗?”皮约特•安德烈维奇把手罩在嘴边当扩音器,回答他们说:“过来吧!我们这儿有个巡逻站!”
隧道里有三个人向这边走了过来,他们的手电筒的灯光在隧道里晃动着——看来他们可能是300米处的巡逻队员。直到走近火堆,挨着火光了,他们才把手电筒熄灭。然后,他们坐了下来。
“皮约特,是你呀!原来你在这里!我还在想今天总部把谁派到这世界边缘上来了呢。”巡逻队长一边面带微笑地说着,一边从他的口袋里抖出一支香烟。“听着,安德里亚!今天阿尔乔姆发现什么东西在靠近,但他没有开枪,那东西就又躲回隧道里去了,他说那玩意儿看起来不是人类。”
“不像人?那像什么?”安德里亚把头扭向阿尔乔姆,问道。
“我也没看到它……我只是问口令,那东西马上就朝北跑掉了。可那脚步声不像是人类的,非常轻盈,速度也相当快,应该是四条腿的,不是两条腿的。”“说不定是三条腿的呢!”安德里亚眨眨眼睛,做出一幅害怕极了的表情。阿尔乔姆倒吸一口冷气,想起菲列夫斯卡亚地铁4号线上关于三条腿的人的故事来。那里有几个地铁站因隧道挖得太浅而过于靠近地面,住在那里的人相当于没有任何保护地暴露在射线的辐射之下。那些地方到处是长了三条腿或者两个脑袋的怪物,还有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地铁上爬来爬去。
安德里亚吸了一口烟,跟他的同伴们说:“伙计们,既然来了,何不在这里坐一会儿呢?要是三条腿的怪物真来了,咱们就帮他们一把。喂,阿尔乔姆!有水壶吗?给我弄点水喝。”
皮约特•安德烈维奇站起来,把罐子里的水倒了些在一个坑坑洼洼、糊满油烟的破水壶里,架在火上烧。过了几分钟,水开了,那个破水壶的哨子响了起来。这熟悉而又温馨的声音让阿尔乔姆觉得温暖了些,也平静了些。他环顾四周,看看那些围坐在火边的人——他们一个个都是结实又可靠的汉子,这里艰苦的生活把他们锻炼得如钢铁一般坚强。你可以相信他们,可以信赖和依靠他们。他们的地铁站是整条站线上出了名的最成功的地铁站,全靠坐在这里的这些汉子们,还有其他跟他们一样结实又坚强的人们。他们之间有着兄弟般温暖的情谊,紧紧地团结在一起。阿尔乔姆来到这个地下世界的时候才20岁出头,那时候还有人在地面上生活。他不像很多出生在地铁隧道里的人一样消瘦而苍白,因为害怕辐射和灼热的阳光而不敢到地表上去(地表的辐射和阳光对这些地下居民们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不过,即使是阿尔乔姆,他也已经在这地下得了很久了,他印象中也只去过地表一次,而且只在上面得了一小会儿——宇宙的辐射太严重,任何人要是因为好奇心在上面得久了,也许都来不及散散步或者看看地表上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就会被烧成灰。
他对自己的父亲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他和母亲一起生活,直到他5岁那年。他们住在季米利亚泽夫站,那时候一切都挺美好的,生活总是风平浪静,很和平。然而,这一切都被发生在季米利亚泽夫站的一场鼠患给毁了。
有一天,数不清的湿漉漉的灰色巨鼠毫无征兆地从黑暗的地铁站隧道里涌了出来。这条隧道原本是这个城市复杂的地下隧道系统中北边的一个分支,在平日里很少引起关注。某一日,这段隧道突然陷到了更深的地下,消失在冰冷、恶臭而又可怕的地下迷宫中。隧道延伸到了老鼠的王国里,那是一个连最不要命的探险家都不敢踏入的地方。若有人在地下迷了路,即使找不到出口,他也不会进入此处寻找出口。任何人都能本能地感到这里面那种黑暗而又不祥的危险,然后迅速从这里逃开,就像从一个遭了鼠患的城市的大门逃走一样快,没人敢打扰这些鼠类,没有人去过它们的领地,更没有人敢于越过它们的疆界。但是,它们找上了人类。
那天,许多人失踪了。巨鼠的狂流涌过了警戒线,埋葬了人类入侵者们。它们巨大的身躯和排山倒海的数量,让人们在临死之前都来不及惨叫一声。这些巨鼠们吞噬着它们碰到的所有活的、死的人类和老弱病残的同类,盲目而又坚定地向前猛冲,那种奇怪的巨大力量简直超乎人类的想象力。
这场浩劫中只有少数人幸存了下来——没有女人、没有老人和孩子,往常优先获救的这些弱势群体如今一个都没能逃命,只有五个健壮的男人活了下来,因为他们一直拼命地跑在了这股死亡狂流的前面。还有,若非因为他们当时站在一个只发动了但还没跑的无轨电车的旁边,他们也没命了。当听到地铁站里传来了巨响,他们之中的一个人飞快地跑回去看情况。但当他靠近的时候,季米利亚泽夫站已经开始消失了。在地铁站入口处的一瞥已经明白地告诉了他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巨鼠群已经攀上了站台。当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保护这个地铁站或者救助别人的时候,他准备转身逃走。这时候,他的手被后面的人拉住了。他回头看见一个因惊恐扭曲了脸庞的女人,死死地拉着他的袖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声嘶力竭地在一片绝望的哭喊声中大叫:“长官!救救他吧!求求你了!”
他看见女人把一个小孩递给他,一只胖乎乎的小手伸过来,他来不及多想就抓住了这只手——他甚至没有想到他是救了一条人命。他把身后这个孩子一把拉过来,夹在腋下,与那队死亡狂流中跑在最前面的巨鼠一起飞奔起来——向前冲,隧道的前面,他的巡逻队队友们正停着电车等着他。他边跑边对着五十多米外的队友大喊:“快把车发动起来!”他们发动了这辆周围十个地铁站仅有的一辆电车,侥幸地逃出了这些巨鼠的追杀。这些巡逻队员们驾驶着电车玩命似地逃跑,用最快的速度穿越了废弃的德米特洛夫站,几个在那里避难的僧人紧张地忘了自己已经没有机会逃生的处境,对着这些队员们大喊着:“快跑啊!老鼠追上来啦!”逃到萨夫约洛夫斯卡亚站的警戒线的时候,他们放慢了速度以免因速度太快而被当成入侵者遭到枪击——谢天谢地,这里的防卫很到位。他们朝着守卫们扯破喉咙似的吼着:“老鼠!老鼠来啦!”他们准备冲过萨夫约洛夫斯卡亚站继续逃命,只要被准许通过,就沿着这条线路,一直往前走,走到没有路了再说——只要那灰色的熔岩尚未淹没整条地铁线,就一直往前跑。
然而,幸运的是,正是萨夫约洛夫斯卡亚站或者说整条莫斯科地铁9号线救了他们。好在他们当时离地铁站还算近,这些全身被汗水湿透的逃命者们大声呼救,萨夫约洛夫斯卡亚站的警卫们把他们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同时,正在站岗的警卫迅速地扯掉了看上去火力强大的武器上的盖子。这是一台火焰发射器,它是当地的工匠自己用配件组装的本土产品,火力却无比强大。当第一拨巨鼠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时,当听到上千只巨鼠的爪子在黑暗中发出刺耳的刮地声时,警卫们点燃了火焰发射器。直到燃料烧光,他们才停止发射火焰。橘红色的火焰呼啸着填满了隧道内十多米的距离,把不断冲上来的巨鼠烧掉了,10分钟,15分钟,20分钟过去了,猛烈的火焰一直在吞噬着巨鼠。隧道里弥漫着皮肉烧焦的恶臭,人们的耳朵被巨鼠的尖叫声刺得像是聋了。萨夫约洛夫斯卡亚站警戒线上的巡逻警卫们在整条地铁线上都是大名鼎鼎的英雄,无轨电车就在这些英雄所守卫的警戒线后面停了下来。车上正是那五名从季米利亚泽夫站逃生到这里的汉子,再加上他们救下的那个男孩——阿尔乔姆。
巨鼠的进攻被具有军事天赋的人们的发明所击退。人类在屠杀的能力上总是比任何其他活着的生命要强。鼠群退回了它们的王国,那里的面积大小,无人知晓。这些地下迷宫,如此神秘诡谲,看上去似乎让地铁无法运行。

内容简介
《地铁2033:比2012更贴近人类现状的世界末日预言》内容简介:一个掌握着人类命运的青年即将踏上未知的冒险之旅,寻找拥有拯救人类的力量的英雄。这是一场物种之间的战争!这是对整个人类的进步的威胁!这是人类一边发展一边给自己惹上的麻烦!《地铁2033:比2012更贴近人类现状的世界末日预言》是一本灾难小说。
西元2033年,由于核战爆发,整个世界都笼罩在辐射之下,人类几乎死尽。仅存的人类躲藏在莫斯科的地铁站里挣扎求生,布满辐射尘的地表已为各种变种生物所占据,地底的列车站台成了人们最后的聚集地。人类的生存空间在那些日益增多的变种生物的威胁下一天天缩小,人类几乎绝迹。
故事的主角阿尔乔姆是核爆后出生的生存者,他的兴趣是收集战前的风景明信片,梦想地表的模样;某日,一起突如其来的事件迫使阿尔乔姆踏上旅途,前往其他的站台求援,以拯救自己居住的地铁站以及最后人类的命运……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