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诗传.pdf

  • 类 别传记
  • 关键字
  • 发 布2013-05-07 18:13:40
  • 试 读在线试读
仓央嘉措诗传.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仓央嘉措诗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传奇人生,藏传佛教史上最引人注目的上师情歌,住进布达拉宫,他是雪域之王,流浪在拉萨街头,他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因为一首诗爱上一个人,所有的词藻不过是后人臆想中强加于他的枷锁,不想也不能评价,他始终在那里。
藏传佛教史上最被人珍爱的上师,六世达赖喇,仓央嘉措诗歌全集,发现仓央诗歌之美,揭密圣域之王的神奇人生。

媒体推荐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信徒》

作者简介
马辉,1962年出生。男。吉林人。残废。无业。无可无不可,酒香眼亮,随处就宿。人缘浅,佛缘深。——白日依山尽。
苗欣宇,法名公却多吉、次成(藏语音译,其意分别为金刚和戒力),1976年生于吉林省长春市,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2005年皈依藏传佛教,近年来主要撰写汉藏佛教史、佛教文化方面的文字。著有佛教悬疑小说《观世音密码》。

目录
仓央嘉措诗歌新译
A辑地空
B辑水空
C辑火空
D辑风空
附录:仓央嘉措情歌(曾缄译)

叹他于此总茫茫——一篇独特的仓央嘉措传记
迷一般的活佛——仓央嘉措生平解析
第一章 心头影事幻重重——仓央嘉措的两种生平形象
第二章 外现僧相内是俗——仓央嘉措情歌之谜
第三章 此生虽短意绵绵——仓央嘉措生活放荡之谜
第四章 别后行踪费我猜——仓央嘉措死亡之谜
第五章 即生成佛有何难——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仓央嘉措

重译诗歌,重现仓央嘉措
1 早期译本中仓央嘉措诗歌的篇目数量
2 于道泉本62节的真实来历
3 神秘版本译出来60首
4 无法认定的仓央嘉措原笔
5 仓央嘉措诗歌翻译的主观倾向
6 仓央嘉措诗歌原笔原意再认识
7 仓央嘉措诗歌原笔原意再认识之二
8 仓央嘉措诗歌重译的价值

序言

1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保佑你平安喜乐。
2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3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我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以上三段文字,是目前流传比较广的所谓“六世达赖喇嘛情歌”,或者
叫“仓央嘉措情诗”。
仓央嘉措,这是个在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中很难出现的一个名字,这是
个明显带有少数民族特征的名字,是的,他是藏族人,他的身份是藏传佛教
格鲁派的第六世达赖喇嘛,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所谓的“诗人”。
无法不感谢以上三段文字的作者,没有这几段精致优美的文字,我们很
少有人会记住仓央嘉措这个名字。很有趣的一个现象业已存在,如果有人询
问其他历世达赖喇嘛的名字,绝大多数人是无法说出的,而只有第六世,仓
央嘉措,广为人知,就如同我们熟悉清朝历代皇帝的年号,却只不过仅仅能
叫出玄烨、胤禛等少数几个名字来一样,若问咸丰、同治的名字,大半还是
知者甚少。
所以,对以上三段文字的谢意,我们至少可以基于这一点——是它们的
流传,让我们知道了仓央嘉措的存在,并与六世达赖喇嘛对号入座,并由此
,让我们对藏传佛教产生了兴趣,它的神秘,它的美丽,它的若隐若现的奇
迹及由着这奇迹生发的想往。
然而,也仅限如此,因为,这三段文字跟仓央嘉措一点关系都没有——
嗯,话也不必说得这么绝对,有一点点关系,那就是张冠李戴,它实实在在
是个现代的汉族人写的,而被大多数人以为是仓央嘉措的作品。
从三段文字的细微不同可以看出,它业已经过修饰,其原本,最早出现
的载体不是诗集,更不是什么仓央嘉措情歌集,而是一张叫做《央金玛》的
唱片。
所以,它是首歌词,它的名字叫《信徒》。
而在这张由朱哲琴与何训田合作的唱片中,出现了另一首歌,名字叫《
六世达赖喇嘛情歌》。
第一次张冠李戴就这样自然地发生了,“信徒”这个名字渐渐不被人知
晓,而将其歌词冠以“六世达赖喇嘛情歌”的题目,之后,题目成了作品属
性,就如同《道德经》与《老子》并存一样。
而那首原名是《六世达赖喇嘛情歌》的歌词,却确实有仓央嘉措的身影
,这首歌词将其多首意味相近的诗歌整合在一起,并经过了删改和添加,形
成了一首与原作基本无关的歌词。
第二次张冠李戴,则完全是在第一次文字误会上的有意行为,这次是一
支在青年群体中较有影响的乐队的重新演绎,它将朱哲琴的两首歌——《信
徒》与《六世达赖喇嘛情歌》融合在一起,并加入了另一首真正的诗歌,形
成了一首新作,叫做《仓央嘉措情歌》。而据说,这种大杂烩的拼盘歌词,
也曾经由某位藏传佛教年轻活佛演唱过。
于是,“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成为了仓央嘉措诗歌中的一部分
——虽然,仓央嘉措跟它没有任何著作权与署名权的关系。
其实,如果仔细地比照《信徒》与业已被学界认定的“仓央嘉措情歌”
,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它们的文字风格完全不一致,《信徒》的修辞之
复杂、意境之优美、文字之洗练,在“仓央嘉措情歌”中完全找不到一丁点
儿影子。
真正的“仓央嘉措情歌”,最早出版于1930年,汉文版本的著作权为我
国藏学藏语研究的前辈于道泉先生,这本书版本名号为“国立中央研究院历
史语言研究所单刊甲种之五”,书名《第六代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
它开创了仓央嘉措诗歌汉译的先河,此后,有1932年刘家驹本、1939年
曾缄本和刘希武本等,而且,这几个版本间,也有互相影响的痕迹,再其后
的版本,几乎都是以上版本的“润色本”。
而在这些版本中,从来就没出现过“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但它的流传确实太广,让人以讹传讹,直至今天,可以预见的是,它还
会误传下去。

一个更值得探讨的问题是,仓央嘉措算不算一位诗人?
做这个判断,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他写过什么诗,写过多少首诗,而这些
诗的质量如何。
很遗憾地承认,目前学界认为他是写过诗的,但写了多少首,没法认定

对仓央嘉措诗歌数量做了详细统计的,是我国藏族文学研究的开拓者佟
锦华先生,他在《藏族文学研究》一书中曾提到:
“解放前即已流传的拉萨藏式长条木刻本57首;于道泉教授1930年的藏
、汉、英对照本62节66首;解放后,西藏自治区文化局本66首;青海民族出
版社1980年本74首;北京民族出版社1981年本124首;还有一本440多首的藏
文手抄本,另有人说有1000多首,但没见过本子。”
而上文提到的于道泉译本、刘家驹译本、曾缄译本和刘希武译本,在诗
歌数目上根本无法统一,谁也说不清楚截至20世纪30年代,民间流传了多少
首仓央嘉措诗歌。
而且,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所谓的数目,是汉译过程中人为划分
的!
事实上,早期译者,比如于道泉,看到的似乎是一种可以连起来读的、
有237句的“长诗”,他是根据对“长诗”在内容、意趣、风格上的评价,
主观地将“长诗”腰斩,分成了若干“节”。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这样的问题,于道泉分节的办法是不是合适,谁也不
知道——我们可以更简洁地说——在目前的情况下,不知道就意味着不合适

那么,仓央嘉措的诗有多少首,就不可能有任何人下结论,除非,找到
于道泉汉译本的原本,或者,找到其他译者并与于道泉译本不同的原本,进
行文本比较。
事实上,学者们针对暂时认定的“仓央嘉措情歌”,从内容、主旨、表
达方法等方面,一直在进行着考证和剖析,目前基本的结论是:一,不排除
其中有些混杂的民歌;二,不排除其中有为故意陷害仓央嘉措而伪造的“证
据”;三,即使姑且认定为是仓央嘉措“原笔”的诗歌,由于传播过程的遗
失、篡改、删加,其“原意”是否果真如我们所理解,也未可定论;四,即
使我们统统将这些诗认为是“原笔”,其中的笔意矛盾,依然令学界疑窦重
重。
这些疑点,简单地说,就是作品差异太大,不应该是同一人所写。曲高
和寡的事情总会发生,如果直接引用学者“和尚骂秃驴”的结论,大多数读
者恐怕难以接受——但是,学术的事情,不可以混水摸鱼,也绝不允许妥协
——
你可以渲染,你可以夸张,你也可以迎合世俗,但是,事实不容忽视。
忽视,就是对事实的歪曲。
而这个事实就是,我们需要客观地评价仓央嘉措是一个怎么样的诗人。
做出这种评价的基础,不仅仅在诗歌数目上,而且,关乎诗歌的质量。
很简单的逻辑推断是:一位爱好写诗、写了很多诗的人,我们可以说他
是诗歌爱好者,但不能武断地判断他是诗人,这还要评价他的诗歌成就。
引领仓央嘉措走上诗歌创作之路的,是一本叫做《诗境》的著作,在仓
央嘉措的有关文献中,记载了他从小学习这本书的经历。
《诗境》最早是一部古印度的梵语作品,作者为檀丁,13世纪初期,藏
族学者贡嘎坚赞将其译介到藏地,后来经过数代藏族学者的翻译和重新创作
,最终成为藏民族自己的重要美学理论著作。这部著作大致上可以分为诗的
形体、修饰和克服诗病等三个基本内容,因此,它事实上也是一本诗歌创作
指南,尤其在诗歌写作方法的修辞学方面有极大的实用功能。可以说,它是
藏族诗学体系的根,是奠定藏族诗歌创作技法与风格的源头。
而由于这本书的译介,使得藏族文学在诗歌领域产生了一次变革,在此
前,藏族诗歌流行的是“道歌体”和“格言体”诗,受《诗境》的理论体系
影响,在此后,形成了“年阿体”流派。
仓央嘉措为什么要学习写诗呢?是他的个人爱好吗?他从小就想做一个
诗人吗?
不是的,这是传统,也是藏传佛教对僧人的要求,因为,它属于佛家“
五明”中的“声明”,而且,在历史上,对《诗境》进行解释、注疏、评论
的活佛,比仓央嘉措的学问大得不是一点半点,在他们面前,仓央嘉措如果
自称诗人,是会被笑掉大牙的。
在西藏的历史上,活佛做诗,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米拉日巴写了500
多首诗,号称“十万道歌”,萨迦班智达的格言体诗歌,形成了《萨迦格言
》,流传之广、影响之深,远非仓央嘉措可以比肩,而宗喀巴、五世达赖喇
嘛,都写过诗歌,诗作水平也远远超过仓央嘉措,可从来没有人认为他们是
诗人。
那么,凭什么认定仅仅写了根本无法认定的70首(左右)诗歌的仓央嘉
措是诗人呢?
这要评价他的诗作的质量。
比如乾隆皇帝,一生有两大爱好,一是题字,几乎走到哪儿写到哪儿,
二是写诗,据说一生写了四万多首,陆游加上杨万里也比不上他一人。但是
,严格来说,乾隆的书法水平和文学水平,谈不上“名家”;而王勃诗作仅
传世80余首,但一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就足以奠定他在中国诗
坛上的地位。
仓央嘉措就是王勃一类的诗人,客观地说,他的文学天分不高,他的作
品不多,但是,他的贡献大。这贡献,就是他的创作实践改变了藏族诗歌的
文风。
前面说过,藏族诗歌有“道歌体”、“格言体”和“年阿体”,在仓央
嘉措的时代,是比较盛行“年阿体”的,这种诗歌的文风,有点类似于我们
汉族地区的“文人诗”,写的很优美,而且像猜谜语一样用典故、写隐喻,
这种文风肯定是上层人物和知识分子才能享受的,大多数没有文化的普通劳
动者根本没有办法使用。
而仓央嘉措的诗歌创作,平易近人,十分朴素,有点类似于民歌,这种
文风是适于传诵,也适于更多的人创作的,它的贡献,就是将文艺从矫情的
阳春白雪放归到朴素自然,将少数人享用的所谓高贵艺术归还给了自由创作
的民间。
这才是仓央嘉措诗歌的意义,不管那70首(左右)的诗歌是不是完全由
他创作,也不管这些诗是不是在传唱过程中经过民间“加工”,计较这些,
只有学术价值,但不关艺术价值——而这,也正是我们出版这本诗集,并大
胆地重新汉译的心理支撑,把诗歌还给民间,让它以艺术的名义存在。

但是,以艺术之名存在,其基础是在历史的基础上对仓央嘉措的客观评
价,而且,由着这评价,不要再继续歪曲其诗歌的内容。内容和艺术性,永
远不要混杂在一起混水摸鱼。
确实要感谢这70首(左右)诗歌,正是它们,让我们对这位活佛产生了
兴趣,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绝大多数人的兴趣不在诗人,不在诗歌的
艺术,而在诗歌传达的内容,或者说是他们希望理解的内容——情欲。
就好像很少有人沉下心来研究《钗头凤》的艺术性,但绝少不了有更多
的人八卦陆游和唐婉的爱情一样。
这才是这些诗歌流传的真相,也才是《信徒》张冠李戴的真相——将一
位地位尊崇的活佛与情欲联系起来,进而津津乐道,才是绝大多数人的真实
心理,哪怕这种心理的基调是颠倒黑白。
所以,关于仓央嘉措的真实生平,是要有一个解释的必要了,他是不是
一个浪子,是不是半夜溜出去私会情人,直接关系到他们如何理解诗作中貌
似“情欲”的内容。
在本书中,作者苗欣宇用解密的方式,对仓央嘉措的生平进行了梳理和
评价,而另一位作者马辉,用现代诗歌艺术的手法,对仓央嘉措诗歌进行了
重译。
这些梳理与重译的基础,只能是历史,只能是还原仓央嘉措作为一位政
教领袖的身份,只能是他的诗歌原本(姑且这么说)传达的内容、《诗境》
以来的美学体系,以及现代诗歌发展至今形成的艺术理念。
而更显而易见的是,在我们的仓央嘉措诗集中,没有,而且永远也不可
能有《信徒》。

文摘
叹他于此总茫茫——一篇独特的仓央嘉措传记
1682年,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一个不起眼的年份,似乎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在这一年。但在我国的西藏,它又确实是具有标志意义的年份,因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第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去世了。
这是一位非常伟大的人物,历数迄今为止的历代达赖喇嘛,无论政治贡献还是宗教建树,五世达赖喇嘛都可以当仁不让地排在第一位。然而,这样一位伟大人物去世的1682年,在当时的西藏,却是非常普通、非常平静——因为,他去世的消息,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对外封锁消息的是掌握西藏地方政权的第巴桑杰嘉措。第巴是西藏实际上的政务执行官,如果说达赖喇嘛是政府领袖,那么,第巴就像是总理王大臣或者摄政王大臣。
去世前,五世达赖喇嘛抚摸着桑杰嘉措的背,缓缓地道出了他最后的嘱托:“我培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把所有担子都交给你了。我们还有几件大事没有完成,第一,布达拉宫还没有修建完成,千万不能停工;第二,蒙古人让我操了一辈子的心,蒙古各部都想插手我们的事情,这些年我一直在限制他们,现在眼看有起色,绝不能功亏一篑;第三,我当年转世而来的时候,就受到百般阻挠,现在,我的转世灵童一定也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不要让他过早地与外人接触,孩子太小,容易被人控制,最好先把他培养成人。这几件事情,都要落在你的身上,而你还太年轻,我实在是担心有人会与你为难,我这样打算,若我圆寂,消息暂时不要公开,只要外人不知道,你做起事来,就会顺利得多。”

内容简介
《仓央嘉措诗传》讲述了:译者根据仓央嘉措诗歌内容的暗示性与象征性,经过慎重考虑,心安理 得地将其诗的总体数量框定为70首,分为地、水、火、风四辑。每辑中的每一首诗都有据可查。所谓四大皆空,业已被仓央嘉措的诗歌一句一句地清算完毕。很多人都翻译过仓央嘉措的诗歌,一览无遗之际,译者从未敞开胸襟妄加臧否,只是在融会贯通之后别开生面。对于读者而言,那就仁者智者各随其便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