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目标:我们与这个世界的政治协商.pdf

大目标:我们与这个世界的政治协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大目标:我们与这个世界的政治协商》是一部历史写给现实的时事教科书!几位80后作者任冲昊和王巍等,用他们的笔描摹过去的世界,用他们的眼睛观察现在的世界,用他们的睿智迎接未来的世界。

作者简介
任冲昊:同济大学训练的道桥工程师,现为观察者网主笔。
王巍:本书主要策划人和作者之一,军事和科技爱好者,从事贸易工作。
周小路:宅男,文物店的小店主。
白熊:专攻国际关系,现为某杂志撰稿人。

目录
代序没有现在的人就没有资格谈未来(宋晓君)
引子大变局是一种力量,应变也是一种力量
第一章选择一个伟大胡国家
否决权——一个大国的自由意志
“今有狼牙棒,宋有天灵盖”?
“爬墙党”,眺望中国的未来
找到帝国主义的阿喀疏斯之踵
踢人的时间又到了
第二章这一次是真的走到岔路口了
带血胡速度?慢下来血更多
我们曾腹背受敌,第三世界却在全体打酱油
大炮和黄油是工业化的一体两面
我们是否处在“第30天”中?
什么是工业化——网上说的尽是废话
工业化既是手段也是信仰
现成的“理论测不准当下中国
“去工业化”是墓志铭还是里程碑
第三章纸币做的老虎是纸老虎
至少,中国是美国人的一部分“上帝”
美国在向全世界收税
布雷顿森林体系何以倒掉
有些纸暂时可以包住火
美国大片和美国现实的相互鉴定
“币缘战争”:枪杆子里出美元
一个真相:海军是美国的海上收费站
美元类似“军票”
第四章不和帝国主义共享未来
一个错误让西班牙变成世界帝国
制海,就能制世界
当海权遇到黄金
当海权遇到工业
“你也配姓赵”?
为什么我们必须拒绝帝国主义
中国太大,大到如果当帝国主义的话,这个世界装不下
第五章苏联的存亡都是我们的营养
为何苏联模式能指导中国几十年
曾经最成功的帝国主义挑战者
莫斯科必须相信眼泪
把航母放进冰箱,未必就能保险
既不能靠休假式治疗,也不能靠休克式治疗
拒绝人民就是拒绝胜利
第六章黄金在天上舞蹈,命令我歌唱
谁来终结帝国
思维革命决定工业革命
绝望感驱使人类前进
历史从未终结
让我们锻造胸怀,拥抱第四次工业革命
第七章70亿人的幸福额度
出口工业品与出口工业:两种不同的国家叙事
霹雳手段常用,菩萨心肠尽显
拼老命也要抢占工业制高点
我们已经有了输出工业化的资格
只要亦超级科技,就会有超级能源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
工业化是基本价值、是核心价值
工业党总会赢
第八章他强任他强,轻风拂山冈
并非怪谈:美国法西斯化的可能性
美国的选择:因为什么目标,才确立打中国的决心
中国的选择:哪里是美国“薄弱的一环”
工业国的领空是主场
以空制海,恋情好传统纵深
技术制造的内线优势
攻心为上,上兵伐谋
仁者无敌,仁者有术、
结束高飞的鸟轻灵魂的负担——工业化与国运轮转
自卑亦多副面孔,自豪只有一副
19世纪太长,长得让人沮丧;20世纪太短,短得令人心慌
唯一一个工业化人口将届10亿的国家
中国,每天都是新的;但愿它每天都是新的

序言
没有现在的人就没有资格谈未来
宋晓军
2009年,我与几位朋友合作的新书面世后,我接到了几乎所有英、美大牌主流媒体的采访要求。说实话,当时并没有想到这本"说”出来的书,能让西方媒体有那么大的兴趣。最终,我只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驻北京首席记者马利文的长篇采访。按照《金融时报》对驻外首席记者的要求,离开所驻国时一定要写一本有关该国的书。之前我看到过《金融时报》驻印度首席记者写印度的书,除了新闻观察的内容外,更多的内容显然是基于英国国家利益对所驻国文化变迁的解说。说穿了,就是帝国战略情报分析的一部分。作为世界霸主的大英帝国虽然已经衰败了多年,但《金融时报》还能保持这
马利文的采访,与当时很多西方媒体不一样,他更关心的是,在书中民族主义情绪的背后,中国是否有一个潜在的、更大的文化整合策略。也就是说。他更关注的是,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基础之上,代表大众的统计文化与代表决策层的统治文化之间的整合。这种文化整合的核心就是——中国将要以自己的方式实现崛起。
具体到采访我的内容,能感觉到他真正要探寻的,是我的海军生涯与这本书之间的内在联系。因此他不断询问中国海军发展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中国决策层和普通民众对已经通过索马里护航走向远洋的中国海军寄予何种期待?现在看来,马利文的提问,为两年后媒体上常见的包括“南中国海”争端等在内的“中国威胁论”都作了很好的注脚。 .
在接受完采访后,我当时就想,书里的确没有马利文要寻找的答案。2009年刚好是新中国建国60年大庆,官方试图用爱国主义教育整合市场条件的多元化思维,这一点昔日的西方列强不仅看得很明白,同时他们还会以此为出发点,得出实现了工业化的中国走向很可能是“新帝国主义”和“新军国主义”的结论。应该说,2009年是西方舆论从“中国崩溃论”向“中国威胁论”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有意思的是,以往一些笃信西方体制模式的知识分子,以往可以用“中国崩溃论”为支撑,强调中国必须效仿西方的体制模式才能避免“崩溃”的观点,实际上仍没有脱离100年前中国人的“救亡逻辑”。而对于百年前已完成了工业化的西方而言,他们显然更想知道的是,随着近10年来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高速发展,中国社会形成了一个什么样的新利益群体?这个利益群体的政治诉求是否与官方对未来中国的设想一致?
事实上,马利文的采访提醒了我,他提出的问题也恰恰是我想知道的。西方工业化的历史证明,以工业为生的利益群体一旦产生,这个群体 的政治诉求将主要体现在掌握工业设备和产品的设计、制造上,他们一定希望大部分工业品是自己设计生产的,因为这是保证他们及他们所在的团体长远利益的根本方式。这种群体不仅具备足够的工业知识,而且还有对工业化生活的严重依赖。当然,他们价值体系的形成和建立也一定会围绕于此。
依照这个规律,中国刚性教育每年培养出来的几百万工业化人口,就是这个利益群体的主体。因此,我想到了1998年我创建新浪军事论坛的往事,想起了那些在论坛上不惜笔墨交流读书体会和讨论国家大事的年轻人。当年他们有着大学生和军事迷的双重身份,10年后,他们在各行各业里从事着与中国工业化进程有关的工作。他们对于中国的未来是怎么想的呢?
说到这儿,不能不提到官方的态度。在面对不断扩大着的接受工业化教育的人口时,仍采用的是“救亡图存”式的宣传。电视屏幕上的层出不穷的抗日题材连续剧和日本不断“扩军备战威胁中国”的新闻,让人仿佛又回到了1931年。事实上,即便是在1931年,年轻人也并不只是通过文学(像今天一样通过微博)去释放“文艺腔”式的政治焦虑感。我手头刚好有两本那个年代出版的书——《1931年国际政治年报》和《中国的重要商品》。一群年轻人在翻译苏联的《1931年国际政治年报》的前言中写道:“目前中国横着一个重要的问题:‘中国向哪里走?’思想界的樊然淆乱,青年的苦闷,全社会的彷徨,都是为着没有得着合得极适宜的锁钥-以打开这问题之门。要了解‘中国向哪里走’,就得先明了中国走到哪里,中国闯进了一个什么世界。所以一方面要在历史上——纵的i-了解:中国曾走过了些什么路程?怎样走到现在这个阶段?现在是怎样一个阶段?一方面要在国际上——横的去了解:是怎样的一个政治经济网交织成现在的一个世界?中国在现在的世界中是在如何形式下存在着?整个世界将走向如何的前途?……”
看到这儿,看看1931年出版的《中国的重要商品》中排名前几位的黄麻、猪鬃、矿石;再看看2009年中国排名第一、占世界制造业出口1 5.9%中的工业出口数据,我突然觉得,我认识的这些年轻人完全有资格回答马利文的问题。
为此,我准备了两年时间,将与这些年轻人交流的内容整理出版。两年来我与这些曾经是历史专业、经济专业、建筑专业、国际政治专业的学生、现在从事着工业设备销售、建筑工程、咨询工作的年轻人反复交流,我们撰写的文字不下百万字。最后与出版方商量,压缩到了20余万字。他们会从他们的视角回答:实现了工业化的中国是走向英、美一样的金融帝国之路?德国、日本的军国主义之路?还是苏联曾经走过的社会帝国主义之路?中国到底应该向哪里走?能否超越历史的规律?
我最后想说的是,自辛亥革命至今100年来,中国人在追求探索工业化、现代化的道路上始终没有停步。期间无论遭受过什么样的挫折和迷失。中国人始终没有动摇,无数平凡的中国人对工业化和现代化追求的信念和动力牢不可破。日本从明治维新开始,用了1 10年达到世界GDP第二,而中国在背负着比日本更为沉重的历史和人口包袱的情况下,达到这个目标只用了60年。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以工业化为主的物质文化变迁,往往是整体文化变迁的先兆,而社会整体文化的核心恰恰就是社会的价值观。中国工业化走到了今天,显而易见,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观是摆在每个中国人面前的一个问题。是用新的价值观完全替代旧的价值观,还是用接纳新一代工业人口的价值认知和体验修正旧有的价值观?尽管从网上的对骂来看,似乎更像是前者,但从世界各国包括中国文化变迁的历史规律上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个社会是否接受年轻人对以工业化为主的物质文化变迁的价值认知和体验,不仅取决于政治制度,更取决于社会利益结构变化和民族心理的弹性。
正是基于这个理由,我认为这些80后年轻人写的内容,非常值得享受着工业成果却怀着农业时代情怀的人一读。中国正在轰轰烈烈进行文化体制改革,社会应该首先关注这些参与重新塑造中国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年轻人。
把握现在吧,因为,没有现在的人将会丧失谈论未来的资格。

文摘
版权页:

大目标:我们与这个世界的政治协商

早婚是为了尽早生下后代。为了避免自由恋爱耽误工夫,影响后代的生存率,无论在古代中国还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包办婚姻都是最普遍的形式。即便到了21世纪,没有经历过工业化的地方仍然奉行包办婚姻,即便是已经非常富裕的中东产油国。普通人能享受爱情的快乐,这依然是工业化带来的福利。当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中东国家的男孩子们会买上一打手机,每天上街带几个,看到漂亮姑娘就扔一个到对方车里,然后把电话打过去,聊得来就可以继续谈恋爱,再进一步就是彩信、视频,谈差不多了再找父母提亲,所以中国产的廉价山寨手机在中东一直很畅销。换句话说,中东的爱情也是我们工业国制造的。
在农业时代,早婚加上高生育率就意味着生十几个孩子平平常常,不过吃的就那么多,生多了也养活不了,如果非要给新来的孩子加双筷子,可能让原来的孩子饿死。所以在农业社会,溺婴成了一种必然的选择,甚至是一种风俗,许多家庭在接生的同时就备好了溺婴的水桶。我读书的时候课本上就有这么一句话:“母亲一共生了十三个儿女。因为家境贫穷,无法全部养活,只留下了八个,以后再生下的被迫溺死了。”(朱德:《回忆我的母亲》)
即便是富裕人家养得起一大群孩子,但是当时缺少药品和医疗技术,新生儿死亡率也极高,一半婴儿很难活过最初的几年。所以婴儿和儿童根本就不被看做一个有完整生命的人,就连皇室都不例外。康熙是顺治的三儿子,8岁登基,之所以选他不选别人,就因为他比自己的兄弟先出过天花,而且没留下后遗症。所以他相对兄弟来说更容易活到成年,更适合延续皇家血脉。至于说万岁爷因此长一脸麻子,这倒没人放在心上。康熙是历史上著名的长寿皇帝,活到69岁。现在说起来倒不稀奇,现在中国人均预期寿命是72岁,69岁是20世纪80年代老百姓的平均寿命。但这个寿命在皇帝中却是罕有的,中国历史上一共有过446个皇帝,平均寿命只有42岁。
皇室尚且如此,平民百姓更可想而知。普通农民的幼年子女生病卧床,一般来说很少有人请医生,甚至一般都不会为此耽误下地干活,只是安排比较大的子女在家照顾一下,然后听天由命。傍晚父母收工回家,往往就是给子女收尸下葬的时候。我祖父祖母那一代人谈到当年小孩子夭折,语气和朱德谈到自己被溺杀的5个弟妹一样平淡无奇,毫无情绪波动,倒是看我们扔掉旧圆珠笔会心疼。而每次听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自己想到的往往是,如果那些叔姑姨舅们没有夭折,我是不是会多点压岁钱,他们的孩子会不会和我很要好。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一句话:把人当人看是工业化社会才有的事,工业时代在生产线上大批量制造的医疗器具不再昂贵,消毒也变得简单高效。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出现了精细化工,大部分药品可以用化学手段合成,药品变得廉价高效。再加上医疗教育体系的成熟,医疗变成普通人也能消费得起的服务。直到普通人怀孕、接生都要找医生的时候,婴儿才开始在道德上被看做是一个完整的人。
和婴儿相对的是老年人,有部日本电影叫《栖山节考》,“栖”是一种树,“栖山”是一座山,“栖山节”不是一个节日,而是一种风俗,电影说:这个地方的老年人到了70岁,子女就要把他们背到山上喂狼。电影里说的就是这个故事,一位70岁的老娘虽然身体依然健康,但为了让自己新出生的孙儿有饭吃,毅然砸掉自己的牙齿,选择了牺牲自己。

内容简介
《大目标:我们与这个世界的政治协商》的四位年轻作者,用他们的眼睛观察着这个世界,用他们的笔评写着这个世界。同时,用他们的怀抱迎接着这个世界。站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里。回望一百年前的此时,世界正在发生一场大变革: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成果正在显现……百年之后的现在,世界也在酝酿一场大变革!站在世界变革的风口浪尖,我们必须有一种力量。一种应变大变局的力量。这本书给我们的。就是这种力量!书中从政治、经济、军事、人口、历史等诸多角度。为我们呈现了世界各国一路走到今天的缩影与现状。我们回顾历史很容易,但站在历史的车轮上选择当下的道路却很难。这本书中清楚地阐释了中国年轻一代对当下道路的思考与选择。也许,你能在这本书中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