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米深蓝.pdf

五十米深蓝.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五十米深蓝》编辑推荐:班长刘同缅怀青春系列三部曲之《五十米深蓝》,也是刘同所写的第一本小说,对作者来说,这本《五十米深蓝》的意义不言而喻。力邀亚洲小天后何洁友情参与精美别册,《最幸福的自己》。
有你随行,即使坠入海底五十米,依然是美景。

作者简介
刘同,毕业于湖南师大中文系,现任光线传媒影视部副总裁,《职来职往》人气嘉宾,历任《娱乐现场》《最佳现场》《娱乐任我行》等多档王牌娱乐节目总监。中国新生代作家,青春哲理小说代表性人物,出版文学作品《谁的青春不迷茫》及《五十米深蓝》、《美丽最少年》、《离爱》等多部畅销小说,同时著有《这么说你就被灭了》、《职场急诊室-谁没一点病》等职场励志畅销书,并为多家杂志撰写专栏。成为众多年轻人的职场偶像。被中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聘为“青年榜样”,并拍摄宣传片播放。

目录
像海芋一样的愉悦
摘下苍兰的感触
一朵向日葵的朝气
文心兰的幸福生活
我心爱的一束雏菊
淡淡的忧伤薄荷香
温暖阳光阿波罗
骄傲的天堂鸟哭泣的百合花
生活类似的接骨花
你知道什么是菩提花吗
重生的洋甘菊
茉莉的天空石竹的眼泪
他们都是郁金香
不胜睡莲一低头的温柔
星辰花的宿命
杨绝心底生长的孤挺花
手执一株迷迭香
如果拥有蓝天葵的童年
还是清晨的柳橙花
暗香了

文摘
版权页:

五十米深蓝

像海芋一样的愉悦
1
出门的白小墓肯定没有烧香,上了公车,他翻遍了口袋都没找到零钱,最后迎着司机悲悯的目光自信地往自动投币箱里扔了一张五十元,微微耸肩,一副“我自己收场好了”的表情。202路是一辆平时乘客很多的公车,上下双层,跑一天抵人家跑半个星期。白小墓噔地往车门口一站,像军旗杆一样笔直有力,接下去一站,没有人上车,白小墓仍是信心满满到爆棚;再一站,有乘客,只不过是三个蹒跚而来的老奶奶,然后齐唰唰地亮出小红本,白小墓伸在空中的右手划了个弧,摸摸自己的脸,告诉自己太惊险,差点丢光了脸;再后来,闹鬼似的没有了乘客,往后也没有,一直没有。司机大概觉得这样下去还拉不来四十九个乘客,索性不再停车,将202路开成了变形金刚,大踏步朝终点站奔去。五分钟以后,白小墓下车时脸色苍白,手头握着收来的一枚硬币到出汗,背后淌着的是司机悲悯的目光。他真想温柔地转过身,将手轻轻搭在司机叔叔的肩膀上,告诉他,嗨,我叫白小墓。只怕叔叔真就觉得是男鬼乘车了。风刮过,雨下过,阳光突然灿烂地出现在白小墓铁青的脸上,就当自己花五十块钱吆了一辆TAXI,双层的大TAXI。于是白小墓越想越划算,依次拨了电话给我、林可和聂亚亚。
我只花了五十块钱就包了一辆双层202在五一路上一路不停地狂奔。
上次不是只花了二十元就包了辆空调的BUS吗?。
靠,202路一路上愣是没乘客,这日子真他妈阴霾得六月飞雪,雪加霜。
白小墓,在这本书里顶多算个配角。长相卡通,但只要与他走在一起的女性,都会觉得自己走在城市的中央,整个欣欣向荣,挥斥方遒。他身边的一切就真的像他家给他取的名字白小墓一样,离奇得匪夷所思,譬如买瓶可以百分百中奖的橙汁而没有中奖;经常在投了大钞票后就把巴士变成了自己的TAXI;或者说他家给他取名叫白小,她奶奶却说五行缺土,名字再加一个含“土”的字的时候,他没有文化的爷爷自告奋勇翻开字典搜罗所有含“土”的字。爷爷指着“坏”,父母的头摇成了脑震荡,爷爷指着“坟”,父母都快哭了。老人家不高兴了,开始自个往气管里憋气,父母那个担心呀,直说除了这两个字你选什么都行。心存侥幸,有“土”的好字多着呢。于是爷爷指着字典说就这字了,这字好看。父母这一看,真是触 “墓” 惊心!白小墓健康成长之后,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都觉得选“墓”还不如选“坟”呢。
纵使公车有万般不好,但是坐同一辆公车,总会觉得有安全感,虽然305路巴士经常改道经常抛锚,然而在这辆七绕八拐的车上我却是常客。售票员是个粗人,看见我也会打招呼、发槟榔。发一次我推一次,弄得整个公车上都是我们两人的推拒声。大半年后,白小墓到一楼去买槟榔的时候,突然就转过头冲我喊,你这个败家子,把那些槟榔存起来现在都可以开个槟榔节了。白小墓真的很适合去政府机关。平时游手好闲,但在半年或一年后做一次非常准确的总结。
我们都尽量少让他开口说话,他说话的时候谁都恨不得把他的嘴巴缝起来埋到地下。
12路的车胎倒是爆过一次,我发了个信息给白小墓:等我,车胎爆了在桥上。
白小墓回了信息:桥没事吧?
他对桥那么有感情,我只想买把斧子从桥上劈几块砖头带回去让他供奉。
2
一位过气的女作家说她是以写作来区分自己和其他人的。十八岁的时候我为了这样一句话而喜欢她。但是十八岁的我依然理智,爱人不等于爱书。一句话爱上一个人,无非是看透了她的本质,被看透本质的女人活下去的意义确实也不大了。不知是我诅咒的灵验还是她本命年没有穿红色内裤的原因,她的书居然从开始的大卖一百万册突然就变成首印都不超过八千本。这仿佛是一个梦里才有的黑色童话故事。白小墓说,一个她倒下去,千万个新作家站起来。我立马想起了在梦里出现过千万个扎小辫的她站在农村瓜田的中央,天空中挂有一轮皎洁的月亮,周瑜在水渠中间不停地派人射箭到她的身上。她中了几十箭之后,愉快地把它们拔下来,冲着远处的我喊,看到没有,这就叫草船借箭!我摇摇头走向远方。小墓总结得好,周瑜派人用箭去射瓜田月下稻草做的女闰土。
我买了很多村上的书。白小墓总是对我说你看过没有看过没有看过没有嘛!我服了他,于是也就一直买,却一直没有时间看,东一本西一本,放在家里做摆设。
看透那个女作家的同时,我算计着把村上也看透算了。把之前买来的书一本没落地读完了,放下书,却对他还是不了解,我立刻就觉得挺不划算的。白小墓安慰我,现在的作家哪个不是在文章里忽男忽女、雌雄莫辨的,目的就是不想让读者弄清楚他们的底细,于是买书一直买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在外面租了房子。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躺在大床上吹吊扇。青春无非是和好朋友光着膀子在盛夏的中午躺在床上吹吊扇。我的目标异常短小,没有一个认真像样的五年计划,白小墓也常说,操你大爷的,我们男生的计划不宜太长,最好是重质不重量。
我说,白小墓,你说话可否文雅一点?不要动不动就“我操你大爷的”,OK?
我操你大爷的我怎么知道你们湖南人怎么说话的,我没你想得歪,我只是把它当作一个语气助词前置而已。
我只是觉得你是个男性,可否将大爷换成女性?
你歧视女性??
我无语。那还是回到最初我们讨论到的大学的计划问题。在大学,风头不能太劲,却还是要证明自己有实力。人在江湖飘,谁人不挨刀。这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究竟什么才是厚积而薄发的起点呢。
我推搡着身边的白小墓,一个天使飞过来,赶快许个什么愿。
白小墓翻了个身囔囔,让他小心行驶,千万不要被吊扇打到了头,那死得就难看了。
我认为没有天使的少年是没有童年的少年。白小墓绝对是心理残疾人士,而我不同。
3
我的童年故事被文学教授点名表扬过,却不是因为我的文章好,教授说,这小子经历坎坷着呢。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什么事都是一传十十传百,然后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林可跑过来说,绝,跟我说说你的童年故事。那个亲热劲,我恨不得当场自毙、投胎做人,就地重演一遍给她看。
林可和聂亚亚是男女朋友。她的出现没有什么花花草草的特别场景,也没有什么大悲大喜的浪漫情节,开校团代会的时候她跑过来问我,你是杨绝吗?来,登记一下。
我除了惊叹几句“巫山云雨枉断肠”外似乎再也找不出别的什么来形容她了。我只是觉得女干部大多都是五大三粗的,偶尔例外的林可应该是某老师的女儿,所以才会做女干部。旁边的老师不高兴了,不满地白了这边一眼。我却匆忙记下了林可的名字。
我一向对大学当干部的女生没什么好感。我出生在1980年代,生下来我就开始意识到自己作为男性的劣势,幼儿园的女孩可以吃两根冰棍,小学的学习委员也一定是女孩,让自己哭自己笑的还是女孩,最后自己成家立业管账的还是女孩。有一回看到女权主义者高呼要缓解女性生孩子的痛苦,要人人平等,我当时就疯了。首先,权利的平等并不是指生理上的平等吧。其次,她们没有用发展联系的观点看到孩子出生前的那几个晚上男性身心受到的剧烈摧残。
聂亚亚是我家乡的朋友,专升本来到了我们系,他叫我小弟。他一来我也就跟着换了房子,搬到了他的隔壁。白小墓把自己放在我这里的东西带走的时候感叹,兄弟就是比朋友重要啊。
白小墓为了能够在自己玩得天昏地暗的时候有个方便的落脚处,不屈不挠地寻求着事实的真理。
你干吗换房子?那个房子很好的,有大大的床,有吊扇,离学校也近。
但是天使在那间房里被吊扇打中过头,不吉利呢。我把一堆没有喝完的啤酒和一堆正反混杂的扑克一并扔了出去。
从老房子出来的时候,聂亚亚走在前面,肩上扛了我所有的家当,走到街角停了下来。街角有曾经炒得沸沸扬扬的自动售套机。
聂亚亚问我,这个?我说这个是卖安全套的。
走过了三个路口,聂亚亚终于忍不住了,回过头对我说,你?还没有买过吧。

内容简介
《五十米深蓝》以杨决、聂亚亚、白小墓等一群大学生为主角,以湖南某大学为故事背景,生动刻画出一代年轻人的梦想、追求,以及感情纠葛。杨绝喜欢好朋友聂亚亚的女友,偶然的机会,杨绝发现聂亚亚跟酒吧的老板娘关系暧昧,杨绝在聂亚亚生日那天带他的女朋友去酒吧为他庆生。聂亚亚的女友看到聂亚亚跟老板娘拥吻的画面,伤心的逃离现场,不幸车祸去世,活着的人将怎样平复彼此间的爱恨与恩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