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机史.pdf

金融投机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金融投机史》为著名投资公司GMO全球策略师钱塞勒的经典之作,传奇投资家巴顿•比格斯、著名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一致盛赞,《财富》、《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重磅推荐!《纽约时报》年度杰出图书。

名人推荐
我认为,本书对投机和泡沫的研究极为深刻,每个投资者都应该细读。
——巴顿•比格斯 传奇投资家
作者以令人钦佩的研究和流畅的文笔展现了从古至今的投机疯狂。任何一个想要参与股市冒险或者正在这么做的人,都应该认真读读这本书。
——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斯 著名经济学家

媒体推荐
条理分明且文笔优美,详细叙述了金融领域的蠢行,给予了强烈的抨击和讽刺……钱塞勒非常准确地抓住了时代的氛围。
——《财富》
读起来令人愉快……钱塞勒先生很会讲故事。此外,他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这使得本书不同于那些众所周知的经典。
——《华尔街日报》
本书叙述了17世纪以来的金融投机史,全面透彻而又生动有趣。
——《经济学人》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爱德华•钱塞勒 译者:姜文波

爱德华•钱塞勒(Edward Chancellor),现任GMO投资管理公司全球策略师,身兼历史学家与银行家的双重身份。钱塞勒曾在剑桥和牛津研读历史。20世纪90年代早期,他进入拉扎德投资银行工作,之后为《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撰稿。

目录
前言 落后者遭殃
第1章 泡沫化的世界
金融投机的起源
第2章 创办时代
交易胡同的股票买卖
第3章 南海计划
不可忘记,不可原谅
第4章 傻瓜的金子
19世纪20年代的新兴市场
第5章 黄金铁路
1845年的铁路狂热
第6章 镀金时代的投机
欺骗、蛊惑和困扰
第7章 新时代的终结
1929年的大崩盘及其后果
第8章 牛仔资本主义
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到垃圾债券大王
迈克尔•米尔肯
第9章 神风资本主义
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泡沫经济
后记无赖经济学家的案例
注释
参考文献
致谢

序言
落后者遭殃
在我年轻时,人们说我是赌徒。随着我手中操作的资金的规模不断扩大,我成了人们口中的投机者。现在大家叫我银行家。事实上,我一直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欧内斯特•卡赛尔(Ernest Cassell),爱德华七世(Edward VII)的私人银行家
投机的话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引人关注。外币危机,股市的泡沫和暴跌,金融衍生品的惨败,技术创新——在这些现代的金融和经济新闻背后,大多潜伏着投机者。美国每天有数百万个人投资者参与股票交易。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投机基金流入股市的结果。这些资金使得新公司的上市和老公司的合并成为可能,同时刺激公司加大投资,让投资者也敢花掉他们从股市中获得的部分收益。就这样,一个繁荣的泡沫在我们眼前越吹越大,而它的稳定性自然是引起人们焦虑和担忧的原因之一。
投机是个争议很大的话题。很多政治家(其中有些身在亚洲)警告说,全球经济正在被投机者挟持为人质。在他们看来,投机者是受贪婪和恐惧驱使的寄生虫,制造了金融危机并从中牟利:他们是利己主义者,是欲望的奴隶,狂喜和消沉交替的情绪表明他们缺乏理智。这些政治家认为,必须把这头野兽关进笼子,国家的财富方能安全。然而,以西方经济学家为主,另一些人则持完全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投机从根本上讲是种良性力量,是资本主义制度正常运转所不可或缺的。按照这种观点,投机者起着管道的作用,能让新的信息最终反映到价格上,不管那是最新通胀数字引起的结果,还是一场飓风对咖啡产量的影响。如果没有投机者,市场就会到处是瓶颈,经济危机会更加频繁。此外,像互联网等新技术,初期非常依赖于股市投机者的活动。这些经济学家认为,抑制投机会让资本主义失去活力。
“投机者”该如何定义
尽管已经引起了无休止的讨论,但投机仍然是个难以捉摸的概念。一直到18世纪后期,它才具有了经济含义,即便如此,它仍然是个不准确的术语。1774年5月1日,霍勒斯•沃尔浦尔(Horace Walpole)给身为下院议员和银行家的乔治•科尔布鲁克爵士(Sir George Colebrooke)写了一封信,说他是“投机的殉难者”——因为囤积纺织品染色用的明矾失败,科尔布鲁克破产了。1两年后,在《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一书中,亚当•斯密(Adam Smith)提到了“有时通过所谓的投机交易实现的”暴富。然而,斯密所说的“投机商人”并不是金融炒家,而是企业家:
只不过,他的业务经营不是规律的、确定的或者人所熟知的。他今年是个谷物商人,明年可能就变成了茶叶商人。不管什么贸易,只要他预见到其中的回报很可能高于其他贸易时,他就会进入,而当回报下降到其他贸易的水平时,他就会退出。
对斯密来说,定义投机者的特征是随时准备追逐短期的获利机会:他的投资是流动的,而传统商人的投资或多或少是固定的。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继承了这一区分:他把“经营企业”描述为“预测资产在整个生命周期内的预期收益的活动”,相比之下,投机则被他说成是“预测市场心理的活动”。
投机在传统上被定义为“从市场价格的变动中获利的企图”。因此,为了预期的资本收益而放弃经常性收入,这被认为是投机。投机是主动的,而投资通常是被动的。按照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的观点,“投机者与投资者之间的差别可以定义为是否存在‘交易’的意图,即是否打算从证券价格的波动中获利。”2投机与投资之间的分界线太细了,以至于有人说投资失败就是投机,投机成功就是投资。幽默的华尔街人弗雷德•施韦德(Fred Schwed)宣称,想澄清投资与投机的差别,“这就像跟苦恼的青少年解释爱和激情是不同的两样东西。他意识到它们不一样,但它们的差别似乎不够明显,不足以消除他心中的困惑。”施韦德认为,可以根据首要目的来区分投资与投机:投资的首要目的是保护资金,而投机的首要目的是增加财富。如他所说:“投机是要让一点点钱变成一大笔钱,可能会失败。投资是防止一大笔钱变成一点点钱,应该会成功。”3
在区分投机与赌博时,人们也碰到了类似的定义问题。糟糕的投资也许是投机,而拙劣的投机往往被描述为赌博。因为在讨论一项商业提案时说出了“赌博”一词,美国金融家伯纳德•巴鲁克(Bernard Baruch)曾被皮尔庞特•摩根(Pierpont Morgan)赶出了办公室。4后来巴鲁克回忆说,“没有任何风险,不带丝毫赌博性质,这样的投资根本不存在。”投机和赌博的心理特点几乎无法区分:两者都有上瘾的危险,都涉及对巨额财富的渴求,往往都伴随妄想行为,而且成败都取决于对情绪的控制。人们常说,投机需要控制好“贪婪”与“恐惧”。投机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认为,他之所以能取得非凡的成功,是因为他对自己的不可靠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在1863年8月20日,受赌瘾折磨的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Dostoevsky)给妻子写了一封信,其中谈到轮盘赌赢钱的秘诀:“其实非常无聊而又简单,就是要在赌局的各个阶段不停地控制自己,防止自己变得兴奋。”
渐渐地,投机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了不同的含义,但它仍然保留了一些最初的哲学含义,也就是在没有可靠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思考或推理。按照17世纪的定义,投机者是“沉迷于玄妙的观察或研究的人”。金融投机者跟炼金术士仍有相似之处,因为他在不断地构想玄奥的理论,想把证券变成黄金,尽管通常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参见乔治•索罗斯所写的《金融炼金术》(The Alchemy of Finance: Reading the Mind of the Market)。索罗斯坚持认为,“炼金术作为自然科学失败了,社会科学作为炼金术却有可能成功。”他的意思是,投机者的想法和行为确实可以改变市场条件。换句话说,投机者可以创造必定会实现的预言。 投资者偶尔也会翻查占星图表,以提高他们的投资表现。时至今日,纽约仍然还有一个占星家基金会,其管理者许诺了“唾手可得的超高回报”。
在面对不确定性时,人们会求助于这样的方法。金融的不确定性被称为“风险”。经济学家区分赌博和投机的依据是:赌博涉及为了娱乐而故意制造新的风险,投机则涉及假定资本主义过程必然带有风险。换句话说,当赌徒在一匹马上下注时,他是在制造风险,而当投机者买入股票时,他仅仅是卷入了原有风险的转移。投机通常被认为比投资风险更大。证券分析师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宣称,投资需要一个“安全边际”,这样即使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不利情况,本金的价值也能得以保全。投资者应该花时间进行调查,对潜在的回报做出评估,然后再投资。跟这样的投资相比,盲目或一时冲动的投资带有更大的投机性。格雷厄姆还补充说,借钱炒股永远都是投机行为。资本家面临着程度不同的风险,一个极端是审慎投资,另一个极端是不顾后果的赌博,投机则介于两者之间。
亨利•埃默里(Henry Emery)断言,“在赌博中,一方赢了多少,另一方必然就输了多少。在投机中则未必是这样……赌博是把钱押在人为制造的某个偶然事件的风险上,投机则是假定价值的变化必然带有经济风险”(Speculation on the Stock and Produce Exchanges of the United States,New York,1896,p. 188)。按照詹姆斯•格兰特(James Grant)的观点,“投机者与赌徒的主要区别在于,投机者承担的风险独立存在,不依赖于投机者承担风险的决定。”(The Trouble with Prosperity,New York,1996,p. 222)。
现代经济理论认为,市场是有效的。也就是说,股价会反映内在价值,而投机者只是一心想优化自身财富的理性经济主体。按照这种理论,投机的历史是单调乏味的。在有效市场的世界中没有动物情绪,没有群体直觉,没有贪婪或恐惧,没有跟风的投机者,也没有“非理性的”投机泡沫。然而在我看来,从古至今,投机者的活动要比经济学家描述过的任何东西都更丰富,其动机更加多样,结果也更加不同寻常。我自己的看法更接近于查尔斯•麦基(Charles Mackay)。他是狄更斯的朋友,也是《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一书的作者,他第一个成功地记述了郁金香狂热、密西西比和南海等泡沫事件。对麦基来说,投机狂热表明社会有偶尔屈服于幻觉和集体疯狂的倾向:“常言说得好,人总是扎堆思考,然后一起变得疯狂,但是要想恢复理智,却得一个一个地慢慢来。”
该书收录于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的《投机与骗局》一书中。
麦基对投机狂热的历史叙述仍然是绝无仅有的。尽管我觉得应该重新审视这个主题了,但我并没打算全面记述投机的历史——这样一项任务很可能需要一本啰唆的大部头,我恐怕永远也写不完最后那一页。相反,我重点关注的投机都发生在当时的经济强国,从17世纪的荷兰到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其间偶尔会谈及现今的投机。我认为,理解投机不能离开特定的社会背景,投机史不能是对经济事件的简单描述,在某种程度上,它必须也是社会史。政客对待投机的态度和行为尤其重要,因为管控市场的法律是由政府制定和实施的。有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政客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刺激投机狂热。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本书保留了麦基的一些热情,以便读者能慢慢地认同他的评述:“投机的主题能够激发连小说家都渴望的兴趣……看到一群健全人挣脱理智的束缚,狂热地追逐一个金色的幻想,始终拒绝相信它不是真实的,直到它像一团鬼火一样,把他们带入泥淖——这样的情景会显得枯燥无味或者毫无启发吗?”
正如凯恩斯的导师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所写:“舆论和私德已经明确了一条准则,那就是如果一个政治家基于自己的政策来从事股票交易投机,那么他很快就会基于自己的投机来制定政策。”1720年的南海泡沫和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泡沫经济”就源于这样的行为。Cited by Marco Dardia and Mauro Gallegati,in“Alfred Marshall on Speculation”,History of Political Economy,XXIV,No. 3(1992),p. 591。
Ignis fatuus,磷火,鬼火,沼气燃烧发出的光,容易让走夜路的人误入险境;喻指让人误入歧途的幻想。

文摘
在16世纪下半叶,由于宗教战争、荷兰叛乱以及一系列的政府破产事件,法国和佛兰德斯地区(Flanders)的资本市场发展走走停停。在1557年之后,作为金融中心的里昂开始衰落了。在1585年,西班牙军队洗劫了安特卫普,使得该城的交易所从此一蹶不振。阿姆斯特丹趁机崛起,因为数千名新教徒和犹太难民逃离了西班牙,带着资金和交易技能来到了荷兰。没有这些移民带来的经济刺激,就没有后来历史学家们所谓的荷兰在16世纪90年代的“经济奇迹”。到了17世纪初期,荷兰共和国(Dutch Repub—lic)成了欧洲最发达、最繁荣的经济体。荷兰商人遍及全球,他们到挪威买木材,到西印度群岛采购糖,到马里兰买烟草,到威尔士投资锻造厂,到瑞典购置不动产,买下了俄国沙皇的出口垄断权,并向西班牙在拉丁美洲的殖民地供应奴隶。”
金融资本主义的很多制度和惯例并不是荷兰人发明的,比如银行业务、复式记账、股份公司、汇票以及股票市场等。然而,荷兰人却在一个以高度进化的牟利动机为中心的重商主义经济体中,安全可靠地整合了这些东西。“在1602年,作为第一家获得政府授权的股份公司,联合东印度公司(United East India Company)成立并垄断了东方贸易。19年后,荷兰西印度公司(Duteh West India Company)成立,目的是开发美洲的商业机会。作为欧洲首家中央银行,阿姆斯特丹维瑟尔银行(Amsterdam Wisselbank)成立于1609年,其前身是热那亚的圣乔治之家。维瑟尔银行的运营非常保守,对存款不付利息,只依照本身持有的黄金发钞,而且还不放贷。然而,它的存在却给荷兰商人提供了一种各国普遍认可的货币,使得他们能够在全球畅通无阻地交易和结算。”为了筹集资金,荷兰各市政当局发行了债券和彩票,受到公众的追捧。到了17世纪初期,来自欧洲各地的资金大量涌人荷兰,投资于各种金融资产,从不动产到养老金、市政公债、汇票以及中期贷款。阿姆斯特丹不仅是一个货物集散地,更是当时全球的金融之都。
阿姆斯特丹交易所(1610年成立的新交易所)内交易各种金融产品和服务:“大宗商品、外汇、股权、海上运输保险……它既是货币市场和金融市场,也是股票市场。”’。这里自然成了考验投机活动的熔炉。期货合约在这里很常见;所谓“期货合约”,就是同意在未来某个日期以固定价格交割一批货物的合约。早在16世纪就有各种商品的期货交易,其中包括谷物、鲱鱼、香料、鲸油、糖、铜、硝石以及意大利丝绸。在17世纪初期,东印度公司的“行动”中出现了期货交易。投机者还可以用股票做抵押借贷,最高额度是股票市场价值的五分之四(这就是后来美国人所谓的“保证金贷款”)。这里还交易优先认股权。所谓“优先认股权”,是指买方有权在合约期内以固定价格买卖股票,但跟期货合约不同,这是权利而非义务。17世纪的晚些时候,东印度公司发行了小额股票,面值是普通股票的十分之一,使得不那么富有的投机者也有机会参与炒作。”期货、优先认股权和小额股票都是我们所谓的“金融衍生品”,也就是价值衍生自股票等标的资产的金融合约。加上股票抵押贷款,这些金融产品制造了利用金融杠杆的机会,使得股价的小幅上涨就能给投机者带来更高的收益,当然反过来说,股价的小幅下跌也会给他们造成更大的损失。P6-7

内容简介
《金融投机史》生动地记述了17世纪至今的股市投机史,既具独创性,又发人深省。爱德华•钱塞勒按时间顺序记述了投机精神在现代社会的复活:从荷兰的郁金香狂热,到现代日本股市的疯狂和崩溃;从臭名昭著的南海泡沫,到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大牛市。《金融投机史》以人类的梦想和疯狂行为为主线,引人入胜地讲述了一个贯穿时代的故事。期间,你不仅可以看到各色或精明、或愚蠢的投资者,比如亚历山大•蒲柏、本杰明•迪斯雷利、希拉里•克林顿等,还可以从现代美国与日本的投机史中获取最新的借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