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解释:科学说需求.pdf

经济解释:科学说需求.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经济解释(卷1):科学说需求(神州增订版)》编辑推荐:张五常自称《经济解释》是 “认真写成的最后一本经济学著作”。
被世人公认为是集张五常平生学术功力之大成,也是具有深远影响的经济学经典著作。《经济解释》三卷本基本囊括了张教授的学术思想。1982年,张教授在港大的就职演说中倡导:让我们做经济解释的弄潮儿。这本集子,正是这一思想的贯彻。
《经济解释》系列著作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现实生活中的经济现象和行为。融入了“新制度经济学”的研究成果——产权和交易费用理论。
《经济解释》包括三卷本:《科学说需求》、《供应的行为》和《制度的选择》。它逻辑划一、前后连贯、一气呵成,并无“微观”与“宏观”之分。卷二《供应的行为》分析了生产与供应与需求的关系,细说了有关生产的多种价值观念,从理论入手分析具体的经济现象。卷三则是前两卷的基础,从新制度经济学的高度出发,细说了科斯定律、产权结构与合约结构、价格控制理论、生产要素的合约安排等新制度经济学的重要理论。

名人推荐
本书的特色在于追究经济学原理中各基本结论的概念基础和运思过程,不像一本普通的教材,着重于让读者理解和运用这些结论。
——豆瓣网友
有幸拜读完《经济解释》后,却发现张先生竟把经济学的文章用散文的体裁写出来,而且写得是如此生动有趣,一下让原本枯燥无味的经济理论变得栩栩如生起来,这确是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让我深深地敬佩起张先生渊博的学识和敏锐的洞察力。
——新浪博客网友
张老的思想精华在这套《经济解释》系列书里体现地可谓淋漓尽致了。他那不同于寻常人的思想和语言,拿来应对现实中的经济现象总是显得那么贴切、合适。
——卓越网友

作者简介
张五常,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张五常远赴加拿大和美国求学,知遇著名经济学家赫舒拉发和艾智仁,取得了在价格理论领域的真经。1969年以博士论文《佃农理论》轰动西方经济学界。
曾出版作品:《佃农理论》、《五常问答室》、《经济学的缺环》、《经济解释》、《中国的前景》、《卖桔者言》、《中国的前途》等。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科学的方法
第一节 现象必有规律
第二节 事实不能解释事实
第三节 特殊理论与套套逻辑
第四节 可能被事实推翻的重要性
第五节 模糊不清与互相矛盾
第六节 非事实与无限制
第七节 理论的真实性
第八节 结论

第二章 从自私说起
第一节 个人作决策
第二节 理论要约束行为
第三节 自私是一个约束
第四节 人的自私本质
第五节 结论

第三章 缺乏与竞争
第一节 物品的定义
第二节 什么是缺乏
第三节 竞争的本质
第四节 游戏规则与产权制度
第五节 竞争准则的含意
第六节 经济分析与价值观
第七节 经济学的范畴

第四章 功用的理念
第一节 悲哀的发展
第二节 功用是数字的定名
第三节 费沙的贡献
第四节 替换定理与等优曲线
第五节 内凸定理
第六节 贫穷物品与嘉芬反论

第五章 需求定律
第一节 功用理念可有可无
第二节 佛利民的分析
第三节 其他不变量的选择
第四节 品味不变的假设
第五节 何谓价?
第六节 何谓量?
第七节 消费者的盈余
第八节 需求的价格弹性
第九节 需求第二定律不能成立

第六章 小试牛刀
第一节 无知的含意
第二节 验证的条件
第三节 不管成交量的含意
第四节 单质的需求验证
第五节 多质的需求验证

第七章 交易理论与市场需求
第一节 交易是上下交征利
第二节 市场需求否决剪刀分析
第三节 交易的局限条件
第四节 共用品的市场需求

后记

序言
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Alfred Marshall, Principles of Economics)初版于一八九○,前后共八版,最后那版是一九二○。这里说的「版」是指edition,内容动过,不是印刷的次数。研究马氏思想的学者喜欢跟踪每版之别,要知道改了些什么,分析一下为什么马大师要那样改。


我的《经济解释》分三卷出版:卷一《科学说需求》(初版二○○一年五月);卷二《供应的行为》(初版二○○二年三月);卷三《制度的选择》(初版二○○二年十一月)。跟着的「版」其实是「刷」,因为没有修改过。换言之,从马歇尔的传统看,我三卷本的《经济解释》,在此之前只有一版。


这次修订的「神州版」是第二版了。前后相隔近十年,要修改或改进或补充的地方不少。十年人事几翻新,我对经济解释的体会有了长进,尤其是对经济制度的体会,深入了不少。神州版的修订是大兴土木,卷一修改得比较少,卷二比较多,而卷三会是更多的。考虑了长时日才作出这样的计划与策略,但写此「神州版序」时还没有动工。我要先写这个「序」,让自己的思维有个好开端,才逐句逐段逐页逐节逐章逐卷「修」下去。


提到马歇尔的巨著,因为那是一个世纪前的经济学,是英国传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是我崇尚的基础。我的《经济解释》从这基础变化出来,改了很多,近于面目全非,但还是一脉相承的。当然认为是改进了。这是个人之见,行内的朋友可能不这样看。同学们要找机会拜读马歇尔的原著,跟我这神州版的《经济解释》比较一下,判断一下我选走的路是否像我那样想,到今天还是那条路。


陈克艰曾经说,我的经济学很正统,但今天不是主流了。他说的应该对,但为什么会出现这情况呢?人家怎样发展他们的思想是人家的事,难道马歇尔的基础可以发展出近于互不相干的不同学派吗?还是四十年来经济学的后起之秀没有读马歇尔?


自己值得安慰的,是在经济现象的推测上我比克艰兄说的主流准很多!不止此也,我对现象或行为的解释从来不管什么微观宏观,不管什么货币不货币,展示的变化与能耐跟分门别类的有大人与小孩之别(一笑)。这是从斯密与马歇尔的传统信道走出来的学问玩意了。


推测(prediction)与解释(explanation)有事前事后之分,科学上是同一回事。推测(或推断)要有可以观察到的验证条件(test conditions),要有约束行为的理论,验证条件有变则作别论。预测(forecast)是另一回事,我不懂。同学们学会了经济解释,不用再学也懂得经济推断。


一九六九年起我决定走自己的路,少读甚至不读他家之作,喜欢独自思考。但一九六九之前我是个好学生,对传统的学得用心,深受师友的影响。古典经济学我重视斯密、李嘉图、密尔;新古典重视马歇尔、鲁宾逊夫人、费雪。六十年代影响我的师友主要是八个,一律重视马氏的传统。母校洛杉矶加大主要影响我的有四个:Armen A. Alchian(阿尔钦)、Robert E. Baldwin(鲍特文)、Karl Brunner(布鲁纳)、Jack Hirshleifer(赫舒拉发)。芝加哥大学主要影响我的也有四个,其实到芝大之前就受到他们的影响。他们是R. H. Coase(科斯)、Aaron Director(戴维德)、Milton Friedman(弗里德曼)、George J. Stigler(施蒂格勒)。从求学际遇那方面看,我算是个天之骄子吧。


上述八位不仅重视斯密与马歇尔,也重视经济解释。事实上,从这本书开头引用的马歇尔的一段话看,马氏是个重视解释的人。重视,但他自己很少做解释工作。不仅少做,马氏时代的伟大的英国经济学传统,对真实世界的考查很马虎。不知何解,但基本上他们没有足够的数据作假说验证。


上世纪三十年代,英国伦敦经济学院的Arnold Plant执着于真实世界的调查。此君影响了他的学生科斯。我自己对真实世界调查的执着,可不是受到科斯的影响——认识他时我已经写好了《佃农理论》——而是来自老师阿尔钦的教诲。指导我写《佃农》时,在事实资料的引用上阿师没有放我一马,理由是他认为我是可造之材,要苛求!


一九六七到了芝大,那里的图书馆是我用过最好的,而任何书籍找不到,他们会很快地替我从其他图书馆借来。我于是在芝大的图书馆玩了几个月脚注追踪游戏,尤其是英国经济大师A. C. Pigou(庇古)的论著。这游戏是见到某书的脚注说某事实来自何方,就追溯何方,何方说是来自那里,就追溯那里。得到的结果,是书中所说的所谓事实,大部分没有依凭,有些书引用的全部是假。我因而得到这样的观点:最愚蠢的学者,是那些试图解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的君子们。我自己因而不相信一般的书,选择某些认为可信的作者,更相信的是自己的观察,到街头巷尾跑的习惯开始了。


一九六九年的暑期回港度假,开始跑工厂(主要是调查件工),跑法庭跑屋顶(主要是调查香港的租金管制)。这经验不仅使我对真实的世界有了直接的认识,而更重要是察觉到自己苦功学得的经济理论,大部分不管用。数之不尽的真实现象找不到解释。怎么可能呢?当时行内的朋友一致认为我的价格理论有独到之处,曾经在芝大的研究院教过价格理论,怎可以连一些日常生活的所见所闻也找不到解释?自然科学不可能有这样的尴尬。


当时得到的结论有两个选择。其一是放弃经济学,另谋高就;其二是把学得的理论大事修改,而这修改必须有真实世界现象的支持。在街头巷尾跑的收获甚丰,理论与概念逐步改进,只几年对解释有奇效。一九六九暑期之前我对当时的传统理论学得差不多,要发展自己的思想,继续街头巷尾的玩意心安理得。


今天,我对经济理论的解释力再没有怀疑。世界复杂,我把经济理论简化到只剩需求定律。另一方面,概念要掌握得变化多而深入,因为那些所谓概念,其实是由人类行为的规律主宰的。至于那些分门别类的微观、宏观、货币理论等,原则一样——都是人类在局限下的选择行为的学问。微不足道的街头巷尾所见,扩大后可能是重要的宏观现象。真实世界的现象要知很多,因为理论的简化与概念的掌握,要不断地以不同的现象印证才可以学得怎样用。


说过了,经济学的实验室是真实的世界,很麻烦,这种观察为时甚久,年逾古稀我还在继续。但我认为,这三卷本的《经济解释》可以减少后学的二、三十年的时间。应该可以:我走了很多冤枉路,浪费了很多时间,左淘汰右淘汰,才获得剩下来的今天自己认为是可靠可用的理论及概念。


任何学问都有很多不同的路可以走。经济解释也如是。有行家认为我的解释不是解释,倒过来,我也认为一些行家的解释不是解释。要选走我的路,还是他家的路,又或者要创立自己的,同学们要自己考虑了。


同学们不要单学我的。在起初的阶段他家之说要跟进,但要快,彷佛落雨收柴。要记着,经济学的主要用场是解释世事,而世事的实情调查是很花时间的工作,往往要用上九牛二虎之力,有时我逼着要染指一些生意。另一方面,如果同学沉迷于某些原理或技术上的发展,惊觉到不管用时,可能已经老了。经济解释的困难不仅是世事不容易拿得准,大部分的所谓理论是废物。


三卷本的《经济解释》集中在我个人认为大有用场的理论及概念,也花了好些笔墨解释一些行内普及的理论及概念为什么给我淘汰了。是一个老人家走过的路,同学们读《经济解释》是跟着老人家走一趟。是一条走得通的路,通道是也,但不是唯一的。这是科学的本质吧。


张五常       

二○一○年三月十九日

文摘
第一章﹕科学的方法
我坐在书桌前﹐拿起笔来﹐想人类在科学上的成就。科学是有系统地解释现象的学问﹐很有意思的。人为万物之灵﹐一点不错﹕我们脑子的发达﹐与其它生物相比﹐距离不可以道里计。感情的表达是艺术﹔ 理智的分析却是科学了。人的感情往往与理智混淆。这样﹐科学上的推断可能被感情左右﹐弄得拖泥带水﹐但也可以精彩绝伦﹐使人觉得妙不可言。是的﹐科学可以有艺术的美。
向美追寻是人之常情﹐所以科学也可以有艺术性﹐有艺术的美。但科学的本质可不是艺术﹐前者是以阐释现象为主旨的。另一方面﹐人到底是人﹐不能冷若冰霜﹐半点感情也没有。因此﹐说某篇科学文章是一件艺术作品﹐是恭维的话了。问题是﹐仅仅是美而不能解释现象﹐是美中的不足﹐失却了科学的功能。科学家既然是人﹐我们不能期望他们是人类的例外﹐毫无感情﹐但感情是不可以在科学上滥用的。原则简单﹕科学著作可以将客观分析与主观感情结合﹑并用﹐但二者要分清楚。只要能这样做﹐科学文字倒可加上感情之辞﹐点缀一下﹐减少枯燥﹐增加其可读性。
以经济学来说﹐主观感情与客观分析的清楚划分是比较困难的。不是不能做到﹐而是比自然科学——如物理﹑化学等——困难。经济学是解释人类行为的科学。困难是﹐经济学者也是人﹐难免将自己的价值观混在一起﹐甚至以主观的喜恶作为科学上的结论。优秀的经济学家在分析时有“忘我”之能﹔这是一心二用的本领了。天生有所不逮者﹐要多加锻炼。
第一节﹕现象必有规律
我的书桌在窗旁。是深秋了。纱窗外﹐风摇翠竹。在人烟稠密的香港﹐窗外可以见到茂林修竹的环境不容易。杜甫写的“无边落木萧萧下”﹐香港的人见不到这景象也相信﹐那是为什么﹖是深秋﹐这里的竹还绿得可爱﹐那又是为什么﹖今年的气温下降得较早﹐只不过十一月初﹐已寒气逼人。两个月前我在窗外还见到的蝴蝶﹐现在不知所终。但我知道﹐明年六月蝴蝶还会再来。我怎能这样肯定呢﹖
窗是向东的。我每天在晚间写作﹐没有在书桌旁见到太阳的上升﹐有好几年了。但我不用看见﹐也敢跟任何人打赌﹐早上我可以在书桌旁的窗外见到太阳。我见到海﹐知道海水是咸的﹐也知道潮水的高低与“月有阴晴圆缺”有一定的关系。少年时﹐我是钓鱼能手。见到海﹐我就想起钓鱼乐事。钓者负鱼﹐但却知道鱼的品性。月圆之夜﹐乌云盖天﹐是钓黄脚
的大好时机。这是规律。
大自然的规律是任何识者都会同意的。人的行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向窗外远眺﹐香港置地公司所建的置富花园的房屋﹐与政府所建的廉租的华富﹐一左一右。后者比前者人烟稠密﹐任何人都会同意﹐不用调查了。在这些住宅区中较近我家的碧瑶湾﹐人口的密度比置富的还小一点。较高级的住宅﹐人口密度较低。这是规律。在更近的山坡上﹐木屋三三两两。这些木屋很简陋﹐是僭建的。僭建的房子没有地权﹐比有地权的房子简陋得多了。这也是规律。
是的﹐不管是大自然或是人为的现象﹐都有规律可寻。事实上﹐我们不可能找到任何现象是完全没有规律的——虽然有些现象﹐其规律要深入研究才能发现。现象有规律﹐自古皆然。我们知其然﹐但不一定知其所以然。既知其然﹐就很想知其所以然﹐这是人的好奇心。我们要作解释﹐科学也就由此而起。
科学的形成是基于三个重要的信念﹐任何对科学有兴趣的人都要遵守。第一﹐凡是现象或行为﹐其存在是靠主观的判断﹐而大家不能在这主观上有分歧。我说太阳正在上升﹐是我个人的主观判断﹐要是你不同意﹐认为太阳正在下降﹐那么我和你就不可能一起科学地解释太阳的现象了。我看见的是花﹐你看见的也是花﹔我说下雨﹐你也同意雨在下﹐是科学一般化的第一个条件。当然﹐世界上有一些人﹐什么也不同意。这些人非与科学绝缘不可。
奇怪的是﹐大家对主观现象的认同﹐是莫名其妙地容易达到一致的。一个现象﹐就算主观不同﹐同意这现象的存在也不困难。例如﹐有色盲的人﹐会同意某一种自己看不到的颜色的存在﹔失聪的人﹐听而不闻﹐不会否认有声音这回事。
主观的现象受到客观的认同﹑共信﹐是科学的一个基础。然而﹐有些主观的事不能为大众所认同﹐难以共信﹐所以这些事是科学以外的了。例如﹐中国昔日常提及的特异功能﹐信者言之凿凿﹐但不相信的人也屈指难算。我在北京曾看过最有名的特异功能的表演﹐认为假得离谱﹐就不相信了。特异功能是科学以外的事﹐不仅因为我不相信﹐也不仅因为很多人不相信﹐而是因为没有人曾经严格地以考证的方法﹐使不信者信服。好比一些人相信上帝﹐另一些人不相信﹐而从来没有人成功地证实上帝的存在。这不是说基督教或其它宗教没有意义﹐而是说宗教非科学。
科学的第二个信念﹐是前文提过的﹕所有被众所认同的现象﹐都是有迹可寻﹐有规律的。某些现象的规律﹐要经过很大的努力才能发现或证实。经验告诉我们﹐现象的规律一向都是那样恒常不变﹐所以一个新现象的发现﹐虽然其规律不易找到﹐但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会坚信这规律的存在﹐百折不挠地寻求。
为什么现象的规律是这样重要呢﹖答案是﹕假若现象的发生毫无规律﹐完全是随便或偶然(random)的﹐不可能知道与任何其它现象有联系﹐那么这现象就不可能被有系统地解释了。无迹可寻的现象﹐事前既无迹象﹐事后也没有根据﹐好像是耶稣升天似的﹐不能以逻辑推断。科学之所以成为科学﹐是因为世界上没有毫无规律的现象。
这就带来第三个必需的信念了。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一定要坚信任何事情的发生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推测(不是预测)与解释是同一回事。假若我们推测在某些情况下﹐由于某种缘故﹐某现象会产生﹐那么这现象的产生就算是被解释了。例如﹐苍蝇的飞行速度及不上飞机﹐但因为牛顿的万有引力﹐在机舱内苍蝇可以向前飞。解释苍蝇在机舱内可以向前飞﹐与推断苍蝇在机舱外飞时不及飞机快﹐是用同一理论。假若苍蝇与飞机的速度毫无规律﹐又或是这二者的速度在不同情况下无法比较﹐那么我们就无从解释机内或机外的飞行现象﹐科学又从何说起呢﹖
主观的现象要被众所认同﹐须有固定的规律﹐而其发生或出现﹐是必有原因的。这些是科学的必需条件。
第二节﹕事实不能解释事实
在科学上﹐现象(phenomenon)﹑事实(fact)﹑行为(behavior)或观察所得(observation)是同一回事——虽然有些现象是不能用肉眼观察到的。
解释现象往往需要非事实的抽象理论。为什么事实的解释要牵涉到抽象的思想那方面去呢﹖答案是﹕ 事实的规律不能不言自明﹐自我解释。天下雨﹐天上一定有云——这是现象的规律——但雨的出现不能解释云的存在。小麦在泥土中生长——这是规律——但泥土不能解释小麦。权利界定带来经济繁荣——这也是规律——但繁荣不能解释为什么有资产的权利界定﹔ 二者倒过来说﹐也没有解释力。事实的规律只可以使我们知其然﹐不能使我们知其所以然。
假若甲现象的发生会连带乙现象的发生﹐而我们跟说甲解释了乙﹐或乙解释了甲﹐我们会有两个困难。第一﹐世界上的现象规律何其多也。数之不尽的现象规律﹐如果真的能自我解释﹐那么在任何一门科学之内﹐理论汗牛充栋﹐各各不同﹐没有一般性的解释能力了。如果一个现象能解释另一个现象﹐那么只要现象的规律发现了﹐我们以为这规律有了自我解释﹐那么人的推理思想又有什么用场呢﹖第二﹐有规律的现象﹐在不同的情况下﹐其规律的表现可能会改变。例如﹐羽毛应该下降﹐但在风中可能上升。如果以风解释羽毛的上升﹐那么有风而石头不上升又怎样了﹖我们应该以什么原则来分门别类呢﹖我们要找的原则﹐是一个科学的原理或理论。我们可以说﹐科学的一个用途﹐是将现象分门别类﹐作有系统的安排。
布鲁纳(K. Brunner)说﹕事实不能以事实解释。弗里德曼(M. Friedman)说﹕事实的规律是要被解释的。在经济学界内﹐说得最好的还是马歇尔(A. Marshall)﹕“这些争议的经验告诉我们﹐除非经过理智的考究与阐释﹐我们不可能从事实中学得些什么。这也教训了我们﹐使我们知道最鲁莽而又虚伪的﹐是那些公开声言让事实自作解释的理论家﹔或者无意识地﹐自己在幕后操纵事实的选择与组合﹐然后提出如下的推论﹕在这之后﹐所以这就是原因。”
第三节﹕特殊理论与套套逻辑
我们知道﹐同一件物品﹐在很高的山上其重量是会减少的。地心吸力的理论解释了这个现象。但在牛顿之前﹐人们会怎样想呢﹖我们知道在很高的山上﹐气温会下降﹐于是我们说﹐寒冷的温度﹐由于某些缘故﹐会使物体的重量减少。这是理论。要证明这理论是对的﹐我们把同样的物品拿到海平之地﹐把它放在冰冻的房内﹐衡量其重量﹐发觉重量没有减少﹐那么温度与重量之说就被推翻了。
下文将会解释﹐凡是有解释能力的理论﹐一定要有被事实推翻的可能(refutable by facts)﹐但却没有被事实推翻。以温度下降来解释物体重量减少这个理论被事实推翻了﹐我们应不应该视之为错呢﹖这是一个重要的哲学问题。
假若我们不管其它情况﹐任何被事实推翻的理论看为是错﹐那么所有理论都是错了的。那不成。被事实推翻了的理论可以挽救。以物体在高山的重量来说﹐温度下降之说被推翻了﹐但我们可以说﹐在高山上﹐不仅气温较低﹐风也较大。于是﹐我们再作实验﹐将同样的物品放在冰寒之室后﹐加上风扇﹐再衡量其重量。这一衡量﹐又发现那温度之说是被推翻了的。
我们再接再厉﹐指出高山上的山坡是倾斜的。于是在有风扇的冰室内加上斜板﹐将物品安置在斜板上衡其重量﹐又发觉温度之说不可信。绝不气馁﹐我们继续指出高山的位置海拔上升。于是﹐我们耗巨资﹐将冰室高筑至云霄。终于﹐我们重复了高山上的情况﹐有冰寒﹐有风扇﹐有斜板﹐有高度﹐物体的重量果真少了﹐所以温度的理论是被证实了的。这个理论没有错﹐但却是一个特殊理论(ad hoc theory)。特殊理论也是理论﹐不过因为过于特殊﹐一般性的解释能力就谈不上。不是因为理论的内容不足﹐而是内容太多﹐以致内容稍为一改﹐理论就被推翻了。
任何科学理论﹐即使被事实推翻﹐我们总可多加条件来挽救的。但挽救理论是须付代价的。过大的代价不应该付。一个特殊得只能解释一个现象而完全不能伸展到其它现象去的理论﹐毫无一般性的功能﹐解释力小之又小﹐其代价是太大了。被事实推翻了的理论可以挽救﹐也往往应该挽救﹐但不应该付出过大的代价。代价是否过大的衡量准则﹐是要基于一般解释力的大小。大小有程度之分。我们不应该见一个理论的解释力不够广泛就放弃它——今天不够广泛的理论﹐明天可能有较广泛解释力的取而代之﹐但在此之前﹐不够广泛的理论可能是最有用途的了。
世界上有真理﹐但没有不可以被更佳理论替代的理论。科学的进步﹐不是因为对的理论替代了错的﹐而是有较广泛解释力的﹐替代了较狭窄的。人的思想可以进步﹐今天认为是绝佳的﹐明天可能被更有用场的替代了。今天﹐我们还未能为人类的思想能力画上句号。二战以来的科学突飞猛进﹐使我们有理由相信﹐人的思想所及可能永无止境。
一个特殊理论﹐若是特殊到只能解释一个现象—— 如上文所述的例子﹐只能解释某物体在高山上的重量——是站在科学理论的一个极端﹐完全不能一般化﹐用场极少。站在另一端﹐却是一般化得离谱﹐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可能是错的“理论”。不可能错﹐因为没有内容。这就是哲学上所说的套套逻辑(tautology)了。特殊理论内容太多了﹐而套套逻辑则没有内容。可取的理论﹐一定是在特殊理论与套套逻辑之间。
所谓套套逻辑﹐是指一些言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错。说得更严谨一点﹐套套逻辑不可能被想象为错﹗举一个例﹐假若我说﹕“四足动物有四只脚。” 这怎可能错呢﹖句子内的后半部重述了前半部的意思﹐即使我们花很大工夫也不可能想象到在怎样的情况下会是错的。在地球上﹑火星上它不会错﹐在宇宙任何地方它也不会错。这句话的一般性厉害﹐但内容究竟说了些什么﹖其实什么也没有说﹗我们想破脑袋也知道是对的﹐但不知其内容。那是说﹐套套逻辑的内容是空洞的﹐半点解释能力也没有。
一般而言﹐套套逻辑不是“四足动物有四只脚”那么简单﹐那么一目了然。空泛而没有内容的﹐而又不可能错的“理论”多的是﹐很多时大学博士也不易察觉。且让我举些例子吧。
在经济学上﹐一个不可或缺的基本假设是﹕每个人的任何行为都是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然而﹐一个人抽烟或跳楼﹐却对自己有害。假若我们说抽烟或跳楼的行为﹐是因为“争取个人最大利益”﹐那就是套套逻辑了。在这假设下﹐任何行为都算在其内﹐以“争取个人最大利益”来“解释”抽烟或跳楼﹐不可能错﹐因为假设的本身是一般地包括了人的所有行为。如果所有人的行为都是定义地﹑空泛地被解释了﹐整个经济学就没有什么内容。
举另一个例子。有一位经济学者﹐试图以事实考证私营企业的生产成本是否该企业所能做到的最低成本。根据经济学的定义﹐所有私营企业﹐为了要图私利﹐必定会尽可能减低生产成本。于是﹐这位学者所试图考证的是套套逻辑﹐不可能错﹐但没有内容﹐因为定义本身不容许有可以减低生产成本而又故意不减低的行为。弗里德曼(Friedman)对这位学者的考证工作﹐可圈可点地下评语﹕“愚蠢的问题﹐当然会得到愚蠢的答案﹗”什么是愚蠢的问题呢﹖不可能有第二个答案的问题——或答案不可能是错的问题——就是愚蠢了。
是的﹐套套逻辑不一定肤浅﹐往往不是一目了然﹐有时饱学之士也看不出来。四十多年前﹐一位哈佛大学的研究生拿到经济学博士衔﹐其论文获该校选为最杰出并颁以奖状。后来该论文出版成书﹐大事宣扬。阿尔钦(Alchian)读后写的书评更有名。阿氏精辟地指出﹐获奖的整篇论文都是套套逻辑﹐不可能错﹐没有内容。这书评使哈佛尴尬之极。试想﹐一个博士生的套套逻辑﹐可以使大名鼎鼎的哈佛经济学系的高手教授也看不出来﹐我们又怎可以低估这种逻辑的“高深”呢﹖
我说套套逻辑不可能错﹐没有内容﹐但并没有说这种言论不可能是重要的概念。事实上﹐很多重要的科学理论﹐是来自不可能错的套套逻辑提供的观点或概念的。套套逻辑有一点可取特色﹕它有极大的一般性。假若我们能把范围加以约束﹑收窄﹐有时可以促成一个有内容的——可能错的——理论﹐其解释能力之强﹐令人拍案。
在经济学内我们可以举出一些例子。例如上文所提及的“争取个人最大利益”与抽烟﹐把这二者天经地义地——好像下定义似的——混为一谈﹐是套套逻辑﹐没有内容﹔但如果我们能加进一些约束条件(即局限条件)﹐使我们能推断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会多抽烟﹑少抽烟﹐或戒烟﹐那么理论就有内容﹐可以被验证。
另一个更为明显的﹐从套套逻辑变为大有用场的理论的例子﹐是货币学说中的币量理论。这理论的起点分明是套套逻辑﹕货币量(M)乘货币的流通速度
(V)﹐等于物品的价格(P)乘物品的成交量(Q)。这个MV=PQ 的方程式不可能错﹐是因为前者(MV)与后者(PQ)只不过是从不同角度看同一数量。既然不可能错﹐这方程式就成为一个定义﹐可以写为MV≡PQ了。很显然﹐这定义没有解释什么。然而﹐因为提供了一个看世界的角度﹐有启发力﹐如果能适当地加以约束﹐就变为重要的币量理论﹐大有解释力了。费雪(I. Fisher)﹑弗里德曼等学究天人﹐成功地指出在什么情况下货币的流通速度(V)大致上是固定的﹐继而指出币量(M)与价格(P)的连带关系。币量理论搞出千变万化﹐异彩纷呈﹐归根究底﹐还是源于一个套套逻辑的概念。
有人说﹐四十多年来在经济学大行其道的科斯定律(Coase theorem)是套套逻辑。我认为科斯定律大有用场﹐是因为识者可以技巧地加上约束﹐千变万化﹐推出不少具有解释现象能力的假说。同是套套逻辑﹐到了本领不同的人手上﹐会有截然不同的威力。那些批评科斯定律是套套逻辑而置诸度外的人﹐不知天高地厚。至于科斯定律是什么﹐我们要到本书的卷三才详尽地分析。
我们可在特殊理论及套套逻辑这两个极端之间下些结论。特殊理论内容过多﹐只能特殊地解释一个现象﹐没有一般性的解释力。但特殊理论总要比完全没有理论好。凯塞尔(R. Kessel)说得好﹕“没有任何理论在手﹐什么辩论也胜不了。”只能解释一个现象﹐是比一个现象也解释不了优胜的﹐虽然可取的科学理论﹐必定有一般性﹔不然的话﹐理论多如现象﹐岂不是乱七八糟了﹖
另一个极端是﹕套套逻辑广泛之极﹐不可能错﹐但如此一来﹐其内容就变得空洞﹐不边际。套套逻辑的解释能力﹐比特殊理论还有所不如。但套套逻辑可以是重要的概念﹐可以有启发性﹐可能给我们提供一个新的角度看世界。认为套套逻辑内容空洞而置之不理﹐可能走了宝。我们不要放弃新的角度看世界﹐要尝试加上约束或局限条件﹐为套套逻辑增加内容﹐希望能把“定义”变为可以解释现象的理论。
大有可取的﹑足以解释世事的理论﹐永远是在特殊理论与套套逻辑这两个极端之间。科学的进步﹐往往是从一个极端或另一个极端开始﹐逐步地向中间发展的。

内容简介
《经济解释(卷1):科学说需求(神州增订版)》是张五常经典学术著作《经济解释》之卷首,从经济学理论的角度清晰地阐释了需求的本质、缺乏与竞争的关系、价与量的关系等需求定律的重要观点和概念准则。作者逻辑严密,浅入深地以一个经济学人客观的思维和科学的方法论述了市场和非市场环境下的供需关系、价格控制理论,并结合具体的案例进行分析,对解释现实世界具有深刻的启发意义。
《经济解释(卷1):科学说需求(神州增订版)》适用于:国家公务员、企业家、媒体从业人员、高校学生,对张五常有认同感的读者群体。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